临终助念,是以帮助临终人有真信切愿念佛为目的

临终助念,是以帮助临终人有真信切愿念佛为目的

(对秦少英居士临终助念小结)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大家好!

    2014514日至63日,我们小组为秦少英居士组织了一次临终助念。在这次助念中,我们注重助念人依教帮助临终人具足圆满的真信切愿二法,然后以至诚恳切念佛为目的。只要临终人具备了这一条件,实现往生西方是必定的。

    什么是依教实修呢?印光大师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复徐颜如忆如二居士书》

    “生死之苦自生厌心”,在实修中依蕅益大师的教诲“如是信已,则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秽,而自心秽,理应厌离。极乐即自心所感之净,而自心净,理应欣求。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欣净须取至究竟,方无可取”。《弥陀要解》

    怎么念佛才是至诚恳切地念佛呢?善导大师在《正明闻法念佛》中教诲“罪人死苦来逼,何由得念佛名”“善友知苦失念,转教口称弥陀名号”。根据善导大师明示,我们的念佛,必须以生死苦逼迫而念,即念佛人必须真知自己的生死苦,在死苦的逼迫下,奋力舍尽生死苦而念佛。失念的失是舍,就是舍离生死苦而念佛。

    依据的教诲清楚了,具体在助念中如何依教助念呢?

    第一,不是首先通过开示坚定临终人往生的信念,也不是组织助念人排班如何带领临终人念好佛,而是首先要让临终人真知自己的生死苦后,真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实现“生死之苦,自生厌心”。“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临终人必须在死苦的逼迫下,自觉厌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

    513日,秦居士在家腹部痛得在地上翻滚,孩子要立即送医院抢救。秦说,我要念佛往生西方,决不住院治疗。孩子依从老人的要求,就请徐居士助念。秦居士家住农村,助念人在县城,因交通不便,组织助念比较困难,514日,徐居士就把秦居士接到自己的家中为他助念。徐居士家住小区五楼,确实方便了对秦居士的助念。

    秦居士腹部痛得在地上翻滚,自知死期已近,他说“疼痛就是我的生死苦,我要是随顺了病痛求病好,求身体没有病苦,求不死,就是贪身。贪身念佛要堕地狱。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我绝不错过这次往生的机会。”所以病越痛,他就不顾生命的拼搏念佛,或是长跪在床上或是跪在地上念佛,或者拜佛念,或者绕佛念。他很少睡觉在床上念,也不敢入睡。困乏了,就用冷水洗脸。为了在拼搏中舍去贪心,他把吃饭喝水都舍掉。虽然腹部,胸背在不断地痛,他始终把这些看作是生死之苦,必须舍尽贪身的病痛,才能往生西方。他的拼搏念佛,不是在助念人的带动下念的,全是自发的心甘情愿自觉奋力拼搏而念。

    第二,临终人能自觉地拼搏念佛,助念人是否跟临终人同时同步地拼搏念佛呢?在几天的助念之中,临终人在奋力拼搏,助念人的念佛还是以随顺我为主念佛,没有拼搏念佛。助念人依据印祖的教诲,在临终助念中应念自己的生死苦。如果以随顺我而念佛,在助念中,我的事特别多,心事也多,往往都在忙于自己的事中为人助念,这是一种妄心念佛。妄心念佛在临终助念中对临终人的令生正信,起到极大的破坏作用。印祖教诲“正念存,举措得当。真神定而邪鬼莫侵。否则,以邪招邪,宿怨感至。遇事无主,举措全失。可不哀哉”。在助念中,助念人邪见邪行的心行念佛,可以把临终人过去世无量劫中的怨业全部感召现前,使临终人在临终将近时正邪不分,心无正念,遇事无主,举措全失而心随境转,最终使临终人随业流转而堕入三途恶道。同时助念人的妄心念佛,不仅残杀他人慧命,同时也残杀自己的慧命,还与人结下永世难解的冤冤相报。

    为了不因为助念人的妄心念佛破坏临终人的正念,于519日,通过学习印祖的教诲,及时解决了助念人亲见为我而念佛是自己的生死之苦,并在助念中舍尽为我的生死苦,而拼搏念佛求生西方。这就是助念人在助念中念自己的生死苦的实修。

    从此,助念人都能自觉地调整好自己的事,每天以十多个小时参加助念,不敢在助念中随顺我和满足我而念佛。有的因工作调不开,白天工作,夜晚参加助念;能调得开的,一有空就自觉参加助念;有的是白天夜晚全在助念场,通过苦练,与自己的恶习相拼,变自己的恶习为正信。大家都在拼搏中舍自己的生死苦而念佛,都说“我快死了,死了要堕地狱。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助念人能以生死苦逼迫,做到知苦舍苦而念佛。在助念中,助念人和临终人都能在拼搏中念佛求生西方。

    第三,在临终助念中,助念人无法解决临终人没有信愿的念佛,该怎么办?

    助念进行到527日,临终人的病情好转,病痛减轻,由逆境转入顺境。在顺境中,由于难见生死苦,临终人心随境转的事发生了。由于助念人不能如法地帮助临终人见心随境转的事是生死苦,也不能及时指导临终人不顾生命舍此生死苦而念佛,从此,临终人和助念人心随境转的事多了,整个临终助念,因此而转入无信的拼搏念佛。例如:

    1. 临终人说“我心里烦,脑子一片空白,我拼不下去了,请大家帮帮我”。

    助念人由于平时不是实修有信愿的念佛,只能根据我的知见,提示临终人知道烦恼是生死苦,果报在地狱。临终人也忏悔了过失,发愿了“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但实际是言大志大的空愿,他没有真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助念人对这一过失不但没有发现,而且还没有发现临终人丢失正念,绝不只是心烦这件事,在前面的拼搏念佛中,已经在随顺我而念佛。助念人为什么不能发现临终人的恶境现前?也不能发现临终助念将面临丢失正念而助念的危险呢?是助念人平时没有实修有信愿的念佛所致。在临终人境界现前,若能依印祖教诲帮助临终人亲见我心烦,为什么会心烦?是因为不能随顺我才心烦。随顺我和满足我还烦不烦呢?就不烦了。他会知道这是为满足我而念佛,不是为往生西方而念佛。他能真见真怕为我而念佛的果报在地狱,脑子就不是一片空白,也不敢求大家帮助我了,他会自觉自愿地以此生死苦逼迫,不顾一切舍离随顺我和满足我的生死苦而念佛求生西方。由于助念人没有实修“生死之苦,自生厌心”,没有实修“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自然就不能发现临终人丢失正念转入情感念佛的问题,临终人因此心随境转的事就多了。

    2. 临终人又说“前几天,毛老师带着念佛,我念佛念得很好”。

    助念人在听了临终人说“前几天,毛老师带着念佛,我念佛念得很好”就应该发现以下几个问题。

    1)临终人已经由开始的死苦病苦逼迫,而自觉舍生死苦念佛,转到依靠他人带领念佛,这是一种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业现前使临终人丢失正念,如果不立即帮临终人亲见当下随顺我而念佛的恶报是堕地狱,临终人必定被我知见的情感破坏正念,使临终助念的念佛,背离祖师的教诲。

    2)说明助念前对临终人的善护,没有依教帮助实修信愿念佛为目的。也说明助念初期那种舍病苦的拼搏念佛,带有情感念佛或助念人以情感的误导而拼搏念佛。也说明助念人已经不是有信愿念佛,因此破坏助念中的有信愿念佛。

    3)说明当下的临终助念,已经不是依据祖师的教诲而念佛,而是以我知见在念佛。

    由于助念人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就满足了临终人的意愿,请毛老师为他开示并带他念了40分钟的佛。他对此很满意。

    毛老师自己不能亲见临终人所说是什么生死苦,也不能首先帮临终人亲见所说的话是什么生死苦,那么毛老师的开示,是凭什么说的?带临终人舍生死苦而念佛,又舍的是什么生死苦呢?如此念佛为什么还说好?

    对临终人的开示和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念佛,凡是不能依祖师教诲实修信愿二法的,都是以我的知见为临终人开示,以我的知见和情感激励临终人念佛。由于是我知见,既不能使临终人令生正信,也不能依教实修舍生死苦而念佛。所以存在的问题,绝不只是毛老师,而是包括我在内的全组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在平时实修真信切愿二法,都是没有信愿的念佛人。对自己的残害和对他人的残害,绝不只是在临终助念中,而是随时随地和生生世世。

    其实在这次助念中,不管是临终人,还是助念人,表现出来的自觉见自己的恶习和忏悔恶习,发愿求生西方而拼搏念佛,这是我们过去助念中少有的进步。虽然从形式上看很不错,但确实偏离了净土的宗纲和祖师的教诲,必须彻底否定,并且坚决依教实行,不能有丝毫虚假,因为它的果报不是西方净土,而是三途恶道。

    由于因助念人平时没有实修信愿二法,目前又不能纠正助念中出偏的过失,为了善护临终人不再受害,必须暂停临终助念。可以分两种暂停:

    第一种,若临终人情况危急,由负责人帮助临终人亲见当下出现的种种障碍的果报是堕地狱,是真的生死苦。在他真信真怕这生死苦后,不是助念人的提示和鼓励,而是他自己在生死苦的逼迫下,自发地心甘情愿地不顾生命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就像当年骆老舍低头弯腰而抬头直腰念佛。助念人可以通过临终人的拼搏念佛而令生正信念佛。

    应急纠偏,是以临终人自愿舍命而拼。助念人必须亲见他舍的是什么生死苦;拼,要有怎样奋力克服苦难,并且不顾生命拼搏念佛,求生西方的事实,绝不是言大志大的空愿和念佛的形式。

    第二种,若病人病痛减轻,精神恢复,可以结束助念,然后根据助念中存在的问题,对助念人进行整修。秦居士属于这种情况,可以暂停助念。

    第四,529日暂停临终助念,根据存在的问题,重点解决两个问题。

1. 助念人必须尽快由生活人转为生死轮回人。

    其实我们本来就是恶业深重的生死轮回人。由于投胎时的隔阴之迷,我们忘了自己轮回的生死苦,只看到今生的人身是我身,只为我身而生活。为了我的生活,是我这一生的奋斗目标。总认为我是一个人,我就得为生活而尽心尽力。由于生活人以我为本,纵然念佛求生西方,也是随顺我和满足我而信佛念佛求生西方。所以落实印祖实修信愿二法的教诲,全是我知见的解和行,还自以为不错。在临终助念中,为生活而念佛,虽然志大愿大,又拼搏念佛,但心随境转不断发生,为生活是真,为西方是假。所以我们必须变生活人为生死轮回人,才能依教实修信愿二法。

    生死轮回人,所见的生活和生活中的六亲眷属,全是自己的业因感召的业报。不管是善报还是恶报,生活是轮回的生活,我身是轮回的身,生活的一切人都是轮回的人。我今生得人身,是在人道轮回的业报身;今生所造的业,是过去世所造业,在今生的重复和累加。所以过去世如此在轮回中造业,今生也如此在轮回中造业。今生死后,将和过去世一样,堕入三途恶道。

    我们只有转成生死轮回人,才能真见自己是恶业深重的生死轮回人;才能真见为我造恶不断,果报是地狱,才会真怕为我的生活是生死轮回的恶根;才会真正把印祖的教诲当做救慧命的法宝,去真心地落实,不敢有丝毫地虚假。通过这次临终助念,我们看到了对临终善护的随意性;对临终人开示的随意性;对临终助念的目的和标准,可以随意改变,不依佛祖的教诲;对临终助念中临终人的念佛和助念人的念佛,可以随意改变而不依从佛祖的教诲。如此严重的随意性对待佛祖教诲,就如同世间人如果不依图纸建楼房,不依法律判案,不依农时种庄稼,不依世间伦理做人一样,会天下大乱,刀兵四起,匪徒称霸。如果我们对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的大事,也是随顺我而作,果报都在地狱。

    我们对修学中的不依佛祖教诲而学的可怕,在201428日,就强调了《要以临终死苦来逼迫》,要依教而修,否则,当自己临终现前,必定是自杀和他杀。平时,特别是去年的825日以来,我们采取多种形式强化,要依教实修有信愿的念佛,今年418日,再次强调必须依教实修。在514日的临终助念中,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如此严重的不依佛祖教诲,而是随顺生活人的习惯为人助念,为什么我们不怕自杀和他杀而堕地狱?对佛祖教诲的亵慢,会遭恶报的,为什么不怕恶报?所以我们提出必须由生活人转成生死轮回人,这是在呼唤我们赶快清醒,今生的人道轮回,已经到了堕恶道的时候了,难道我们还要自觉自愿地,随顺我的生活而再堕地狱?如此呼唤,如此劝醒,要看清自己不是生活人,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死轮回人,要争分夺秒,尽快依教实修有信愿的念佛,我们才有希望在今世了生脱死,往生净土。若稍有怠慢,即使依教而修,恐怕也来不及自救了。祖师蕅益大师56岁重病中说“具缚凡夫损己利人,人未必利,己之受害如此。平日实唯在心性上用力,尚不得力,况仅从文字上用力者哉?出生死,成菩提,殊非易事,非丈室谁知此实语也”。(读者解,非丈室,丈,是指我,室,是亲身经历的病苦和病苦现前,无术分解,只好“唯痛哭称佛菩萨名字,求生净土而已”。如果我不亲身经历,有谁知道我所说“出生死,成菩提,殊非易事”,是实话。)祖师以身示法,教诲我们必须依教实修,我们当从05年5月对黄师兄的助念,到2014年5月对秦师兄的助念,我们都在杀人慧命,为什么不感到惭愧和惊恐?

    2. 助念人必须依当时发生的事,来见生死苦,来舍生死苦。

    印祖教诲“生死之苦,自生厌心”,通过发生的事,见自己是生死轮回人,见此事所造的业,是过去世所造,今世又重造的生死轮回苦。过去世因此恶业而堕恶道,今世又因此恶业,再堕地狱。通过这件事,见的是自己的生死轮回业和生死轮回苦,由此真信真怕生死之苦,真怕死后而堕地狱,由此死苦逼迫而真心厌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求生西方。如此而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念佛,才能落实祖师教诲的“罪人死苦来逼,何由得念佛名”。“善友知苦失念,转教口称弥陀名号”。

    由于是初学,又恶业深重,无修无德,所说的是我知见的感想,不如法的很多,祈求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文中所说助念人的过失,全是我的过失所致,绝不敢说同修过失,特此说明,以免误会而结怨恨。

南无阿弥陀佛!

 

                                      末学杨居士合十敬上

                                          2014.6.8

Tags: ,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