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对真信的实修(一)

再谈对真信的实修

    2014514日,通过对秦居士的临终助念,发现我们的念佛不是信愿念佛,从529日到78日,我们小组一直在反省和忏悔中,反复学习印祖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我们的念佛,不是信愿念佛,究竟错在什么地方?我们平时的念佛和对秦居士助念的念佛,都注重依印祖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首先确立生死苦,然后依据“生死之苦,自生厌心”的教诲,厌离生死苦而拼搏念佛,我们觉得没有错,怎么会出现我们的念佛,不是信愿念佛?经过多次的反省和忏悔,发现我们在确立生死苦中,只注重生活中一切不顺心的令人烦恼的事,或身体不舒服的病苦,或临命终时所现的死苦及病苦中的剧烈疼痛等逆境为生死苦。并以此死苦的逼迫而拼搏念佛。这虽然没有违背生死之苦,自生厌心的教诲,但是,我们在确立生死苦时,没有依“娑婆实实是苦”来真见生死苦。所以出现当逆境转为顺境,临终人就觉得没有死苦的逼迫,于是心随境转的事也多了。

    什么是娑婆实实是苦呢?印祖教诲“吾人所居之世界,则具足三苦,八苦,无量诸苦,了无有乐,故名娑婆。梵语娑婆,此云堪忍。谓其中众生,堪能忍受此诸苦故。然此世界,非无有乐。以所有乐事,多皆是苦。众生迷昧,反以为乐”。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我们所居的世界,本来就具足三苦,八苦。无量无边的诸苦,统统都是生死轮回苦,绝无有乐,所以这个世界叫娑婆。梵语娑婆的含义,是指堪忍,即能够忍受。这娑婆既然是无量无边的生死轮回苦,苦到极处,绝无丝毫的乐,为什么娑婆的众生能忍受其苦,而不舍离生死苦,求生西方的极乐呢?因为众生迷惑颠倒,正邪不分,善恶不辨,把生死轮回苦当乐享。依“娑婆实实是苦”来确立生死苦,必须真知真见每一生死苦都是具足三苦八苦。

    娑婆实实是苦,指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虽是无量无边,一言难尽,印祖教诲“此世界苦,说不能尽。以三苦,八苦,包括无遗。三苦者,一苦是苦苦,二乐是坏苦,三不苦不乐是行苦”。三苦,八苦的生死苦在我们的实修中有哪些表现?

    一苦是苦苦。印祖教诲“苦苦者,谓五阴身心,体性逼迫。故名为苦,又加以恒受生老病死等苦,故名苦苦”。祖师的教诲明示了娑婆实实是苦,虽无量无边,说不能尽,以三苦,八苦全部包括。就是说,娑婆实实在在是生死轮回苦,就是指具足无缺的三苦,八苦。

    一苦是苦苦。苦苦的内容主要有三,1)五阴身心;2)体性逼迫;3)生老病死等苦。以下我们分别对苦苦的三个内容例举事例,说明苦苦实实在在是我们的生死轮回苦。

    第一,五阴身心之苦,实实是我们的生死之苦。

    五阴身心之苦,即五阴炽盛之苦。何谓五阴炽盛之苦,在法语P13-2中,已经明示,此处就不必重复了。五阴之苦,在我们的生活中,真的如同烈火在燃烧。只要身所接触,眼所见,耳所听,鼻所闻,就会心随境转。我们的妄念心,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凭着我的妄念心,随心所想,随心所做,而自以为是。即使念佛求生西方,也必须随顺我和满足我。

    例一,在临终助念中,临终人和助念人凭我的妄念心背离佛祖教诲而造堕落业是毫无知觉。

    2014514日,我们组织了对秦绍英居士的临终助念。秦居士因病身体剧痛难忍,痛得倒地翻滚,身体的剧痛感受使他起心动念。他感到此病一定会死,就拒绝医治,请求助念,念佛往生西方。在念佛中,他以病苦为生死苦,在病苦的逼迫下,舍去吃喝和睡觉,昼夜拼搏念佛。说“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我绝不能错过这次往生的机会”。在助念中,助念人也是凭着自己的心念,一方面念自己的生死苦,一方面极力鼓动临终人要拼搏念佛求生西方。整个助念中,拼搏念佛成了主流。依据印祖的教诲,在临终助念中,要以实现信愿二法的圆满具足为目的。而实修的关键,是“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自生厌心之修,蕅益大师教诲“如是信已,则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秽,而自心秽,理应厌离”。“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我们在助念中的念佛,必须是在死苦的逼迫下,舍生死苦,舍至究竟。往生西方的欣心,取至究竟。如此实修,信愿二法才能当下圆满具足。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可是我们在对秦居士的助念中,只重拼搏念佛,没有依教在舍尽生死苦上着力。这是我知见的妄心致使临终助念背离佛祖教诲。由于不在真信切愿二法的实修上,以厌舍生死苦为根本之修,只注重拼搏念佛,以致秦居士在病苦减轻,身体好转时,立即失去了死苦的逼迫,念佛很快懈怠,即使发愿我一定要往生西方,五阴身心就逼着他不断造恶,特别在境界中,他起心动念,心随境转的事,是接连不断。助念人并没有发现整个助念,是凭我的妄念心,以随顺我和满足我在念佛求生西方,这是五阴身心之生死苦在我们的临终助念中的表现。

    例二,五阴身心苦,在我们平时修信愿念佛中的表现。

    一. 什么是我们的信?

    印光大师告诫我们,“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善导大师教诲“若深信生死苦者,罪业毕竟不重犯。若深信净土无为乐者,善心一发,永无退失”。可我们只信西方净土之乐,只力求念佛往生西方,而不信娑婆之生死苦,不厌离娑婆的生死苦。凭着我知见,以为单凭发愿的愿心和一句佛号,就可以与佛感应道交。善导大师教诲“罪人死苦来逼,无由得念佛名”。我们是无量劫来的重叠造罪之人,要念佛往生西方,如果不以生死苦来逼迫而念佛,是没有理由得到一句佛号具足信愿行的佛名的。印光大师教诲“若无死苦逼迫,则颇难成就真实欣净厌秽之心”。善导大师和印光大师所说,是诸佛诸祖诸大善知识所共说。若是真为生死的人,必定深信自己是重叠造恶的生死轮回人,在末法的今天,根机陋劣,迷惑愚痴,正智难开,正信难生,正邪不分,善恶不辨,是真实的生死轮回人。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没有死苦的逼迫,也绝难真信西方极乐。今生幸得人身而闻佛法,又幸闻祖师教诲,如同亲见诸佛诸祖对自己面授正法,救拔自己出离生死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此大恩大德,当感恩不尽,得闻祖师教诲,自当法喜充满,至心信授,依教奉行。可我们却以自己的狂妄心,任意取舍祖师教诲的信;凭我知见,任意改变真信切愿的关键之修,不在“生死之苦,自生厌心”上着力,只重拼搏念佛。由于是妄心念佛,虽念佛精勤,但不是有信愿念佛。

    二. 在实修中,我们是怎样克服我知见的恶习而依教实修信愿二法的?

    1. 变我知见的信娑婆实实是苦,为依教真信娑婆实实是轮回苦。

    依我知见信生死苦的,重在认识和理解上,重在言谈上,重在情感上。虽然对生死苦认识很深,说的全是祖师的教诲,愿生西方的愿也很坚定,念佛也很精勤,但在实修中,总离不开我。特别是当境界现前,总是以随顺我和满足我为目的。在生活中,凡是看见的,听到的,身体接触的,通过自己的身口意,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因此所确立的生死苦,全是不如意的,令生烦恼的,身体感受不舒服的人事物。在对生死苦的认识上,能知道这些生死苦是我无量劫的生死苦在今世的重复和累加,是拖我入地狱的生死苦。但在实修中,不是依教厌舍生死苦,而是在随顺我的前提下,重念佛的形式。

    2. 针对以我知见在实修上重理解,重念佛和发大愿,不重事修的过失,我们重点放在实修厌舍生死苦上见实效,以事修为主。

    首先肯定他对生死苦的确定,对生死苦的理解和发大愿而拼搏念佛全是正确的。重在引导念佛人在理解的基础上,把见生死苦这件事,和自己的生死轮回相联系,由此真见此生死苦的可怕。再启发他,如果我现在随顺这件事而丢失正信,造的是什么业?由此恶因,在临终时的恶报是什么?再由这一件事,查看在自己目前的生活中,这些类似的事多不多?所造的这些贪嗔痴的恶业多不多?怕不怕这些恶因必遭堕地狱的恶报?如果真怕,这件事就不敢随顺了。生活中这些贪嗔痴的事也不敢随顺。不随顺,还必须真舍。要真舍,要真实地在生活实际中一次一次地厌舍,要用真舍的事实来证明自己的真信,不在认识上,不在发愿上,而在实际的厌舍上。实修,要一步一步地往实修上引,要一点一点在舍上见实效。通过实修,培养知因果报应和真为生死的真心真行。

    3. 由认识的信转入依教真见生死苦后,要力求人人过关,亲自验证是依教厌舍生死苦的实修。

    在人人过关,依教实修厌舍生死苦中,要注意:

    其一,重认识生死苦的人,注重言谈。当他引用祖师的教诲谈论自己的生死苦是真实可怕的地狱苦时,要立即提示他,见到这些生死苦该怎么办?是随顺还是厌舍?若绝不随顺,就必须当下见厌舍的实行。还要提示他,生死苦现前,要立即舍,不敢妄说认识。例如最近小组的小张见自己昏沉现前,若随顺昏沉而安睡,就会因昏沉这生死苦而丢失正念造贪身的恶业。当下他就奋力与昏沉的贪身相拼搏,念念不忘这贪身的生死苦的逼迫而念佛。他看到这贪身的生死苦,果报在地狱,在心念中,他念念真怕地狱苦,念念真怕死后堕地狱。在真怕生死苦的逼迫下念佛求生西方,舍生死苦的心特别切。一种至诚恳切求佛救拔之心自然而生,是念念不退。虽然经过拼搏念佛,昏沉消失了,但是在此后的念佛中,这念念死苦的逼迫,不会间断。他说“这念念不忘死苦的逼迫,不只是昏沉贪身那一件生死苦,而是生活中一切生死苦,都是同样的生死苦。”在这些生死苦的逼迫下,能做到念念不忘死苦的逼迫,在念念不忘死苦的逼迫之下,舍尽生死苦而至诚恳切的求救心念佛,在心念中,也是念念不忘,念念不间断。

    其二,在人人过关实修以死苦逼迫而舍生死苦中,要依人而行,不能一刀切。

    人人过关,是指小组在依教实修中,要求每一个念佛人必须要验证自己的实修,是否舍离了我知见而依教真见生死苦。根据每一个人的具体情况,将他认识的生死苦,在他认识的基础上,引导他一点一点地把认识所见,变为通过事修亲见生死苦,通过看得见的生死苦自然生起真怕生死苦,真舍生死苦。绝不是强说硬拉。若此人目前只能在一件事上见生死苦,就先在一事上舍生死苦。不要一开始就要求人人都要像小张那样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千万不要把真见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当作一个修持方法去掌握和运用。而是通过真见生死苦真舍生死苦的事修,真见“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能厌舍到极处。通过事修,把自己是一个只为生活的生活人变为真为生死的人,自觉地以真为生死为重。为了把我知见的修持,变成依教而修,诚敬和感恩的德行是关键,能在实修中绝对做到依祖师的教诲奉行,绝无丝毫的我知见,这就是诚,这就是敬。其次依教实修,重在见实效,而不在形式上做样子。没有实效,不能实得真信切愿二法,念佛的功夫再好,愿心再大,都不能与佛感应道交,往生西方。

    其三,人人过关实修以死苦逼迫而舍生死苦念佛,重在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同常念佛,使小组的每一个人都是知净土法门和会念佛的人。同修净业,同生信向,使每一个人在一切境界中,能随即确立此境是我的生死苦,随即以此死苦逼迫而舍离生死苦,在舍离生死苦中拼搏念佛求生西方。能时常这样练,就能做到念念以死苦来逼和念念不离死苦来逼而念佛。

    由于是初学,又无修无德,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为谢。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小组合十敬上

                                     201479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