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病苦是生死苦

见病苦是生死苦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最近通过对秦居士的助念,得知我们的念佛,不是有真信切愿的念佛。都知道,没有真信切愿的念佛,不能往生西方,对此,大家都注重在生活中修真信。我们知道,如果是修持的方法,或念佛方法上的过失,是容易纠正的。如果是信不真的过失,不是通过修持的方法和念佛的方法所能解决的。信不真的过失,是自己业力感招而成。在生死轮回中,不知自己是生死轮回人和业报身人,不知生死轮回之苦和因果报应,不知自己在时时造恶必遭恶报,所以在生活中放纵自己的恶习;在身口意中,凭着自己的邪知邪见邪行,随心所欲。虽然在学佛中发大愿“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在念佛中也能精勤念佛,但在生活实际中没有正智正信,依旧造恶不断。由于迷惑愚痴,不信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而造恶,无量劫如此造恶的恶业感招信不真的过失,只有通过真信之修才能解决。

    什么是信得真呢?依佛祖教诲而信,依佛祖教诲而行,不得有丝毫的我的邪知邪见邪行。在实际修持中,真正能做到“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要把自心所感的生死苦,舍到究竟,方无可舍。对于西方之乐,也要取至究竟,方无可取。在舍尽取尽的实修中,实得真信切愿二法的具足圆满,这就是真信之修。然而由于我们的恶业所障,体性被恶习障蔽,智慧不开,正信难生,正邪不分,善恶不辨,所以在真信之修中还会造恶不断。

    今年514日,秦居士因重病而请求助念。在助念中,他知道自己必死,因平时造恶极重,死后定堕地狱,于是发大愿“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绝不错过这一次往生西方的机会”!在念佛中,他舍掉吃喝,昼夜不断的拼搏念佛。这种不顾生命的拼搏念佛,在念佛中,他真正舍掉了我身而求生西方,都以为是真信之修。可是当病情转轻,精神好转,自己也能下楼吃饭,他起心动念的事就多了,在境界中,他心随境转,虽然还在发愿,还在拼搏念佛,却是在随顺我和满足我中而发愿念佛。最后还说“我心烦了,拼不起来了,请大家帮帮我”。他在真信之修中,由于心中真有我,而不是把真为生死作为第一件最要紧的事来办,所以是信不真的念佛。

    两年前,刘居士身患恶病,剧痛不断,呕吐不断,高烧不断。由于医院不予治疗,就请求助念。刘居士平时的念佛,长期闭门念佛,很少与外人接触,修持非常地勤奋,求生西方的决心也很坚定,为人十分诚恳。在助念中,刘居士以病苦为生死苦,知道死后要堕地狱,在地狱苦的逼迫下,他舍尽亲情和家事,在与病苦死苦的拼搏中念佛求生西方。从95日拼到第二年的春节,没有往生。精神恢复后回家过年,半年后恶病复发,剧痛难忍。在剧痛中,他坚持一句佛号念往生,念到最后,当剧痛要夺他生命时,他放弃念佛,被送到医院打止痛针,痛被止住才恢复念佛。问他为什么不在剧痛中念佛求生西方,而到医院打止痛针?他说,“说实话,痛得根本念不出佛了”。

    老居士虽然平时长期坚持精勤念佛,由于信不真,心念中还有一个我身,纵然念佛精勤,也会在逆境中,心随境转而造恶。

    还有王淑芳师兄,张生财师兄在临终念佛中,发大愿而不顾生命地拼搏念佛的修持,也是非常地感人的。由于助念人和临终人都不是有信愿的念佛,在恶境和逆境中,助念人不能帮助临终人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念自己的临终。临终人在境界中,不断心随境转,在念佛中,以随顺我和满足我而发愿,拼搏念佛。从形式上看,既有发大愿,又有猛切念佛,就应该是往生西方的果报了。由于是以随顺我和满足我而念佛,稍有不如意,或自感很顺心如意,就生贪心和嗔心,还自以为是,不以为是错。王师兄因心中的亲情牵挂,张师兄因想病好而贪身,都因为有我而信不真,拼到最后,依旧随业流转。

    临终人因平时没有真信切愿的念佛,临命终时是绝难有真信切愿的念佛。我们的念佛跟临终人一样,有病时,都能拼搏念佛。病一好转或身体恢复健康,就没有病中那样拼搏念佛了。其实这就是信不真的念佛。平时没有真信而发愿念佛,临终绝难有真信而发愿念佛。所以真信之修,是信愿念佛修持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以舍恶习而修真信尤为重要。

    病苦中的恶习是什么?如何在病苦中舍恶习而修真信呢?印祖教诲“娑婆实实是苦”,病是八苦之一苦。病苦,一般认为,人因病而使身心受到病的折磨,甚至因病而丢失生命,在人的生活中,病是一大苦楚。因此,人人惧怕得病,只要病一现前,不管是大病小病,新病,久治不愈,都要竭尽全力,要把病治好。彻底消除病苦,是人追求的目标。病能消除吗?不能。纵有神医妙药,也难根除病苦,因为病是生死轮回苦。病的恶因是贪嗔痴。人因迷惑愚痴,在得人身后,不是以了脱生死往生西方为目的,而是以贪欲为目的。为了追求贪欲和满足贪欲,在财色名食睡上行杀盗淫妄,造极重的贪嗔痴恶业,所以不信生死轮回,不信因果报应。认为这世上,人人都是这样生活,我也是随顺世俗而生活,不知这是在造恶,也不怕会有什么恶报,所以在生活中就放纵自己的私欲,随心所欲地去想,去说,去做。今生是如此为生活而做,过去世无量劫,也是如此为生活而做,贪嗔痴的恶业,就在无量劫中重复和累加,这就是病苦之因。

    我们在平时的念佛之中,对于病,我们一方面去医院求医治病,一方面念佛消业根治病苦。所以就出现了上面所说的在病中的拼搏念佛,由于贪嗔痴的恶习不能尽舍,又以随顺我而念佛,所以病中生死苦是不能根治的。应如何根治病中生死之苦呢?

    病中生死之苦,其恶根是我。因为我的迷惑愚痴,不知病是恶因感招的恶报,不在断贪嗔痴的恶因上舍尽贪嗔痴,却在病中,因治病,又不断地心随境转,造贪嗔痴的恶业。例如在平时没有病的时候,过着平静的生活,身体健康,工作和生活也没有什么烦恼,这是人生的顺境。在顺境中生活,是否想到临终时的病苦和死苦的可怕?从来没有想过,只想如何使生活过的更舒适如意。如果我们能在顺境中,看人在临终时那种间断的或长时间的神志不清,迷惑颠倒,连亲人饮食都不能辨认的果报,这果报,大多与平时只顾奋斗生活中的私利,而不怕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有关。为了使自己临终神志清楚,心不颠倒,就在平时要牢记我们的人生是造恶的人生,是轮回的人生,是时时在顺境,逆境和恶境中,随顺境界而造贪嗔痴的恶业。既造恶业,必遭恶报,必定随恶业而再堕三途恶道。如此依教而修,就可以改变在平时的生活中不敢再造恶而不断修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的净业。生活不受影响,只是把生活变为真为生死之修,就能得到脱离三界苦而往生西方,如此殊胜的善报,就在平时的生活中所得,我们应该真信不疑,努力实现在平时的生活中,应怎样念念不忘临终的病苦和死苦的逼迫?要时常把我们现在的生活与临终的死苦相联系。虽然未到临终,不知其苦,但是我们可以回想临终人在临终时的死苦是什么?这样我们就可以用临终的死苦和死后堕地狱的死苦逼迫,迫使自己不敢在生活中放纵自己私利的恶习而随心所欲地造恶。在恶报的逼迫下,就会心甘情愿地在生活中舍尽这些造恶的生死苦。

    当疾病现前时,不管是什么病,也不管是什么年龄段,都应该知道,病是自己的恶业感招而现,来怨怨相报的,绝不只是身体的健康出了故障。要知道,病苦,是人必须经受的生死之苦。所以,病,是人生死轮回中的一个过程,是人在病苦中造恶的一个重复和累加,因此病苦是生死轮回之苦。

    病的生死苦,不仅只是病时的痛苦,而是娑婆的三苦八苦的恶业,全都汇聚于病中,迫使人更加迷惑愚痴,在生活中和在病中造贪嗔痴的恶业,使自己的神识因造恶而随业流转。若真知真怕病的生死之苦的人,他绝不以治病为目的,而以根治在病中的恶习为目的。因此在病中不管病魔怎么折磨,都能忍受病的极苦,甚至舍命,也要把贪嗔痴的恶习舍尽,绝不敢因病痛难忍而放纵自己的恶习,心随境转而造恶。几年来,我们亲眼所见的临终人那种发大愿“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然后昼夜不停又不顾生命地拼搏念佛,为什么这念佛的佛号,不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他们的过失,是心中有我的欲望,即使是一丝一毫,也不能在拼搏念佛中舍尽我的欲望。有我,就必定信不真。若无真信,所发的愿必定不真切。愿不真切,必定在境界中心随境转。以随顺我而拼搏念佛,是不能与佛感应道交往生西方的。

    舍病苦中的恶习,如何才能做到,甚至舍命。也要舍尽生死苦的恶习?只要对佛祖教诲有至诚恳切的心,又能依教奉行,做到对真为生死一事的真诚无假,就可以真见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就可以真见自己是重叠造恶之人。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的心行就真切了。在生活中舍病苦中的恶习,自然就会不顾生命地去舍,舍到究竟,方无可舍。

    以上所说的修学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4925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