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恶习是生死苦

见恶习是生死苦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大家好!

    自从对秦居士的助念以后,特别是从四川回来后,我们对于真信的认识和在真信的实修中,依据印祖的教诲,见我们所居的世界,具足三苦八苦,特别是联系自己的生活实际,见自己生活中具足三苦八苦,并以此生死苦的逼迫而念佛求生西方的修持,比以前更加自觉更加勤奋。从对真信的认识和见三苦八苦而念佛来看,我们确实是在依印祖教诲而修真信切愿二法。但是,我们还须认真地反省,查找我们的所修还有哪些不符合印祖教诲的本意?是真信之修,还是非真信之修?前两天,于师兄在电话中提出“我的念佛是不是真信念佛?”对此,我们借见疾病中的生死苦,来看我们应如何见病中的生死苦和舍病中的生死苦。

    首先,我们还要回到以前提到的“毛师兄见孙子不听话就生气”这件事的生死之苦,绝不是毛师兄心随境转而生嗔心是生死苦,而是他有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才是这件事的生死苦。同时要求大家以此为例,查找在生活中类似的事为生死苦。由于大家善于思考,一想,就知道自己这类过失很多很多,用想来结束了查找的实修。由于没有实修真信,对在秦居士的助念中,因不是有真信切愿的念佛,助念人和临终人虽然都以病苦为生死苦的逼迫而拼搏念佛,即使是不顾生命的拼搏念佛,由于没有真信,在助念中是相互残杀慧命。我们对于残杀他人的慧命和自己的慧命很不理解,明明在大愿中以病苦为死苦的逼迫而念佛求生西方,为什么得的果报是堕三途恶道而不是西方极乐世界?是因为临终人在念佛中是随顺我的习气而念佛。助念人也是以随顺我而念佛。由于信不真而念佛,绝对难以与佛感应道交。在四川集训,我们再次借毛老师的所见,提出要以具体的事修,以事实来证实我的神识秒秒都在死。很快,大家又以我的认识完成了秒秒都在死的实修。从以上所谈的这些实修中的过失,来看我们所修的因,是往生西方的净因呢,还是堕地狱的恶因?由于我们有坚固的我知见,在实修中,是以随顺我和满足我而修。明知随顺我的恶习,果报在恶道,可我们在迷惑愚痴中依旧随顺我和满足我。这恶因必遭恶报的事实,为什么我们不觉得可怕而急求往生西方?所以,今天借于师兄的牙病,来交流两个问题。通过这两个问题的交流,知道自己的恶习是最可怕的生死苦。

    第一个问题,于师兄说最近得牙病,牙床肿了,脸也肿了。他一边以牙病为生死苦的逼迫念佛求生西方,一边用偏方治牙痛。他问我是不是真信念佛?我们不能依据他所说的事修来看他是不是真信之修,而是要通过他在这件事修中的生死苦,来看他是否是真信之修?

    他说,“我以病苦为生死苦逼迫念佛,我能见生活中的三苦八苦,在念佛中,我用偏方治牙病,是不是真信念佛?”印祖教诲“凡人有病,可以药治者,亦不必决不用药”。“无论能治不能治之病,皆宜服阿伽陀药。此药不误人,服则或身或心,必即见效”。于师兄所修,从形式上看,是依印祖教诲而修,但是要知道,由于我们是末世众生,恶业深重,根机陋劣,在实修真信中,于师兄通过牙痛的病来修真信的难处有三点:在治牙病的过程中,很难做到在病痛难受中,不生一点烦恼心;很难看清牙病是一个生死轮回的过程,具足三苦八苦。牙齿有病和无病,牙病中的剧痛,轻微的痛和不痛,都是生死苦;在用偏方治牙病的过程中,心念中没有丝毫为治牙的疼痛而治,只有我是轮回人,我是重叠造恶之人,是将死,死后要堕地狱的人,只有一心念佛求生西方。由于有这些难,所以很难做到真信之修。不是于师兄难修真信,这六七年来,我们都没有实得真信之修。在病苦中修真信,我们几年来都没有问自己是不是真信之修。

    两年前,我们小组一位同修身患恶性肿瘤,医院无药可治,才求助念要念佛往生西方。在助念中,他依印祖教诲,把恶病,亲情,家事和财钱等,全都看成是自己的生死苦,看成是我的怨怨相报。他首先舍尽这些生死苦而不顾生命拼搏念佛,从95日念到第二年春节,病消失了,精神也恢复了,就回家过年。从此就在家中闭门念佛。半年后,旧病复发,剧痛难忍,就到医院打止痛针。他说,“痛得要命,根本念不出佛了。”

    还有一位王师兄患骨癌,医院无药可治。听说吃牛尾巴可以治骨癌,就依偏方,吃了很多的牛尾巴,没有效果。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法止痛,才请求助念,要念佛往生西方。在助念中剧痛发作,他绝不吃药,就用双手紧抓钢管,居然把钢管都拉弯也无法止痛。于是就以剧痛为生死苦,不管怎么痛,都要舍命念佛求生西方。在病痛中,他猛切念佛,最后病痛消失,他仍然坚持念佛不止。

    最使我们难忘,给我们教训最深的是黄师兄。为求往生,23年离家修学。2009年在大雪灾大地震中患重病。他以念佛求生西方为目的,宁可舍命也不求医治病。并且身带重病,组织大家抗震,念佛和助念。当病情转轻,身体慢慢恢复,生活回到平静的正常生活时,他在病痛中那种拼搏念佛求生西方的猛劲就消退了,很快就习惯地过上随顺我的生活。由于不知三苦中一切逆境顺境和不逆也不顺之境都是生死苦,他在吃上和在生活中,享受的是随顺我的生活,所以就不知不觉地把顺境中的生死苦当生活过,也不知在顺境中依旧在造贪嗔痴的恶业。到临终时,恶业聚现,恶缘汇聚,致使他恶病缠身,难遇善友,难生正信。

    还有最近的秦师兄,在病中不顾生命的拼搏念佛,当逆境转为顺境,就拼不起来了,也时常心随恶境转,最后被随顺我的恶习破坏正念而造恶。如果不注重见三苦八苦是生死苦,以厌舍恶习为重,必定会被境界所迷而去随顺我,放纵我的欲望而造恶。

    所以于师兄也在牙病中以牙病为生死苦来修真信切愿念佛,有没有我的恶习存在?是不是在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中念佛求生西方?这就要查找在生活中的过失。例如今年5月在为秦居士的助念中因听了一句不符事实的话,就心生烦恼。如果是真为生死的人,因一句不顺的话就心随境转而生烦恼,他会非常地痛心自己的愚痴无智,被一句不顺心的话破坏正信而造极重的堕落业。他绝不敢怨天尤人说他人的过失,而是立即查找自己在生活中修真信,因信不真而犯下的大罪过。他会在反省中发现因一句不如意的话就心随境转而造恶,说明自己在生活中,特别是在顺境中,让顺境来随顺我和满足我,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所以才能稍遇不如意的事就心生烦恼。说明自己在顺境中养成的随顺我的恶习而造恶,已经成为恶业中最重的恶业,是今生牵自己神识堕地狱的恶业,会惊恐惧怕到极处。所以真为生死的人,所看的病苦是生死苦,是因为平时随顺恶习所造恶而成。随顺我的恶习,才是真正的地狱苦。只有以此生死苦的逼迫,才能在牙痛病的千变万化中,念念心念只有阿弥陀佛,只有西方极乐世界,不管境遇多么艰难,也要拼搏念佛求生西方。

    第二个问题,找准感招牙病的恶因缘,不是牙齿的病,而是随顺我和满足我中所造的恶。

    病是一个生死轮回的过程,是宿世恶业感招而现的恶报。牙病也是如此。什么是宿世恶业感招的恶报?宿世,是过去世。人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因欲望所迫而背信弃义,通过身口意造极重的杀盗淫妄的恶业,或在修持中,背离佛祖教诲,任凭我的愚见和恶习,去想,去说,去做而造恶。这些恶业感招的恶报是牙病。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我都重叠造这些恶而感招相同的恶报。所以牙病在生死轮回中,它是一个轮回不止的过程。又因造恶不断,由恶业感招牙病的恶报就不断。恶业是怎么感招牙病这个恶报现前?宿世所造恶的恶报,如同种子,要遇生长发育的缘,种子才能发芽生长。恶报只有遇恶缘,才能在恶缘的牵引下,把宿世恶报牵引现前而现恶报。于师兄因为造恶,宿世的牙病恶报,才会现前。于师兄造了哪些恶缘呢?今生得人身,忘记了自己是生死轮回人和业报身人。在生活中,不是为了生脱死往生西方而过生活,而是为了生活而随顺生活去奋斗,去拼搏。所以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就在生活中形成。在恶习的逼迫下,为了我的欲望的满足,又在恶习之中造恶是随心所欲,如在为秦居士的助念中,只因听一句不如意的话就心生烦恼,怨天尤人,不怕因自己的心行会使临终人以邪招邪而堕恶道,也不怕因此残杀自己的慧命,这些心行的造恶,哪怕是一念一行,都可以把宿世牙病的恶报牵引现前,足见恶习之害的深重。

    不只是于师兄,我们都是如此,在生活中随顺我已经习惯了。顺境中滋生的贪心和逆境中生的嗔心,都是因迷惑愚痴而造轮回业,即使一念一行,也是多生劫来的重叠造恶,所以于师兄绝不只是因助念中的一事一念的造恶,它即有今生恶习的重复和累加,又有宿世恶习的重复和累加,才会不顾生死轮回的恶报而放纵自己的恶习去造恶,这种造恶,就是牵引宿世牙病的恶缘。恶习之害,在平时所现的是牙病的现前;在临终,这些恶习感招的恶报,是种种恶报聚现而成最重恶业,迫使自己的神识随业而堕地狱。

    所以,于师兄在牙病中见生死苦,不是牙的疼痛,而是平时养成的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生死苦的逼迫,是恶习致神识堕地狱之苦的逼迫;舍尽生死苦,是舍尽随顺我的恶习而念佛;在念佛中的拼搏念佛,是与恶习不断出现而拼搏。我们只有在因地上舍尽恶因缘,真信之修,才能实得真信切愿而念佛。

    以上所说的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4106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