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忏悔

我的忏悔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1月14日至2月1日,小组为肖玉田居士助念,在17天的助念中,我没有依教奉行,违背了印光大师关于临终善护的教诲,以我的邪知邪见为肖玉田居士助念,即残害了肖居士的神识,又误导了小组同修,坏乱了净土的宗旨,其罪极重,以此痛心忏悔,伏请诸位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肖居士住在偏远的农村,独家独院,住房有两室一厅,助念同修中唯我是男性,因住宿不方便,就把临终前期的善护,委托给两位负责人办理。

    临终助念,绝不只是助念人带领临终人发愿和念佛,而是要依据祖师的教诲,在临终前期,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实现临终人有信愿的念佛。正信的信,信什么?是根据临终人的念佛所信而信。

    肖居士85岁,农民,身边无亲生儿女和妻室,三十多年由侄儿媳、侄儿孙孝养。因病,侄儿媳就教他念佛。老人一生不上街,不进商店,为人做事忠厚善良。平时念佛,是看着佛像念佛。他真信临终时,阿弥陀佛会来接引他往生西方。他真怕地狱苦,真信西方净土是极乐。

    根据肖居士在念佛中真信阿弥陀佛会来接他往生西方,在临终助念的前期,就要让他明了,只有具足了真信切愿而念佛,才能感得佛来接引。真信,就是真心地要了脱生死,没有丝毫地随顺我。如果还要事事都随顺我,这信就不是真信。

    例如肖居士有尿急尿频的病,每隔十五分钟,就要由人扶起,到便桶处小便。接近临终,起床就要小便,只好由人扶起即尿。由于时间短,刚睡下,又要扶起去小便。昼夜如此,天天如此,必须以随顺疾病的需要为主。我一定要念佛往生西方,却在念佛中以随顺疾病的需要为主,这就不是真信阿弥陀佛的念佛。临终前期的令生正信,就是要让肖居士明了真为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的人,必须把在临终时出现的如尿急这样的病或事,看成是障碍自己往生西方的生死苦。在临终念佛中,绝不只发愿和念佛,还必须首先要把这些障碍往生的生死苦舍尽。若不舍尽,现在可以每隔十分钟、十五分钟不断地由人扶起,护送小便。得到的,是身体的满足和心里的满足,而造的,却是贪求舒适的恶业。到临终时,扶的人不敢再扶了,自己又不能起身,尿急与心急,造的是嗔心的恶业。纵然念佛不断,也是在随顺我中造恶业而念佛,这样的念佛,纵然念得再好,也不能往生西方。

    如何在尿急的生死苦中令生正信?转尿急的心念为念佛求生西方的心念。出现尿急,我绝不起身,绝不起小便的念头。在尿急的逼迫下,所见的不是小便,而是真正的地狱相现前。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心念中只有西方,只有阿弥陀佛,于是就不顾一切,拼命念佛,即使大小便全在床上,我也不动身,不动心。一次胜利了,必定会次次胜利。其实尿急只是一种感觉所急,心念一转,就可以在境界中实修真为生死的真心。

    在尿急上我如此令生正信,在其他所有的事上,只要一出现,即使一个念头,一个梦境,一个妄念出现,我都如此令生正信而念佛求生西方。

    临终前的令生正信,象尿急等这些事和病症时常出现,平时可以随顺我。在临终将要断气的危急时刻,完全都是在随顺我的恶习中念佛,稍不如意,就起嗔心。每隔十五分钟,身边的人必须随时扶他起身去小便。不能慢。他想睡就睡,想念佛就念佛,一切由我,不听助念人的劝告。从形式上看念佛很勤奋,愿心也大。从真信真为生死看,一切以随顺我和满足我为目的,不是为了脱生死而不顾生命地舍离障碍往生的种种恶习。可想而知,被恶习缠身,一切都要随顺恶习而念佛,是绝不可能蒙佛接引往生西方的。

    临终前期令生正信这一环节一错,整个临终期,一直到断气,是事事难生正信而念佛。信不真切,所发的愿是假愿、虚愿。所念的佛即使念佛有功夫,也无往生之理。所以我在负责临终助念中,没有做好临终前期的令生正信,就等于残杀了临终人的神识,断了他今生往生西方的慧命;就是背离佛祖教诲,以我的邪知邪见,误导众生,坏乱净土宗纲,其罪极重,当堕地狱。末学由于平时无修无德,没有实修真信切愿念佛,如此重大的临终大事,不亲临现场,不亲自参加,而凭电话了解情况,安排助念。如此严重地玩忽职守,自以为是,是对佛祖教诲的亵慢,是对念佛人了生脱死的生死大事不诚不忠,我如此放纵自己的恶习,造极重的罪业,除了长跪佛前忏悔,还要时常在心中痛心忏悔。时时牢记自己所犯下的重罪,并以此重罪为死苦逼迫而修自己诚敬的德行和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

    不依教奉行,做好临终前令生正信,是对印祖教诲的亵慢。

    真信之修的关键,重在生死苦的苦境的逼迫。印祖教诲“若无苦境逼迫,则颇难成就真实欣净厌秽之心”。什么是真实地欣净厌秽之心呢?就是依教而修真信切愿二法。印祖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犹如杲日当空,纵有浓霜层冰,不久即化”。《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

    真信切愿的实修,绝不是指临终前期,而是平时。若平时没有真信切愿的实修,即使临终前有令生正信的修持,也是很难实现终前的令生正信。

    忏悔罪业,重在依教实修真信切愿念佛。末学必定牢记肖居士在临终期为我演示的信不真的过失,就是自己常犯的恶习。我一定以苦境的逼迫,时时忏悔罪业,在痛忏中舍这些恶习。伏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帮助,指教。

    由于恶业深重,忏悔中的疏漏和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老师同修们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愚痴后学:杨柳居士  合十敬上

                                      2015年2月3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