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信之难,难在何处

真信之难,难在何处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印光大师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我们依据印祖的教诲而修信修了几年,越修,越觉得难修。大家的理解和言说,都很不错,念佛也精勤,可是,把理解的和言说的信,与实践相结合,就完全是以我的意识心,在随顺我的恶习中落实真信的实修,其结果,是完全与印祖的教诲背道而行。例如,今年的1月14日,小组为肖居士作临终助念。在此之前的实修中,特别强调小组在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同常念佛中,要在生活中的具体事上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念佛。每位同修都认真地依要求而修。在修学的体会中,徐居士谈了自己在扫楼道中把生死苦给忘了,是信不真的念佛。张居士谈了如何在生活中见生死苦的修学体会。他们都深刻地认识到,过去,以生活人随顺生活人的习俗修信愿念佛,是认识的知见越高,一心随顺我的恶习而造贪嗔痴的恶业就越重。常常把自己本来是生死轮回人,误作生活人。把本来是生死轮回的生活,当生活事而做。对此,在认识中,大家都在痛哭中忏悔了自己信不真的过失。通过认识和忏悔,再联系生活实际修真信,就真实地看到娑婆实实是苦,是真实的存在,舍苦的修持就扎实了。我们是在实修中,接受了为肖居士的临终助念。经过十八天的临终助念,在助念中,临终人在助念人的开启下,他真信娑婆实实在在是生死轮回苦,西方实实是极乐。他发大誓愿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在念佛中,他昼夜不停地拼搏念佛。老居士怕生活上的贪心会影响念佛往生西方,立即发愿,要断掉吃饭,喝水,断掉在床上睡觉,而长坐念佛。十多天中,他是说到做到。不管多么艰难困苦,他都不动心。但临终人的这种拼搏念佛,并不是有信愿的念佛。

    临终助念的关键,就是要帮助临终人真见,真信,真舍娑婆实实是苦。这个实,是指生死轮回苦在娑婆的一切时,一切处,是分分秒秒地存在;生死轮回,是分分秒秒在进行;我们在生死轮回中,是分分秒秒地轮回不止;我们这些恶业深重的凡夫,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是重碟造恶不断;既造恶业,必遭恶报。今生临终,必定随业受生而堕三途恶道;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必须要舍尽生死苦,舍到究竟处,方无可舍,才是真信切愿之实修。助念人没有帮助临终人真见和真舍生死苦。

助念人和临终人不能实修真信,主要以生活人的意识心和情感心而见生死苦,不是真为生死人以真为生死的真心见生死苦。生活人,注重我这个人身是我。助念人不是真为生死的人,而是以生活人的意识心,笼统地说生活中的一切人事物都是生死苦,所以难见生死轮回,是分分秒秒地在轮回中进行,不能见自己在分分秒秒的轮回中不断地造贪嗔痴的恶业,不能见既造恶因,就必定要遭恶报的因果报应,就不能见自己死后随恶业堕恶道的轮回苦。

    由于助念人不能真见生死苦,就必定以随顺我而残杀临终人的慧命。就不能发现临终人是在随顺我身的前提下念佛求生西方,就不能帮助临终人在贪身的生死苦上令生正信。所以,从整个临终期直至断气时,临终人都在拼命地随顺我身的满足而念佛。由此说明,助念人没有实修真信切愿二法,是绝难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

    助念结束后,紧接着就是春节。在过年的欢乐气氛中,我们都说在新年的欢乐中丢失了正念,在随顺欢乐中造贪嗔痴的恶业,是以生活人的习俗,见的是过年,信的是过年,做的也是过年的事,所以在过年的欢乐气氛中,就把生死苦给忘了。是因为欢乐,才把生死苦给忘了?回顾以前忘生死苦的事,1月7日,徐居士在扫楼道时,只注重打扫卫生,把生死苦给忘了。1月7日之前的几年修持中,大家常说在生活中把生死苦给忘了。2月14日,在为肖居士的助念中,又把肖居士的生死苦给忘了,致使临终人失去令生正信的良机。我们是经常把生死苦给忘了。

    临终人一旦在临终时忘记了生死苦而丢失正念,就必定随业而堕入生死轮回中永劫轮回不止;我们经常把生死苦给忘了,临终绝难仗佛磁力。可怕之极。为什么我们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忘记生死苦,却没有丝毫的悔改之意呢?

    明明白白的生死苦,我们为什么不知,不见,反而还把生死苦给忘了?例如过年中,大家都感到亲情的应酬是最难应对的生死苦。难,不是六亲的亲情关系难应对,而是难在自己迷惑愚痴,注重我身是我。因为有我身是我,才真信六亲之身与我身,是同属父母所生的骨肉亲,才真信这六亲的亲情是真实的情感,必须以情相待。如果真见我身是生死轮回人,六亲眷属与我今生得人身在六亲的亲情上丢失正念而造贪嗔痴的恶业,自己必定是会厌恶我这个人身,是招恶之本。必定会首先舍离我身,在亲情上令生正信,念佛求生西方。舍尽我身,心念中只有西方,绝无亲情。

    我们都是重亲情的人,所以都注重我身是我。凡重我身是我的人,真信我今生得人身,是父母所生,是来继承家业,生儿育女,过人的生活,完成人在世上应尽的责任。对生从何来,死从何去,从不考虑,只以儿孙为重,不以生死为重。所以我们很难信,我今生所得人身,是舍恶道众生之身以后,才换今生的人身;是舍恶道众生的皮,而换今生的人皮。所以,我们忘记生死苦,是因为信我身是我所致。

    什么是真我?自己的神识,即灵魂,才是真我。在无量劫的轮回中,神识随所造善恶业而随业受生,随境造业,是分分秒秒,从未停息。而人身,是神识在随业受生的轮回中,轮回到人道,神识才脱离前世众生的皮,依附在得人身的人皮上,行人道的轮回。神识随业在人道的受报,一般只有几十年。受报一尽,神识就结束在人道的轮回,又随今生所造善恶业而受生。人皮,就由活人变成死人,变成尸体或烧或埋,人皮从生到死,就留在人间而腐烂。而轮回的神识,在脱离今生的人皮后,随业受生,就换上他生道的皮,继续随业轮回不止。所以我们执着我身来残杀自己的神识,断自己往生西方的慧命,而毫无知觉。

    我们以人身是我,死死地执着身是我。为我身而不顾一切地追求我身的满足,随顺我身的欲望而放纵自己的恶习,造杀盗淫妄的恶业。身在分分秒秒地造恶,致使自己的神识在临命终时随恶业堕地狱。以贪身而残杀自己的神识,断今生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的慧命,却毫无知觉,是愚痴到极处。虽然我们真信自己的愚痴,但在生活中,我们依旧不怕愚痴,还在愚痴中不断地贪着我身而造恶。

    几年来,我们修真信,以为我念佛就是信佛,而不注重对治自身的恶习,死死执着我身是我,这不是信佛,而是信我。佛没有我。佛在久远劫的凡夫地时,和我们同是凡夫身。佛在成佛的修身中,是不顾生命,舍尽凡夫身中所有的恶习,舍到究竟,方无可舍;求证佛本具的性德,是取到究竟,方无可取。如此舍尽取尽,佛本具的性德聚现,实现了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的圆满具足而证佛的正觉。

    我们信佛念佛,首先要依佛和祖师的教诲,修身而念佛,要依佛和祖师成佛成祖的修身之道,念念对治自己的恶习,事事修正自己违背佛祖教诲的过失,真信我身,是万恶之本。只有首先舍尽贪身这生死轮回的恶根,才是实修真信的起步。

    在舍身中修真信,并不是舍身体本应需要的生活必须,舍吃喝等生活事而念佛求生西方,而是舍我身的恶习。要在舍中真信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在舍中生起今生一定要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的真心,有了真为生死的真心,才能在舍中修至诚恳切的诚心,才能真舍我身是生死苦,才是真修真信切愿的起步。

    真信之修,难在何处?难在执着我身是我。若真舍我身,真信之修就不难了。以上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5年3月5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