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助念,必须善为护助 (略谈临终助念之七)

临终助念,必须善为护助

(略谈临终助念之七)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在之六中,介绍了临终助念中的令生正信,必须实修。助念人是实修正信中障碍最大的人,所以,助念人,既是助念人,又是临终人。不管在平时之修,还是临终助念之中,都必须亲见自己随顺十种习因造恶,感招六种堕无间地狱的恶报。要在实修中,以此地狱苦的逼迫,与临终人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同常念佛,这是我们实现今生绝不堕地狱,必定能念佛往生西方的关键之修。这关键之实修中,要实在依佛祖教诲而修。佛教舍的,必须不顾生命去舍尽;佛教去的,必须不顾生命要念佛求生西方,决不退却;佛教依从的,必须不顾生命要依教奉行,绝没有一丝一毫随顺我的恶习。确立了我们在正信实修,然后通过临终善护,使我们的正信之修更加坚固,这就是今天要交流的“临终助念,必须善为护助”的修持。

    我们念佛的目的,就是要实现今生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可是,对在临终往生西方这个助念的关键环节,与平时所修比,我们只注重念佛,不注重临终助念。特别是对于临终人的助念,非常草率,非常随便。不是依教把平时所修的,有真信切愿的念佛,用在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使其有真信切愿的念佛,而是任凭自己的主张和确立的助念模式,进行助念。在念佛的修持中,参加法会或打佛七,不管多远,不管多长时间,多么累,我们都要坚持做到圆满。而对于参加临终助念,就要找借口,打折扣,甚至要等临终人快断气,或已经断气之时,才为其助念。种种五花八门的助念和开示,已经把临终助念,变成互为残杀慧命的场地。念佛人绝不敢吃肉和杀生,但在助念场中,却毫无顾忌地吃人的慧命,杀人的慧命,这都是我们的所做。为了避免在临终助念中的随意性,我们必须依据净土的宗纲“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作为临终助念中对临终的善为护助。关于临终善为护助的修持,印光大师教诲“又彼临终,必须善为护助,勿令或不善料理,破坏净念,则其失匪细。成就一人往生西方,即成就一众生作佛。本可往生,以不善料理,致使或因疼痛起嗔心,或因悲伤起爱心。嗔爱心一起,净念即浑动矣,欲求往生,末由也已。以成就之功,思破坏之过,则大可畏惧焉。人生世间,转瞬即过,一气不来,不知又归何所。倘认不定净土一法,则正可怖之极”《复念佛居士书》。印祖的教诲,特别强调了对于人的临终,必须善为护助。佛祖教行的,念佛人必须依教而行,即使舍命,也不敢违抗。为什么临终必须善为护助?因为本可往生的人,因善护人的不善料理,致使临终人不能令生正信念佛实现往生。

    例如前不久对肖居士的助念,善护人因平时之修,就信奉一句佛号能往生。在指导肖居士平时的修持中,不注重断恶习,不注重修身,只教他看着佛像念佛。说,“念到临终,就可以把阿弥陀佛念来接你往生西方。”肖居士的临终现前,他发愿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的心很坚决,念佛也很勤奋,还时常看窗户,说阿弥陀佛怎么还没有来?护持人总是告诉他,只要你往生西方的心诚,不断地念佛,阿弥陀佛是一定会来接你的。而肖居士在平时之修和临终之修,都有坚固地随顺我和满足我。凡要吃的,喝的,要使身体舒适的,就叫家人尽快地满足他。他有尿急之病,平时只要小便,就叫家人搀扶去小便。临终期也是如此。当不能动他身体时,他睡在床上,还是强烈地要求家人扶他起来去小便。由于护持人不是依净土宗纲在护持中使他生起真为生死之心,所以临终人纵有愿心而念佛,心中所求的,不是西方,而是随顺我的舒服。肖居士不能往生,并非自己不依教奉行,而是护持人的不善料理所致。

    日前在四川峨眉为李居士助念,由于李居士的平时所修不是依教而念佛,随顺我的恶习很坚固。他本人和家中亲人都希望能念佛求生西方,但是,只要临终人的生活所须,家人就尽力满足。平时是在随顺我和满足我中念佛求生西方,临终依旧要事事随顺我和满足我。在他的心中,只有亲人,只有吃喝,只有身体舒服。身边的护持开示,要他把身体看破,万缘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却不注重依教善护,在真为生死上着力,护持人只在要求上着力,只在随顺老人的需求上着力,没有在令生正信上着力。由于家人的护持与助念人的护持不能统一到真为生死上,临终人在为时不多的珍贵时间中,不是断恶修真信切愿,往生西方,而是在继续造恶往地狱里堕,这都是护持人的不善料理所致。若能以往生西方为重,善护人要尽孝心,就在真为生死上尽孝。

为什么直到现在,我们在临终助念中,都很难做到临终的善为护助?如前所说,难在助念人在真信的实修上,不能依教实修。平时没有真信切愿的实修,临终助念中绝难有真信切愿的善为护助。临终人的临终在不断出现,我们绝不可继续相互残杀慧命,为了自己今生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以死苦的逼迫,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对自己的临终,要时时刻刻做好善为护助。虽然还不是临终现前,因时时在随顺十种习因造恶,感招六种堕无间地狱的恶报,时时都在恶报之中。人虽活着,神识却在堕恶道。现在的临终善为护助,不是修持的演练,而是救自己的神识不堕地狱的实战,是十万火急,不敢含糊。

    依据宗纲做好临终善护,我们的做法是:

    其一,善护己灵,救自己的神识不堕地狱。

    真信真见娑婆实实是生死苦,要彻底舍弃我的认识之信和认识之见,要实实在在地见自己在生活中,犯贪嗔痴慢的恶习有没有?在哪些生活的小事上或有时在犯,或经常在犯?我只要眼见耳听的事,或身体接触的事,或心念一闪念的起心动念,是在修真为生死往生西方呢,还是造随顺我的恶业?把自己的所做所想,与十种习因,感招六种恶报对照一下,由于我的造恶,致使自己的神识在时时堕地狱,是不是真实的事实?怕不怕?我绝不堕地狱,我们必须在恶境中生起真为生死的真心,不敢有丝毫地随顺我。即使舍命,也不敢有随顺我和满足我。这是善护自己神识不堕地狱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实行舍尽随顺我在生活中造恶的恶习。不是认识中舍,而是在生活中,以真为生死的真心,不断地舍。不是在某一事上舍,而是在一切时,一切境界中舍,真实地做到,就是善护自己的神识不堕地狱。对自己的神识如是救,对临终人的令生正信也是如是救。依教而修,贵在真切,贵在不间断。在如此舍地狱苦的实修中念佛,自然是句句佛号,都念的是自己的生死苦。

    其二,自己实实在在是助念人,又是临终人。

    我们是根机陋劣,恶业深重的凡夫。我们的神识,随恶境就造恶业,随善境就造善业,随净境就令生正信修信愿念佛。由于十种恶因,是宿世累劫形成的,我们是被恶习缠身而造恶不断,因造恶感招的恶报,绝不只是人的临终和终后,而是造恶的当下,神识就留下恶因与宿世恶因累加,就决定了神识堕恶道的恶报。所以从自己的神识遭恶报看,我的神识,确实是临终人,要及时使我的神识,令生正信而断恶修净业。死苦的逼迫,是以自己的神识在舍尽恶习的同时,要不顾生命实修净业为目的。善护净业的目的,就是在实舍恶习中,真修净业的实行。只有见到实行,才是死苦的逼迫,才能做到助念人和神识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同常念佛。才能在临终助念中善护临终人的神识,令生正信而念佛。

    其三,临终善护中,重在令生正信和诚敬的德行。

    印光大师教诲“故正念存而举措得当,真神定而邪鬼莫侵。否则以邪招邪,宿怨感至。遇事无主,举措全失。可不哀哉”《复同影居士书》。又教诲“因此贡高我慢之心,招起宿世曾受怨害之怨家对头,为其现身,入其心窍,弄得才不成才,修不成修”《复周法利居士书》。在我们平时的修持中或在临终助念中,见自己或临终人,常常出现心燥不安,正邪不分,明知是造恶,却身不由己地去做造恶之事,明知有祖师的教诲,自己就是依我念而行,不以依教奉行。是什么原因?是心无正念,以自己的妄念邪行,把过去世的怨业,全部感招现前。或以自己的轻慢心,把过去世受过自己怨害的怨家对头,全部感招现前,使怨业入心窍而迷惑颠倒,正邪善恶全不能分辨,因此在邪恶的逼迫下,身不由己地造堕地狱的恶业。所以在临终的善护中,要注重善护诚敬的德行,在对待自己的生死大事上,不可有丝毫地放纵和随便。可我们的随便和轻慢之心,已经习以为常了。明知自己不是有信愿的念佛,对信不真的过失,是满不在乎,佛祖的教诲,不去奉行,我的恶习,却随意放纵。在善护中,我们对此恶行,只要严厉地自责,痛心地忏悔,及时依教实修,就可断恶修净。

    其四,临终助念中的念佛,要念自己的生死苦。

    在临终助念中,我们都为临终人而念佛,希望临终人跟我一起静心念佛,念到心中清净。印光大师教诲“念佛要时常作将死将堕地狱想。不恳切亦自恳切,不相应,亦自相应。以怖苦心念佛,即是出苦第一妙法。亦是随缘消业第一妙法”《复永嘉某居士书》。我们都深信自己是重碟造恶之人,果报在无间地狱。在临终念佛的善护中,要重在以死苦的逼迫,生起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的真心,才能不顾生命地去 舍尽生死苦,在舍生死苦中拼搏念佛。助念人和临终人都如此而念,至诚恳切地念佛,必然真切。真信切愿的念佛,必定能实现。

    临终善护,要做的还有很多。我们目前多注重这四方面的善为护助。由于我们是初学,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小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5年6月2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