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造恶不同,果报有轻重多少之不同

三.造恶不同,果报有轻重多少之不同

南无阿弥陀佛!

    阿难。是名地狱十因六果。皆是众生迷妄所造。

    注:阿难,以上就是地狱道的十种习因,六交果报。都是因为众生不知道,原是自心所现,而迷于妄见,生起妄情,妄作妄受,终受无量苦报。

    若诸众生。恶业同造。入阿鼻狱。受无量苦。经无量劫。

    注:现在再略分析地狱多少和轻重。假若有些众生,六根具足造业之因,于一切时,恶业同造,这即纯情即沉,入阿鼻地狱,受无量痛苦,经过无量劫,不得出离。

    六根各造。及彼所作兼境兼根。是人则入八无间狱。

    注:若是六根之中,每一根各自造业,当造恶业虽不同时,但兼十因之境,这就是九情一想,这人就会堕落八无间地狱,受苦较前轻点。

    身口意三。作杀盗淫。是人则入十八地狱。

    注:若是身、口、意都犯了杀、盗、淫,不是六根交作,也不是十因之境同造,罪业还不算达到极点,这人死后,就入八火地狱,十寒地狱,合共十八层地狱。

    三业不兼。中间或为一杀一盗。是人则入三十六地狱。

    注:若身、口、意三业,并非都有造罪,只是三者之中,或一杀一盗,或一盗一淫,或一杀一淫等,都是具二缺一,这个人的罪业,又轻于前,就入三十六地狱。

    见见一根。单犯一业。是人则入一百八地狱。

    注:如果六根现身,只见一根,单犯一业如杀盗淫,各各缺二,譬如身犯杀业,或身犯淫业,或身犯盗业,这样罪业又轻于前,这人就入一百零八地狱。

    由是众生别作别造。于世界中入同分地。妄想发生。非本来有。

    注:由于众生造业不同,则所受果报亦各不同。于世界中,各人差别的众同分地,并不是彼彼发业,各各私受。这都是妄想所生,因惑造业,而有地狱,故不是本来就有的。

    复次阿难。是诸众生。非破律仪。犯菩萨戒。毁佛涅槃。诸余杂业。历劫烧然。后还罪毕。受诸鬼形。

    注:再说一次,阿难,这些众生,除非破坏律仪,犯菩萨禁戒和毁谤涅槃至理外,其他各种罪业,堕入地狱之后,如处于猛火之中,经过多劫的燃烧,备受痛苦,受罪完毕,还要受各种鬼形,依照他们的习气,而成哪种鬼的形状。

    受戒而破戒,明知故犯,罪加三等。还毁谤三宝,破坏律仪,那就堕入阿鼻地狱,求出无期。有人说:“佛教就佛教,何必要有戒律?把自己缚住!人是要自由的,尤其美国,更讲自由,不自由毋宁死!”如此把佛教禁戒都抹煞一空,还诳说受戒和不受戒都可以做出家人,这真是邪语惑众,种阿鼻地狱之因!

    若于本因贪物为罪。是人罪毕。遇物成形。名为怪鬼。

    注:若是本来因贪求财物而造罪,这俱受罪完毕,离开地狱,仍然依照他的食物习气,遇物就贪恋不舍,因而依附成形。好像依草附木,成精作怪之类,叫做怪鬼。

    贪色为罪。是人罪毕。遇风成形。名为魃鬼。

    注:若是往日,以贪色而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离开地狱,仍然依照他的贪淫习气,性好游荡,故遇风而成形,叫做魃鬼。魃鬼即旱鬼,又叫女妖,所到之地方,就大旱不雨。因多淫,故感阴阳不调,妖风能令云雨不成。

    贪惑为罪。是人罪毕。遇畜成形。名为魅鬼。

    注:若于往昔,贪求诳惑为罪,这个人受罪完毕,出离地狱,仍然依照他的诳惑习气,遇畜生而成形,叫做魅鬼。如狐狸、野干之类妖魅,因余习使然,或会变形惑人,令人丧失道德。

    贪恨为罪。是人罪毕。遇虫成形。名蛊毒鬼。

    注:若于往昔,贪嗔敢而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仍然依照他的嗔恨习气,遇虫成形,叫蛊毒鬼。

    南洋一带很盛行下蛊:蛊是用毒蛇或蜈蚣和草药制成后再念咒,令人服少许,就要听他指挥。有时很灵验,还有生死之权。故中蛊后一定要请放蛊的邪师解蛊,要不然就要永远服从他,除非遇明眼善知识或大法师才能破除蛊毒。

    贪忆为罪。是人罪毕。遇衰成形。名为疠鬼。

    注:若于往昔,贪怀宿怨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离开地狱,仍然依照他的怨恨习气,遇衰气而成形。衰即四时不正,阴阳衰败之气,故喜欢散瘟行疫,叫做疠鬼。

    贪傲为罪。是人罪毕。遇气成形。名为饿鬼。

    注:若于往昔,贪傲慢而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仍然依其骄傲习气,目中无人,因此附气成形,叫做饿鬼。饿鬼腹大如鼓,咽小成针,历劫不得浆水。偶得饮食,但都变成猛火,无法下咽,故名饿鬼。

    三国时,有名士祢衡来见曹操,曹操当时大权在握,骄傲我慢,目中无人。他吩咐左右大臣,不要理他,故意考验名士有何才干。当祢衡入见时,见左右大臣都不起座,默然不出声,他就大哭起来。曹操问他为什么要哭?他说:“我见一班死人坐在朝廷上,怎能不伤心不哭呢?”把奸雄曹操骂得不能作声。

    贪罔为罪。是人罪毕。遇幽为形。名为魇鬼。

    注:若于往昔,贪诬罔造罪,这个人受罪完毕,离开地狱。因诬罔习气未除,喜欢追逐暗昧,故遇幽成形,即幽暗阴阳不分之气。乘人熟睡的时候就来魇人,使人不能透气,名为魇鬼。

    贪明为罪。是人罪毕。遇精为形。名魍魉鬼。

    注:若因往昔以贪求邪见,妄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专做糊涂事,而造恶业堕地狱。罪皆出狱,余习未除,故遇日月的精华而成形,显灵异于山川沼泽,来炫耀迷惑他人,叫魍魉鬼。

    魍魉形古怪而无定,有时独足,有时无头,有时头生于腿上,又时常为虎作伥,山上有猛虎,人皆怖而不敢上山,他则变为人形,做人声来往山上,人以为虎已离去,遂跟著上山,终为虎所噬。

    贪成为罪。是人罪毕。遇明为形。名役使鬼。

    注:若于往昔因贪图自己的名利,而诈伪欺人因此造恶业而堕地狱,等到受罪完毕出狱,仍因诈妄习气未除,故附明,即咒术而成形,受咒术驱使,叫役使鬼。

    中国有位纪晓堂修士,他手下便有五个役使鬼帮他做事。鬼亦有五通:天眼、天耳、神足、宿命和他心通,但没有漏尽通。不过他们总是属阴不纯阳,故五通亦不十分广大。纪晓堂因有役使鬼替他传达消息,什么地方有灾祸,他就役使他们往救良善之人,当时村人都称他为活神仙。

    贪党为罪。是人罪毕。遇人为形。名传送鬼。

    注:若于往昔贪求结党,助恶兴讼,以是为非,以白为黑,诬害忠良,造罪而堕落地狱,罪毕出狱,仍依旧习,遇人附体,传达吉凶,祸福等事,叫做传送鬼。

    遇人附体即鬼上身,也叫巫祝,有时还诳说是某佛菩萨降世救人,故能预言吉凶祸福之事,有进也很灵验。那么如何分别邪正呢?如果无所企图,而由真正修行得来的神通,当然是正。如果是假借人身成形,贪图人供养,欺诈炫惑他人,当然是邪。

    阿难。是人皆以纯情坠落。业火烧干。上出为鬼。此等皆是自妄想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妙圆明本无所有。

    注:阿难,这等人若是纯以情感用事,没有丝毫澄清的观想,即以情重而堕落地狱,等到罪业烧干,还不能做人要做鬼,这都是依真起妄,依如来藏性,生了无明而起惑造业,造种种恶业而招受种种苦报。假若能了悟菩提觉道,本自清净,则在本来妙圆豁明的如来藏性中,是一无所有,哪有这些惑业苦恼呢?

    复次阿难。鬼业既尽。则情与想二俱成空。方于世间与元负人怨对相值。身为畜生。酬其宿债。

    注:阿难,鬼的业报受完以后,从前的情和想同时抵消!然后再来世间,跟他的冤家债主相遭遇,于是转生为畜生,或遭宰杀,或受驱使,偿命偿财以酬其宿债。

    物怪之鬼。物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枭类。

    注:依附于草木之怪鬼,所附之物,败坏以后,应受的苦报亦了。形灭苦终,生于世间,因仍有贪物为怪的余习,故多为枭类,即不孝鸟。

    风魃之鬼。风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咎征一切异类。

    注:因淫习遇风成形的旱魃鬼,风销报尽,形灭苦终,转生世间,因贪色余习未尽,故多为不吉祥咎征,或好淫之禽兽。

    畜魅之鬼。畜死报尽。生于世间。多为狐类。

    注:遇畜依附成形的魅鬼,畜死报尽,形灭苦终,转生世间,因有贪诳余习,多为狐狸之类。

    虫蛊之鬼。蛊灭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毒类。

    注:遇虫成形之蛊毒鬼,蛊死报尽,蛊灭苦终。因嗔恨余习未除,生于世间,多为蚖蛇腹蝎等毒类。

    衰疠之鬼。衰穷报尽。生于世间。多为蛔类。

    注:遇衰败之气而成形的疠鬼,衰坏报尽,形灭苦终,转生人间。仍有宿怨余习,故多为蛔蛲等肠虫类。

    受气之鬼。气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食类。

    遇气而依附成形之饿鬼,气散报尽,形灭苦终,转生世间,因傲慢余习仍存,故多是属于可食之畜生:如猪、鸡、鸭之类。

    绵幽之鬼。幽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服类。

    注:遇幽暗而成形魇鬼,幽销报尽,形灭苦终,转生世间,因仍有诬枉之余习,故多为服类。服类有二种:一种是蚕虫、貂、狐等类,供人衣服;一种是驴、马、骆驼等为人服苦役之类。

    和精之鬼。和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应类。

    注:遇日月精华而成形的魍魉鬼,精散报尽,形灭苦终,因仍有贪明余习,转生世间,故多为应时的春燕秋雁之类。

    明灵之鬼。明灭报尽。生于世间。多为休征一切诸类。

    注:依附咒术而成形役使鬼,咒力既失,苦报亦尽,转生世间,因诈伪余习还存,故多为能卜吉兆,灵禽文兽之类。

    依人之鬼。人亡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循类。

    注:依附人身而成形之传送鬼,人亡报尽,形灭苦终,转生世间,因结党及传送余习仍存,故多生为顺循人性的白鸽、犬、猫之类。

    阿难。是等皆以业火干枯。酬其宿债。傍为畜生。此等亦皆自虚妄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此妄缘本无所有。

    注:阿难,这十类畜生,都是当业报苦火烧尽之后,为了偿还宿债,生于世间,沦为披毛戴角的畜生,都是由于各自的虚妄惑业所招感,自作自受,并非外力安排。若能了悟菩提自性,原自清净,一尘不染。那么,这些虚妄惑业,本来是一无所有的。

    菩提怎能悟得呢?只要能缘之心不起,所缘之境自无,所谓“狂心顿歇,歇即菩提。”

    如汝所言宝莲香等。及琉璃王。善星比丘。如是恶业。本自发明。非从天降。亦非地出。亦非人与。自妄所招。还自来受。菩提心中。皆为浮虚妄想凝结。

    注:如你所说堕地狱的宝莲香,及琉璃王和善星比丘,这样的恶业,本来都是自己所造,并不是从天而降,也不是从地而出,更不是他人所加,完全是自己的妄惑所招感,自作自受,不从外来。三恶道苦趣都是菩提清净心中,为虚浮妄想凝结而感的幻境。迷时是有,悟了实无。所以说:若了业债本来空,未了仍须还宿债。

    复次阿难。从是畜生酬偿先债。若彼酬者分越所酬。此等众生。还复为人。反征其剩。

    注:复此阿难,由做畜生来偿还宿债,如果偿得太多太过份,这等众生,就会转生人道,来讨回他过份的还债。

    如彼有力兼有福德。则于人中不舍人身。酬还彼力。若无福者。还为畜生。偿彼余直。

    注:如果债主是有善根福报之力量,有道德,就可以在人中,不必舍去人身,来偿还多收的部分;如果无福的话,还要再转生畜道,才可以偿还前世所超收的债。

    阿难当知。若用钱物。或役其力。偿足自停。

    注:阿难,你应当知道,如果多用了对方的财物,或过分役使对方的劳力,这样比较好,偿清了自然停止,了结怨债。

    还债欠债虽然冥冥中无人主宰,但业力是绝对公平的,大公无私,丝毫不差错。

    如于中间。杀彼身命。或食其肉。如是乃至经微尘劫。相食相诛。犹如转轮。互为高下。无有休息。除奢摩他及佛出世。不可停寝。

    注:如果正在还债期间,又杀害他的身命或食他的血肉,这样便生生世世,相杀相吞,犹如车轮,互为高下,永无休息之期。除非佛陀出世,教人怎样修习奢摩他(止观)正定,了性明心,才有消冤解结之一日。不然的话,虽历微尘数劫,而这些命债是没有完了之期!

    这里佛陀警戒世人,不宜恣意杀生食肉,要不然相杀相食之苦报是历微尘劫都无法解冤。

    汝今应知。彼枭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顽类。

    你现在应当知道,贪物的怪鬼,转做枭鸟一类的众生,当他债务还清,恢复原形,再生人道,但余习仍存,所以就参合在愚恶冥顽之类,怪僻刚强,顽固执著,什么道理都听不入。这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大家各找其类,同住同行。

    彼咎征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异类。

    注:咎征的旱魃鬼,偿还债务后,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前世有贪淫习染,故多参合在怪异之类。如胎儿并体,二头四足,六根不正常。

    彼狐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于庸类。

    注:狐狸之类,因前生有欺诳习染,故为狐为魅,偿还业债后,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仍有余习,故多参合在庸俗类中,媚世求荣,庸碌一生。

    彼毒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很类。

    注:蛊毒之类,因前世嗔习太重,故为蛊毒,为毒物。等到偿还业债后,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仍有余习,故多参合在凶狠类中,刚暴野蛮,杀人放火,毫无仁慈之心。

彼蛔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微类。

    注:蛔虫蛲虫之类,因前世积怨蓄恶习气,故为疠为蛔。等到偿还业债后,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余习未尽,故多参合在卑微下贱类中,如倡优婢仆之辈。

    彼食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柔类。

    注:供人食用之类,因前世傲慢习气,故为饿鬼,为食类。等到偿清业障之后,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仍有余习,故多参合在柔弱之类,因前生慢人过甚,现在反受人欺,软弱无能,不能自立。

    彼服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劳类。

    注:供人服用之类,因前生诬枉成习,故为魇为服。等到偿清业债之后,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仍有余习,故多参合在劳苦类中,劳碌终生,不得安息。

    彼应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于文类。

    注:春燕秋鸿应时鸟类,因前生贪著邪见,自作聪明,故为魍魉,为应时鸟。虽偿清业债,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仍有余习,故多参合在文人类中,小有文才,而不是有经天纬地的大才干。

    彼休征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明类。

    注:能预卜休征之类,因前生诳诈诱骗成习,故为役使鬼。现虽偿还业债,恢复原形,再生人道,因仍有余习,故多参合在明类中,为不明大义的世智辩聪之辈。

    彼诸循伦。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于达类。

    注:猫、狗、白鸽等循类,因好结党兴讼,故为传送鬼,为顺循类。现虽偿清业债,恢复原形,再生人道,仍有余习,多参合在达类,通达人情,明白世故之类。

    楞严经对于人性物性,讲得十分透彻清楚,可谓世出世间最高超的哲学和心理学,详细研究,令人触目惊心!

    阿难。是等皆以宿债毕酬。复形人道。皆无始来业计颠倒。相生相杀。不遇如来。不闻正法。于尘劳中法尔轮转。此辈名为可怜愍者。

    注:阿难,这十类人伦,都以偿清宿债,恢复人道的本形。皆因无始以来,颠倒妄造种种恶业,为讨债而相生,为索命而相杀,如果不遇如来出世,不得听闻正法,必无从悔过自新,就永远不得解脱。在这烦恼尘劳中,一定起惑造业,因业受报,自然轮转,不能停息。这类众生,虽得人身,仍然凶多吉少,稍有不慎,转眼又要堕落,真正是可怜悯之辈。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小组  合十敬上

                                      2015年7月10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