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法师文钞》研读(1)

《印光法师文钞》研读(1)

—–复邓伯诚居士书一译注/如诚法师)

       相晤已来,忽满六年。不但星霜屡更,即国历已非其旧。世相无常,诚可叹悼。

       接手书,知不废净业,洵(xún)足嘉美。而云身心不安之至,为境遇不嘉,致不安耶?抑或疾病缠绵,致不安耶?若境遇不嘉者,当作退一步想。试思世之胜我者固多,而不如我者亦复不少。但得不饥不寒,何羡大富大贵。乐天知命,随遇而安。如是则尚能转烦恼成菩提,岂不能转忧苦作安乐耶。若疾病缠绵者,当痛念身为苦本,极生厌离,力修净业,誓求往生。

       诸佛以苦为师,致成佛道。吾人当以病为药,速求出离。须知具缚凡夫,若无贫穷疾病等苦,将日奔驰于声色名利之场,而莫之能已。谁肯于得意烜(xuǎn)赫之时,回首作未来沉溺之想乎。

       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故知天之成就人者多以逆,而人之祗( zhī)承天者宜顺受也。然孟子所谓大任,乃世间之爵位,尚须如此忧劳,方可不负天心。何况吾人以博地凡夫,直欲上承法王觉道,下化法界有情。倘不稍藉挫折于贫病,则凡惑日炽,净业难成。迷昧本心,永沦恶道。尽未来际,求出无期矣。古德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者,正此之谓也。但当志心念佛以消旧业,断不可起烦躁心,怨天尤人,谓因果虚幻,佛法不灵。须知吾人自无始以来,所作恶业,无量无边。《华严经》谓“假使恶业有体相者,十方虚空,不能容受”。岂泛泛悠悠之修持,便可消尽也?所以释迦、弥陀两土教主,痛念众生无力断惑,特开一仗佛慈力,带业往生之法门。其宏慈大悲,虽天地父母,不能喻其恒河沙分之一。只宜发惭愧心,发忏悔心,自可蒙佛加被,业消身安耳。

       若病苦至剧,不能忍受者,当于朝暮念佛回向外,专心致志,念“南无观世音菩萨”。观音现身尘刹,寻声救苦。人当危急之际,若能持诵礼拜,无不随感而应,即垂慈佑,令脱苦恼而获安乐也。

       念佛一法,乃至筒至易、至广至大之法。必须恳切志诚之极,方能感应道交,即生亲获实益。若懒惰懈怠,毫无敬畏,虽种远因,而亵慢之罪,有不堪设想者。纵令得生人天,断难高预海会。

       至于佛像,当作真佛看,不可作土木铜铁等看。经典乃三世诸佛之师,如来法身舍利,亦当作真佛看,不可作纸墨等看。对经像时,当如忠臣之奉圣主,孝子之读遗嘱。能如是,则无业障而不消,无福慧而不足矣。现今士大夫学佛者多,然率皆读其文,解其义,取其供给口头,以博一通家之名而已。至于恭敬志诚,依教修持者,诚为难得其人。

       余常谓:“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而致亵慢,则罪业愈增,而福慧愈减矣。哀哉!”凡遇知交,当谆谆以此意告之,乃莫大之法施也。

       净土法门若信得及,何善如之。若己智有不了,即当仰信诸佛诸祖诚言,断不可有一念疑心,疑则与佛相背,临终定难感通矣。古人谓净土法门,唯佛与佛乃能究尽。登地菩萨,不能知其少分。夫登地大士,尚不全知。岂可以博地凡夫,妄生臆断乎?

       若欲研究,当看《净土十要》。此书乃藕益大师于净土诸书中,采其菁华,妙契时机,最为第一。其开首《弥陀要解》,自佛说此经以来,为西天东土中,绝无而仅有之注解也。宜恪遵守,不可忽略。

       今之聪明人,虽学佛法,以未亲近具眼善知识,率皆专重理性,拨弃事修及与因果。既拨事修、因果,并理性而失之。所以每有才高等辈,词惊鬼神,究其行为,与市井无知无识者无异。其病根皆由拨事修、因果之所致也。俾上智者徒生怜愍,下愚者依样妄为。所谓以身谤法,罪过无量。

       《法苑珠林》一书(一百卷,常州天宁寺订作三十本,苏州玛瑙经房订作廿四本,玛瑙经房板残伤模糊,天宁寺板系新刻),详谈因果,理事并进。事迹报应,历历分明。阅之令人不寒而栗。纵在暗室屋漏,常如面对佛天,不敢稍萌恶念。上中下根,皆蒙利益。断不至错认路头,执理废事,归于偏邪狂妄之弊。梦东所谓“善谈心性者,必不弃离于因果。深信因果者,终必大明乎心性”,此理势所必然也。梦东此语,乃千古不刊之至论,亦徒逞狂慧者之顶门针也。各流通处皆有,宜请而阅之,其利益当自知之,亦宜令一切知交阅之。

       令弟去秋复来山,亦曾以恭敬相勉,但未知伊以余言为是否也。

 

       [研读]

       相见以来,忽然已经有六年了。不但岁月更替,就是国家年历也不是过去的了(指已由清朝变为民国了)。世相无常,实在可叹可伤。

       接到你的信,知道你没有荒废净业,实在值得称许赞美。但你又说身心非常的不安,是境遇不好,导致不安呢?还是疾病缠绵,导致不安呢?如果是境遇不好的话,应当退一步来想。想一想世间上超过我的人固然多,而不如我的人也有不少。只要吃得饱、穿得暖,何必羡慕别人大富大贵。乐天知命,随遇而安。这样尚且能转烦恼成菩提,难道不能转忧苦为安乐吗?如果是疾病缠绵的话,应当痛念色身是痛苦的根本,生起大厌离心,努力修习净业,发誓求生净土。诸佛以苦为师,而成就佛道。我们应当以病为药,速求出离娑婆。必须知道,具足系缚的凡夫,如果没有贫穷疾病等痛苦,就会每天奔驰在声色名利的场所,而不能停息。谁肯在春风得意威风显赫之时,回过头来想想未来会沉溺堕落的事情呢?

       孟子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由此可知上天要成就一个人,大多以逆境来磨练他,而敬奉上天的人,应该逆来顺受。然而孟子所说的“大任”,是世间的官爵地位,尚且须要如此的忧心劳苦,才可以不辜负上天之心。何况我们以博地凡夫,直接想要上承佛陀觉悟之道,下化法界一切有情。倘若不稍稍凭借贫苦疾病受一些挫折,那么凡夫见思二惑日日炽盛,净业难以成就。迷失暗昧本心,永远沉沦恶道。尽未来际,求出无期啊!古德所说“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啊!只应该志心念佛来消除旧业,千万不可起烦躁心,怨天尤人,认为因果是虚幻,佛法不灵验。必须知道,我们从无始以来,所作的恶业,无量无边。《华严经》中说:“若此恶业有体相者,尽虚空界,不能容受。”哪里是泛泛悠悠的修持,就可以消除究尽的呢?所以释迦本师、阿弥陀佛,娑婆世界、极乐世界两土的教主,痛心切念众生没有力量断除见思惑,特别开设了一个仗佛慈力,带业往生的法门。佛陀的宏慈大悲,虽然是天地父母,也不能比喻其中的恒河沙分之一啊!只应该发惭愧心,发忏悔心,自然可以蒙佛加被,业障消除而身心安乐。

       如果病苦得太厉害,不能忍受的话,应当在早晚念佛回向之外,专心致志,念“南无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现身尘刹,寻声救苦。人正当危急之际,如果能够持诵礼拜观世音菩萨,菩萨都随感而应,垂慈庇佑,令我们脱离苦恼而而获得安乐。

       念佛这个法门,是最简便、最容易、最广远、最宏大的法门。必须恳切志诚到了极点,才能够感应道交,在这一生就能亲自获得实际利益。如果懒惰懈怠,丝毫没有敬畏之心,虽然种下解脱的远因,而亵渎轻慢的罪过,就已不堪设想了。纵然得以生到人道、天道,也断然难以往生极乐世界,高预莲池海会。

       至于佛像,要当作真佛看待,不可以当作土木铜铁等无情之物看待。经典是三世诸佛之师,如来的法身舍利,也要当作真佛来看,不可以当作纸墨等一般的书籍看待。面对佛经、佛像时,应当如同忠臣侍奉圣主,孝子捧读遗嘱。能够这样,就没有业障不能消除,没有福慧不能具足了。现在的士大夫,学佛的人很多,然而都是读诵经文,理解经义,用来作口头文章,以博得“大通家”的名声罢了。至于说到恭敬志诚,依教修持的,实在很难有这样的人。

       我常常说:“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而致亵慢,则罪业愈增,而福慧愈减矣。悲哀啊!”凡是遇到知交朋友,应当诚恳地告诉他们这个恭敬之法,这是很大的法施。

       净土法门如果能真实相信,这再好不过了。如果自己的智慧有不明了的地方,就应当仰信诸佛以及诸祖师的诚言,断然不可以有一念的疑心。如果有怀疑之心,就与阿弥陀佛的愿力相背,临终决定难有感通啊!古人说:净土法门,唯佛与佛乃能究尽了知。登地菩萨,不能了知其中少分。登地的大菩萨,尚且不能全部了知。怎么可以以博地凡夫之心,妄生主观臆断呢?

       如果想要研究,应当看《净土十要》。这本书是藕益大师在净土宗的诸多著作中,采取精华之作,汇编而成,妙契末法众生的根机,是最为重要的书。《净土十要》里面首篇就是《弥陀要解》,这是自从佛陀宣说《阿弥陀经》以来,西天东土绝无仅有的注解啊!应好好的遵守,不可以忽略。

       现在的聪明人,虽然学习佛法,因为没有亲近具正法眼的善知识,大都专门注重理性的学习,丢弃了事相的修持以及因果的教育。既然拨除事修和因果,就一并连理性也失掉了。所以每每有才华高超的一类人,其言词能震惊鬼神,然而细看他的行为,却与市井无知无识的人没什么不同。这个病根都是由于拨除事修因果所导致的。、使得上智之人徒然心生怜愍,下愚之人依样妄为。这是以身谤法,罪过无量。

       《法苑珠林》这本书(一百卷,常州天宁寺订作三十本,苏州玛瑙经房订作二十四本,玛瑙经房板残伤模糊,天宁寺板是新刻),详谈因果,理事并进。事迹报应,历历分明。阅读之后令人不寒而栗。纵然在暗室无人之处,也要常常如同面对佛陀、天神,不敢稍生恶念。上、中、下根,都能蒙受利益。断然不至于错认道路,执理废事,归向偏邪狂妄的弊病。梦东(彻悟)禅师说:“善谈心性者,必不弃离于因果。深信因果者,终必大明乎心性。此理势所必然也。”梦东禅师这个话,是千古不变的高论,也是徒逞狂慧之人的顶门一针。《法苑珠林》在各个经书流通处都有,应该请来阅读,其中的利益当会自知,也应该令一切知交朋友都来阅读。

       你弟弟去年秋天又来到普陀山,我也曾经以恭敬的意义来勉励他,但不知道他认同我的话吗?

 

       读者注:

       1.全文转录苏州弘化社《弘化》2015年第一期

       2.“研读”,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文字句意,但文字句意,并非教诲全意。必须依教奉行,至诚恳切而修,至诚恳切而念,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才符合印祖教诲本意,转载的目的,重在实修。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