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信之修,重在诚敬的德行

真信之修,重在诚敬的德行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最近我们的真信切愿之修,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志诚恳切的德行之修?凡夫往生西方,唯独只有真信切愿,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而真信切愿之修,依印祖教诲,最为重要的修持,是实修真为生死的真心。真有真为生死的真切之心,才能在真信切愿的修持中,对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厌舍和欣求的修持,都到极尽处,真信切愿二法,当下就具足圆满。“再加以志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几年来的真信之修,我们感到最难修的,是难有真为生死的真心。我们是恶业深重,根机陋劣,少善根福德因缘的罪恶凡夫,纵然接受佛祖的教诲,也难信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口上说的是佛祖教诲,实际的行持,却是处处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欲望。今生得人身,我们不知这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所以在生活中,不是以了生脱死往生西方为第一大事,而是以我的生活为第一大事。在真信切愿之修中,生死之苦的见和舍,不是自心真心,而是我的情感心和意识心。纵然能拼搏念佛,也难得真信切愿之修。

       应怎样修持,才能实得佛力法力的加持,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呢?印光大师教诲“凡夫往生,全仗至心切念。彼一切付之无念,则何能感应道交。其感应道交者,全由至诚恳切之决定念”《复周智茂居士书》。又教诲说“佛力,法力,众生心力不可思议。欲得佛力法力,须有志诚恳切之心力,方有感应”《与报国某师书一》。

       什么是志诚恳切的心力呢?

       最近,我们小组的罗师兄,在念佛时,常常出现昏沉。有一次昏沉总是缠绕他,使他不能继续念佛。他想,这昏沉就是我的生死苦,就是我的临终,我绝不随顺昏沉,于是就绕佛,就拜佛念佛。在拜佛中,头更加眩晕,想吐,他依旧不断念佛求生西方,绝不随顺病苦和难受。在念佛中他晕倒在地,待苏醒后,发现自己倒在地上没有念佛,心中很怕中断念佛不能往生西方,于是随即念佛,并慢慢起身。起身后,头还是晕,心中的妄念也多。就在这件事的前一天,他到肖老师家念佛,晚上睡觉很好,可是早晨念佛,就昏沉不断。他以昏沉为生死苦,拼搏念佛。我问他“你真的能见昏沉是自己的生死苦么?”他说“我一定要往生西方。”“我心里急,我怕我念不好佛,不能往生,又怕又拖了小组的后腿。”他还说了很多心事。虽然他以死苦逼迫,终日拼搏念佛求生西方,但我的心念不断,妄念也多。虽然往生的愿心很大,但并不是对真为生死的志诚恳切的真心,而是随顺我的私欲之心。

       有的同修和罗师兄一样,往生西方的愿心很大,常年坚持以死苦的逼迫念佛求生西方,非常地刻苦,就因为念佛中妄念多而心生烦恼。

       还有的同修以见生活中的人和事是生死苦,在舍生死苦而念佛中,总离不开我的想法和认识。在念佛中心事多,妄念多,忧虑多,在生活中,心中所想的,眼睛所见的,大多都是随顺生活中的事为主,很难做到真为了生脱死,在生活中实修真信切愿念佛。

       同样是拼搏念佛求生西方,和上面所举罗师兄等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在真信之修中,死死守定真为生死的真心决不动摇。于师兄就是这样修的。

       于师兄说,“我没有文化,讲的道理,我听不懂,我只知道不管干什么,做什么和遇到什么事,都是我的生死苦,是我的地狱苦。我绝不堕地狱,就拼搏念佛求生西方。”一次他提水,从梯子上摔到在地上,头撞到水泥墙上,他第一句就是“我的死苦现前”,随即拼搏念佛,只有求生西方的心念,绝无他念。又有一次,走路不慎,被地上的砖绊倒,摔在地上,身上都摔乌了,因患腰椎间盘突出,倒在地上很难起来,他不停地说,“我的死苦现前,我绝不堕地狱”。随即在死苦的逼迫下,舍生死苦而猛切念佛不断。前几天,他姐姐从北京来,见他念一切障碍和境界都是生死苦,非常生气,指责他,教训他,要他多诵经念咒,不管他姐姐怎么说,怎么训斥,他依旧坚定印祖的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他知道造恶的真凶,是自己的心,在境界中,总要心随境界去想,去说,去做。心是恶,就一切都是为我,不是真为生死。所以他能死死守定真为生死的心不变,见一切都是死苦现前,都是地狱苦现前。依据印祖教诲,“欲得佛力,法力,须有志诚恳切之心力,方有感应”。于师兄是否有志诚恳切的心力呢?志诚,就是往生西方的志向要坚定不移。如善导大师所教,“不被一切异见,异学,别解,别行等人之所动乱破坏。唯是坚定一心,投直正进”。于师兄几次摔倒,他都没有说痛和难受,只知这是死苦现前。他只为舍死苦而求生西方,猛切念佛,决无他念。不仅在境界现前如此坚定正信不动摇,在平时的生活中,也是如此守定真信不动摇。真为生死之心的真切,就是不动摇。只有坚定真为生死的真心,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真为生死之修中,厌舍生死苦,厌舍到极处。对求生西方的修持,也诚到极处。以这种真为生死的真心来修,厌舍死苦,欣求极乐,舍到极处,取到极处,就是修志诚恳切的心力。

       我们和罗师兄等人一样,是生活人。只知今生得人身,是为我的生活,满足我的欲望,不怕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在六尘中,六根随六尘而造恶,已经习以为常了。虽然发大愿,今生一定要往生西方,又能拼搏念佛,常行忏悔业障,由于总在随顺我和满足我中念佛求生西方,不是真为生死,所以我们的念佛,不是真信切愿地念佛。又由于对信没有至诚的信,对信的修,没有脚踏实地的修,印光大师教诲“若不自谅,则必至获意外之虞”《复报国某师书一》。所以,我们必须学于师兄对真为生死之心的真诚,坚定不移地守定正信,决不动摇。真为生死的修持,要时时牢记于心,“唯是决定一心,投直正进”,我们才能实得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具足。通过和于师兄的对比,大家对于真信之修,注重诚敬的德行之修,已成风尚,再不敢放纵自己的恶习,在随便中修真信了。

       由于是初学,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  德道恭敬整理

                                                           2015819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