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真信之修,重在诚敬

再说真信之修,重在诚敬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家好!

       最近四川的几位同修不辞辛劳,为李老居士做临终助念,在助念中,紧密联系临终人和自身信不真的实际,念自己的死苦现前,我们随喜功德,希望也能从中受到真信之修的启发。

       临终人李居士突然失常,他不能说话,眼睛失明,不吃不喝,大小便失控,在昏迷中卧床,好像在两三天内定要离世,对此,家人请求助念。一经助念,临终人很快好转,他有明显的痛感,本来是卧床小便,现在强行要求要下床小便,要下床大便,要人扶着他坐起来,随后要喝菜汤,要不断地喝水,从此,李居士的要求是没完没了,随心所欲。临终助念,就是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念佛求生西方,为什么老居士的临终,正念难生,欲望不断?助念人再三劝他要念佛求生西方,可他不信,他也不念,他只有我的满足,纵然念佛,也是在随顺我中而念,稍不如意,不能随顺他,他就不停地喊。我们看到李居士为我们所现的信不真的景象,给我们的警策是什么?印光大师教诲“平时绝无信愿者,临终绝难仗佛慈力”。我们是否认真地反省自己的平时所修,和李居士一样,没有真信切愿?我们是否真正看到,自己的临终,必定和李居士一样,正信难生,恶业聚现,随顺恶习造恶不断。如果真见自己的死苦现前,应该如何修真信?

       7月23日,介绍了于师兄的念佛,于师兄说“不管干什么,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我的死苦现前,是我的地狱苦现前。在死苦的逼迫下,我就拼搏念佛,求生西方”。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一次他提水上梯子,从梯子上摔倒在地,头撞在水泥墙上,他的第一句话,“我的死苦现前”,于是就拼搏念佛求生西方。又一次他不慎被砖头绊倒摔在地上,因患腰病,本来就痛的腰,再经此一摔,就痛得一时起不来,在疼痛中,他始终坚守“这就是我的死苦现前”,依旧在死苦的逼迫下,念佛求生西方。在摔倒中,他没有把摔倒在地这件事当作我的死苦,他没有说痛是我的生死苦,境界现前,他是在心随境转中,死死地守定自己的起心动念处,没有我的感受,没有我的认识,只有死苦现前,只有在死苦的逼迫下,拼搏念佛求生西方的行持。而我们虽然和于师兄一样,见死苦现前和死苦的逼迫下,拼搏念佛求生西方,但不同的,也是我们最难做到的,就是在心随境转中的起心动念处,我们总有我的感受,我的意识,我的亲情等等我的牵挂和妄念。由于在心随境转中的起心动念处,我们的心中不是真怕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不是真为了生脱死,所以才敢在境界中,随顺我的恶习,任凭我的意识心,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眼睛见的,心里想的,全身我的生活事,看不见自己是生死轮回人,看不见自己在轮回中不断地造恶。虽然形式上和于师兄一样见死苦现前而拼搏念佛,却没有真为生死的真心。可我们并不知道自己不是真信之修,不得已才借罗师兄,胡师兄,肖师兄三位师兄信不真的过失为例,和于师兄的真信之修,在信上对比,对真信之修上对比,通过对比,知道自己不是真信之修过失后,就可以在实践中改自己信不真的过失。真信之修,是真为生死的真心之修,靠志诚恳切的诚心来修,绝不是方法之修。其实这三位师兄的真信之修都比我好,末学无修无德,凭自己的知见,将三位师兄的过失公布于众,身口意三业都造下极重的罪业,在此向三位师兄真诚地忏悔我的罪过,但愿我们不要结下永世难解的仇报。

       在对李居士的助念中,不管怎么劝他念佛求生西方,他依旧随顺我的习气随心所欲。即使如此,我们还是昼夜陪伴在他的身边为他念佛。李居士临终难生正信,随顺恶习造恶的情景,和我们当前的真信之修,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例如李居士和我们一样信不真。李居士因平时没有真信之修,才有临终难生正信而造恶。如果我们平时的真信之修,也有随便之处,虽然恶因虽小,而临终的恶报,决定是随业流转。对此,我们再把罗师兄的念佛,与于师兄对比,看我们在真信之修中的随便之处是什么。

       最近罗师兄在念佛中出现了昏沉,他以昏沉为生死苦而拼搏念佛,可昏沉依旧缠绕,使他不能继续念佛,他就绕佛拜佛与昏沉抗争。在拜佛中,出现了眩晕和恶心,他心中依旧把眩晕和恶心当作生死苦,不顾一切地念佛求生西方。最后晕倒在地,由于只他一人,待苏醒后,发现自己倒地没有念佛,非常害怕念佛中断不能往生,随即念佛。在念佛中慢慢起身,觉得头还有些晕。罗师兄这种不顾生命的拼搏念佛,末学自感惭愧,不能相比,但和于师兄比,于师兄在种种恶境现前时,心念中只有一个我的死苦现前。罗师兄虽然在恶境中,不忘恶境是死苦现前,并且不顾生命地拼搏念佛,但最终还有我的感受。虽然是一点极小的感受,但这点感受,使他在李老居士的助念中,不能以临终人的生死苦作为自己的生死苦,就必定难见自己的生死轮回苦就在眼前,同时也不能在为李居士的助念中,实现真信之修。例如前几天,他在助念场地睡觉,清楚地知道脸上在滴水,用手摸也真有水,就是醒不了,一直在迷蒙中。从此,他觉得此处不敢再睡。他所现景象,是因为信不真所致。若真能象于师兄那样,死死地守定这就是我的死苦现前,再凶恶之境界,都不能破坏真为生死之心。

       罗居士的真信之修,还有胡师兄,肖师兄的真信之修,和大家一样,都是真心地为了生脱死往生西方,在勤奋刻苦地修持,时常在痛心地忏悔自己的过失,为什么会常常出现恶习缠身,正信难生,真信难修呢?印光大师教诲“凡夫在迷,信心不定,固有屡信屡退,屡修屡造之迹”。我们是恶业深重,累世迷而不觉的众生。那么我们究竟迷在何处?于师兄说“我没有文化,听不懂,记不住,不管干什么,都是我的死苦现前”。他在种种境界中,舍我的意识心,舍弃随顺我的恶习。不管境界怎么变化,他真为生死的心,绝不动摇。我们的生活,生活中所现的各种境界,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在境界中心随境转处的起心动念,若是了生死之心真切,心念中就只有我的死苦现前。若是真为生死的心中还有我的认识和牵挂等念,在境界现前时,就难见境界是真正的死苦现前。

       由于在迷,我们在境界中的起心动念处,都是我的意识心,不管在平时的修持和临终时的修持,不管在清醒时还是在梦境,我们的心中依旧是我的意识心做主,依旧是随顺我的意识心而造恶,并且在造恶中,会被恶业死死缠绕。为什么不能在恶境中正邪分明,舍弃邪恶而修净业呢?印光大师教诲“若不自谅,则必至获意外之虞”。印祖的教诲,告诫我们,如果不真诚地信和脚踏实地的修信,就必定感招意外之事来干扰和障碍正信的修持。由于我们在迷,就必定信不诚,修不实。明知起心动念处有我的意识心,是信不真之修,可我偏偏在迷惑颠倒中,就是不离我的认识。这种身心不能自主,就是因果报应。例如在罗师兄身边,还有胡师兄和肖师兄,三位彼此常在一起共修,一起参加助念,彼此都在生死轮回中,都在临终前期,修真为生死的真心,可是,彼此之间不能在令生正信上善护真信之修。7月23日,没有引起对不实修真信,定会遭恶报的重视。随后,在临终助念中,面对临终人和助念人信不真的恶报,就是自己的死苦现前,彼此间都不能警醒和实修真信。不能真见自己的死苦现前,彼此之间依旧按照我的意识心在助念中念自己的生死苦。这不只是他们三位师兄的迷,才有屡信屡退,屡修而常常造恶不断,我们也是这样在迷。所以在临终助念中,助念人是以妄念心为人助念;临终人是以妄念心造恶不断。彼此之间在妄念中,把宿世的怨怨相报和今生的怨报,汇聚在我们平时的真信之修中,大家是相互造恶,相互残害慧命。

       明知自己在随顺生活,一心在为生活,明知自己在随顺我的恶习,随心所欲是在造恶,可自己如同在梦境中被迷,醒悟不了,只好在心随境转中的起心动念上,都是我的知见和我的恶习。这就是怨怨相报在现时报中,身心不能做主,被怨业所逼而造恶的情景。由于在迷,看不到这怨怨相报中出现的,即使非常微细的因,例如一个认识,一个心念,或一个感受,是会产生现时报中极大的恶报。由于不知小因受大苦,所以在境界中的起心动念处,就随心所欲而想和随心所欲而做,这正是怨怨相报,在平时的真信之修中,使人迷惑而破坏正信,使自己在平时没有真信切愿之修。由于我们在怨怨相报中被迷惑,看不到平时没有真信之修的可怕,看不到在现时报中,平时的真信切愿之修被彻底破坏,就为临命终时绝对难生正信和不能实修真信切愿,具足了恶因。临命终时的受报,是果报。只要平时没有真信切愿之修的恶因,平时的随顺恶习而造恶,就会在临命终时,变本加厉,会更凶猛地造恶,并且会被恶业缠身,难以自拔。若临终随心所欲造恶不止,又为终后随业受报具足了恶因。如此环环紧扣的恶因必遭恶报,就是在平时的真信之修中,一个极小的心念,或一个极小的感受,或很平常的意识,这非常微细的恶因,必定会感招如此极大的恶报,是真实不虚的。看李老居士的临终果报,就展现了他平时所作所为的心行。罗居士那微细的感受,似乎让人真信他不顾生命地念佛求生西方,这是个人的意识心念所见,不是真为生死的真心所见。迷惑的人,往往就非常自信自己的意识心念,而疏忽了真信之修中真为生死的真心。7月23日的比较之修,没有引起重视,以致在为李居士的临终助念中,继续随顺恶习,在怨怨相报中,继续造恶而相互残杀慧命。不得已,才再一次将罗师兄的念佛,与于师兄的念佛相比较,在比较中,再看自己不是真信之修的造恶是什么。

       如果我们真正具有真信切愿,并能志诚恳切地念佛,就能与佛感应道交。这与佛感应道交,就是仗佛的慈力。就能尽舍一切邪恶和仇报,依净土宗纲精修净业,念佛得生净土。真信切愿之修中,修志诚恳切的诚敬之心是关键。于师兄在种种境界中死死地守定这就是我的死苦现前,这就是修真为生死的诚敬心。罗师兄在境界中,哪怕是一小点微细的感受,都是对真信之修的不诚敬。在境界中修诚敬,全仗真为生死的心力。有了真为生死的真心,自心所感的死苦,会舍到究竟,方无可舍。自心所感的净土,会取到究竟,方无可取。这就是诚敬的德行之修。学于师兄的念佛,就是在死苦中磨炼自己志诚恳切的诚心。

       诚敬的德行之修,象罗师兄,胡师兄,肖师兄,在信不真的过失中,不断地知错,痛心忏悔自己的过失,在实修中改自己的过失,这就是诚敬之修的过程。在真信切愿之修中,我们都必须志诚恳切,谦虚谨慎,不敢有丝毫的含糊和放纵。从今日起直至临终断气,真信切愿之修绝不动摇,直到与佛感应道交。祈望我们一定如愿。

       由于是初学,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5年8月27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