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助念,必须以令生正信为重

临终助念,必须以令生正信为重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家好!

       这次助念,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在念自己的死苦中,积极参加助念,助念结束后又及时进行总结。始终在助念和总结中,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通过总结,知道了自己的过失,以便在平时之修中改这些过失。这次总结,反应我们在真信的实修中,不是助念方法和能力的欠缺,而是难见生死苦。仍然是以意识心,不是以真为生死心修真信。这次所谈的,是大家提出的助念的方法问题,而要解决的,却是我们难见生死苦的问题。敬请联系实际参加交流,解决实际问题。

       一,助念中,不是为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其助念方法各不一样,难以统一认识,该怎么解决?

       临终助念,唯一的依据,是净土法门的宗纲。不管是谁,都必须依宗纲而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由于临终人个人业报的不同,只要不偏离宗纲,通过各种方法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都是可以的。而你们所提的,是不依净土宗纲,全凭个人的意识心,随意而作,又不能劝说,该怎么办?首先我们必须清楚,凡夫念佛求生西方,唯真信切愿,才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所以,我们的临终助念,就是帮助临终人实现有真信切愿的念佛。这就是助念中的令生正念。如何依教实修令生正念?印光大师教诲“凡夫佛性,未曾亲证,所有自性功德,均不得发现而受用,故一切随业耳。现世之色身,名为报身,即前生所作善恶之果报也。念佛之人,不复作生死业,然宿业未尽,何能即得往生。若厌世心切,竭诚尽敬,专志念佛,求佛垂慈,早来接引,则亦有之”。又教诲“心失正念,何能与佛相应,蒙佛接引也”《复吴沦洲居士书三》。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念佛之人,虽具佛性,唯真信切愿的实修,才能使自性功德发现而受用,得真信切愿念佛与佛感应道交,所以助念人必须帮助临终人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临终助念,若不依仗佛力,而依仗我的意识心帮助临终人了脱生死往生西方,比登天还难。况且我们的自性未能亲证,自己尚在生死轮回中,以轮回的因,何能得往生西方的果?其次,助念人必须使自己和临终人,在实修真信中,对自己真为生死之事,要志诚恳切,容不得丝毫的虚假,不得有丝毫的贪嗔痴的恶习。而在我们的助念中,助念人与临终人都不以真为生死为重,我该怎么念佛?唯一的方法,是在恶境中修自己的真为生死之心,真见死苦的逼迫而令生正信,不顾一切,念佛求生西方。或许能使临终人受益。

       二,大家最关心的,是临终人不念佛,助念人只管自己念佛,大家都在随意中念佛助念,应如何解决?

       临终助念中,首先要依印祖临终三大要的教诲,做好临终人的善为护助。印光大师教诲“彼临终,必须善为护助,勿令或因不善料理,破坏净念,则其失匪(非)细”。又教诲“本可往生,以不善料理,致令或因疼痛起嗔心,或因悲伤起爱心。嗔爱心一起,净念即浑动矣,欲求往生,末由也已”《复念佛居士书》。印祖的教诲,告诫我们,在助念中,必须对临终人进行善护。通过善为护助,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绝不敢任凭凡夫的意识心,随意为临终人作助念。随意而作,是不善料理,其害极重。即害临终人不能往生西方,也为自己在临终时遭恶报造下了恶因,不可不慎。面对如此恶境,若不能劝他人依教助念,自己必须坚守正念不动摇,依印祖教诲,念好自己的生死苦,使临终人的神识真实受益。

       三,我们一直在念自己的生死苦,是不是真见死苦现前而念?

       首先要真见生死苦。在这次助念中,自己既不能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又不能依教为临终人做好善为护助,使他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眼见临终人身陷恶境,被恶业缠身,又遇恶缘所逼而随缘造恶不断,既然都是念佛人,自愿发心,助临终人念佛往生西方,为什么不依佛祖教诲而助念,硬要背离佛祖教诲,依我的邪念,逼临终人造恶而堕地狱,这是为什么?印光大师教诲“岂知怨业深者,累世累劫,皆图报复”。又教诲“又当以勿结怨业为劝。怨业重者,佛力亦难救度。此正可作劝人知因识果之一助”《复蔡锡鼎居士书二》。

       要问为什么?祖师的教诲使我们知道,我们都是恶业深重的凡夫,生生世世,所造恶业,大如须弥山,多如恒河沙。与众生结下的怨仇,在生死轮回中,就是报仇雪恨,永无终结。你杀我,我杀你,杀到今生,是时时尚未中断。在这次助念中我们所见的,只是临终人所处的恶境和恶报,我们是否看到,助念人在恶境中,都是不知净土法门和不是有真信切愿的念佛。他们的心,是邪念之心;他们的行,是破坏净念的行。表面上看,全是临终人的恶业现前,恶境现前,恶缘现前,恶病现前。其实,助念人不能令生正信的造恶,必然会导致临终人丢失正念。助念人和临终人,都在怨怨相报中彼此间相互造恶,相互残杀慧命。而这种相互造恶残杀慧命的事,绝不只是这次不如法的助念中才发生,而是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就结下了相互残杀慧命的仇恨,累积到今生的临终助念中,仇人遇缘而相聚,在各自的造恶中,用自己的恶念,彻底破坏了自己真信切愿念佛的实修。回顾一下自己在这次助念的种种境界中,自己的起心动念是净念?还是恶念?是在造恶中行怨怨相报呢,还是在依教奉行实修真信切愿?我们是在怨怨相报中造恶。因为我们不能真见自己被怨业所缠而造恶不断是生死苦。我们只能见助念中,他们的助念和念佛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看到在给临终人输氧,擦脸等不如意的,就生不如意的心;看到临终人在念佛,就感到满意,于是就生如意的心。没有看到在临终助念中,彼此在怨怨相报的生死轮回中,自己的心随境转,全是邪念和邪行,不仅破坏临终人的净念,也破坏助念人和自己的净念。我在境界中的邪念和邪行,就是我的生死苦。

       由于不能真见生死苦,我们就不能在死苦的逼迫下令生正信,精修净业。例如骆老见全身疼痛,自己贪图舒服而低头弯腰的念佛,是堕地狱的生死苦。他舍地狱苦而抬头直身合十拼搏念佛,这就是真见生死苦,在死苦的逼迫下念佛求生西方。在这次助念中,我们不能真见彼此间在怨怨相报中破坏净念是生死苦,自己依旧在报仇中继续造恶而行相互之间的仇报,虽然在不断念死苦的逼迫,但不是令生正信的念佛。罗师兄以昏沉为生死苦而拼搏念佛,他在念佛中心随境转而生起的牵挂和妄念,使他越念昏沉越重,烦恼越重。在四川的助念中,我们见临终人不念佛就心生烦恼,可是,我们没有看到临终人的不念佛,与我们不知净土法门和不是信愿念佛的助念人,都在相互造恶中破坏净念,并非只是临终人不念佛。如果我们真见自己现在不是真为生死而念佛的心行,就是自己的生死苦,是在怨怨相报中,在残杀他人的慧命和自己的慧命,果报在地狱。在此死苦的逼迫下而念佛,求生西方的真心,必定真切。

       我们为什么不能真见生死苦?请不要笼统地说“是我信不真”所致。话虽无错,其害很大。回顾一下,这话我们说了几年,明知信不真,却依旧造恶不断。为什么不能修真信?因为我们是生活人,不是真正的要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的人。生活人修行,是随顺生活人的意识心而修,是说在一边,行在一边。真为生死的真心,所见的一切,都是生死轮回苦现前。在死苦的逼迫下,是猛切念佛求生西方。由于我们是以意识心见生死苦,就不能真见怨怨相报的死苦现前,所以,虽然也在死苦逼迫下念自己的死苦,其造恶依旧不断。

       要在逆境中念好自己的生死苦,建议要注重以下三个方面的实修:

       第一,依净土法门宗纲,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同常念佛,大家都念习惯,大家都会念。并且必须努力作到。同修净业,重在以至诚恳切的诚心,实修真为生死的真心。由于我们是恶业深重根机陋劣的凡夫,所以常在迷惑颠倒之中,行怨怨相报而造恶不断,都是因为不信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所致。若真信这就是我的生死苦,真信恶报在地狱,那么真要了脱生死,往生西方,厌舍生死苦的事修,就一定真切。必定在境界中的起心动念处,只有一个心念,“这就是我的生死苦现前”。只有一个行持,即不顾一切拼搏念佛求生西方,绝不敢有我的妄念。

    第二,把境界中的事,看作是我的死苦现前,须要纠正。同样的境界,有两个心行。随恶缘,心就造恶;随净缘,心就修净业。前面已经谈到如骆老的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念佛的事例,我们在境界中心随境转时所生的心念,都是恶业感招的妄念现前,这妄念,恶习的心念才是我的生死苦。若不能真见生死苦,舍生死苦的真信必定不真。信不真,必定愿和行也不真。

       第三,死苦逼迫念佛,其一是真知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而念;其二,念佛中,心口耳都必须字句清楚明白;其三,必须心存正念而念清楚听清楚。只有正念才能与佛相应。若无正念,纵有念佛,也难与佛相应。所以要严防以念清楚听清楚作为真信之修,必须在念佛中注重修诚敬的德行,对真为生死的诚敬最为关键。

       四,关于在助念中,临终人在断气时,是否要跪念和高声念佛。临终念佛,重在令生正信而念。只要正念坚定而分明,神智清楚,临终人不因此生烦恼心,以此形式而念,是可以的。如骆老在将断气时说,“我今天晚上要往生西方,你们不要为我安排了,你们念佛也不要叫我”。我们的念佛,就必须依临终人的要求而念。若不是有正念的念佛,纵然跪着念佛,也难与佛感应道交。

       关于对总结中所提出的问题,谈一点个人体会,仅作参考。不如法的很多。敬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599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