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复冯不疚居士信

印光大师复冯不疚居士信

       要想劝化他人,必须自己以实际行动作出表率,别人自会生起信心。我这里所说的实际行动,还不仅指能念佛而已,凡是发心学佛的人,自己的所作所为,必须高出平常人之上。所谓“高出”的意思,是说能够力行敦厚伦常、恪尽职分,当父母的要慈爱,作儿女的要孝顺,这都是应该做到的。在一切时,一切处,待人接物,一定要真诚实在。凡起心、动念、行事,都必须诸恶不作,众善奉行。凡有迷惑不相信的人,应当用真实恳切的诚意,为他宣传讲说自己所知道的因果报应等事实或道理,不能接受的人,不可勉强劝说。众生在迷惑时,好比生下来就看不见事物的盲人,迷失了自己的本来家乡。现在要想回家去,必须要明眼人带领,才不致撞墙碰壁,掉沟落坑。这盲人一旦得到别人领路,就应当完全听从领路者所说,不能稍有一点违抗,如有违抗,他不但不能回到家,还可能会丧失身命。释迦佛祖所说的佛土法门,就是三界内一切众生的导师呀!能依照佛的教导修行的众生,一定能够回到西方极乐世界本有家乡,永远享受安乐。但由于凡情不能理解圣智,所以又自作聪明,妄相责问,殊可哀怜!现在一一作答如下:

 

       一、问:“‘物极必反,乐极生悲’这是从古至今,全世界丝毫也不可改变的真理与准则。西方净土以“极乐”为名,也会反乐成悲吗?”

       答:“世间的一切,如根身(即我们的身体),如世界(即现在所住的天地)都是由众生生灭心中共业(世界)、别业(根身)所感,都有成、有坏,都不长久。身体有生、老、病、死;世界则有成、住、坏、空。所谓物极必反乐极生悲,指的是这些。因为其因既有生灭,果也不能不生灭呀!而极乐世界,乃是阿弥陀佛彻证自心本具的佛性,随心所现不思议称性庄严的世界,所以其乐没有穷尽的时候。譬如虚空,宽阔广大,包含一切森罗万象,世界虽然屡屡成、屡屡坏,而虚空毕竟无所增减。你以世间的乐,责难西方极乐的乐,而极乐的快乐,你又未能看见。虚空你虽没有全部看见,当天地之间的虚空,你可曾见过改变吗?须知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所以佛(指释迦佛)叫人念佛求生西方,以仗阿弥陀佛的大慈悲愿力,也得享受此种不生不灭的快乐。因身体是莲花化生,无生、老、病、死的苦;世界是称性功德所现,没有成、住、坏、空的变化。这些,就是圣人也有所不知,更何况用世间的生灭法去怀疑极乐世界呢!”

 

       二、问:“一阴一阳称为道,江慎修先生,独自居住深山做天、地、日、月、星、辰皆成,但只住而不能运行,乃至得其婢女的阴气,就能运行。西方极乐世界既没有女人,那不是只有阳,不能长久吗?”

       答:“江慎修是清朝的一名隐君子,他对圣贤心法、天文地理,真真;通达,实在是世间不可多得的人物。江先生未曾研究佛法,而对戒杀放生等善事,很是赞叹(我曾为他写的书作序,及与江先生年谱一同流通)。戒杀放生是佛法中最浅显的道理,他尚且如此喜爱,假如当时有通达佛法的高人对他加以劝化指导,必当是深入法藏,彻证自心了!至于说江先生做天、地、日、月、星、辰皆成,而不能运行,必待其婢女之阴气后才能运行,这是炼丹的下流辈妄造谣言,引诱那些无知无识之徒,去做邪恶阴暗事,特借江慎修做天地,证明阴阳和合为道。这是极恶毒、违反法律、无伦理、无廉耻、诱人为禽兽的邪见魔话!而有些无知的人,还以为是道妙,可不悲哀呀!

       一阴一阳之为道,此是孔子称赞《周易》的话。《周易》以阴阳为本,所以孔子才这样说。后世人不知这个道理,就把阴阳二字呆板地认为是阴阳。那些邪见之流,又将阴阳移于男女,真可谓是鹦鹉学人话,完全不知人事。今天不避烦琐,略为指明,才不至由于圣人证明真理的话,而愚昧无知的人误会其意,以造作永堕三途的恶业!

       “一”不是一二的一,乃是混合在一起的说法。阳,即是明德。这个明德,人人本来具有,由于贪、瞋、痴等人欲之物障蔽,致使本有的明德不能显现。如果能格除人欲之物,则明德自可显露,故称之为明明德。阳,即是明德。阴,即明明德的明。《中庸》书中称为诚明。诚,即是明德。明,即是明明德的明。诚明合一;就是明明德,就是伏羲、神农、尧帝、舜帝、禹王、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孔子等各位圣人所传的大道。孔子在《大学》中,则是直说明明德。子思在《中庸》中,则称为诚明。《周易》,乃是圣人观象喻道与教的书,故以一阴一阳为道。后世人智识浅薄低劣,就死认作是阴阳,竞至拉扯到男女,竟至被邪恶之徒利用,为诓骗无知者造作罪业恶事的根据。此种诬蔑孔子、破坏《周易》原理,贻误后人的罪恶,还有比这更大的吗?我这样说,怕你不信,试观乾卦六爻之龙,自可一一全知,也不必全面研读六十四卦了!那些邪恶之徒,说阴阳相合为道,深山中怎么会没有阴阳之气,而必用人的阴阳呢?人的阴阳,是生儿育女之本,怎么会是天、地、日、月、星、辰之本呢?这种邪说,臭污之极,不堪挂齿!他们还以为是道,真所谓拿人粪当檀香,乃是不辨香臭的人,实在可悲!”

 

       三、问:“参禅所以调神养气,相信它有益,而念佛则是多言伤气,怎么也有益呢?并且如同有人天天在你旁边,不停地叫你的名字,你不讨厌吗?”

       答:“说参禅者静坐;养气调神,这也是由于不知禅者的说法,只得禅的皮毛,而不知禅之所以然也。参禅的人虽打坐,坐是参究本来面目,不是为了养气调神呀!念佛是养气调神之法,也是参本来面目之法。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们的人心,时常纷乱,若至诚念佛,则一切杂念妄想,全都渐渐消灭了。杂念妄想既已消除,则心归于一。心归一,则神气自然充畅。你不知道念佛能息妄念,可以试念一下,就会觉得心中各种妄想杂念都出现了,如果念得时间久了,自然没有这种妄念。当最初觉得有妄念的人,是因为念佛的缘故,方才显出心中的妄念,要是不念佛,妄念就不会显出。比如屋子里很干净,没有灰尘,这时窗中透进一线日光,就会看见其灰尘不知有多少!这屋子里的灰尘,是由于日光才显出;而心中的妄念,是由念佛而显出。若时常念佛,心中自然清净。孔子思慕尧、舜、周公的圣道,心中念念不忘,所以见尧于羹中,见舜于墙上,见周公于梦中。孔子这种时常忆念,与念佛有什么不同?佛因众生的心与口,由于烦恼惑业导致染污,故以“南无阿弥陀佛”洪名圣号令众生称念,如染香的人,身上有香气。念得久了,业消智朗,障尽福崇,自心本具的佛性,自然可以显现。怎么能用世间叫唤别人名字来作比喻呢?如果这样说,那么孔子思慕尧、舜、周公也就不对。要是说孔子念念思慕尧、舜、周公是对的,声声称念“阿弥陀佛”为什么就不对了呢?何况称念佛名,乃是转凡成圣的妙法,哪里是世间法所能比的呢?”

       四、间:“人之所以生病,是由于身体中有很多虫(细菌),用药物治病,因此杀虫,要是不用药医治,必然坐视其死,怎么办?”

       答:“病,有能治的病,有医药不能治的病。能治的病是外感、内伤的病,如果是怨业病,就是神仙也不能治。念佛,能使过去世的怨家债主,依仗佛的慈悲之力超生善道,故而怨仇解除,疾病也就痊愈了!而外感及内伤,念佛也最有益,并不只是怨业病才有益。

       江易园当校长,他竭尽全力教育学生,以致劳心过度,得病十分沉重(他此时在上海),中西医治疗均无效果。他从来不知道佛法,江味农居士来看他,对他说:“一切医药既然无效,就不必再医治了,应当至心念‘阿弥陀佛’,即可痊愈!”江易园相信了,依之而行,病就痊愈了。由此缘故,他极力劝人念佛。后来他回家乡,有一个亲戚,年纪近七十岁,双目失明,江易园劝他念阿弥陀佛,不到一年,双目复明。今年夏天,婺源江湾一带干旱,江易园劝大家念佛求雨,不到七天,即普降大雨。此方人民,无不踊跃欢喜。江易园于是创建“佛光社”,教一切男女老幼都念佛,还拉我为会长。

       由此可知,念佛一法,不论任何事,都可以求成就。但不可念佛求作恶事成就,如果作恶事念佛求成就,当遭雷劈!因怕愚痴的人不知道,所以特为说明。念佛获得大利益的人,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今天先就能见到的,为提问者讲说,应当没有什么怀疑了。提问的人说,放弃医药念佛,是坐视病人死去,请问江易园用药为什么治不好,念佛又为什么得到痊愈呢?然而这还是小利益,大利益则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生脫死,超凡人圣,以至成佛啊!他们这些井底之蛙,怎么能够知道佛法大海的宽广呢?也就不奇怪竟如此胡说八道,自己显示其无知无识罢了。”

 

       五、问:“比如鸡吃虫子,养鸡就是杀虫,要保护虫就必须杀鸡,那又怎么办呢?”

       答:“佛大慈大悲,使一切众生都各得其所,各顺其生。鸡是人所喂养的,如果不想办法让它生,它们将会灭绝,不能与那些自然生长的动物相比。鸡吃虫,是因为饥饿的缘故,假使不饿,就可以不吃,不是说它一定要吃虫。要是像他这样说,杀鸡就是救虫子,而人吃一切动物,也应当杀人以救一切动物的生命,可以吗?还是不可以?小聪明不知道大道理,狂妄地用自己的愚痴之见阻碍他人戒杀、放生的善行。要是此种人死后堕恶道,成了动物,绝对不可能遇到放生救命的人。那时被杀被吃而无人救的极苦,都是今天的邪知邪见所酿成的呀!”

 

       六、问:“佛以万法皆空,如何还有西方极乐世界呢?”

       答:“万法皆空,乃是凡夫惑业所感的境界,如何同如来福慧所感的极乐世界相比?他们又将会说,西方也与这个世界一样,没有什么差别嘛!用凡情测度圣人境界,何异于跛脚人怀疑六通圣人于一念间能到达一切世界,当时就累死了!又何异于愚人说天上只有一个月亮,普遍印影于千江之中,应当不胜其劳吧!佛说:‘世智辩聪的人,不可入道。’以上他们所说,正是佛说的愚痴,而他们还狂妄嚣张的自以为有智慧,岂不大可悲哀!”

       要详细说明,太费笔墨.熟读《文钞》,无疑不释。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上册卷二338-344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