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助念,重在真信之修

临终助念,重在真信之修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大家好!

       凡夫往生,唯真信切愿,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临终助念是助念什么?就是帮助临终人在临命终时,实修真信。印光大师教诲“信愿行三法,为净土正宗。第一要有真信。有真信,必定有真愿真行。否则不名真信”《复林圃居士书》。真信之修,修什么?我们见生活中的一切顺逆境,及境界中的一切人事物,都是生死苦。在死苦的逼迫下,我们拼搏念佛求生西方,这是不是实修真信而念佛?

       真信之修,重在依教而信和依教而修信。

       依教而信,我们信什么?印光大师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在我们的实修念佛法门中,我们只注重发愿和念佛,不注重信娑婆实实在在是生死轮回苦的实修,由于没有真信之修,不见娑婆的生死之苦,是自己业力感招的贪嗔痴的恶习。在实修中,不重视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只重视发愿而念佛,虽然愿心很大,在拼搏念佛中,还有我的种种牵挂和妄心,拼搏念佛,拼到临终断气,依旧是随业受生,随业堕入三途恶道而受恶报,所以在临终助念中,绝不单单是带临终人发愿念佛,必须依教实修真信而念佛。

       依教实修真信而拼搏念佛,具体如何修?

       先看一例不是依教实修真信而拼搏念佛的教训。王师兄因肾病,全身肿的发亮,行住坐卧非常地困难,在助念中,我们带他发大愿“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然后就拼搏念佛。王师兄的拼搏念佛确实感人,在室内,他只能卧床而不能行走,为了绕佛,他扶着墙,一步一步地移动,然后扶着床,桌子,柜子等,艰难地移动脚步,一步一句佛号,这就是王师兄的绕佛,他是在移动中念佛不断。除了绕佛,他还扶着凳子,由大到小,从高到低,一点一点伏下拜佛,然后再扶着凳子,一点一点站立起来。如此艰难地拜佛。他坐下念佛昏沉多,他就站在床前挂蚊帐的木杆旁,扶着木杆,站着念佛。看到孩子从外地回来看他,他听见了孩子回来就流泪。怕孩子影响临终,他就让孩子离开到外地去,不要再回来了。王师兄念佛求生西方的拼搏念佛一直坚持到最后。

       十五个日日夜夜地拼搏念佛求生西方,不少助念的同修腿都肿了,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助念人和临终人的拼搏念佛没有间断。到了第十五天的夜晚,临终人和助念人都知道今晚是往生的时刻到了,特别是临终人,作到了往生前的最后一拼。拼到最后,他被儿子破坏了正念。念念心念都是为了儿子,而不是要念佛求生西方。

       儿子是什么?印光大师教诲“人生世间,父母,寿命,相貌,学问,夫妻,儿女,皆是前生所作之业之所感召”。是真正的生死苦,应当厌舍。王师兄不但不厌舍,反而以生死苦为亲情去深深地眷恋。结果在临命终时,随亲情而随业流转。如果王师兄依印祖教诲而信我的这个人身及其亲情,都是业力感召所现的生死轮回苦,在过去世得人身时,我是他的儿子,我以亲情破坏他的正念,临终时,使他在贪恋亲情中随业流转而堕恶道。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我们互为父母和儿孙,以亲情残杀对方慧命,使其以眷恋亲情以丢失正念,随业流转,这是真正的生死轮回苦。

       王师兄以生死苦的亲情为自己的所信,他真信自己的儿子是自己的亲骨肉,念念心念,只有儿子,没有西方净土,也没有地狱的极苦,我们在临终助念中没有依教实修真信,使临终人真见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而拼搏念佛,本来可以令生正信而拼搏念佛往生西方的人,却不能往生西方,这样的过失,绝不仅仅是这一次,而是多次。现在我们在真信之修中,依旧在随顺我的恶习而拼搏念佛,不注重真信之修,很难信贪嗔痴的恶习是生死苦。若要实修真信,就必须舍尽贪嗔痴的恶心而拼搏念佛,才能与佛感应道交。

       为什么要舍苦而念佛?真信之修必须彻底舍离生死苦。

       善导大师教诲“知苦失念”。祖师教诲我们,必须真知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念佛。失,即舍离之意。失念,就是舍离生死苦而念佛。我们的念佛,必须知苦失念。蕅益大师教诲“如是信已,则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秽,而自心秽,理应舍离。极乐即自心所感之净,而自心净理应欣求。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欣净须取至究竟,方无可取”《弥陀要解》。印光大师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又教诲“若无苦境逼迫,则颇难成就真实欣净厌秽之心”。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真信切愿的具足圆满,必须是以真为生死的真心,实修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

       我们在为骆老居士的助念中,见老居士总是低头弯腰而念佛。老居士的低头弯腰念佛,已经长达八个多月没有改变。老居士往生西方的心很坚定,他常发愿说“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在临终助念中,老人的低头弯腰念佛也非常勤奋。那么老居士的念佛是不是有信愿的念佛?临终助念中的真信之修,就是要真知我的生死苦是什么?即信不真的过失是什么。90岁的老人有骨质疏松症,不能直腰,其念佛有过失没有?问他“不能抬头念佛?”他说能抬头。抬头难受吗?他说“腰直起来,心口痛,心肺痛得好像在往外面拔一样痛。”那他低头弯腰念佛求的是什么?求的是舒服和不痛,绝不是求生西方。

       知道他的过失是念佛求舒服,就告诉他“你说我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是假的。你求的是不痛,求的是身体的舒服。求舒服,是贪身。贪身念佛,果报在地狱,不在西方。”骆老知道自己的低头弯腰念佛,是贪身念佛,果报在地狱,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从五月一日的早晨开始,他就抬头直身合十念佛,不是一两分钟,而是很长时间,其间他还在搀扶之下,绕佛念佛。他彻底舍弃了贪身的低头弯腰念佛,念到五月四日早晨,他说,“我全身都不痛了,”又说,“我今天晚上要往生西方,你们不要为我安排了。”

       如果他不舍贪身的低头弯腰念佛,到临命终时,因随顺贪身的恶习而念佛,必定会随恶习而随业受生,堕三途恶道。正因为他真信自己的低头弯腰念佛,是贪身念佛,随顺贪身而念佛的果报是地狱,我绝不堕地狱,他就不顾一切地舍尽恶习而拼搏念佛求生西方。他没有豪言壮语,只有实干。而我们的真信之修,只有言说,没有实修。真信之修全在嘴上,信愿念佛全在形式上,这是我们随业流转的根本原因。

       实修真信,重在以真为生死的真心,舍尽生死苦而至诚恳切的念佛,临命终时,就必定有真信切愿念佛的实益。

       以上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敬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6年1月9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