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为生死,才能真见生死苦

只有真为生死,才能真见生死苦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善导大师教诲“若深信生死苦者,罪业毕竟不重犯。若深信净土无为乐者,善心一发永无退失也”《散善义》,我们是不是深信生死轮回苦的人呢?不是。因为我们是罪业深重,恶业缠身的凡夫,在生活中,是无时无刻,都在随顺贪嗔痴的恶习,造极重的杀盗淫妄的恶业。这种造恶,不仅是今生,而是无量劫又无量劫,我们都在随顺我的恶习造恶,才因造恶而受无量劫的生死轮回苦。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我们是重碟造恶之人。重碟造恶,就是无量劫随恶习造恶的罪业,在生死轮回中,不断地重犯。

       生死之苦,苦不堪言;六道轮回,永无止尽,求出无期;随习造业,比恒河沙多,比须弥山大。我们这罪恶深重的凡夫,为什么不怕生死轮回苦,不怕恶因必遭恶报呢?因为我们在迷,是一迷永迷。迷在何处?迷在只信有我,不听佛祖教诲。例如,善导大师的教诲告诫我们应该怎么信,才是深信呢?祖师说“又深信者,仰愿一切行者等,一心唯信佛语,不顾身命,决定依行。佛遣舍者即舍,佛遣行者即行,佛遣去处即去。是名随顺佛教,是名随顺佛意,是名随顺佛愿,是名真佛弟子”《散善义》。祖师在明示了深信的信,必须至诚地信生死轮回苦和净土无为的乐,即西方极乐世界只有极乐,绝无诸苦。至诚恳切地信,应如何修才是至诚恳切的信?祖师至心恳切,发至肺腑的期盼一切修学净土的行人,要一心一意地,只信佛的教诲,不是佛的教诲,一概不信,这才是一心唯信佛语。若还要依从他信,和随顺我的知见而信,就不是“一心只信佛语”了。在实修净业中,信是关键。信不真,必定愿和行也不真。信不真,必定心无正念。若心无正念,则必定感招过去世的怨业,统统现前。印光大师教诲“正念存而举措得当,真神定而邪鬼莫侵。否则以邪招邪,宿怨咸至。遇事无主,举措全失,可不哀哉”《复同影居士书》。“宿怨咸至”。宿怨,指过去世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所造恶业,与众生结下的怨怨相报的怨业。咸至,咸,即全部。因为信不真,必定随顺我的邪知妄见而信。这邪知妄见的邪信,必定会以邪招邪,把过去世的怨业,全部感招现前,致使自己没有正念。若没有正念,心之所想,身之所行,所作所为及其心心念念,全都丢失正念而造恶。所以,我们必须深信佛的教诲,确保正念常存。

       深信佛的教诲,必须依教奉行。深信佛的教诲的实修,应该怎样修,才是深信之修?怎样行,才是依教奉行?

       祖师教诲“一心唯信佛语”,要“不顾生命,决定依行”。我们这个人身和生命的长短,富贵贫穷等;全是自己的业力感招而现。由于迷惑愚痴,我们在恶道轮回中受尽恶报而出恶道,舍去三恶道众生的皮,换上人皮而得人身。得人身后,恶习尚存,就把我身是六道众生身的生死轮回苦,忘得一干二净,只信我这个人身。得人身后,不是真为了生脱死,念佛求生西方,而是一心为我这身的名闻利养,为我这个身的健康长寿,不顾造极重的杀盗淫妄的恶业,来满足我身的欲望。一心为我的躯壳而活的人,是怎么信佛言和修学净业的?从我们这几年的实修来看,我们都是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来信佛的教诲,若稍有不如意的,就不顾一切而起嗔恨心。在生活中发愿念佛求生西方,不是真为生死,而是真为生活。不是依佛祖教诲而修真信切愿,而是依我的邪知妄见,我想怎么修就怎么修,我想怎么念佛,就怎么念佛。我想怎么为人做临终助念,我就凭着我的知见为人做临终助念。所以祖师的教诲“一心只信佛言,不顾生命,决定依行”,我们是很难做到的。这也是我们过去世和今生,不断随顺贪嗔痴恶习造轮回业,致使自己永世永劫轮回在六道之中,求出无期的根本原因。应如何实修,今生才能了脱生死,念佛求生西方?只有真怕生死轮回苦,真信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以此真信,生起真为生死之心,才能真心舍尽我身。不为我,才能不顾生命,才能生发真为生死之心。真有真为生死,就必定会深信佛的教诲,在实修真信中,才能真正做到不顾生命而依教奉行,舍生命而救自己的慧命永脱三界而往生西方。真为生死,是关键。

       不顾生命而依教实修真信,具体该怎么修?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佛遣舍者即舍”。遣,在世间法中的军队,军人是以服从军令为天职。军令就是遣,执行军令,即使舍命,也必须绝对执行号令。祖师在明示佛弟子要依照佛的教诲而行中,用“佛遣”来告诫弟子,佛的教诲,是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佛遣舍者即舍”,佛弟子要了脱生死,念佛求生西方,只有真信切愿,才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而真信切愿的实修,必须依教而舍尽生死之苦。依教舍尽生死苦,是不顾生命而行,这就是佛遣舍者即舍。

       什么是依教而舍尽生死苦呢?蕅益大师教诲“如此信已,则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秽,而自心秽,理应厌离。极乐即自心所感之净,而自心净,理应欣求。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欣净须取至究竟,方无可取。故妙宗云,取舍若极,与不取舍亦非异辙。设不从事取舍,但尚不取不舍,即是执理废事。既废于事,理亦不圆。若达全事即理,则取亦即理。一取一舍,无非法界”《弥陀要解》。依教而舍尽生死苦,必须有真为生死的真心,才能对娑婆之苦,生起自心所感之秽。否则必定以我的意识心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如我们小组的徐师兄,他说,天然气公司的师傅来家检查安全阀门是否漏气,并提出要换输气软管,他说,在检查过程中,我把生死轮回苦给忘了。再问徐师兄,在检查天然气这件事上,你见到的生死苦是什么?他说不知道。然后我们例举骆老居士在临终时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念佛的实例,老居士90岁患骨质疏松症,骨头像蜂窝一样,不能治疗。又遇临终死苦现前,全身没有一处不痛。他在剧痛中念佛,长期是低头弯腰念佛,所以在临终时的念佛,也是低头弯腰念佛。徐师兄讲,一切事都是生死苦。难得老居士的低头弯腰念佛这件事是生死苦吗?不是。是他在低头弯腰念佛这件事上,有随顺贪嗔痴的恶习而念佛。纵然在精勤念佛,因随顺恶习而念,随顺恶习而信,这不是真信切愿而念,果报不在西方。

       老居士是否有随顺恶习而念佛呢?就问他,你能抬头念佛么?他说能。随即抬头直身,可是不到两分钟,就喊全身疼痛,不能坚持。又问他,抬头时哪里疼,他指着心部说,心就像往外拉一样疼,弯着腰要舒服些。我们告诉他,随顺舒服,是贪身。贪身念佛的果报,不在西方,而是地狱,你还要随顺舒服吗?他说,我是要往生西方的人,绝不随顺。于是他就抬头直身合十念佛。尽管剧痛不断,他都没有敢随顺贪身。一直念到他说,我今天晚上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们不要为我安排了。老居士在低头弯腰念佛这件事上见的生死苦是什么?是随顺贪身念佛,贪身的果报是随业受生堕地狱。他在这件事上舍生死苦舍的是什么?舍的是随顺舒服的贪心。在舍死苦中,他不顾生命,拼搏念佛求生西方。

       如果以意识心见生死苦和骆老居士的实修见生死苦有什么区别?区别在意识心没有真为生死的真心,而是心念中有我的情或我的利。骆老居士是有真为生死的真心,没有我身,我情,我利。例如有一位师兄临终时全身肿得发亮,行走极为困难。他就是见生死苦,舍生死苦而念佛求生西方。在助念的十五天中,他扶着墙,桌子,柜子,凳子在房间绕佛念佛。绕累了,他就扶着桌子和床站着念佛,来防止坐着念佛的昏沉。为了拜佛,他扶着高低不同的家具,一点一点弯腰跪地拜佛,一起一拜,是非常地艰难。他见到孩子回来,就说,我讨厌他们,叫他们快走。两个孩子随即离开。艰难的助念持续了十五天,他知道今天晚上要走,我们都振作精神念佛助他往生,王师兄更加坚定信心,一定要往生西方。谁知在当天晚上,他心念中出现了儿子,心随亲情,就放弃念佛求生西方的心愿,于是说,我不能死在这个家,这房子要留给儿子结婚。真为生死的真心没有,当境界现前时,必定会心随境界,而随顺恶习造恶,临终必定随业受生。不仅王师兄是这样,我们都是这样。如徐师兄以生活人的意识心,说天然气安检这件事和所有的事一样,都是贪嗔痴的恶事。他把见生死苦,当成方法之修,当作认识之修,不是真为生死之修,所以真为生死之心难生,生死苦难见,生死苦难舍。

       真为生死的人,见天然气的安检,他见到的不仅仅是天然气的设施不安全,而是看到三界如火宅,生死无常,灾难无常。他看到的娑婆世界,是充满了贪婪的欲望。贪嗔痴的共业,使这个器世界有成住坏空的生灭,使这个世界的人有生老病死等八苦。生死轮回,永无终止,求出无期。印光大师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真为生死的人,必定能见这个世间,及人身等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而现的怨怨相报。由贪嗔痴的恶习和杀盗淫妄的恶业之业力,使这个世间和人的身心,永世不离生死死生的轮回苦。只有西方极乐世界没有生死轮回之苦,只有极乐。如果徐师兄在实修真信中,发现自己在天然气安检这件事上,所见的生死苦,是以意识心所见,还没有真为生死的真信,还在以生活人的意识心,随顺生活人的恶习而念佛求生西方,会吓得汗毛直竖,衣食不安。会在这死苦的逼迫下,觉察到自己是以虚假心在修真信切愿,即使不吃不喝,不顾生命,也要痛心忏悔这不信真的罪业,绝不敢轻易放过这信不真的过失。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善导大师教诲的“知苦失念”。即真知生死苦,舍尽生死苦而念佛。这时的念佛,必定是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句句佛号,念念心念,都不离净业宗纲。徐师兄才能在今生了脱生死,往生西方。

       以上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多多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6321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