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家相寻,不肯一瞬失照

怨家相寻,不肯一瞬失照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7月28日晚上12点,大家冒着大风大雨去为秦居士助念。救人慧命,十万火急,电话一到,不顾艰难困苦的障碍,除了毛师兄因病不能去,其他的同修全都赶到临终人的家中。临终助念,就是以临终人在临终时所现的景相为自己的生死苦,并以此死苦逼迫而念佛为临终人助念。秦居士所现的临终景相告诉我们,既造恶因,必遭恶报。若平时不依教实修真信切愿,临终绝难仗佛慈力。我们真诚地感恩秦居士现身说法对我们的警醒。

       秦居士2014年春出现临终,我们将他接到县城徐师兄家为他助念。他昼夜不吃不喝少睡,拼搏念佛从未间断。他因偏瘫不能下床拜佛绕佛,就跪在床上或拜佛念,或跪在佛前念。他说娑婆太苦了,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拼到最后,他说,“我拼不下去了,请大家帮帮我。”还说,“如果我不能走,我就不回去了,我就留在小徐家念佛。”秦居士所说,说明他不是真为生死之修。因阳寿未尽,就送他回家继续念佛。

       这一次临终,听说终前高烧不断,是家人按习俗为他护理。断气后,家人随即给他洗澡穿衣,装进冰柜,放在室外的灵棚内,家人才打电话给我们。终前,秦居士并没有告知同修请求助念。秦居士多年学佛念佛求生西方,他为什么在临命终时,感招的是恶缘相聚,行怨怨相报呢?为什么同修善缘就在身边,可他不能受用呢?是因为秦居士的平时之修,没有依教实修真信所致。

       2014年的助念,得知他不能依印祖教诲实修真信,我们一直和他学印祖真信之修的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犹如杲日当空,纵有浓霜层冰,不久即化”《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秦居士家住农村,交通不便,加之中风偏瘫,行走不便,参加共修不多,只能以视听或文字资料助学。几年来,他并没有依教实修真为生死的真心,而是以治病为主。念佛人有病应当求医治病。而他已经知道是因信不真而感招中风,在为道场做法会时倒地而得偏瘫。治了几年,病情不但不见好转,而且肌肉萎缩,骨骼和形体严重变形,致使行走和语言障碍更加严重,他也知道即使神医妙药也难治愈,应当依佛祖教诲,真为生死,至诚念佛求生西方。可他不信佛祖教诲,不信同修的劝告,而信邪说。他不惜花尽所有的钱,成箱邮购药品,一心治病,他不是一心念佛求生西方。

       念佛求生西方,重在真信之修。印光大师教诲“以信愿行三法,为净土正宗。第一要有真信。有真信,必定有真愿真行。否则不名真信”《复林圃居士书》。我们是依印祖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而信和修信。如果不实修真信,必定感招恶报。印光大师教诲“倘信愿行资粮未具,贪嗔痴恶习犹存。则无量劫来冤家债主,统来逼讨,哪肯饶你。莫道不知净土法门者,无可奈何,随业受生。既知而不务实修者,亦复如是,被恶业牵向三途六道中,永永轮回去也。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则佛念自纯,净业自成。一切尘境,自不能夺其正念也”《复宁波某居士书》。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若真心要在今生念佛求生西方,最为重要的,只有念念心念真怕生死轮回苦,真怕今生死后不能往生西方,而随业堕入三途六道中轮回不止,求出无期。如果真怕生死轮回苦,以真为生死之心而修真信切愿念佛,那么,我们的佛念必定自纯,一切尘境,自然不能夺走往生西方的正念。秦居士虽有念佛求生西方的愿心和念佛的实行,由于信不真而一心求贪生,结果自然感招宿世恶缘相聚于临终,行怨怨相报。

       秦居士的生死之苦,就是我们的生死之苦。我们应如何在尘境中实修真信?四月,胡师兄谈到在家事中,对大师兄老刘的烦恼,主要是对老刘的生活习惯不满,因此经常因为生活上的小事,指责他,呵斥他,经常不理他,讨厌他。他的一举一动都使我反感,因此常常躲着他。其实大师兄老刘是一个很忠厚老实的离休干部,脑萎缩引起反应不快,还经常到小店偷着买酒喝。在社会上,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很受人尊敬。可我,因厌恶他在生活上的习性,已经使我不知道该怎样念佛了。通过学习印祖教诲,知道自己这个人身,和生活在世间,以及父母,夫妻,儿女等六亲,全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来行怨怨相报的。既然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那么我这个人身,必定是一个罪恶之身。我身累劫造恶的恶习,必定很多。在和老刘相处的生活中,我看他事事不如意,其实是自己在一个老实人的面前造恶。他是一个有病的人,我是一个学佛的人,对他的病,对他生活中的习气,不是以学佛人的慈悲,去关心他,帮助他改正错误,而是横加指责,呵斥,讨厌,甚至要躲着他,远离他,这连做人的良心都没有。老刘的生活,使我看到了自己身心的恶劣,看到了自己随顺贪嗔痴恶习造恶的可怕。过去我总以为老刘是我的怨家债主,使我无法念佛求生西方,使我造恶而堕地狱。现在,我真正看到了逼我造恶的,不是老刘,而是自己的恶习。从此,我要在和老刘的生活中,改恶修善,要真心的尽我妻子的责任去关心他的生活,要在生活的事上发现自己随顺恶习的造恶,在生活的事上,实修真信。昨天,胡师兄来电话说,我是天天在造恶,事事都在造恶,太可怕了。我真的要感恩佛祖的教诲,使我在老刘的生活中,看到了自己随顺恶习不断造恶的事实,是老刘帮我实修真信。要把老刘的生活习性,看作是我念佛求生西方的良师善友。认识容易,做到很难。我并不是知道自己的过失就立即能改的人。

       从四月以来,虽然以感恩的心,在老刘的生活事上见生死苦和舍恶习而念佛,但是还时常因老刘的生活不如我的心意而生烦恼。知道是在造恶,可实在难舍恶习而改过,这是我最怕的地方。为什么明知是在造恶,又在舍恶习念佛,而我的恶习为什么还会不断出现呢?主要是信不真造成的。因为真信娑婆实实是苦,是信三苦八苦是生死苦,即真见自己在三苦八苦的境界中,随顺自己的恶习造恶不断。明知是在随习造恶,并且发愿一定要舍尽恶习念佛求生西方,为什么会在念佛中恶习难见难舍,还会造恶不断?印光大师教诲“岂知怨业深者,累世累劫,皆图报复”《复蔡锡鼎居士书》二。又教诲“直如怨家相寻,不肯一瞬失照,令彼走脱。必欲直下捉得,令彼丧身失命而已”《复何槐生居士书》。我是怨业深重的人,因信愿行三资粮没有备足,必定把过去世的怨家债主感招现前来报仇。怎么报仇的?怨家相寻,绝不肯有一眨眼的功夫让我的身影离开他。他们会死死地守住我,抓住我,在三苦八苦的尘境中,随顺恶习造恶不断。决定不会让我念佛求生西方,使我走脱而不遭报仇。怨家债主必定会在今生,从生到死,都会死死地捉住我,直到使我死亡,慧命随业堕入三途六道,才算今生报仇的结束。祖师的教诲使我知道,在三苦八苦的苦境中修真信,绝不只是见老刘生活事上的恶习和舍恶习念佛。就生活而言,老刘的生活虽然简单,但他在各种生活尘境中所现的习气是各不一样的。我因不能真见他在各种尘境中的恶习,也不能见自己在其他生活事上的恶习是什么,就不能真见自己在生活的三苦八苦中,随顺自己的习气造恶。因为三苦八苦的尘境,是怨家相寻,不肯一瞬失照来报仇的,直到自己丧身失命,才肯罢休。我们只有真信切愿而念佛,才能消业,才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若无真信切愿,是没有办法不受怨业的报仇的。胡师兄虽知自己在造恶,但没有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是不可能不受怨家的报仇。胡师兄必须实修真信。

       所说的实修真信,怎么修?就是即见在老刘的生活事上,自己随习造恶和舍恶习而念佛,还要在其他的生活事上,见自己是事事都在随顺恶习造恶。由于尘境在不断变化,随顺境界的造恶也各不一样。即使都是老刘的生活,有些生活情景,我不生烦恼;有些生活情景,我会一见就生烦恼。不生烦恼在造恶,生烦恼也在造恶。这就是尘境不同,造恶也各不相同。要见自己在尘境中造恶,绝不能离开三苦八苦的尘境。因为每一个尘境都是业力感招所现来报仇的,那就是被怨家死死抓住我的恶习,在三苦八苦的尘境中随习造恶不断。我绝不堕地狱,就必须舍苦而念佛。

       在我们的实修真信中,徐师兄谈到,在几天几夜的牙痛中,我不顾生命猛切念佛求生西方。牙病好了,生活正常了,也在舍生死苦念佛,但是就没有牙病发作时不能吃,不能睡那种强烈的苦境逼迫。虽然现在也能见自己在所有的生活事上,都在随顺我的恶习造恶,但是死苦的苦境逼迫,没有牙痛时那么强烈。他说,“我就在想,为什么同样是随顺恶习造恶,而苦境的逼迫却不相同,在境界中的造恶也各不一样?那么,我在牙痛中所见的死苦,是不是真信之修?”徐师兄怀疑自己不是真信之修是正确的。因为他只是在几天的牙痛中猛切念佛不断,并没有真见在几天牙痛的不同境界中,自己随顺恶习在三苦八苦中不同造恶的情景。现在无病苦而过上平常的生活,但这生活,也不是天天都是一个模样的生活,例如五阴炽盛苦,一刻也没有停过,并且是随不同尘境而起心动念。虽然都是平常生活,但生活中的尘境并不相同,随尘境造恶也各不一样。我怎么能离开境界而笼统地说在舍生死苦念佛呢?例如都是临终人,但他们在自己的临终境界中随习造恶,是各不一样。所有的临终人,绝没有相同不变的临终景相。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必须针对他存在的不同的恶习造恶,使他舍其恶习而令生正信。

       如果不在尘境中见随习造恶,岳师兄天天都在繁忙中干活,虽然干的活都一样,单在干活中三苦八苦所现的尘境,是各不一样的。虽同是一个起心动念,因尘境不同,而起心动念也各不相同。若不在具体的尘境中见生死苦,就不能真见自己在娑婆实实是苦中舍苦而念佛。还有圆缘师兄,以诚敬的心实修真信,所说的诚,是对自己真为生死之修要诚。所说的敬,要真心地感恩尘境使我真见随习不断造恶的事实。如果不在自己的生活尘境中见生死苦和舍死苦而念佛,以诚敬之心修真信切愿,很难真诚地依教而修,纵然愿心很大,念佛的功夫很好,也不是真信之修。类似以上的问题,几乎每一位同修都有。要在实修真信中,真见死苦的逼迫不断,才能舍苦念佛不断。若只知念佛不断,而没有死苦的逼迫和舍苦念佛不断,是很难有真信切愿的念佛。而死苦的逼迫,要真见怨家相寻,不肯一瞬失照,真为生死而舍苦念佛,才不敢间断。由于不能真见死苦,只是空说,就是我们现在的情景:不是像骆老一见死苦就不顾生命地舍尽死苦而念佛,所以几年来,我们的实修真信,都在随便中,随顺我而修。和秦师兄之修,是一样的一心有我。我们是在怨业相报中实修真信,怨家报仇是分分秒秒没有疏漏,必定致我的慧命堕地狱,我怎么敢在任意随便中放纵自己的恶习,随顺我的满足而修?胡师兄徐师兄等师兄之修,已经有了起步,还须振作勇气,在舍苦中实修真信。祈愿大家努力奋斗,成就净业。

       由于是初学,实修真信的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6年8月8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