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实修真信害己害人

不实修真信害己害人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从今年七月二日以来,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要以小岳和肖老师在日常生活中随顺贪嗔痴的恶习造恶,来见自己在生活事上,是怎样在随顺恶习造恶,这些造恶,就是我们实修真信中的生死苦?依据印光大师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我们所见的生死苦,绝不只是生活事上的某一事,而是一切时一切处的一切事中,都有一个坚固的我,我们都在随顺我和满足我中,放纵自己的恶习而造恶,如九月三十日晚饭后,肖老师在洗碗中提出“我是不是在随顺生活洗碗?”这是一件极简单而平常的生活事,他确实有,并且是真实不虚的生死轮回苦和因果报应。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随顺我的恶习而任意地想,任意地说,任意地做,这种造恶是分分秒秒没有间断过。既造恶因,必遭恶报的报应,绝不只是当下丢失正念而感招宿世怨业现前,使自己更加迷惑愚痴,造恶更加疯狂,而是到临命终时,还要随业受生而堕地狱,这种因造恶而丢失人身堕入生死轮回中,绝不只是今生,而是过去世和未来世无量劫又无量劫的生死轮回苦,永远轮回,求出无期。

       遗憾的是,即使知道自己在造轮回业,我们小组的同修,却不以为可怕,依旧在随顺我中心口不一,说的是我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而实际的心中,是真心有我的生活,是真心不顾一切在为我而生活,真有生活中的各种人,特别是亲情。因此就不能舍弃生死苦,就不能在临终时有真信切愿地念佛。如有一位临终人,生前离家23年要念佛求生西方。2007年春和他的念佛小组一同修学印光大师的教诲,是全身心地投入求生西方的修持中。他始终认为,自己知道了印祖的教诲,就好像拿到了往生西方的保证书一样,而不注重实修真信,不舍我的恶习。临终时的病苦死苦缠身和被我知见缠身的惨状,会时时浮现在我们的眼前。印祖教诲,“一天不死,一天不能含糊”。即使临终能拼搏念佛,能预知时至,能见到圣境,如果信不真,愿不切,守不定,也会被我知见和恶习破坏正念而前功尽弃。今天,我们的真信修持,和这些临终人比,没有他们那样刻苦和勤奋。他们都会在临命终时因随顺恶习而丢失正念,我们又为何在平时任意地随顺我而造恶不断?真是令人痛心之极。

       一说起修持,都在尽力;一谈到见生活中的生死苦,确实很多;再问是如何舍生死苦的,就感到不知如何舍。为什么会出现此种情况?如九月三十日肖老师洗碗中提问,“我是不是在随顺生活洗碗?”请他说洗碗这件事的生死苦是什么,然后再说是怎样舍此生死苦。他想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上午,居然说不知道。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是真不知。他为什么会真的不知道?从七月二日实修真信以来,他根本就没有依教实修真为生死,虽然他昼夜念佛不断,可他心中装的全是我的生活事,全是我知见。以我知见的恶因,是不可能真见生活事中的生死苦。在前几天,小张谈了在生活中能见很多生死苦,要求他具体说是怎样舍生死苦的,他却说“我还不理解”。既然所见的生死苦,是堕地狱的恶因,难道还需要理解以后才能舍吗?

       小张和小徐这次回家帮助亲人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总是以他们在生活事上的某一件事为生死苦,如在下雨时看见亲人不穿雨鞋,或衣服被雨水淋湿就生起亲情,说这亲情是生死苦。或见亲人在做事上有贪心,说这贪心是生死苦。说亲人的心中只有生活事,他也知道这是生死苦,可是总被这生活事逼迫,必须要去做这些生活事,却不知道如何解决在这些生活事上令生正信而实修真信。究其原因,是小张、小徐和肖老师等师兄没有依教实修真信所致。

       为了帮助肖老师知道自己在生活事上,为什么心念中没有真为生死之心,而只有我和我的生活事,我们例举了他九月二十九日三十日两天去乐山参学,所经历的事,绝不是某一事是生死苦,而是在一切时一切处的一切事中,都有我,都在随顺我的恶习造恶,关于这一点,我们反复提示,小徐小张等同修就是不能接受。二十九日早上去乐山和下午离开乐山所发生的事。第一件事,是由肖老师带着我们几人乘车去乐山的车子镇雨花斋。早上出门沿街道步行约八百米去八路公交车站等车。然后乘车到外语学院转二路直到车子镇。在转乘二路的行程中,肖老师发现方向错了,立即下车向反方向乘坐,很快回到原点外国语学院,知道错了,再乘二路前行,直到车子镇,然后换乘人力三轮到雨花斋。对于乘车中遇到错乘方向的事,肖老师十分内疚,责怪自己糊涂无知。那么乘车中所见的生死苦,是什么?是乘车中因我知见,致使乘车方向的错呢,还是在整个去车子镇的行程中,不管是步行,乘车及乘车中出现的错误,肖老师心中只有去车子镇雨花斋这件事,没有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的真信之修?虽然从出门去车子镇的途中,大家都在念佛不断,但是,大家并不是修真为生死的真心,而是心中只有这件生活事。不是一时有,而是去车子镇、雨花斋的整个行程中,是分分秒秒地有,不是肖老师一人有,我们大家都有一个我,都在随顺我的知见,在生活事上,造恶不断。

       到了雨花斋,看到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多年的义工,他们以弟子规的孝道接引初机人入佛门,请初机人吃免费斋饭,接受弟子规的教育,使初机人戒杀放生,吃素行善。我们去雨花斋参学中所看到及听到他们的宣传和介绍,是真修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的真信呢,还是心随境转,被他们的场景和宣传所影响,心中真有他们所宣传的善行?在谈体会中,我们和肖老师一样,全被他们的善行所摄受。肖老师说“不管他们在说什么,干什么,我都念佛不断求生西方”。我们几个随同的,虽然没有这么说,也和肖老师一样,在不断地念佛,不敢随顺他们的所说和所作,觉得这就是在死苦的逼迫下念佛求生西方。这是不是依教实修真信?不是。

       说不管他们在干什么,我都念佛不断求生西方,是依教见他们的所作是我的生死苦而舍苦念佛,还是以我的知见,背离佛祖教诲,随顺我而念佛?是在随顺我的知见。虽然念佛不断,并不是在实修真信,而实际在造恶不断。肖老师和我们从七月二日起,就在生活实际中,见自己是怎样在随顺恶习造恶,我们都很难见生死苦,而肖老师说,他是在日常生活中,如穿衣,吃饭,睡觉,样样都在随顺贪嗔痴恶习造恶。他说这些造恶的恶习,就是自己的生死苦。

       见到在生活中随顺恶习造恶是生死苦,就应立即舍弃这些恶习而念佛,才是真信之修。可我们只注重见生死苦,并且是以我的知见,用意识心去见。所以,在实际生活中,心中依旧真有我的生活事,和我生活中的你我他,依旧有随顺生活事而任意地行贪嗔痴。只是嘴上说生死苦,实际上根本没有舍生死苦而念佛求生西方。不实修真信的结果是什么?肖老师和我们,从七月二日到八月底,都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念佛了”。小组其他地区的同修,和他们一样,全凭意识心在随意说生活中的生死苦,而实际心中,是真有我的生活事,真有我的亲情,而不是在生活事上见生死苦,舍生死苦而念佛。这种不依教实修真信的过失,不是这几个月有,而是几年来,年年如此。大家随意而说,随意而修,不怕恶因必遭恶报,所以在雨花斋不依教实修真信的过失,是这几年不实修真信过失的重复和累加,是重叠造恶。

       在雨花斋,应该怎样做才是依教实修真信?我们的心念所想,我们的所说和我们的所作,不是不管他们在做什么,而是必须知道他们的所作,我是怎样在他们的所作中,随顺恶习而造的什么恶?这造恶就是我的生死苦。知生死苦后的实修是怎样舍这些恶习造恶而念佛的,这些必须清楚明白,不能含糊不清。若稍含糊,就在造恶。例如,进雨花斋看到那些同修以弘扬弟子规的孝道来接引初机人入佛门,这都是菩萨的行持。但自己必须是以了生脱死往生西方为目的,必须能守得住。若被境界所转,一心以接引为事,不但害己,而且害人。我们是否知道或看到自己和他们一样,在助人令生正信中,心中只有生活事,却以生活人的我知见,随顺我的恶习,去助人令生正信,既害人又害己。知道了自己的过失是什么,应该怎么舍呢?要见实行。其次,看到他们对孝道的宣传和播放的没有孝道之人,以裸体做广告的丑行,应见自己在孝道的修持中,把佛祖的教诲总挂在嘴上,事事都有我的生活事,没有从生活事上见我的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这种不在事修上依教奉行而修,就是最大的不孝。不能真见自己在生死事上的恶习是什么?是怎样随顺我的恶习?是否见到?见到死苦,就必须在行持中舍这一死苦而念佛。至于看到裸体的丑行,就应知道只要有我,只要一心为我而不怕生死轮回和因果报应的人,必定是不顾廉耻而任意造恶。其实,我们的心行和他们一样,虽然没有以裸体去寻求利养,但我们事事随顺我的恶习而造堕地狱的恶业,比起他们的丑恶,是否会怕自己的丑恶?造这种丑恶的罪行,果报在三恶道,是无量劫的生死轮回。难道还只见他们的丑行,不见自己的生死轮回苦吗?仅例举去车子镇雨花斋的几件事中随习气造恶的事例,来看自己在生活中是否也犯有类似的过失。若有,就请依教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念佛。

       以上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6年10月29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