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真见娑婆实实是苦

必须真见娑婆实实是苦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我们都发愿今生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念佛往生西方。在实修中,我们不仅有愿有行,更重要的,还必须有真信。念佛往生西方,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的,只有真信切愿,而真信最为关键。印光大师教诲“以信愿行三法,为净土正宗。第一要有真信。有真信,必定有真愿真行。否则不名真信”《复琳圃居士书》。真信,信什么?印光大师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与陈锡周居士书》。印祖的教诲告诫我们,净土法门的信 ,信什么?必须信娑婆确实是生死轮回苦,西方极乐世界确实是极乐。娑婆的生死之苦,无量无边,多如恒河沙,大如须弥山,何能穷尽?只有在实修真信中,依教奉行,真见娑婆实实是苦,真舍娑婆实实是苦而念佛,真正落实善导大师教诲的“知苦失念”,即真知生死苦,真舍离生死苦而念佛(失,即舍离)。才能得信愿念佛的真实利益。

       应如何真知生死苦?印光大师教诲“吾人所居之世界,则具足三苦,八苦,无量诸苦,了无有乐,故名娑婆。梵语娑婆,此云堪忍。谓其中众生,堪能忍受此诸苦故。然此世界,非无有乐。以所有乐事,多皆是苦。众生迷昧,反以为乐。如嗜酒耽色,畋猎摴蒱等,何尝是乐。一班愚夫,耽著不捨,乐以忘疲,诚堪怜愍。即属真乐,亦难长久。如父母具存,兄弟无故,此事何能常恒。故乐境一过,悲心续起。则谓了无有乐,非过论也。此世界苦,说不能尽。以三苦八苦,包括无遗。三苦者,一苦是苦苦,二乐是坏苦,三不苦不乐是行苦。苦苦者,谓此五阴身心,体性逼迫。故名为苦,又加以恒受生老病死等苦,故名苦苦。坏苦者,世间何事,能得久长。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道尚然,何况人事。乐境甫现,苦境即临。当乐境坏灭之时,其苦有不堪言者,故名乐为坏苦也。行苦者,虽不苦不乐,似乎适宜。而其性迁流,何能常住,故名之为行苦也。举此三苦,无苦不摄。八苦之义,书中备述。若知此界之苦,则厌离娑婆之心,自油然而生。若知彼界之乐,则欣求极乐之念,必勃然而起。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培其基址。再加以至诚恳切,持佛名号,求生西方。则可出此娑婆,生彼极乐。为弥陀之真子,作海会之良朋矣”《初机净业指南序》。

       印祖的教诲告诫我们,必须真实地见娑婆的生死苦,是三苦,八苦,绝不能有疏漏。三苦,是指我们的生死轮回苦,绝不只是不顺心,不如意的逆境所现的苦苦,才是生死苦。除了逆境,一切顺心如意的顺境和不好也不坏,一切都感到适宜舒心的境界,这三种境界所现的,全都是生死苦,没有一苦的疏漏,才是真见娑婆实实是苦。娑婆实实是苦,除了存在于三苦中的一切时,一切处的一切境界中,还具体在八苦中所现。八苦,即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我们在实修真信中见生死苦,最容易犯的错误,是把生活中的某一事看作是生死苦。为什么是错见生死苦呢?我们今生得人身生活在人世间的一切境界中,不是这境界硬逼着我们在这些境界中去为生活而奋斗,而是我们一心要为自己的利养和私欲的实现,才不顾一切去贪求,去造杀盗淫妄的恶业。在一切境界中是怎么造恶的?是在境界中随顺我的贪嗔痴的恶习而造恶。这随顺贪嗔痴的恶习而造恶,才是自己的生死轮回苦,而不是境界。为什么是实实是苦呢?因为人在三苦八苦中造恶,都具足了贪嗔痴的恶习,绝不是只有一种境界中有贪嗔痴的恶习。例如一位师兄在收黄豆中,看到黄豆霉烂了很多,就心生嗔心,于是就说我的嗔心是生死苦。其实在他种黄豆的整个生产过程中,绝不只是收割中见到损失而起嗔心是生死苦。在他种黄豆的整个生产过程中,从种到收,都具足了三苦。种植人在这三种境界中随顺我的恶习造恶,绝不只是收获时见到损失而起嗔心是造恶,而是从黄豆的下种到收,他都有一个坚固的我,都是为我的利益而种。他随顺我而造恶,从未间断,这才是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

       人在三苦中随顺恶习造恶,不离八苦。而八苦的造恶,是人的愚痴。不明自己今生得人身,是轮回身。八苦的第一苦生苦。绝不单指投人胎时的怀胎之苦和出胎胞之苦,因人随业受生,有四生,即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如今生得人生,是胎生。胎生之前,我身是什么生?是化生。鬼道和地狱道众生身,是化生,即化现而生。我们经历了百千万劫在化生的轮回中,报尽了所造的恶鬼业和地狱业后,才出化生中轮回到人道得胎生。由于今生得人身,忘记了自己是四生的轮回生,忘记了因果报应,在得人身后,不是以了生脱死往生西方为重,而是不顾一切随顺恶习造恶,几十年的人身就在造恶中丢失。丢失人的胎生,又回到地狱道的化生,在化生中受化生的生死轮回苦。要再从化生中得人的胎生,还要经历湿生,卵生等四生的轮回之苦,其苦之久远,是无量劫又无量劫。我们的愚痴,就愚痴在把生苦中的四生之苦给忘了,而一味追求人生的欲望和享受。为了欲望的满足而不顾一切随顺贪嗔痴的恶习造恶,所以生,是生死轮回苦。我们除了在生苦中造恶,在其他七苦中,依旧在随顺恶习造恶不断。所以八苦中的造恶,不离三苦。三苦中的造恶,不离八苦。

       要有真信切愿的念佛,最为重要之修,是修真为生死的真心。有了真为生死的真心,自然就真怕自己在生活事上随顺恶习造恶了。这六七年来,我们依印祖教诲而信和修信,为什么不能成功?就是因为我们不是真心地为了脱生死轮回苦而念佛求生西方,而是真心地有我,有我这个身,有我的生活事,有我的亲情,有我的喜怒哀乐。一事当前,不是随顺佛祖的教诲而修真信切愿念佛,而是要以我的知见,随顺我的恶习而行。虽然口头上能说佛祖教诲的生死苦,也能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而勤奋念佛,但都是以我的意识心,以我的知见在说上用功。而在实际生活中,一切都要以我的生活事,以我的利益,以我的满足为主,绝不是在生活事上,以见自己随顺恶习造恶的生死轮回苦为主。因此就不怕恶因必定使自己临终堕三途恶道的恶报。所以我们的真信之修,总是失败。例如今年我们小组进行了三次见娑婆实实是苦的训练,都没有成功。第一次是今年的七月二日。从今年开春以来,我们忙于临终助念。在助念中发现,我们在帮助临终人令生正信,都不能依教帮助临终人见娑婆实实是苦,而是依我知见使临终人仅仅知道自己的恶习是生死苦,但依旧随顺恶习造恶不断。或只根据临终人出现的某一过失,说这件事的过失是生死苦,但不能改过。我们自己不能得度,要度人令生正信,不但不能实现,反而既残害自己的慧命,又残害他人的慧命。为此,从七月二日起,要求每一个人见在生活事上随习造恶的生死苦,然后相互交流。在谈体会中,只有小岳师兄所谈的生死苦,注重见实实是苦。他说在生活事上终日忙于生活事,忙到现在,我背离佛祖的教诲越来越远了,身心中只有生活事,即使早课一个小时的念佛,心中也只有生活事。除了睡觉,眼睛一睁,所看到的全都是生活事。为了忙生活事,几十年的学佛都白学了。虽然我是五体投地恭请印祖的教诲,但我是假心假意地在学,没有真心落实。我现在都没有脸跪在佛前拜佛了。今生为忙生活事,我把今生了脱生死,往生西方的机缘给丢了。说到自己的生死苦,他是痛心忏悔,决心要一步一个脚印,从头学起。由于大家没有实修真信,无法接受岳师兄的见生死苦,反说岳师兄所忙的生活事,我们没有那些终年繁忙的事。他们完全把印祖教诲的娑婆实实是苦,即三苦八苦,包括无遗给忘了。他们只有我知见。

       为了顺应大家的生活,我们又例举了肖师兄在日常生活中的穿衣吃饭睡觉上是怎样随习造恶的事例,供大家参学。从七月到九月这三个月中,包括肖师兄在内,没有一个人能坚持实修。这不是难修而无法实现,而是对真信的信,是以生活人的意识心,注重口说,不在真为生死上实修。只要生活事能随顺自己,一切都感到平静,就没有生老病死轮回的恶境来逼迫自己,一切都在随顺我中念佛求生西方,所以真见娑婆实实是苦,是难见难舍。都因随便所致。其实,我们并不需要等到临终来看会堕到哪一道去,就看现在,稍有不顺心如意的,就会立即心生烦恼。只要和亲情在一起,心中只有我和我的亲情。说起自己的过失,是一堆一堆的。随顺恶习造恶,是接连不断。

       为了解决在生活中见娑婆实实是苦的修持,我们例举了肖老师九月三十日晚饭后洗碗中的提问,“我是不是在随顺生活洗碗?”来看这极平常的生活事中的生死苦,怎么是娑婆实实是苦。通过提问,就知提问人不是依教实修娑婆实实是苦的人。见娑婆实实是苦,是见自己在所有的生活事上,都有一个坚固的我,都在生活中的三种境界中,即三苦中随顺我的恶习造恶不断。绝不是这洗碗,是在随顺生活而洗。绝不是这洗碗的生活事是生死苦,而是自己在洗碗中随习造恶,这造恶才是使自己堕恶道的生死苦。从九月二十六日起,我们就反复强调了,可是我们不能接受,还是把生活中的事当做生死苦。为了见肖老师在洗碗这件事上,是随顺自己的恶习造恶是生死苦,我们例举了九月二十九,三十日肖老师去乐山参学的经过。看肖老师在这两天中,心中是真有我的生活事呢?还是真有为了生死而实修真信?

       二十九日早饭后,由肖老师带着我们沿街步行到八路车站等车,然后乘车到外国语学院,转二路到乐山车子镇雨花斋参学。在二路车上,肖老师觉得方向错了,随即下车再次反向乘车,等到了外国语学院,才觉得又错了,于是再乘二路到车子镇雨花斋。肖老师对自己的过失非常惭愧,说这是自己的愚痴。看肖老师去雨花斋的生死苦,绝不是看他在乘车中的方向记错了是生死苦,而是要看他从出门到雨花斋的整个行程中,他虽然念佛不断,可他的心中,只有我去车子镇雨花斋这件事,念念心念他都没有离开这件事,他没有在行程中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念佛,他完全是在随顺我的知见做这件事。到了雨花斋,看到他们以弟子规的善行接引初机人入佛门,听了他们的介绍,看了没有弟子规孝行而犯罪的录像,最后,肖老师谈体会,完全被他们的善行所摄受。没有见自己在这件事上随习造恶,没有看到以种种善行接引初机人入佛门之事,虽然是菩萨的行持,但自己不是菩萨,必须以了脱生死的真信之修为目的。若一心以度人为事而不以自度为重,既害自己,又害他人。应看到我们现在,自己都不是真为生死的人,却以生活人的我知见去帮助临终人或他人令生正信,和他们的所作是一样的。在雨花斋,不只是肖老师,我们和肖老师一样,在随顺我的知见中心随境转,没有见自己在参学中随习造恶的生死苦。三十日再去乐山念佛小组的道场,由肖老师联系出租车直达目的地。由于联系好的司机没有准时到达,又无法取得联系,此时的肖老师急得乱转,于是决定出门另找出租车。连找了几辆车都没有谈成,他就更加急了,他完全忘了是在生活事上修真信,他心中只有找出租车这件事。事虽简单,但在极简单的生活事上,和九月二十九日一样,有一个坚固的我,是在随顺我的习气而找车。在道场中,我们只看到他们有心随境转的过失,没有看到自己在生活的境界中,从来没有真见自己不但是心随境转,而且是和生活境界融为一体,念念心念只有我的生活和我的生活事,没有以真为生死之心,见自己在生活事上随习造恶的生死苦。即使知道自己在造恶,也不惧怕恶因必遭恶报。

       我们反复地提醒小组的同修要联系自身实修真信的实际,注意九月三十日晚饭后洗碗这件事的生死苦,直到现在,不少人还把生活事误作生死苦。肖老师在洗碗这件事上,他的提问,就是把洗碗这件生活事,错误地当做生死苦。他认为自己在随顺生活洗碗,不是见自己在洗碗这件事上是怎样随顺恶习造恶是生死苦。不能真见在生活事随习造恶是生死苦,是信不真。纵然念佛很有功夫,这念佛因无真信,愿和行都不真,是不能与佛感应道交的。可我们明知错见生死苦,为什么不改?其次,通过二十九日、三十日两天中往返乐山参学的所有事中,肖老师和我们的心中,都有一个我,都在以我的知见,在不同的生活事上随顺恶习造恶,因此洗碗也和其他的事一样,心中只有洗碗这件事,不能见自己在这些生活事上怎样随顺恶习造恶。这一点,我们反复强调,但大家做不到。现在我们知道,肖老师在洗碗中随顺的恶习,不仅与二十九三十日两天所有事上随顺的恶习是一样的,而且与七月二日以来的千百件生活事上随顺的恶习也是一样,都有一个我,心中只有要做的那件生活事,都是以我的知见,随顺我的习气在这生活事上造恶。所以这洗碗的生死苦,是娑婆实实在在的生死苦。

       祈愿我们通过这些实例,真见娑婆实实是生死苦,才能在真信之修中舍生死苦,才能舍到实处,才能舍到究竟处。

       以上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6年11月08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