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真见生死苦的几点体会

修学真见生死苦的几点体会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学习11月8日提出的,必须真见娑婆实实是苦,谈谈自己的一点修学体会。

       第一,首先必须真心地反省自己所见的生死苦,不是真见娑婆实实是苦,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所见的生死苦,不是娑婆实实是苦?反省最近我在发愿念佛求生西方中,是怎样真心地在为生活,而不是真心地在生活事上修真信?真见生死苦的真,就是依据印光大师关于信的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我们的信,必须依教而信娑婆实实是生死苦,极乐实实是极乐,才是真信。印祖所说的信,是诸佛诸祖所共说。善导大师教诲“若深信生死苦者,罪业毕竟不重犯。若深信净土无为乐者,善心一发永无退失”《散善义》。在实修真信中,我没有真为生死的真心,虽然愿生西方的愿心很大,但是我的心中是真有我。真有我的身,真有我的亲情,真有我的知见,并且总是以我的知见,自以为是而念佛。说的是一定要往生西方,其实我心中只有生活事。我不是在生活事上真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实信真信,而是一心随顺我的生活事,是在随顺我中,以我的意识心见生死苦而念佛求生西方。

       随顺我,以我的意识心见生死苦,为什么不是真见娑婆实实是苦?几年来我见的生死苦,例如我在吃上有贪吃,说这贪吃是生死苦。在今天的什么事上,我起了嗔心,这嗔心是生死苦。即使说出生活中的某一事有贪心和嗔心是生死苦,也是偶然出现的一件事,不是见时时事事中都有贪心和嗔心。所以我见的生死苦,只是生活中那些不能随顺我和满足我的事,而不是所有的生活事。见娑婆实实是苦,必须见在所有的生活事上,我都随顺恶习造恶,这随习造恶,才是实实是苦。我们只能见某一事是生死苦,要见在所有的生活事上随习造恶是生死苦,就难了。如上月有两位同修回到家乡帮助亲人在生活事上见生死苦。一次他的亲人在早课念佛中,离开念佛道场到外面去吐痰。这位师兄在帮他见生死苦中说,现在的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如果临终现前,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助念人也不能扶你。而你却执意要起身去大小便,去吐痰。劝你要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大小便等事,就在床上,决不能动身,决不能因起身去大小便而丢失正念,可你就是不听,心中没有生死大事,只有去大小便这件事,并且一定要去大小便,根本不顾临终现前要振奋精神奋勇念佛求生西方,而是念念心念都要满足我的生活事。这种坚固的依我知见而做事,就是我的生死苦。这位同修知道自己执意到外面去吐痰是自己的生死苦,发誓以后不敢随顺我的知见。但他们所见的生死苦,并不是娑婆实实是苦。为了让他们在这件事上所见的,是娑婆实实是苦,于是要求他们再看在这一天中所有的事,看昨天前天两天中所有的事中,有没有吐痰中那些过失。如果有,说清楚是怎样在随顺我中做这些事的?他们无法理解,不能见,也不能说。由于身边指导见生死苦的师兄都不能按要求见生死苦,也就不能帮助他人见几天中所有事上随顺恶习造恶的生死苦。从此,他们也不在问及此事。

       另一位师兄帮助亲人见收的黄豆因遇连连下雨而霉烂,就心里着急,于是埋怨他人。他知道自己心中只有生活事,在生活事上随顺恶习造恶,一心为生活的利益而急是生死苦。要求他们再看在当天的所有事上有没有相同的过失。若有,说说自己是怎样在随顺我的恶习中做这些事的?和前面的师兄一样,只能见某一事是生死苦,不能见在所有的事上随顺恶习造恶是生死苦。为了帮助见生活事中的生死苦是娑婆实实是生死苦,例举了肖老师9月30日晚饭后错误地把洗碗看作是在随顺生活洗碗是生死苦。为了帮助肖老师见洗碗这件事的生死苦,不是随顺生活事洗碗,而是在洗碗中随顺自己的恶习造恶,这造恶,才是生死苦。于是让他亲见9月29日和30日这两天往返乐山的所有事中,自己的心中只有要做的生活事,念念心念,都在心随境转而起心动念,随着境界事在说在做,心中根本没有在这些事上修了脱生死往生西方的心行。这和洗碗一样,是自己随顺恶习在洗碗中造恶,不是在随顺生活洗碗而造恶。能见在所有的事上都在随顺我的恶习造恶,同时造恶不断,才是娑婆实实是苦。实实是苦的实,就实在自己是一切时一切处的分分秒秒中,都在以我的知见而随顺恶习造恶不断。见这分分秒秒的造恶不断,没有丝毫疏漏,这才是实,没有虚。我们只见生活中的某一时中的某一事是生死苦,就必定不能见在很多的事上造恶,就必定信不真。信不真念佛是不能往生西方的。所以我们必须真见娑婆实实是苦。

       为什么我们不能见娑婆实实是苦?是难修难见吗?不是。是心中只有我的生活,只有我的知见,没有真为生死的真心,所以难见。明知不是依教实修真信,恶报在恶道,既不怕,也不改过失,还是依旧在随顺我的生活和我的知见,泛泛而说,泛泛而修。我们要求在生活事上见娑婆之苦,是实实在在的生死苦,绝不是舍弃生活事不管,而是要尽生活事的本分。可是我们的心念就转不到在生活事上见生死苦,和舍苦而念佛。例如,今年7月2日,我们要求以岳师兄和肖老师在生活事上见自己是怎样随顺恶习造恶的。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依据要求实修。岳师兄肖老师所修的难不难?不难。岳师兄是天天忙在必须完成的工作事上,我们是天天忙在日常生活事上。虽然所忙的事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坚固的我身,我情,我的知见和我的生活事。他在他的生活事中忙,我在我的生活事中忙,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在自己的生活事上见随习造恶?同时例举肖老师在吃穿住睡等生活事上随习造恶的事例,和我的生活是一样的,可我们几个月来都不能见生活事上的死苦。是难见生死苦呢?还是不去见生死苦?是不去见。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对于真信之修,是在随便中修,对了脱生死,往生西方的生死大事,没有像对生活事那样真诚。

       我和这些同修一样,几年来,一直在随便中修真信。过去世随便,不能出生死轮回。今生随便,今生依旧不能出生死轮回。正因为有平时随便的恶因,这一次才有得重病缠身的恶报。

       10月20日,我因患疱疹而住院治疗,一直到11月10日,医院是方法用尽,而病情在不断扩散,剧痛由阵痛变成接连不断地疼。在剧痛中,是睡也痛,坐也痛,慢步行走也痛,不动也痛,遇凉热也痛,衣服接触也痛,一张口就痛,一动头就痛,一动身就痛,甚至无缘无故也会突然发作钻心地痛。念佛人治病的良方,就是念佛。记得几年前自己在癌症中能念到身无病苦,神志清楚,带着高烧在癌症的病痛中,连续三次为三位临终人助念。为什么这次在病痛中念佛而剧痛依旧?有时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整身心而念,调整到真的不要这条命,只有阿弥陀佛和西方,整个身心要专注到这个点上,种种剧痛和难受才会一下消失。若此时稍有不痛的心念一起,剧痛和难受会立即现前,要想再如此而念,进入那种无痛,就难了。在助念中或平时常为同修说,“你只要有痛的感觉,地狱相就现前了。”在这次病痛中,我真实见到的,是我身的剧痛,现前的,根本不是地狱相。为什么实际所见与自己所说的不一样?那是因为没有在剧痛中实修令生正信,全凭想象而说空话大话很容易,说身不是我,病痛不是我也容易。如果没有修得和证得自性,会依旧随恶缘而烦恼不断,绝不能凭空说,就能实得自性显现的真实利益。所以在剧痛难忍中,我经常地喊痛啊,心随境转是自然的。也不止一次地埋怨自己不顾劳累忙碌,去为度他人实修见娑婆实实是苦的修持,而使自己免疫力低到极限,才会引起此病的发生,其实是大错特错。印祖教诲使我知道,修德有顺有逆。若随顺自性而修,是愈修愈近,修到极净时就能彻证自性往生西方。而自性不变。若背离佛祖教诲而修,是越修越远。修到极处,就永堕恶道。堕而自性不变。我是背离佛祖教诲,狂妄自大,自以为自己是得度之人,其实自己是无修无德的罪恶凡夫。本应借此共修的善缘,与同修共修真信。由于自心是狂妄心,心无正念,把本来是善缘,是共修真信的净境,却变成恶缘,恶境。纵然辛勤而修,也是越修,越远离佛祖教诲,因此感得宿世怨业现前,使自己在病痛中更加丧心病狂,丢失正念,怨恨心更强烈,在怨恨中就更加疯狂的造恶。种种病痛加剧而持续不断地痛,这就是在造恶中越修越远,修到极处,就永堕恶道。虽然在剧痛中经过长时的调整身心念佛,我能暂得身无病苦,为什么守不住?因为是自心没有正念,是在剧痛中凭借意识心在求痛苦的解脱,而不是舍命求生西方。由于我平时没有实修真信,临终或恶缘恶境现前,是绝难有正念的,也绝对不能得到念佛的真实利益的。

       通过这次病苦的折磨,要反省的确实很多。但归结到一点,如果真为生死之心是假,必定是在背离佛祖教诲而修。纵然修持非常勤奋,也是越修越远,修极而永堕恶道。所以,依教实修真信,真为生死之心,必须真实不虚,才能在生活中真见娑婆实实是苦,才能真正舍生死苦而至诚念佛求生西方。依教奉行,不得有丝毫随便。如果有,果报在恶道,绝不是西方。这是联系自身实际忏悔后必须清楚的。其次,忏悔重在知道自己不能真见娑婆实实是苦的过失是,不能见在所有的生活事上,自己随顺恶习造恶,是分分秒秒没有间断。错了就必须改。是怎么改的?必须有清楚改过的行持。这是我们修学必须真见娑婆实实是苦的第一步,在忏悔中知过和改过。我们先做到第一步后,再修第二步,见三苦八苦是生死苦。愿我们在依教共修中,共得真实利益。

       以上所谈的体会,仅供参考。由于是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望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末学杨居士 合十敬上

                                                 2016年11月18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