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注重实修,才能真得实益

必须注重实修,才能真得实益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我们依印光大师的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而信,绝不只是在文字上的理解和认识上的信,而是要落实到生活实际中,注重在事修上,实见我们的生活事,是实实在在的生死轮回苦。通过实修,我们也确实在生活事上见自己随顺贪嗔痴的恶习造恶,这些造恶就是自己临终随业堕恶道的生死轮回苦。但是我们所见的生死苦,还不是祖师教诲的“须信娑婆实实是苦”。为什么我们所见的生死苦不是娑婆实实是苦?那么我们所见的生死苦不是娑婆实实是苦的过错是什么?怎么才能依教真见娑婆实实是苦?这就是11月18日提出必须反省和忏悔我们在实修真信中,是怎样见生死苦的?再结合祖师的教诲,找出我们的过错是什么。

       印光大师教诲“但所说者,务必见于实行,方有实义。否则便是妄语,自瞒瞒人矣”《复康寄遥居士书》三。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凡是我们所说的真信之修,(但,是只要或凡是的意思。)务必见于实行,是一定要在实际生活中,真实地见到真信的实际修持。只有这样说到做到,才能实实在在得到真信之修的真实利益。如果只是口说而无实修,就是佛在经中所说的,是大妄语。把自己所说的认识,当作实修,就是自己骗自己,又必定会骗他人。用祖师的教诲来看自己是不是在实修真信?是不是得到实修后的真实利益?什么是实修后的真实利益?善导大师教诲“若深信生死苦者,罪业毕竟不重犯。若深信净土无为乐者,善心一发永无退失”《散善义》。事实证明,我们的罪业是不断地在重犯,我们虽然发愿要往生西方,在生活实际中,我们不是真为生死求生西方,而是真为我的生活而造恶。善心是假,造恶是真。只要我们能真心忏悔罪业,在忏悔中知过和改过,我们就能依教实修真信。具体的忏悔如下。

       一. 我是这样见生死苦的。

       张师兄9月回江苏老家帮助小姨见生死苦。一次早课念佛中,小姨离开道场到外面去吐痰。对于这件事,张师兄对小姨说“我们现在的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临命终时,自己卧床不能动身,也不能自行去大小便和去外面吐痰,助念的同修,也不能动你的身体,扶你到外面去大小便等事,此时你心中只有这些生活事,并且一定要到外面去大小便,没有一心要念佛求生西方这件生死大事。同修劝你,临终现前,必须一心念佛,振奋精神,舍弃一切生活事,奋力求生西方。你如果不听劝告,就会因这些生活事而丢失正念,临终堕入三途恶道。如果你能以求生西方为重,即使要大小便,只要不去理睬它,就在床上大小便中奋力求生西方。现在,你虽然在念佛求生西方,但你心中是真有我的生活事。为了随顺我的生活事,使我在生活事上得到满足,你就不顾生死大事而满足自己的生活事,这就是在生活事上随顺我的恶习而造恶。这造恶就是自己的生死轮回苦。”小姨听后说,我知道了。以后不敢随顺生活事了。

       二. 张师兄这样见生死苦,不是真见娑婆实实是苦,其过错是什么?

       张师兄帮助小姨见生死苦,是不是真见娑婆实实是苦?是不是通过张师兄的提示,小姨就能在生活中真见生死苦?依据印祖教诲,他们这样见生死苦,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过错。

       其一,只说生死苦而不实见生死苦,必定难舍生死苦。

       印祖的教诲告诫我们,“但所说者,务必见于实行”。张师兄说,我们现在的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只要自己这样说了,就一定要在生活实际中,实修所说的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还必须使人能见到在事修中是怎样在念自己的临终,而不是通过说生死苦,使人知道这是生死苦。念佛念自己的临终,要知道临终时,是人过去世和今世造业所结下的怨业统统现前。在此时,临终人更加迷惑愚痴,更加疯狂地随顺恶习,在种种病苦,死苦,情执,知见,利养等生活事中,被恶业缠身,是丧心病狂地造恶,这造恶是接连不断。所说的现在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就是要在平时的一切时一切处,都是临终时的种种恶业缠身,必须亲见自己在随顺恶习造恶不断。这造恶,就是临终的生死苦现前。念佛,就是在生活中舍生死苦而念佛。如骆老居士终前被病苦缠身长达九个多月不能直身念佛,他只能随顺病痛,长期弯着腰,低着头,蜷缩着身子而念佛。平时这样念,临终也是这样念。90岁的老人,念佛求生西方的愿心很坚定,念佛也很勤奋,只是在随顺病痛念佛。助念人就告诉老居士,随顺病苦念佛,是贪身念佛。贪身念佛的果报,不在西方,而是堕地狱。他说我能直身,只要抬头直身,心就像往外面拔一样痛。为了舍贪身,他立即直身抬头合十念佛。这就是“但所说者,务必见于实行”。在实修中能看到他不顾生命舍低头弯腰念佛的事实。张师兄是否注重自己和小姨在事修中去念自己的临终?和骆老比,张师兄只是说,没有见于实行。小姨只听到他说知道了,以后不敢随顺生活,并没有真见如何念自己临终的事实。在实修中,张师兄和我们一样,说生死苦多,忏悔多,发愿念佛多,就是难见实修和在实修中难舍生死苦而念佛。所以,尽管修学很勤奋,也难得真信之修的真实利益。

       其二,只是口说,不见于实行,所说的,就是妄语。必定会自己骗自己,又会骗他人,即印祖教诲的“自瞒瞒人”

       张师兄对小姨说,现在的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确实说得很好,我们都应该这样去念自己的临终。张师兄即使过去没有这样念,现在知道了,也应立即和同修一起这样念,要在实修中落实自己的所说,才能通过念自己的临终,在一切时一切处,就能亲见自己在所有的事中随顺恶习造恶,是接连不断的;亲见娑婆实实是苦,是真实不虚。如果只是凭认识说生死苦,或听他人说而知生死苦,自己不将所说和所听的生死苦落实到生活中去实修,在实修中亲见自己随顺恶习造恶的事实,是绝对难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的。信不真,就必定正邪不分,善恶难辨。例如,既然张师兄和小姨都知道现在的念佛,就是念自己的临终,请回顾小姨当天和前两天在生活事上,是怎样随顺恶习造恶的。张师兄感到很困难,不知从何处着手,最终不能解决。不只是张师兄和小姨不能见在其他事上随顺恶习造恶的生死苦,还有徐师兄在帮助母亲见黄豆霉烂时就心急的生死苦后,也不能见在其他事上随顺恶习造恶的生死苦。他们为什么不能见呢?凡违背祖师的教诲,“但所说者,务必见于实行,方有实义”。“说而不修”,便是妄语,是“自瞒瞒人矣”。张师兄徐师兄自己欺骗自己,欺骗了什么?欺骗自己不依教实修真信,误把认识所知当作实修所知,因此使自己不能在生活实际中真见娑婆实实是苦。纵然自己修得很勤奋,往生西方的愿心也很坚定,只因背离佛祖教诲,而依我知见修真信,是越修,越远离佛祖教诲,修到最终,必定随业堕入三途恶道。这就是自己欺骗自己。除了这两位师兄在自己欺骗自己,我们和这两位师兄一样,几年来,我们都说娑婆的一切境界和境界中的一切人事物都是自己的生死苦。还说,我就是以死苦逼迫念佛求生西方。是实修后所说呢?还是凭自己的认识所说?是凭自己的认识所说,不是实修所得而说。因为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心中是真有我的情,我的利,我的生活事。能随顺我的,就心满意足。如果稍有不能随顺我的,就心生烦恼。在事上,在一切境界中,我们是任意地随顺贪嗔痴的恶习造恶而毫无知觉,并不是在实修中亲见我们所说的这些造恶是生死苦。我们只是说而不务实修。这就是在实修上自己骗自己。

       我们不仅在事修上自己欺骗自己,使自己信不真,不能真见娑婆实实是苦,而且在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中,也是自己欺骗自己,使自己不能在生活中见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因此使自己善恶不辨,正邪不分,正念难生,生死难了。例如,张师兄只能帮助小姨见晨课念佛中随顺生活事而忘却生死大事的过错是自己的生死苦,没有看到这一过错,绝不只是这一次出现。而是在小姨的平时生活中,随顺生活事来满足我,是经常的。平时已经习惯事事都要随顺我,这是因。有这个因,才有晨课念佛中很自然地随顺我的生活事而随便丢弃生死大事的行为出现。这种行为,看似很平常,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大害。其实这种恶因遭恶报,在小姨的生活中是不断地发生。正因为有这些平时不断的因果报应,才有临命终时的随业堕恶道的因果报应。我们在生活中,如果只能见某一事是生死苦,而不能见这一生死苦在平时的因,就不能见自己在生死轮回中随顺恶习造恶,是接连不断的事实。这些造恶就是真实不虚的生死轮回苦。我们明知自己是真正的生活人,是以随顺生活人的我知见而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念佛,却不怕这恶因必遭恶报的因果报应是堕三途六道,轮回不止。为什么不怕呢?是以妄语而修,就自以为是。其实是自瞒瞒人。

       其三,只因随便,才出现自瞒瞒人的造恶。

       90岁的骆老居士虽然长期随顺自己的病痛而低头弯腰念佛,那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死苦。当自己的临终现前,他真知真信自己的低头弯腰念佛,是随顺贪心念佛,果报在地狱,就立即抬头直身合十念佛。纵然抬头直身,他的心像往外拔一样剧痛。他不顾一切病苦死苦的障碍,振奋精神,拼搏念佛,一直念到第四天上午,他说,今天我全身都不痛了。90岁的老居士能在临命终时,决心真为生死,不敢有丝毫地随便,即使在舍贪身的念佛中,心是撕肝裂肺的剧痛,他能以剧痛为师,舍尽贪身而念佛求生西方。他是我们小组的同修,他能做到在真信之修中不随便,为什么我们做不到?他和我们一样是生活人,为什么他能舍生活人的恶习而实修真为生死,我们却死死地抓住生活人的我知见,在生活事上,见亲情即生亲情心;见病苦即生贪身怕死的心;见生活事随即心随境转为生活事。都说我愚痴,但在为我的生活事上,一点也不含糊,是尽心尽力一直办到自己满足为止。相反,在落实印祖教诲,见在生活事上随顺恶习造恶的生死苦,从7月3日到现在,我们都很难做到。是难修,还是不修?和90岁的骆老居士比,我们要见的生死苦,比他舍生死苦,要容易千百倍。可是如此容易之修,我们就是叫苦叫难,一点也做不到。不是死亡和剧痛在障碍,而是贪恋生活,被亲情,被生活,被随顺我知见所障碍。我们在生活面前,为了随顺我,只好“自瞒瞒人”,对自己的生死大事,只好随便想,随便说,随便做。明知随便的果报是地狱,为了满足今生我的生活,也要随便下去。

       通过忏悔,知道了我们在实修真信中的三点过错。忏悔的目的,一是知过,二是改过。如果只说一堆过失,不见改过的实行,是假忏悔。我们必须在实修真信中彻底舍弃三点过错,才能实得真信切愿念佛,与佛感应道交的真实利益。如何实修改过?提出三点建议供参考。

       第一,我们和骆老的差别是,我们的心中是真有我的生活,骆老的心中是真有了脱生死的真心。在生死苦前,骆老是不顾生命也要舍我和我的知见,立即依教而念佛求生西方。我们是以随顺和满足我的生活事,生活情。生活人的知见,一边说生死苦,一边以求利养为实行。我们说生死苦,是一套一套的,我们是说而不舍生死苦。是假为生死。骆老是不说,知错就改,真舍生死苦,是真为生死。通过对比,我们就知道改过而修真信,不是改修持的方法,而是要真舍我。要在舍我中修真为生死的真心。此心不真生,全是妄语,全是自瞒瞒人。修真为生死的真心,必须封住说空话套话的嘴,不说而只重实行。骆老是怎么做的,我就怎么做。用实行来显自己往生西方的真心。

       第二,不管是事修和念佛,都必须有真实的死苦逼迫而修而念。死苦,即三苦八苦。如三苦中的“苦苦者,谓此五阴身心,体性逼迫。故名为苦。又加以恒受生老病死等苦,故名苦苦”。在生活中,我们的身心总在随顺尘境而想而说而做。纵然在念佛,也在起心动念中念佛。这些现象虽然很平常,但这极平常的心随境转而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就是死苦。我们首先必须念念不忘死苦的逼迫来舍生死苦念佛。

       第三,我们在真信之修中的念佛,必须是“知苦失念”。即真知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而念佛。印祖教诲告诫我们,如果没有死苦的逼迫,是很难成就真实的厌舍生死苦和欣求西方的真心的。我们就生活在三苦八苦之中造恶不断,轮回不止,死苦是清楚的。舍生死苦念佛,就像骆老舍贪身的低头弯腰为抬头直身合十念佛一样,是不顾生命的拼搏。我们的句句佛号,必须落实到舍死苦上。才能实修知苦失念。才能在念佛中真见印祖教诲的只将一个死字挂在眉毛上,贴在额颅上,舍死苦而念佛。

       由于是认识,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6年12月09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