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流中见娑婆实实是苦

在交流中见娑婆实实是苦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春节前,要求在节日期间相互交流修学体会,有三位师兄通过交流,相互取他人修学的长处,来弥补自己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的不足。他们通过交流,是否提高了在生活实际中见生死苦的能力?是否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之处?知道不足的过失,是否立即就改了这些过失?请看三位师兄的交流。

       第一位师兄通过短信说,新年中少不了拜年祝新的一年快乐,按世俗说,新年确实是快乐。但对于了生死的人来说,真是并不快乐。因为年关,确实是人的生死分判之际,若不是真为生死,新的一年,依旧还在恶习中造轮回的业,有什么快乐值得祝贺?他说,由于自己求往生的三资粮还没有具足圆满,所以在节日期间,感招的临终恶报,就时时现前。恶报现前,每天还要随顺无情的节日,随顺亲情的喜好和自己的喜好,随顺着生活人的习性,不断地忙碌着生活,如打扫卫生,洗衣服,蒸馒头,包饺子等等,在忙碌中,心随境转是常事。虽然也有念佛的时候,但心中还是想着生活事,过年前的忙碌,时时在影响自己。在做事中,在和亲情的接触中喜怒哀乐,喜形于色,是很难不动心的。多年来,自己没有依印祖的教诲实修,如果没有老师这么多年来的鞭策,了生脱死的大事,早被自己这生活人的恶习给磨灭了。今后真的要脚踏实地落实印祖的教诲,望老师多鞭策和指教。

       第二位师兄也是在短信中谈自己看了师兄的体会很受感动。感动什么?他不仅看到在节日中的某些生活事是生死苦,他还看到了这些生死苦死死缠身的恶果,是因为多年来没有实修真信切愿念佛所致。平时没有依印祖教诲脚踏实地而修,是恶因。他还看到了这恶因感招的恶报在节日的生活中现前,同时也是自己临终时的恶报现前。这些恶报,全是节日生活中的事,如每天都要随顺无情的节日,随顺亲情的喜好和自己的喜好,随顺生活人的习性,在忙碌中打扫卫生等等生活事,这些种种随顺和在随顺中的忙碌,就是自己临终时的恶报。师兄虽然是顺口而说自己所见的生死苦,却说出了生死轮回中的因果报应,他从因果报应中见生死苦,确实给自己敲了警钟,给自己以警醒。警醒了什么?第二位师兄虽然没有像第一位师兄那样,做种种过年的生活事,也没有像他那样忙碌于过年,但自己和他一样,心都在节日的境界中心随境转。身口意在这个境界中,起心动念,言语行为,不是在舍生死苦中修真信切愿,而是随境造恶。第二位师兄因此看到自己在几十年的年关中,除旧迎新做了些什么?不是见腊月三十日,是念佛人的临终日,不是在新年时为了脱生死而断恶习,修净业。而是在大年的欢乐中,继续过去的恶习,在节日中,在新的一年中,更加凶猛地造恶。这新年中的欢乐和庆贺,决不是简单随顺世俗,而是在欢庆和肯定这愚痴众生的造恶,在欢庆和肯定今生死后必堕地狱的恶报,所以真心地感恩师兄所见生死苦,对自己的警醒。

       见到临终的恶报现前,不是表决心和发愿,而是要像骆老,张善和,张钟馗那样,不顾生命舍弃地狱恶报,猛切念佛求生西方。第一位师兄虽然见了生死苦的恶因恶报,就等于看清了自己在修真信中的过错一样,他不是立即改过求生西方,而是表决心今后要真修。说今后改过错,而当下的过错依旧存在,自己还在过错中随过错而造恶,这是第一位师兄的不足。其实在修真信中,我们都是这样,见了一大堆的过错后,就说,我决不随顺,于是就念佛求生西方。骆老,张善和不是说不随顺过错,而是不顾生命舍尽过错。我们是口说不随顺,却不见改错的实行,这不是真信的实修。纵然念佛,也是随顺过错中念佛,这是自欺欺人,自残自己的慧命。所以告诉第一位师兄,在死苦现前时,如果没有当下脚踏实地的舍生死苦,再大的愿也是空愿。只有当即舍尽死苦而猛切念佛求生西方。才是真正的大愿。这是第二位师兄的第一点感受。

       第二点感受是,他说,看到当下在欢乐的节日中造恶,再回头看今生以来几十年间无恶不作的罪行,就知道过去无量劫中因造恶而轮回不止,求出无期的事实是真实不虚的。就看到今生临终的恶报,必定是堕三途恶道。这是不是就是真见生死苦呢?若依他这么说,好像是真正见了自己的生死苦。若要看他在见生死苦后,有没有舍生死苦的实行,第二位师兄说,我不是知生死苦舍生死苦,至诚恳切念佛求生西方。因为我的心,还在节日之中。我还在随顺节日的生活中,有亲情,有喜怒哀乐。我所求的,是节日的生活,绝不是在恶境中舍生死苦求生西方。他又说,看到自己今生和往世欺佛欺己的泛泛悠悠之修,被吓得战战兢兢。虽然害怕自己的造恶,可是一回到生活,自己又回到节日的生活中不能自拔。应该怎样救自己不堕恶道,他请第一位师兄说说自己是怎么修的。其实,这也是第二位师兄硬逼第一位师兄进入舍生死苦的实修,来弥补自己实修真信中的最大缺陷。若真能进入实修,决定实得善导大师教诲的“知苦失念”的实益。可他没有立即实修。

       第三点感受是,第二位师兄说,我是一个真正的造恶的罪人。罪人真心地感恩第一位师兄对我的警醒之恩。因为我还是一个真正的生活人,不是真为生死的人,现在,我只作到了有时在念佛时,心存惧怕堕地狱之心念佛,能心口念清楚,耳中听清楚,但是还不能做到时时如此而念,更难做到真知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而念佛,祈请师兄谈谈您们是怎样修的?为什么这位师兄只能有时做到?因为真为生死的人就能时时做到心存畏惧而念佛,念时心口念清楚,耳中听清楚。为什么只有真为生死之人,才能做到真见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而念佛?因为生活人心中只有我和我的生活及生活中的亲情,不真信我,我的生活,我的亲情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来行怨怨相报。而真为生死之人,是深信不疑佛祖教诲的娑婆实实是生死苦,就是自己生活中的三苦八苦。他所见的,不仅是节日生活,只要投生为人,在世间的一切时,一切处的生活,都不离八苦和三苦。而我们在生活中,都真有生活,有六亲,看不到是自己的业力感招的怨怨相报。第二位师兄说,自己现在确实在依印祖的教诲修了脱生死求生西方,但只是意识心。说起求生西方,就激动一会。回到生活中,就没有西方的影子了。这是自己最可怕也最难舍弃的生死苦。口上说西方是极乐世界,可自己真怕离开我身,我的亲情,我的生活和这个家。

       第四点感受是,由于我心中真有我,我的亲情,我的生活,所以看到临命终时,六亲因悲伤而哭泣喊叫,并送医院抢救的情景。因哭喊搬动,临终人顿生爱心和嗔心。别说平时是泛泛而修心无正念,即使有实修的功夫,也会因此而正念丢失一空,随业受生。第一位师兄说的是真的,若平时没有真信切愿念佛的实修,不要说在节日中会时时现临终的恶报,真到临终,不仅是今生的恶业,而是生生世世的恶业,都会在临终时前来报仇索命。为什么?印光祖师的教诲使我们知道,我们这个人身是业报身。而今生的生活环境,生活中的六亲眷属,生活中的所有事,及这一生的贫贱富贵,健康疾病,长寿短寿等,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来行怨怨相报的。怨亲就是要通过我身,我情,我的生活,来使我们迷惑愚痴,在这些境界中随顺贪嗔痴的恶习,造杀盗淫妄的恶业。平时在生活中的造恶,我们不知是恶,还以为是正常的生活。临终的恶报现前,也不以为是恶,还以为是正常的生活。所以到临终时,不管是清楚还是昏沉中,即使有人助念,自己也在随众念佛,但神识却始终随恶缘而转。印光大师教诲“平生绝无信愿者,临终绝难仗佛慈力”《复濮大凡居士书》。第二位师兄看到平时真有我,真有我的亲情和生活而感招的临终恶报现前,即使助念人尽心尽力,由于自己不能随净缘,是一心随恶缘,再多的人助念,也无济于事。

       第二位师兄多次地感恩对他的警醒之恩,在他的四点感受之中,真信娑婆实实是苦,就是我的人身,我的亲情,我的生活,就由自己业力感招所现来行怨怨相报,这怨业的仇报,是通过我身,我情,我的生活事来使自己毫无顾忌地去贪,若不能随顺我和满足我,就在嗔心中不顾命的去实现贪欲。不信佛祖教诲的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即使到死,还死死地抓住我不放。虽然在依教念佛求生西方,全是在随便中以满足我而学,这就是第一位师兄对他的警醒。

       学佛人应该怎样对待我身,我情,我的生活呢?应以孝为本,以诚为本。努力做到印祖教诲的“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不是悲观厌世不是只顾自己求往生而不尽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而是要真诚地做到敦伦尽分。在尽分中舍弃贪嗔痴的恶习。要事事尽分,事事反省自己的过失,时时改过向善。学佛的人,就是一个没有自私自利,克己奉公的人。人都做不好,是绝难成佛的。

       第三位师兄通过电话谈了自己的感受。虽然还不能通过交流来见自己的生死苦,绝不是境界中的某些事,而是自己的生活中的一切时,一切处的一切人事物,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来使自己起心动念去想,去说,去做,由此而造恶业。这些恶业,都不离生老病死的八苦和各种境界的三苦,这些都是自己的生死苦,这位师兄能参与交流,比不参与,要受益的多。

       我们已经看到了去年7月2日,9月30日,11月的三次交流中,我们没有注重从中取人之长来补自己没有实修的短处,我们一直在随便之中造恶不断。不是把自己所说见于实行,难得我们还要随便到自己的临终?敬请三思而行。

       以上所说的体会,是借他人所见和感想而说。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7年02月07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