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死苦来逼,何由得念佛名

罪人死苦来逼,何由得念佛名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善导大师“正明闻法念佛,得蒙现益”第五明,告诫我们,“罪人死苦来逼,何由得念佛名”。罪人,指我们是罪业深重的博地凡夫,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我们是重碟造恶的罪人。“一明重碟造恶之人”。我们念佛求生西方的人,依教而念佛,第一要明白,自己是一个重碟造恶的罪人。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苦中,永无出期。今生要念佛求生西方,我们首先必须真知生死轮回苦,皆因累劫重碟造恶所致。必须以此生死轮回来逼迫自己断恶修善而念佛,方能成就净业。如果不以死苦来逼,是不能实现念佛成就净业的。

       知生死苦而断恶修净业,这是从因地上修。无量劫的生死轮回苦之因,是累劫重碟造恶。念佛求生西方,这句佛号之念的行持,是修身而念。修身,就是断造恶之身而成修净业之身。修净业之身的修,修什么?修断恶。修断恶,就是舍离贪嗔痴的恶习。印光大师教诲“若无苦境逼迫,则颇难成就真实欣净厌秽之心。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八苦交煎。有血性者,决不于此世界生系恋心”《复卓智力居士书》。印祖教诲告诫我们,念佛求生西方,必须用苦境来逼迫自己。苦境,就是娑婆的生死轮回苦,即三苦八苦。如果不知也不惧怕这三苦八苦的苦境,是生死轮回的苦因,纵然念佛不断,却在随顺自己的恶习中,不断地造恶。死苦的逼迫,就是真知既造恶因。必定遭受生死轮回的恶报。由此心心念念,真正惧怕生死轮回苦,惧怕死后随恶业堕地狱。这种真正惧怕因果报应,真正惧怕生死轮回苦和死后堕地狱,就是死苦的逼迫。

       祖师教诲,如果没有死苦苦境的逼迫,就非常难成就真实地厌秽和欣净的心。厌秽,是厌舍贪嗔痴慢这些污秽的恶习,即娑婆的三苦八苦。我们身居在恶习遍布的娑婆,如同身居厕坑的污秽。急求出离,如同急切舍离污秽厕坑,求生无有众苦,只享诸乐的西方净土。急求出离之行,就是欣求。而真实的厌秽和欣求之心,就是真为了脱生死,求生西方的真心。只有真为生死的真心,才能有真实的死苦的逼迫。如果身居娑婆,系恋尘世,心中真有我身,我的生活,我的亲情,我的贪嗔痴慢的恶习。一切都以我的利欲为主,一切都以随顺我和满足我,虽然在不断地发愿和念佛,也只是说在西方,行在娑婆,不是真为生死,而是真为系恋尘世。如此口是心非,也就绝无苦境的逼迫。既然没有苦境的逼迫,如印祖教诲,“则颇难成就真实欣净厌秽之心”。

       这几年我们在真信之修中,为什么反复在真见生死苦和真舍生死苦上修总不能实现真信之修呢?大家都感到越修越难,越修越觉得这句佛号难念,甚至失去信心,就想一句佛号念到临终实现往生。我们依印祖的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而信。我们确实深信不疑娑婆实实是苦,并且真信我身是业报身,真信我身边的一切境界及境界中的一切人事物,都是自己业力感招所现的生死苦,我们就是以此死苦逼迫而念佛求生西方,为什么我们的念佛还不是真信之修?

       印光大师教诲“但所说者,务必见于实行,方有实义。否则便是妄语,自瞒瞒人矣”《复康寄遥居士书》三。我们学习印祖教诲,必须将自己所说的如何在死苦的逼迫下念佛求生西方,落实到实行中,亲见自己在实修中是如何舍生死苦的事实。只有见舍生死苦的实行,才能通过舍的实行,确定自己是否有真为生死之心,才能知道自己不是依自己的意识心在修真信,而是在依佛祖的教诲在修真信。例如,最近小组的张师兄到医院护理住院的父亲。他是借护理有病的父亲这件事修真信切愿念佛。作为一个孝子,护理有病的父亲,看见年老多病,已到老病死的晚年的父亲,很容易生起亲情的心念,可张师兄说,我没有亲情。尽心照顾有病的父亲,是敦伦尽分,是还债。在整个护理过程中,他都坚持念佛不断。张师兄知道,父母,夫妻,儿女等亲情是自己业力感招所现来行怨怨相报的。他是真知,还是以我的意识心知?须要用事修来证明。在事修中修真信娑婆实实是苦,从他的言行来看,见父亲,不是父亲,是怨怨相报的怨亲债主。尽心尽力照顾有病的父亲,是为了还债。并在还债中念佛求生西方。确实的信娑婆实实是苦。

       如果依印祖教诲而修信,真信娑婆实实是苦,是指真信三苦八苦是生死苦。用三苦的第一苦看张师兄是否是真信之修?第一苦,苦苦。其中包含三个苦,即五阴身心苦;体性逼迫苦;再加恒受生老病死苦。如果真知和真舍五阴身心苦,张师兄必须做到心之所想,身之所行,口之所说,没有一丝毫为我的父亲护理,没有一丝毫亲情的心念,他是真正的怨亲债主。问张师兄,是否做到这一丝毫没有亲情,心中绝无亲情?他说,没有做到。印祖教诲“五阴者,即色受想行识也。色,即所感业报之身。受想行识,即触境所起幻妄之心。由此幻妄身心等法,于六尘境,起惑造业,如火炽燃,不能止息,故名炽盛也。又阴者,盖覆义。由此五法,盖覆真性,不能显现”《与陈锡周居士书》。不仅张师兄如此,我们和张师兄一样,身心在六尘境缘中,坚固地执着我和我的亲情,我的生活,我的利益和欲望,其起心动念,心随境转,丝毫未停。即使对佛祖的教诲能说能解,念佛求生西方的行持不断,但是对于自己主人公本来面目,却置之不问,任其随顺恶习造恶,致使自己的神识在五阴身心苦中造恶不断却毫无知觉。

       苦苦中的第二苦,是体性逼迫苦。体性,是众生本有的真性。既然众生的真性与佛等同,又在发愿中念佛求生西方,为什么会有体性逼迫之苦呢?印祖教诲“真性在未证前,随恶缘则成烦恼,而仍不变。随善缘净缘而成菩提,亦不变”《复吕智明居士书》。又教诲“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但以迷而不知,反承此佛性功德力,起贪嗔痴,造杀盗淫,以兹沉沦于三途六道,永不能出”《复佛心居士书》。张师兄和我们一样,虽然知道我身,我生活的世界,我的父母,夫妻,儿女等等方面,都是宿业所招,现行所感,但不是真知,而是理解的知。在自己的心中真正有的,是我和我的亲情。我们并不真知自己在累劫生死轮回中所造业,感招在今世所现的业报身和亲情身,来行怨怨相报的。真信他们就是生我和我生的骨肉相连的亲情。由于我不信亲情是生死苦,虽发愿念佛求生西方,也不是真为生死,而是真为生活,真为亲情;由于心无正念,在六尘境缘中,善恶不分,正邪不辨,不信怨业深重的怨家对头,累世累劫只图报仇雪恨;不信自己怨业深重,心无正念,纵有修为,也难了生脱死,往生西方。所以在境缘中,就任意地随恶缘而起贪嗔痴,造轮回业。明知造恶因必招恶报,明知生生世世轮回不止,都因造恶所致,可自己就是不能舍恶取净。体性逼迫之苦使自己总在迷惑愚痴之中。

       苦苦中的第三苦,是恒受生老病死苦。有生就有死。有生死就有生死之苦。张师兄在护理有病的父亲,虽然他总在念佛求生西方中借对父亲的尽心护理,修真为生死。他说我没有亲情,对父亲所做的一切,除了尽世间儿女的孝道,更主要的,是在尽孝中舍亲情,还宿世所欠的情执之债。恒受生老病死苦,是指在护理的整个过程中,生死之苦,是分分秒秒地存在于一切境界,存在于一切境界中的一切人事物中。知自己和父亲同受生老病死之苦,在护理中的真信之修,修什么?修念念心念真怕生死轮回苦和真怕死后堕落三途恶道,因为自己在一切时一切处都在恒受生老病死的生死之苦。如果真怕生死之苦在一切时一切处,在实修中,父亲,是我境缘中的恶缘,还是善缘净缘?是确定真为生死和真为生活的分界线。根据在五阴身心苦和体性逼迫苦中,他心中仍有我身我情和我的妄见,所以在生老病死苦中修真信,没有真见我和父亲在今生,在当下的生死之苦,都有我身,都有我情。并且都在为我身而活命,不是真为生死。诚然念佛而修身,绝不是断绝生活中的我身和我情不顾而悲观厌世。修身和舍我身,是依佛祖的教诲,真知我的贪嗔痴的恶习是生死轮回苦的根本。修身,是在贪嗔痴的尘境中,真见我的恶习,真舍恶习而念佛。要时时知过改过,时时生起惭愧心和忏悔心,把自私自利的私欲修掉,这就是舍我身和舍我情。修德有功,性德才能显现。要念佛做佛,须先学世间那些舍己为国和舍身救人的德行。成千上万的无名英雄,有拾破烂的穷人,平民,军人,干部,学生等,虽然他们没有学佛祖教诲,但他们的德行远远高于我们。他们忠厚朴实,至诚恳切,做而不说。即使做了,也谦卑恭敬,他们的德行就是我们念佛修身的导师,是我们成佛的根本。我们不是缺佛祖的教诲,我们缺的是这种德行。修身,舍我身,舍我情,若不实修其德,是从根本上缺佛祖的教诲。

       以上的个人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恳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7年4月19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