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死苦的逼迫

实修死苦的逼迫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的共修,我们要明确两个问题。第一,死苦的逼迫,要成就的是什么?和我们修的以死苦逼迫,念佛求生西方有什么不同?死苦的逼迫,必须重实修。应如何依教实修死苦的逼迫?第二,我们常说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生死苦,即三苦八苦。我们就是以三苦八苦逼迫念佛求生西方。我们应怎样在八苦中修苦境的逼迫?我们应怎样在三苦中修苦境的逼迫?由于是初学,不如法的必定很多,请诸位老师大德多多指教。

       死苦的逼迫,成就的是什么?印光大师教诲“若无苦境逼迫,则颇难成就真实欣净厌秽之心”《复卓智力居士书》三。死苦的逼迫,成就的是真实的厌秽之心和欣净之心。什么是欣净之心?欣,是喜悦,高兴。西方极乐世界,寿无量,智慧之光无量,没有娑婆的三苦八苦,没有凡夫贪嗔痴慢的恶习,没有娑婆的生死轮回苦,只有说不尽的诸乐。我们要舍离生死轮回苦,到西方净土常享极乐,这是无比的欢喜和高兴。所以这种求生西方的心,是欣求净土的真心。

       死苦的逼迫,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之心,只有实修死苦的逼迫,才能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之心。如果不重实修,只是口说,例如这几年我们常说三苦八苦是生死苦,我们以死苦的逼迫念佛求生西方。可我们在实修中以死苦的逼迫,成就的只是念佛求生西方。那么,我们知生死苦,以死苦的逼迫念佛求生西方,跟印祖教诲以死苦的逼迫,就能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之心,对于真信切愿之修,有什么不同?我们的念佛不是有信愿的念佛。为什么我们以死苦逼迫而念佛不是有信愿的念佛。印祖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蕅益大师教诲“如是信已,则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秽,而自心秽理应厌离。极乐即自心所感之净,而自心净理应欣求。厌秽须舍至究竟,方无可舍。欣求须取至究竟,方无可取”《阿弥陀经要解》。根据祖师的教诲,我们在实修真信中存在两个问题,其一,对娑婆之苦,我们不是自生厌心,不是真心地厌恶。没有把娑婆的生死苦,看着是污秽可恶的地狱苦。实修中,我们不但不厌舍,反而深深地依恋这些生死苦。“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我们不是真心地求了脱生死往生西方。在我们心中,是真实地有我的贪嗔痴的恶习。虽然念佛不断,总是在随顺我和满足我中念佛。由于没有真为生死的真心,就不能真见生死苦。即使真知贪嗔痴等恶习是生死苦,也是在随顺恶习中造恶不断,不是舍苦而念佛。我们总认为念佛就是有净业,认为有死苦的逼迫而不断念佛,就一定能往生西方。其实大错特错。祖师的教诲告诫我们,“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死苦的逼迫,成就的,是真信切愿二法的具足圆满。我们的死苦逼迫,成就的只是念佛。印光大师教诲“蕅益大师阿弥陀经要解云,若信愿坚固,临终一念十念,亦决得生。若无信愿,纵将佛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念佛摄心偈》。我们并不是今天才知道没有信愿的念佛不能往生西方。而是几年前就知道,并且天天年年都在告诉我们,我们的念佛不是信愿念佛,可我们不愿在真信的实修上舍恶习。虽然同是死苦的逼迫,成就的果报,一个是信愿二法的具足圆满,而我们是没有信愿的念佛。一念之差,是天渊之别,难道我们还听不懂?还不愿回头,还是那样随顺我而随便修?如果还在那生活的圈里牵挂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不在真为生死上下功夫,即使再修若干世,也是真有我,不能实得真信切愿二法的具足圆满。

       其二,娑婆之苦,自生厌心。什么是我们的娑婆之苦?我们说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三苦八苦。我们用苦境逼迫念佛求生西方。真正的苦境,不是生活,不是生活中的人事物,而是自己贪嗔痴慢的恶习。生死之苦,自生厌心。厌舍的就是自己的恶习。在实修中,我们不是真心地厌舍自己的恶习。在三苦八苦中,我们是任意地在随顺恶习而造恶。例如在八苦中,生老病死是生死苦。生死之苦,确实是人生最大的苦。有生死,就有苦。生灭不断,轮回之苦就没有终结。这生灭之苦,是因为人在从生到死的一生中,从未间断在贪嗔痴中造极重的杀盗淫妄的恶业。既造恶业,就必定在临命终时随业受生而堕恶道。这堕恶道受生死轮回之苦,就是我们说的生死苦。生老病死,是指人生世间的几个境界。回顾我们自己人生几十年的生活,生,老,病,死的形成,离不开我们随顺恶习的造恶。特别是贪习,从生到死的一生中,从未离开过贪。稍不如我贪之意,就起嗔心和怨恨心。虽然我们现在是念佛求生西方,没有过去那种强烈的私欲心,但是还是在念佛中真有我的情,有我的生活事,我的健康,我的疾病等等私利。说生老病死是生死苦,是说我们在生老病死之中,还有一个坚固的我。在生中,随顺生的境界而生迷惑愚痴之心,不信我是业报身和轮回身。由于愚痴而执着有我,所以整个一生中所有的境界,不管是老的境界,病的境界,死的境界,都在为健康长寿而生活。为我的生存而任意地造杀盗淫妄的恶业。所以生老病死是生死苦,是指在人生的一生中不断地放纵恶习而造恶不息。生老病死并不可怕,那是人从生到死的规律。而可怕的,是自己在生老病死的境界中,随顺恶习而造恶不断。我们厌舍生老病死的生死苦,是了脱生死求生西方的关键之修。修什么?就是要把自己生死之苦的恶习,要厌到极处,舍到极处。在前天的交流中,一位同修说,我洗菜,也没有起心动念,这有苦吗?洗菜做饭,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生活事,没有错。错在自己是否素位而修身培德?若只知随顺生活事而做事,不在做事中令生正信厌舍恶习而做事,纵然事没有错,如果不见恶习,不怕恶习,不舍恶习而做事,本身就是造恶。

       如果知道生老病死苦是修了生死的关键之修,就知道恶习在这些境界之中,是死死地强行逼迫自己,身不由己在随顺恶习中造恶,没有间断。怕不怕?如果真怕,会怕死后定堕地狱。所以这恶习是真正的地狱苦,在生老病死中是时时现前。能怕到极处,厌到极处,就必定会生发一种猛切之力来舍在生老病死中的恶习。认识恶习的可怕不难,下决心要舍尽生老病死中的恶习也不难,而要在生活中真见生老病死的恶习,是在随境而生,从未间断;只要恶习一生,一个造恶的果报就形成,而自己并不知道是在造恶;要神智清楚,正邪分明,时时做到舍恶修净,才是最难的。知死苦都难知,又怎么能说在舍生死苦而念佛求生西方?所以在生老病死生死苦中修的关键,重在生大惭愧心。要知道,今生得人身,是百千亿万劫中难得的一次人身。佛说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净土法门难遇,善知识难求,今生我闻佛法,遇净土又得净土宗祖师印光大师的文钞为师,如此殊胜的良机善缘,我却毫不珍惜,毫无诚敬之心。佛祖如此慈悲救拔我出离生死苦海往生西方,我却死死地抓住贪嗔痴慢的恶习不放,不信佛祖教诲,硬要不断造恶往地狱里钻。每当想起自己背师弃道的恶行,我当痛心惭愧。若能真正在生死苦中生起常惭愧之心,就能在境界中真见生死苦和舍生死苦了。这种舍苦,不是靠心念去舍,而是在实修中靠常惭愧,常忏悔去舍。

       厌舍生死苦,不仅舍的是自己的恶习,也在舍自己的愚痴。有了真正的正信,空话就少了,实修就多了。在实修实舍恶习中,自然就会真信我是业报身和轮回身了,并且能见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业力感招所现,逼我在这些境界中,起心动念,随顺贪嗔痴的恶习而造堕地狱的业,我会真的怕在随顺中再造恶业。如果我们能在生老病死中如此知苦舍苦而念佛求生西方,自然在爱别离,怨憎会的死苦中,也会在亲情的爱境中,和时时处处与怨家相逢的恶境中,真知自己的恶习而正念分明,举措得当。自然会在这些苦境中素位而修身培德,舍恶取净,始终保持神志清楚,正念分明而舍苦念佛。

       八苦之修,重在生老病死。而三苦之修,重在第一苦的苦苦。苦苦中有三种苦,即五阴身心苦,体性逼迫苦,恒受生老病死苦。这三种苦逼人在境界中造恶时,是互相勾连,紧密相随,互为因果,致人的神识随顺恶习而起惑造恶,防不慎防。在我们的人生中,无处不是苦苦的恶境,可我们只是随便说在口上,并不感到苦苦的可恶和可怕。所以我们就会在三苦的苦苦恶境中,前功尽弃而毫无知觉地随业造恶。八苦苦境逼迫的实修,绝不可再犯说在口上,一定要落到实处。八苦之修扎实了,三苦苦境逼迫之修,就有基础了。为了自己的了生脱死,劝导的话就是多余的。愿我们真正做到。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7年5月4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