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敬为要 实修为先

诚敬为要  实修为先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听了肖老师,罗师兄等三人的体会,应怎样依教实修苦境的逼迫?应怎样在苦境的逼迫中舍苦念佛?是这次交流中应解决的主要问题。由于是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望在交流中,互相帮助,互相勉励,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共同舍苦念佛,求生西方。

       对于6月17日的共修,肖老师针对自己存在的毛病习气,谈了很多的过失。我们修学印光祖师的教诲,不仅要知过,更为重要的,是要依教实修,在实修中以改过为目的。改过,就是将自己的毛病习气,通过生活实践,一点一点地改掉。我们的实修,就是谈自己在生活实践中,是怎样一点一点地改习气毛病的。只谈是怎样改的,不谈空无实际的认识和忏悔,因为实修印祖教诲苦境的逼迫,重在“生死之苦,自生厌心”。厌舍的实行,是关键。如果不见厌舍的实行,体会的感受不管谈得多么深刻,也是知见的深刻,也是道听途说,对于真信之修,不能得丝毫利益。所以我们应该在改过上见实效。

       对于肖老师苦境的逼迫,落实到生活实际中,建议从三个方面进行。对自己的实修,重在改过;对在修信中照顾病人,应敦伦尽分;对在死苦的逼迫中念佛,重在舍生死苦中念佛。

       对于自己的实修,重在改过。肖老师是怎么改过的?他说,“我知道我的那些习气,如贪身是生死苦,我就念佛求生西方。”知道生死苦后就念佛,甚至是拼搏念佛,也不是真信之修。对于这种修持,我们纠正了好几年了,尽管年年都反复学习印祖的教诲,不只是肖老师一人,而是我们小组的每一个人,都不能依教实修。关于舍生死苦而念佛,印祖教诲“至于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志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犹如杲日当空,纵有浓霜层冰,不久即化”《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印祖的教诲告诫我们,念佛求生西方这件事,最为紧要的,首先是要有真为了生脱死的真心。有了这真心,才能自身心中生起厌舍娑婆生死苦的厌秽之心,和自身心中生起欣求西方的真心。如此实修厌秽和欣求到极处,真信切愿二法当下就具足圆满。然后,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佛。如果没有自心厌舍死苦的实修,就绝难得至诚恳切的诚心而念佛。先有怖苦和舍苦,才有真实的怖苦心念佛。可我们的心中,不是首先有真为生死的真心,而是从生到今天的几十年中,心中只有我身,我利,我情,我的知见。虽然我的愿心很大,又念佛不断,可我们不是真为求生西方,而是真为我。我们是处处为我,事事都要随顺我。稍有不能随顺我,就生烦恼。我们的自生厌秽之心,不是真心,而是假心。厌舍心是假的,求生西方的自生欣心,也是假的,真信切愿二法的实修也是假的。即使不断说生死苦而念佛,也不能跟佛感应道交。

       肖老师说,“贪心是生死苦。我贪吃贪睡,不知这贪吃贪睡该怎么舍。”我们可以借党的优秀干部,如焦裕禄的事迹来看在生活事上,该怎么舍生死苦。焦裕禄和所有党的干部一样,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党的工作。只要是人,都有我的利益。所不同的是,虽然都是做同样的为党为人民的工作,焦裕禄在工作中,有没有我的健康,我的生活,我的家,我的亲人呢?确实有。可他在工作中,眼里看的是人民的贫穷和困苦的荒沙。要治贫穷,就要治沙。他心里装的,全是治沙。没有我的生活,我的健康,没有我的私利。为了治沙,他日日夜夜和人民一起想,一起干。他是不顾生命地领着全县人民,治沙,治水。说他是全心全意为党和人民的利益,是人民亲见他的心,深深地印在全县的每一个地方,事事都留下了他为人民的汗水和心血。他不是走马观花做假样子,而是事事都走在前面,干在实处。自知身患绝症,他不是首先要求到北京去治病保命,而是拖着将死的身躯,到治沙的实地去考察。他的遗嘱,只希望死后,把他埋在沙山头,看兰考致富的新面貌。英雄焦裕禄,重在心念上真有党和人民的事业,唯独将我舍得干干净净。其他干部,以权谋私,是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在他们的嘴上,说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是全身心地为我的私利。

       在同样的生活和工作中,出三种人,一是毫无自私自利,真心为人民事业而献身的英雄;一种是居官位而不谋政,只是泛泛悠悠,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庸俗之官;一种唯利是图的,以权谋私的贪官。在舍生死的实修中,我们就像第二种第三种做官的人那样。心中真有我和真为我。肖老师说在吃饭睡觉上的生死苦,不知该怎么舍?英雄焦裕禄在治沙的事上,先治为我的心。心中只装人民的疾苦,皆因恶沙所困,他是不顾生命去治沙。他是在事上磨练对党和人民的真心。肖老师既然知道生活事如吃睡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是因果报应逼迫自己在吃睡的生活事上造贪嗔痴的恶业,我就要像英雄焦裕禄治沙一样,在吃喝睡上磨练自己真为生死的真心。在吃睡苦境的逼迫中,成就生死之苦,自生厌心。厌到极尽处。念念心念不忘这件事,我做到没有?若还是随便想,随便说,随便做,就是随顺恶习造恶。磨,要在心上磨。心地上的反省忏悔,绝不随顺我,必须以印祖的教诲为准,绝不可以自己的知见说一大堆我错了。以妄心忏悔,还会在妄念中造恶。焦裕禄是舍命而献身于人民的事业,我们能在心中的我利我身我情上,磨出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若不在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上下功夫,是绝难成功的。

       肖老师对病人的善护,要根据病人身心的实际,真心地关心病人的身心健康,不要因为自己的不善用心,使病人受到伤害。不要求病人一定按自己的信愿去做。必须在敦伦尽分中使病人生起对自己的感激之情,能完全听从善护人的护理时,才可以劝他是否愿念佛。若对方同意,方可和病人一切念佛。要知道身边的病人,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的病人,自己如果随顺习气护理病人,必定结下新的怨怨相报。如果以病人的因果报应为自己的因果报应,常在恶因中断自己的恶心,病人的因果报应,就是成就自己净业的增上缘。这是百千万劫难得的增上缘,应当感恩病人,应当珍惜这难得的增上缘。

       小罗师兄在体会中说,“我知道自己的恶习是生死苦,可是在念佛中,常常把生死苦给忘了,念的佛,不是念自己的死苦。”叫他要联系实际念佛。第二天他说,“要好些,能见自己的生命无常,今天吃饭,明天不一定还能吃饭。我是分分秒秒都在生老病死中造恶不断。我真的快死了,死了一定堕地狱”。罗师兄如能时时牢记自己说的,能把自己所说的,落实到实修中而念佛不断,这就是念自己的死苦。

       他还说,“我昨天说这一次我懂得多了。我说错了,我是认识的懂,不是实修中真见生死苦的懂。”祈愿师兄在实修中常见舍生死苦而念佛。只有努力,坚持不断,一天懂一点,或几天懂一点,都可以。要在懂上坚持实修。

       胡师兄说亲情太可怕了。最近,他被丈夫所谓的亲情死死地缠身,难以脱身。他因此常生烦恼。胡师兄也知道这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是自己的因果报应,但是,只是知道,却不能在这种逆境中,身居逆境而修。自己知道是自作自受的因果报应,是无法摆脱的苦境,就应该心甘情愿地在这种苦境中,修真为生死的真心。师兄不能素位而修,却以我的知见,用我的情感去说服他,限制他,或阻止他对自己的缠身。这样做,不管用心如何善,也不管在念佛不断,都是在造恶,又同时结下新的怨怨相报。

       胡师兄的丈夫是一位极为诚实的退休干部。退休在家,常常把自己封闭在家中,很少参与干休所的社交活动。对于妻子,总想常常陪伴在身边。他不愿独自行动,若见胡师兄不在,就要出去找。他对胡师兄的依赖,就像集市中的小孩紧随在亲人身边一样,只怕丢失。对胡师兄生活的关心,只怕胡师兄吃不好。对于这种现象,不应该简单地说是情执深,而是有病,应该到医院就医。先到神经科看大脑是否有病,若无病,就到精神病医院就诊。应及早得到治疗。其次,在护理方面,要关心病人的精神健康。学佛人,要尽妻子的本分,知道这是因果报应的恶报现前,应以慈悲心善护病人,绝不可凭自己的意气护理病人。要在随顺中消怨怨相报的怨业,千万不可在任性中结下新的怨业。其次,胡师兄尽量带病人参加一些社交活动。最好和他喜欢的人,喜欢的爱好,进行交流和往来。慢慢由他自己与他们独立来往。具体做法,应听医生的安排。

       在修学中,建议三位师兄在六尘境中,一定要把6月17日所学印祖的教诲,应用于实践。昨晚肖老师在电话中说自己去商场给病人老赵买糖一事,从出门乘车,到商场,是见什么就说什么,全身心随境转而起心动念。他是不断地说所见的生死苦,不断地忏悔自己没有实修的过失,他知道自己是事事都在造恶因,是因果的重碟报应,是“不了如化”,却不能断恶修净,依旧任性随境造恶。他以为反省就是实修。如果反省不断恶修净,不见舍苦的实修,反省也在造恶。“不了如幻”是恶因。“不了如化”是恶因重叠的恶报。反省必须断恶修净,将自己所知所说,落实到苦境的逼迫,以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为目的。绝不可明知是造恶,又重叠造恶不止。这是明知地狱苦,却偏向地狱进的恶心恶行,应该在种种恶境中素位而行来修真为生死。祈望一定要以所学的印祖教诲指导实修,不要以我知见说体会。

       不要以为谁交流谁就挨批评指责,这是警钟,这是转后报重报为现报轻报。如果因此而不再交流体会,明知地狱恶,偏向地狱进的恶报,只有常常相互交流,相互勉励,才能及时断恶修净。我们的念佛,就是在知恶断恶中念佛,敬请注重交流。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7年7月01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