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最难厌 佛法复难欣

生死最难厌 佛法复难欣

南无阿弥佗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听了罗师兄,肖老师等三人的修学体会,他们修得很认真,特别是罗师兄谈到前天去参加亲人的临终,看到一群亡人的亲友,朋友,乡邻,男女老少为亡人送终。先随顺世俗,哭,喊,随意搬动,然后就是互相说东道西的说笑,打牌,打麻将,为亡人大量的杀猪和鸡鱼鸭,大家在欢乐中吃饱喝足送葬亡人。他看到这可怕的相互残杀的情景,吓得不敢看了,随即回家念佛求往生。可他没有想到,纵然自己能念的正念分明,临终时遭遇这些不知净土法门的人的报仇,自己的正念还能守得住吗?本来可以往生的,还能往生吗?罗师兄说,不能。必定被这些不知净土法门的人破坏正念而堕入恶道。

       罗师兄看到的,是亡人在临终时遭他人残害慧命的事实,可他没有见到这是亡人自作自受的因果报应。亡人之所以遭受临命终时的恶报,是因为亡人在今生和过去世残害众生慧命,才会以恶因感招今生临终时的恶报现前。罗师兄吓得跑了,不敢再看活人残杀亡人慧命的情景,离开了报仇的现场,是不是自己就可以避免在临命终时遭不知净土法门的人破坏正念呢?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罗师兄自己和他身边的同修,都不是依教在同生正信,同修净土信愿行三法;都不是依教以苦境逼迫,来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之心;大家都不是以苦境的逼迫,时时在舍生死苦中念佛不断;更谈不上是念习惯,大家都会念。特别是目前的修学状况,更令人担忧。除了这三位师兄能反省自己修学中的过失,能在反省中改自己的恶习外,其他的,依旧只顾眼前的利益不受损害,不能依教实修苦境逼迫,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之心,甚至是不听劝说,依旧在随顺个人利益中舍弃实修净业。人的入道,各有时节因缘的有不同。今生所处的逆境,也是自己的恶因所感。心中没有真为生死,恶因恶报会牵连不断。当年日本轰炸苏州,人们劝印祖离开灵岩。印祖说,我宁可在灵岩被炸死,也不愿被炸死在逃命的路上。

       罗师兄等三位师兄所谈的体会,虽然在实修,但是在苦境的逼迫中,是生烦恼而迷惑呢?还是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是生烦恼。正如善导大师教诲的“生死最难厌,佛法复难欣”。是说我们在实修真信切愿中,最难最难修的,是生死之苦难舍。说我今生一定要往生西方的大愿,只是口说,没有真心地厌舍生死苦,没有念念心念都在舍生死苦中真心地念佛求生西方。由于没有真为生死之心,在生活中,必定会是不顾残杀慧命而求眼前的利益,这种心行,就是佛法复难欣。复,是自身在三苦八苦的境界中,真实的依教而修“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这种实践履行,就是复的行持。祖师指出了我们在修信愿行三法中,口说心想的多,全凭自己的妄心而修,不是依教躬身实践舍生死苦而念佛,不是在三苦八苦的逼迫下,生大惭愧心,修大忏悔心,而是说在一边,行在一边,泛泛悠悠而念佛。真信切愿二法的具足圆满的实修,不是在生活实践中奋勇舍苦念佛求生西方,而是斤斤计较个人利益而念佛。净土法门,最为紧要的是躬身履行。特别在苦境的逼迫中,要时时生大惭愧心,修忏悔心,改恶习重在厌舍实实在在的恶习,绝不是凭自己的意识泛泛而念佛,在复的行持中,我们总在随顺我中修净业,这就是祖师指出的“佛法复难欣”

       我为什么总在随顺我中而修净业呢?是因为我时时总在烦恼中。罗师兄说“我是分分秒秒都在随顺恶习造恶”,既然知道在造恶不断,为什么不能舍恶习而修净业呢?因为自己总在烦恼之中迷惑颠倒。什么是我们修学中的烦恼呢?烦恼就是修行中的我执和法执。

       什么是修学中的我执呢?印光大师的教诲使我们知道,我这个人身是宿世业力感招的轮回身和业报身。今生得人身,是从六道轮回中受尽业报,出地狱而入鬼道,出鬼道而入畜生道,出畜生道而入人道。出人道,或入天道、修罗道,或入地狱道。由于随习造恶不断,出人道后,大多都入地狱道。今生幸得人身,是经历了百千亿万劫的生死轮回,在三恶道受尽所造恶业的业报苦后而得人身,得人身也是受报。我们又在受报中不断随习造恶。当一生报尽,又随业受生。一生报尽,就是人的临终的死。所说的死,印祖教诲“实则死之一字,原是假名,以宿生所感一期之报尽,故舍此身躯,复受别种身躯耳。”《临终三大要》。可是我们依旧深信我身是我,不信我身是业力感招的轮回身和业报身。在色声香味触法的六种境相中,如罗师兄见色,就是亡人临终时的境相,再见亡人的亲友,乡邻,朋友送亡人的境相,再见亡人和众人在这个环境中的各种境相,就是罗师兄所看见的色。色,就是罗师兄看见的实际存在的人、事、物等。罗师兄由见色而起心动念和言语行为,全是依我的心念为主。罗师兄没有依佛祖的教诲,见临终人的境相,就是看到我身和亡人身,众生身,同是因果报应身,同是业报身和轮回身。罗师兄只依我的知见而行,这就是我执之过。除了在色上有坚固的我执,在亡人场境中听到的各种声音,如哀乐声、哭喊声、说笑声等等声音,也会使罗师兄随声音而起心动念。这也是我执。在参加亲人临终的丧葬中,有我和亡人及其他人种种不如法的事的分别心,有明显的人我分别执着。罗师兄没有看到这一切都是业因果报和生死轮回的因缘所致,这也是我执之过。

       八苦中第八苦五阴炽盛苦,是一切诸苦的根本,其恶根就是我执。五阴,色受想行识之中,都有一个坚固的我执。五阴中的每一个阴,都因为有我而触境生起的幻妄之心,由此幻妄心而起心动念。不管是见什么色,听什么声,闻到什么味,身行接触到什么人和事,都会立即形成一种理念。如我意能随顺我的念头,心中会不由自主的生欢喜之心。如意的境相就生起欢喜心,如意境相及欢喜心,都是业力所感而现,都不能长久,并且是随业而变。我在生灭中,我心和如意之境在生灭中,所得的欢喜心也在生灭中。这些都是因为真信有我是真实的我,才有如意的我心我身的好境,才会执着好心的享受。如张师兄在春节前,随顺世俗的节日而繁忙,随顺家人和自己的喜好,都是因虚妄心而生,这恶根就是我执。当心生起一种不如我愿的理念时,会随顺我的利益而不顾一切地按我知见去改变这件事。不能素位修身修德。这也是我执之过。在生活中,触境而心随境转,随心念去做的事,是分分秒秒没有间断。说这是我执,是因为一触境,心中就立即生起随境或喜或怒的心情,即使一念之心情,也是坚固不化,总认为我念第一,唯我正确,即使佛祖的教诲告诫自己,这是在造恶,是生死轮回苦,我也会执着我见我行是正确的。所以我执是烦恼,是诸苦的恶根。随顺五种阴生起的五种我的执着,就像乌云遮住太阳的光辉一样,使本具的真性不能显现。五阴之苦,是恶因恶果牵连不断,自己在我执中接连不断造恶,却毫不知觉。所以五阴炽盛中的我执,既是今生轮回,又是来生后世轮回不止的恶因。

       三苦中的苦苦有三种苦。即体性逼迫苦、五阴炽盛苦和恒受身老病死苦,其苦的恶根,是因为有我。三苦中的行苦和坏苦,都因有我随行苦而生心,随坏苦而生心,由此幻妄心随境造恶而迷惑愚痴,忘记了佛祖教诲一切境缘都由宿业感招所致,应该在一切缘境中素位而行,修身培德,变恶境为净境,可我们却死死执着我见我行是正确的,于是就在三苦八苦的境缘中烦惑不断,造恶不断。

       印祖的教诲使我们知道,生生世世永劫轮回,没有出期,都因为有我。印祖教诲“人苦日在烦恼中,尚不知是烦恼,若知是烦恼,则烦恼便消灭矣”《复陈飞青居士书》四。罗师兄说“我是分分秒秒都在造恶”,这是真的。但他没有说出自己分分秒秒都在我执的烦恼中,是怎样造恶的。如果能见生活中的我执,是时时刻刻都有我,都在随顺我造恶不断,就知道我执是真正的死苦。只要随顺我,就必定在临终时感招三恶道的恶报现前。真见有我而起心动念和随顺妄心而行是自己的生死苦,就该舍苦而念佛求生西方。如肖老师谈到最近在念佛中昏沉很重,致使坐念,绕佛念和拜佛念,都难克服昏沉。他知道这昏沉就是我的死苦现前来拖我堕地狱的,于是猛发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的金刚志,猛切求佛往生西方,昏沉就消退了。只要我们不随顺我,和出现的我的境界争抗,念念心念真怕生死轮回苦,就能在随顺我的境界中实修“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由于肖老师在生活中还有很多随顺我的心行,所以对治昏沉还是暂时的。我们要在三苦八苦中对治我执,必须依教奉行。

       所谓法执的法,是我执在三苦八苦中所现的一切境相。凡是由此境相而起心动念和言语行为的,都是法。若要执着我的心念和所说所做是正确的,随顺我念而做就是造恶,就是法执。法执的法,并非佛所说的法,而是我心所生之幻妄心。

       至于念佛,知道我执是烦恼,是生死苦,就要像肖老师对治昏沉那样,舍生死苦而念佛。念佛时,一定要心口念清楚,耳中要听清,做到字字句句念清楚,听清楚。注意在听上。如此见生死苦,舍生死苦而念佛,不可间断。

       由于是个人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敬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佗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7年7月22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