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忏悔

我的忏悔

南无阿弥佗佛!诸位老师,同修大德,大家好!

       《印光大师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一书,于8月4日完成并送弘化社审订,若可行,请求出版流通。末学读文钞、学法语已多年,但从未实修。因不能依教实修,残害了不少同修的慧命,亵慢了佛祖教诲,对此作深深的忏悔。

       回顾十年前突发癌病,举步艰难、高烧不治、恶瘤长满全身。死就在眼前。面对死亡一天一天的临近,我没有怕死。在病中念佛,我念到身无病苦,意识清楚。第七天自知死期已到,正在此时,红红师兄请我为他老人助念。助念刚结束,就接乌市一同修电话请求助念。助念结束,立即赶往沙湾助念。石市到乌市165公里,乌市到沙湾180公里。拖着将死的病体领众连续三次助念,高烧和恶瘤是什么时候消除的,都不知道。反省中,发现自己在临终期间的念佛,虽然念到身无病苦、恶病消除,但妄念不断。临终妄念念佛,难往生。我被临终的妄念念佛,吓得在佛前哭了七天。应如何消除在念佛中的妄念,得清净心念?我四处求教。得到的答复只两句:“明心见性和看破放下”。问具体该怎么念?还是这两句。我自知修不到明心见性和看破放下,又求不到适合自己的修法,百般无奈,就守在家中看印光大师文钞。读文钞,也只是在无奈之下随便读读,不是为求法而读。谁知,一读文钞,书中一种很强的吸引力,深深的吸引着我,越读越想读,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文钞使我知道,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净土法门的信,“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是那么通俗平实,清楚明了,不是那些悬而莫测,高深难懂所谓的信。更重要的是,文钞明示信愿行三者的关系,“非信不足以起愿,非愿不足以导行,非持名妙行,何由证所信而满所愿。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味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净土指要》。跟我所求的明心见性,看破放下,完全不同。关于真信切愿二法具足圆满的修法,文钞明示,必须以苦境的逼迫。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厌舍,必须从事。生死之苦的苦境,即三苦八苦。净土法门之修,应先做世间善人贤人,再以此为基础,修净土宗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文钞明示,念佛必须修身。要将一个死字挂在额颅上。念佛,要心中念清楚,耳中听清楚,口里念清楚。念佛重在听上。初次读文钞,我只是简单地知道文钞所说净土的修法,如只见泰山一草,是非常的少。但我已经很满足,就在短短的读诵中,求得所要求的法宝。文钞在案头积压多年,只恨无缘不能早读文钞。因无正法指导,险些堕入三途六道,真是毛骨悚然。这个死字太可怕了。如果不如法地修持,定随这死字堕入恶道。

       喜获求生西方的法宝,于05年在新疆和四川峨眉山组织小组共修文钞。先以读诵文钞为修。因容量大,涉及的内容面广而不易集中,要从读诵中以解导行,难处较多。从文钞中摘录法语联系实际学,效果较好。于是就分类摘录法语,汇集成小册,依法语学文钞。结合修学实际情况,更换和增加法语,解决在生活中,见三苦八苦和舍三苦八苦的修学,一点一点地学,逐步推进。学用结合比较紧,真信切愿的修学有序而修,就比较清楚明了,学习后见效也快。有了这些修学的实践,就背着法语到各处宣讲修学体会,并用文钞指导临终助念,能接受的人很多。2010年到苏州灵岩山,幸遇兴德师父开示。师父提议将法语印成书,比一人背书流通会更方便、会更广。2012年弘化社准印出版并流通至今。真诚的感恩兴德师父和弘化社的慈悲关怀和助印流通。

       末学虽学文钞多年,但多以激情和妄念而学,没有依教实修信愿行三法。一年到处说体会,只是学的样子。满身的恶习,有增无减。对自己的恶习不知忏悔和改过。几年来,以我的邪知妄见,错误的引导同修把理解当作实修,把念佛当做是有净业,忽略了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害了不少同修的慧命。如四川的第一任组长黄师兄,喜欢听理解的讲说,没有以舍自身毛病习气为修,而是把行善助人和念佛当作净业之修。2011年他突然临终,被恶习和病苦缠身,虽忏悔不断,念佛不断,助念的人也多,只因我执坚固,正信难生,不能舍生死而念佛。黄师兄的临终警醒了我。坚固的我执之害,迫使我必须不顾一切要舍自己的狂妄知见。可我没有重视,自己还在我知见中宣讲体会。2013年4月,90岁的骆老居士临终,虽然预知时至很准,但最终被坚固的我执所障。紧接着是王淑芳、刘登芳、张生财三师兄的临终时的念佛。他们三人在临命终时,是不顾生命拼搏念佛。他们的念佛,是我们难以做到的。由于自己平时没有身体力行,依教从舍恶习中实修真信,身边的同修受我的影响,和我一样都在随顺我中念佛。因为助念的人不是真知净土法门的人,使本该往生西方的同修不能往生。每当想起凭自己一时的热情和知见修学文钞,不能至诚恳切依教奉行,亵慢佛法残害众生的罪业,如万箭穿心的痛。

       印祖教诲“念佛一法,唯死得下狂妄知见,方能受益”《复卓智立居士书》一。祖师的教诲警示愚学,念佛求生西方的净土法门,只有死得,什么是死得的修持?善导大师教诲“又深信者,仰愿一切行者等,一心唯信佛语,不顾身命,决定依行。佛遣舍者即舍,佛遣行者即行,佛遣去者即去,是名随顺佛教,是名随顺佛意,是名随顺佛愿,是名真佛弟子”《散善义》。在死得的行持中,我不但没有死得之修,而且在行持之中,没有下狂妄。什么是下狂妄?下,是攻克、战胜、降服。祖师告诫我们,在依教实修中,必须战胜和降服自己的狂妄知见,才能实得真信切愿而念佛的真实利益,才是佛的真弟子。末学虽深信佛祖言教,但没有依教实修,总在随顺我知见中而修。我的狂妄知见,就是八苦中的五阴炽盛。在尘境中,我心随境转,起惑造业,如同烈火燃烧,又如鱼逢水。见境生情动念,瞬间就与尘境融为一体。纵然知其境是地狱境现前,并立即念佛不断。口虽念佛发愿往生西方,心却依恋尘境。心境相融,难分难舍。这种背觉合尘的狂妄知见,不是一时一事,而是时时事事如此,生生世世如此。

       理解佛祖的教诲容易,要将所知和所说,落实到实践中亲自做到,是非常地艰难。理解法语千百条,我只是口说。随心而说,非常容易。可要实修,千百条中,连一条法语,也从未真实做到过。12年来,我的狂妄知见,害了不少已临终的同修,又害了将临终的身边同修。害人害己、亵慢佛法,其罪当堕阿鼻地狱。若不真实忏悔,改往修来,依教实修,绝难仗佛力了脱生死往生西方。感恩小组同修12年来对末学的救助,并真心地向小组同修忏悔。

       新的法语汇编,是末学在忏悔中用来指导自己见生活中的三苦八苦,和如何以此苦境逼迫,成就真实的欣净厌秽之心的。要依教实修真信和厌舍生死苦,特别是厌舍狂妄知见,必做到不顾身命依善导大师教诲而行。无量劫累积的恶习,要一点一点地从心中切割掉,不顾身命,不在事相上,而重在修心上。要在三苦八苦的境界中,事事知过,事事反省而改过,以实修真为生死真心为目的。在实际生活中,决不许违背人生规律和伦常,无故伤害身体。汇编法语,是自己依教实修净业的导师。绝不可以老师身份指示他人应如何修。我本是一个狂妄知见极重的罪人,若以师位为人宣讲,便是狂慧自慢,以凡滥圣。因为祖师是修而彻证自心后所说,所说的是诸佛诸祖所共说。我等罪恶凡夫的狂妄知见所说法语,怎能与祖师彻证自心后所说等同?我即使是修后说体会,虽修,并非依教实修。所说修的体会,也全是狂妄知见说,终不能究竟。所以汇编法语只是自己以对治自身恶习所修而摘录,绝非我为度人指导众学而汇编。若大家都能依此法语同修净业、同生信向、同常念佛,都念习惯,大家都能依教实修,在实修中彼此相互交流,取长补短,互帮互学,同生西方,这才是汇编法语的真实目的。

       能如此而修就是真忏悔,真改往修来。末学是佛陀的弟子,是印祖的学生,就必须依印祖教诲,证得印祖所证的彻证自心,这也是印祖教诲的本意。绝不是把印祖的教诲,挂在自己嘴上,成为自己的说教。印祖开示“显荫天资甚高,显密诸宗皆得要领,但以志尚浮夸,不务真修,死时显密之益不得力,念佛之事向未理会,亦不得力。虽有多人为彼助念,而自己已糊里糊塗,不省人事。此可为年轻之聪明人一大警策。”又,李圆净居士,原名李荣祥。36年出版《佛法导论》,还著有《普门品释》、《梵经戒本汇解》、《华严经疏科文表解》、《楞严经白话讲要》、《大乘宗要》、《饬终津梁》、《印光法师嘉言录》。于50年病故。印祖开示“青年人宜先著实念佛功夫,待其业消智朗,障尽福崇时再行发挥,自可阐明佛意,宣传宇宙”。在文钞中,祖师多次警示学人,“净土法门,贵乎实行”。“但所说者,务必见于实行,方为实义。否则便是妄语,自瞒瞒人矣”。“若不于事修上着力,纵说得天雨四华,地摇六动,也是空谈,无甚实益”。末学是未证之人,所说终不能究竟。岂敢自居师位,以似是而非之说,教人信从?我既忏悔罪业,就要不顾身命,实修法语,以实得真信切愿念佛,报佛祖教诲之恩,报老师同修救助之恩。由于愚学日在烦恼之中,不知是烦恼。所以在修学中的造恶,依旧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慈悲救助,不甚感恩!

南无阿弥陀佛!

                                                  末学 杨柳居士

                                                 2017年8月17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