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信切愿能消业

只有真信切愿能消业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家好!

       凡夫往生,只有真信切愿,能与佛感应道交,佛祖的教诲,我们是深信不疑的。真信之修,说法很多,最为紧要的,是在对治自己的毛病习气中,修至诚恳切的念佛。

       印祖教诲“若能至诚恳切念佛,纵将堕阿鼻地狱,尚能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复裘佩卿居士书》。在对治习气中修诚敬的德行,是修真信的第一步。具体的修法,印祖教诲“盖以行人当此时节,得人开导而辅助之。则欣厌心生,贪爱情息。耳闻佛名,心缘佛境。自可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饬终津梁提要》。凡是我们修学净土的行人,在平时的顺逆境中,在临命终时,得到佛祖教诲和知识的开导和善友的帮助时,就应该做到:其一,生起厌舍生死苦的厌心和欣求西方的欣心。其心,是自心所感之心。其二,厌舍恶习这些生死苦,是不是真心的舍,要看还有没有我的贪心,我的情爱心和我的起心动念的凡情用事,若有,就是信不真。其三,耳中听佛号或口中念佛号,还要看念佛人的心中,是真有西方呢?还是真有尘境?若心恋尘境,佛号念得再好,也是信不真,也不是如子忆母而念。能在舍苦中修诚敬德行,其因,这才是真信之因。如果因地不真,再好的方法,都不能消业。
       前几天,新桥师兄电话问,念佛中出现怨亲,不知该怎么念佛?我问他,念佛中出现的怨亲,你是怎么念的?他说,我念佛回向给他们。告诉他,你念佛中出现的怨亲,并不是你家中去世的亲人,而是由你最近出现不如法的心行而丢失正念。心无正念才把往劫中的怨业感招现前,变成你的亲人常出现在你的眼前,使你生种种烦恼,在烦恼中不断造业。至于念佛回向给他们,不必回向,绝不要理睬他们。看到他们,就像看到门外的树,汽车行人一样,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所现,是来复仇的。顺也是仇,不顺也是仇,睁眼见的,闭眼梦中见的,都是仇,是来逼我起心动念,在凡情做事中造轮回业,拖我堕地狱的。我绝不理睬。只有一条心,我就是要念佛求生西方。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来障碍我,我绝不动心,能坚持到底,就是诚,就是敬。如果还在念佛中不断地生烦恼,只会越陷越深。就是活佛现前,也不能救。他叙说“相信一熟人劝我出钱做善事,还可以享受国家负担养老金的政策。相信了,结果上当受骗了。我怕我这贪心会遭恶报,也不敢讲。天天在怕中,天天在忧愁中过,对家人,就是哭丧着脸,搞得一家人都不安静。越怕,越不知该怎么办好。”
       新桥师兄最怕的,是自己在这件事上的贪心会遭恶报。应该知道,自己是真心交钱做善事,还可享受社保,信的是国家政策。心中没有要去贪占他人和国家利益,心中没有贪念心,也没有做贪的事,就不是贪,也不会招恶果。新桥现在所招的恶报,是他自身的烦恼,使自己和家人长时间都在烦恼中,心无正念,遇事无主,心无主张,忧伤不断。因这种心行,必定感招宿世怨业现前而受恶报。应立即从烦恼中解救出来。解救的方法,如前所说而行即可。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人生中所遇到的种种困苦和灾难,都是自作自受的因果报应。出现了,不可惊怕,立即以苦境为地狱苦,在地狱苦的逼迫下,不顾一切地舍苦而念佛求生西方。只要心念真诚,必定成功。在临终助念中,我们小组的骆老居士,两次出现临终。第一次是大年三十。从初一到初五,他都是睡,即使吃,也是吃了就睡,根本不听劝说。当告诉他,你不是在床上睡,而是在地狱里睡,你贪吃贪睡,果报在地狱。他真信,也真怕死后要堕地狱。不敢睡了,立即起床,连床都不敢坐,就坐在椅子上念佛,困了就坐在椅子上休息。走不稳,就由小罗牵着手一步一步地绕佛。第二次是五月一日为他助念,见他总是低头弯腰,紧缩着身子念佛。虽然念佛也很勤奋,但总是低头弯腰念佛。问他,头抬不起来么?他说,还是能抬起来,这样舒服些。抬起头心里像有人往外面扒一样痛。告诉他,那就随顺好了。他说,我是要往生西方的人,我不随顺。随即,他就抬起头,直起腰,合十念佛。还有刘居士,他患胰腺癌,请求念佛助念。助念中恶痛发作,先是撕心裂肺地剧烈疼痛,爆裂的呕吐,最后是一阵接一阵的高热,或热,或冷。如此反复发作,人已经如稀泥一样贪睡在床上,无力念佛,问他念佛没有,说难受。告诉他,你现在身有病,难道往生西方的心也有病?他立即坐起来,背靠床头而念佛。之后,越是发作,他念佛越猛。最后没有死,病也好了。张生财居士,和他一个单位,得同一个病,是一前一后住院。张居士以手术治疗,然后营养健身为主,不求念佛,一年后扩散难治了,就要求助念。助念中,那种在病中不顾生死而猛切念佛的拼劲,比刘居士还要猛。十五天后,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就说,你们走吧,我不行了。原来他的拼搏念佛是为了活命,不想死。还有孙居士,王居士的临终念佛,跟骆、刘居士的念佛,一样的猛切。最后孙、王两居士都哭了。一个哭着喊,我想我的孙子。一个哭着喊,我要我的儿子。还有肖居士,他把钱财,亲情全都舍了,就盼着佛来接他。临终时睡在床上已经不能动了。劝他就在床上小便。可他非要执着自己到小便池去小便,结果以坚固我执而告终。
       上面所说的六位师兄在临命终时,都在发大愿中拼搏念佛,从念佛和发愿来看,都很诚恳。如以印祖教诲令生正念的三条,来对照他们的实际行持,第一二位师兄厌心里面,是真心地舍离在病苦和死苦中我的贪心和情爱心。他们真知生死苦后,就没有我的知见和我执着。他们的念佛,不管是口念,耳听心念,念念心念都是真心地为求往生西方而念。后面的四位师兄,他们是口说往生西方,而实际是心恋尘境中的我身,我情和我的执着,没有生死之苦自生厌心的真诚心,没有舍苦的实心。他们没有真信之修。信不真,其愿和行,必定不真。虽然有拼搏念佛,但不是心缘佛境,而是心缘尘境。至诚心,是真实从心中做到心缘佛境,他们没有。
       新桥师兄不是错在贪心上,而是错在起心动念上。改错,要在舍离我知见的恶习中而念佛。在前一次分析小徐师兄虽然能说出自己在工作中和生活中,不是在真为生活而做,而是在生活和工作中修真为生死。是不是真诚地修,用令生正信的三条对照,他的舍厌心不真实,还有贪爱的情执。虽念佛,而心还在尘境,不在佛境。即使说出在生活事上修真为生死,也是在多次的提示后,以理解而说,毫无实修之行,不是刘、骆两居士的知后就行。所以要徐师兄想一想,自己应从何处下手修。想了快一个月,再也听不到如何修的事了。这种不予理睬的毛病,以前也常犯。硬要逼着徐师兄说出应从何处下手修,确实很难,但不应该不理睬,只顾自己修。
       修净业,依印祖教诲,必须同生信向,同常念佛,大家都念习惯。现在,大家都各自为阵,自以为是而修,黄师兄的遭遇,太可怕了。小组有一位老居士硬把自己封闭在独修之中,虽然毛老师说大家还在坚持学习,前几天毛老师的妹妹电话说,在家止语难做到。我一听他是在用止语法修,而不是在生活实际中舍恶习而修,听后,真感到害怕。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的大倒退?告诉他,你就在与家人的说话中修。请把修的情况告诉我。之后也和小徐师兄一样没有反应。老居士固然独修都很精进,又符合印祖的教诲,到临终时,家庭环境和助念环境,不会有上面说的那四位师兄的环境好,全是以凡情用事来相助。若临终遇恶缘障彼正念,会怎么样?这不是假设。现在大家所修的,全是背离三条而修。明知所修是恶因和假因,也不学刘骆二居士的诚心,奋力改错,而是躲躲闪闪,自己骗自己。就不需要等到临终看果报了。
       借说新桥师兄的问题,说一点小组的问题。如果大家不改,新桥也改不了,小徐也改不了。所以,我们大家都只有死心以三条从头修起,才是唯一的出路。上面所说,不如法的必定很多,仅供参考。错误的地方,祈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小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8年2月10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