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在令生正信

重在令生正信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最近要求说修学体会的同修利用五天的时间,反省修学中的不足,查找存在的问题后,再说是怎样改自己的毛病习气而念佛的。大家依印祖教诲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联系自身实际,信娑婆之苦,就是信自己的贪嗔痴的恶习是生死轮回苦。说得再具体一点,就是自己的自私自利的心;心中只有我的亲情这种情爱心;事事都要以我为主,能随我,满足我的,就心生欢喜,稍有不如意的就嗔心大作,一切都要以我的情感而想,而说,而做。这些就是我的恶习,是自己的生死之苦。知道了这些死苦,就应该在生活实际中,真心地改掉这些恶习。我们念佛,就是以佛和祖师的教诲,改恶,断恶而修善,即印祖教诲的做人要“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可我们很难做到实修。存在的问题是,有的说听不懂;有的说听了就忘,记不住;还有的说不知道该怎样念佛;有的说我一定改,得慢慢改。由于都有自己的难处,只好随顺大家的难处而修。一随顺,就把改恶习的事修,变成了口说生死苦而修。大家都会说,“我的毛病习气重,这就是我的生死苦,是我的地狱苦,太可怕了,我死了以后要堕地狱。”于是就发大愿说,“我决不随顺这些恶习,我就是以这些地狱苦逼迫念佛求生西方。”说得都好,愿心也大,也确实在勤奋念佛,就是不见改恶的实际行动。天天发愿改恶习,要舍尽生死苦,而恶习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随顺我的习气越盛,即使强行地改也难改。念佛容易,治习难;说苦容易,舍苦难。我们多次例举小徐师兄的念佛,都说听不懂,记不住。是真的难懂难记难改吗?现在再重复说一下小徐师兄在改恶习中念佛的情况。

       去年12月他在谈修学体会中说,“我在生活中,在工作中,我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修了生脱死”。这话不是偶然说的,而是经过多次的修后而说的。确实是他心念的大转变。他所说的修持,是以说苦来修呢?还是真在生活实际中舍我的私利心而修?这要用事实来验证。问他,在舍苦念佛中,还有没有我的贪心,我的私利心,我的情爱心和我的人我是非之心?他说,有,都有,还很多。你是怎么舍苦而念佛的?他就说不清了。告诉他,你这是在随顺恶习念佛,还不是真信之修,需要从头修起。从头修,就是从真见我的恶习是生死苦修起。要在事上真见自己的毛病习气是什么,然后就在改这些习气中念佛。之后在体会中他说,“在睡觉中,我的腿特别难受,我决不随顺,我就是不动心,只管念佛。”告诉他,在生活事上如果遇到恶习现前,也用这不动心念佛来念。以后你就只说在生活事上是怎样不动心念佛的。之后,他总说自己的死苦,根本不说在事上不动心的念佛。最后逼着他只说不动心而念佛。他却说,“不管在睡觉中,在生活事上,我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就是我的生死苦,我就是要念佛求生西方。”难道要他像睡觉中不动心的念佛,在生活事上也能不动心地念佛,这话也听不懂记不住吗?

       就算你真听不懂,大家也听不懂,我们就重新说修念佛的事。要求说在生活中修,要一件事一件事地说清楚。如说在睡觉中的念佛,就专说睡觉中的念佛是怎样念的。先说上床在睡着前是怎样念佛的?再说深夜醒来是怎样念佛的?最后说早晨起床前是怎样念佛的?要求详细说念佛的经过。徐师兄说,“开始我就慢慢地念佛,念着念着就睡着了。深夜醒来,又念佛,在念佛中睡着了,早晨醒来先念佛,然后就起床”。听他所说,确实在睡觉中不断念佛,但看出了在睡觉中他的恶习不存在,或恶习不在现前。是真没有恶习呢?还是恶习没有出现?还是出现了没有发现?

       首先作为念佛人,应深信娑婆实实是苦。还要深信恶习是时时处处都存在。不管现前不现前,也不管是顺境和逆境,自己总在恶习之中。说明徐师兄对于真信娑婆实实是苦,还不能在实践中信。

       其次要问清楚“慢慢念佛就睡着了”,这慢慢念佛是怎样念的?他说“我开始就闭着眼念,一闭眼,脑子里就出现了很多的境界,很害怕,就立即睁着眼念。一睁眼,境界就消失了。就睁眼念,慢慢就入睡了。”还说,“念佛中也有妄念出现,很少。只要一念佛,妄念就没有了。”依据印祖的教诲,修真信切愿而念佛,重在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也就是说,当境界现前时,首先应在境界中以境为死苦而令生正信,绝不是用念佛或其他我知见的方法,使境界消失。在境界中令生正信之修,怎么修?印祖教诲“欣厌心生,贪爱情息,耳闻佛名,心缘佛境”。徐师兄在境界中随境而生起的起心动念和人我是非的凡情用事之心,是因为我心随境而动而生的恶习,应在恶习中生起厌舍恶习之心而念佛。首先要知苦和舍苦而念佛。如果不能知苦和在死苦中令生正信,贪爱情的恶习并没有舍,纵然念佛, 也不是在舍死苦中念佛,这念佛,也不是心缘佛境而念佛。

       徐师兄出现的错误,是泛泛而随便念佛和随便说念佛所致。要求他在今后的说体会中,应该具体说在每一个环境中是怎样念佛的。例如说睡觉中念佛,要把初入睡时的念佛和深夜醒来的念佛,有什么不一样?早晨起床前的念佛和深夜醒来时的念佛有什么不一样?一夜中的念佛,哪一个时间段的念佛效果好,哪一个时间段的念佛不好,都应该清清楚楚地说明。知道不好的境界,就一定要努力转不好的境界为念佛的良缘。

       同样,在一天的念佛中,有晚上的睡觉念佛,早晚课念佛和白天在生活事上的念佛,也应该有一个比较。例如要说明在某些环境中难生正念,这难的过错是什么?是怎样在难中坚持不断地改?这些都应该在念佛中,经常知道恶习和常改恶习而念佛,绝不是以拼搏念佛把妄念念掉,就算是舍苦而念佛。印祖教诲“虽未至死日,然平时固常以死时为念”《复王修本居士书》。人到临终,众苦聚积,四大分裂。若平时不以死苦修令生正念,临终又怎能在恶境中生正念而念佛呢?要求徐师兄一定详说在一天的境界中是怎样念佛的。开始还挺认真的,也说得很细。慢慢地就简单了,每一天都一样。说,“我就念佛不断,我就一句一句地呼唤南无阿弥陀佛而念。”他说的一切都很平顺,既没有妄念出现,也没有其他的障碍出现。其实也是进步,能迫使他天天念佛不断,又能如子忆母地呼唤佛救拔而念。这比以前泛泛而随便念,要进步多了,但仍在错中。

       应如何改错才能再进一步呢?要在自我反省和查找过错中,不断地改过错念佛。改过念佛,就是在恶习中令生正念而念佛。反省和查找,绝不单指存在念佛上出现的问题,而是要把重点放在信不真上。能说也能回答自己的恶习是生死苦,但是就忘了不管在睡觉中,在早晚课中,在日常的生活事中,自己总不离三苦八苦,总不离在三苦八苦中随顺恶习造业,绝不是自己发现了妄念出现,或佛号断了,或其他境界现前,才是恶习现前,而是时时处处都在现前,自己都在恶习中。我们为什么要如子忆母念佛不断?是因为我时时都在随顺恶习中造恶不断。虽然我们念佛不断,可自己的心念,并不在佛境之中。我们不是在恶习之中真心地不顾一切在舍恶习而攀缘佛经,而是将心死死地和我的私利,我的亲情捆在一起不能分离。我们念佛的目的,是要对治自己的毛病习气。我们只知说恶习是堕地狱的恶根,可怕极了,却不知自己被恶习死死缠身而随顺恶习造恶不断。如果在反省中知道了自己被恶习缠身不能自救,句句佛号必定会从心发,种种恶习必定会从心现。心中常现的恶习,必定使自己在句句佛号中生起惭愧心和忏悔心。能常在忏悔心中念佛,句句佛号必定是求佛救拔而念。如子忆母的念佛,就能真实地发于心中。如此而念,心中自然会猛切地攀缘佛境了。如此而念,再会说的口,也说不尽自己在娑婆的生死苦。若还敢说,张口就是妄念,张口就在造业。能如此而念,再不敢在尘境中放纵自己的习性随心所欲了。舍恶习而念佛,慢慢就在心中修了。

       反省和查找,绝不是几天的事,不要把此事当作方法应付差事。反省和查找,上面已经说了,是修自己真为生死的真心,是修自己诚敬的德行,是修依教奉行。反省和查找,全凭真心而做,看起来很自在轻松,如果稍有随便,就在随顺恶习造恶。所以要牢记印祖的教诲“以众生在迷,须常存觉照,庶不至或有尘情,坏此清操。一日未死,一日不可放纵,方可全受全归”《复周伯遒居士书》。

       以上所说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恭请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 恭敬整理

                                               2018年3月16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