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法语—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修学体会

印光大师法语—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修学体会

. 法语《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成书的缘由。

    印祖教诲“念佛人平时有信愿,无一不得往生”。“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我们是2004年开始修学信愿念佛,2007年成立片区和地区的信愿念佛小组,从信愿念佛到临终助念,一条龙似的修学信愿念佛。当时我们所修的信,就是一句佛号念到底,念真诚心,念清净心,念一切众生都是佛。念了三年,其中一同修临终,虽然念佛念到身无痛苦,神志清醒,但不是信愿念佛,念佛中依然有坚固地我的想法,我的执着。之后,又有三四位同修出现临终。从助念人到临终人的念佛,虽然有念佛的功夫,但都生不起正信,依然有我身,我见,我情和坚固的我执。这几年来,虽然我们很注重信愿念佛,但是,到临命终时,临终人的示现,却不是信愿念佛。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结局?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我们应该怎样念佛,才是真信切愿的念佛?这些问题逼着我们深思,逼着我们去寻找答案。从此,我们开始修学印光大师的文钞。

    印祖教诲:“诸位既具有信心,当依光所说之净土法门而修”。通过学习印祖教诲,才知道我们没有首先认清净土法门的宗旨,没有依宗旨而念佛。所以我们都是一些不知净土法门,和不会念佛的人。由于不知道净土法门,在过去几年中的念佛,对于禅净的界限不清,对于一句佛号,有信愿而念,属于修佛力;无信愿而念佛,属自力。对于佛力和自力大小的得失不清。在修信中,认为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觉性无二,却不知道我是理性佛,是名字佛,虽然所念的一念心性是佛,念一切众生都是佛,但我们没有实修实得,仍然实属众生。阿弥陀佛才是究竟佛。“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印祖的教诲,使我们知道了什么是信,如何实修实得真信切愿二法,然后再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的诚心念佛。如何于临终助念中,依据净土宗旨念佛,为临终人助念。通过修学印祖教诲的实践,我们深深感到,也亲眼看到,依印祖教诲而念佛,而助念,临终人和助念人,都能同时生起正信,都能同时获得实利。

    为了感恩佛祖的救拔之恩,我们将所学文钞中关于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的教诲,摘录汇编成法语,供契机者在修学中参阅。由于我们业力深重,无修无得,所摘录的有关信愿念佛和临终助念的教诲,必定还有很多的不足和重要内容的疏漏,法语内容的编排及法语的选定,还有很多缺陷,祈请诸位大德,老师和同修补选,纠正和完善。

    印祖教诲,凡夫往生,全在信愿真切,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带业往生。我们应如何实现信愿念佛的实修真得?如何使所修所得的信愿念佛在临终助念中,成就临终人真实的正信?若能依法语中的教诲实修实得,便可即得。

. 代序的内容

    代序中的法语,有指导我们成就净业所必须具备的修学原则、方法和依据。是我们修学信愿念佛的入手处。建议请先掌握代序内容,再学习法语内容,就能从入手处着力而修,就容易实修和实得真实利益。

    1. 欲学佛道,成就净业,必须依敦伦尽分四句修德为基址,再加以真为生死四句宗旨为纲而修执便可即得。否则,是无根之树,和无因而期得果,无种而想收获,绝无所得。必须以此八句,真修实得,才能实证西方净土之果。这是第一条法语。

    2. 净土法门的临终助念,是净土法门中的大法之一种,不只是临终助念的方法之用。它和信愿念佛,虽具有前因后果的关系,但是净土法门的临终助念,它具有其独立性,特殊性和完整性,是净土宗旨的具体应用。所以临终助念是一个修、练、得的过程。这个过程不管是大的环节和微小细节,都是修宗旨,练宗旨,得宗旨的过程。是一个以净土宗旨为纲的实用实得的过程。助念,以念佛为主。而句句佛号,必须具足信愿行。如何依印祖的教诲,实施临终助念,代序第二、第三条法语所示,强调了助念之人,必须是知净土法门,都会念佛的人;临终助念的成功,必须依印祖教诲“早为预办”。早为预办,须依第二条法语而行。临终助念的念佛,是以成就真实的正念为目的。助念中要严防不知净土法门的人,瞎张罗,即不依佛祖教诲而助念和搬动哭泣来破坏临终人的正念。

    3. 代序明示了修学的原则,唯自己亲见亲证方为实。听得再多,理解的即使与佛祖一样,若不实修实得,则不能了生脱死。依印祖教诲而修,重在事修。通过事修,落实印祖教诲,即通过逆顺境中的一切人、事、物,来验证自己的所修,是不是真得。这是第四条法语。

    4. 依据印祖的教诲而修,就是依诸佛、诸祖的教诲而修。就是信佛言,不信人言。印祖教诲“英烈汉子,断不至舍佛言而取信人言。自己中心无主,专欲以效验人言为前途导师,可不哀哉”。过去,我们以凡夫的世智,妄解佛祖圣教,自以为是,害己害人。过去我常听人说,我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信佛,就是有愿。我不信佛,我念佛干什么?平时是一句佛号念到底,临终助念中也是一句佛号念到底。只要心清净就能往生净土。而对于印祖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一句者,信愿行也”。“将死字,贴在额颅上,挂在眉毛上”。我们不信不行。这就是不信佛言而取信人言。临命终时,因无信愿,纵念佛,也不能往生净土。在几年来的信愿念佛中,我们以牺牲自己慧命的惨痛教训,告诫了我们,只有依据佛祖的教诲,才能得真信切愿的念佛。

. 我们对代序法语的修学体会。

    1. 法语“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欲学佛道以脱凡俗,若不注重于此四句,则如无根之木,期其盛茂,无翼之鸟,冀其高飞也。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博地凡夫欲于现生即了生死,若不依此四句,则成无因而欲得果,未种而思收获,万无得理。果能将此八句,通身荷担,决定可以生入圣贤之域,没登极乐之邦,愿汝勉之。”

    2. 过去,我们对于敦伦尽分四句的修德很不重视,认为学佛了,这些德行自然就有了,不需要先修德再修佛。另外,我们的年龄大了,来不及了,没有时间修孝德了。学锅炉匠,只要一句佛号念到底,求往生西方是大事。我们几年来的失败证明,若不实修实得敦伦尽分四句德行,信愿念佛不能真得。临终时的念佛,纵有功夫,也难生起正信。如果有此四句的德行,就能在临终时转恶境为净境,转邪恶为真为生死之心。我们在临终助念中见到的真实事实就是这样。

    一位临终人,87岁。平时常能以诚敬待人。人人都很敬重他,例如,我们要租住他邻居的两套住房用于念佛,其邻居因他诚敬的德行所感,不收分文。说:“只管住,不要钱。”他待人处事,总是心口一样,朴实真诚。所以在念佛中,能勤奋刻苦,知错就改,没有虚假样子。到临命终时,由于病苦和死苦的折磨,他只能随顺病苦而念佛,提不起正念。当业障现前时,他就特别贪睡。经过助念组的开导,他知道自己的贪睡,不是在床上睡,而是在地狱里面睡。他从贪睡中看到的是自己的地狱相现前,是自己临终要堕地狱。他恐怖之极,以脱地狱苦求生西方的猛切心念佛,是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

    第二位同修的临终现前,因病苦和死苦的折磨,念佛很难提起正信,虽经开导,他依然注重的是病苦,他所看到的,不是通过病苦,看到自己的地狱相现前和自己临终后要堕三恶道,他看到的是病。所以,他生不起怖苦心,生不起真为生死之心,而生起的是由病苦引起的牵挂和健康,怨恨等。这位同修平时的修持,多用我知见理解佛祖圣教。我们要求小组同修,必须把印祖的教诲,落实到生活实际中。念佛,就是依据印祖的教诲“念念畏死,及死而堕三途恶道”,落实到生活中所接触的一切人事物中。这位同修多在认识上落实。而87岁的老修重在实修。能依教奉行,是诚敬孝顺的德行。

    其他几位同修的临终念佛,虽然念佛的功夫很好。而病苦中的牵挂依然和这位同修一样,注重自己的健康,牵挂亲人,生不起正信。

    什么是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德行?敦伦,是真诚地依做人的准则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学做人。什么是真诚的依八字学做人呢?就是尽分。竭尽自己的本分努力做到。做到了,则忠信礼孝,全有了。不能尽分,只说不做,或只是样子在做,没有竭尽本分,没有真心诚意实实在在地去做,就是心口不一,这就是过失。只说,不能尽分的过失,自己知道了,就一定要防范,就一定要改过。把不能尽分的过失,变成心口如一的实行。这就是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什么是恶?不真诚的心行就是恶。尽分就是善。87岁的老同修,他竭尽本分待人行事,心口如一,隐显不二。在念佛往生中,他知道自己贪睡的过失是不诚,不忠,不孝,就尽力改过。改过,以正知见就是闲邪存诚。贪睡的贪心是邪,是恶。因为贪心使他看到地狱相,看到自己临终后要堕三恶道,由此生起大怖苦心而念佛,求生西方。把邪恶变成往生西方的正信。这就是存诚,其他几位同修,在平时不能心口如一,不能竭尽本分去实行。念佛中,多以我知见为佛祖知见,不能在人事物中竭尽本分去落实敦伦尽分这四句,所以,他们邪恶不能闲,诚和善不能存诚,纵然念佛,因无真信切愿,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这些同修的示现,以临命终时的果报,告诫我们,必须要修敦伦尽分四句德行。若没有此四句德行,要想念佛往生西方,就如大树无根,鸟无翅一样,“纵依净土法门而修,终难成就”。

    2011年9月,我们为一位腹部患恶性肿瘤的刘居士助念。老居士平时勤劳朴实,与人为善,只要有求,必定全力以助。每年自己院里种的菜,从不卖钱,全部分送到住楼房的素不相识的人吃。为人诚恳爽快,从不计较得失。今年8月,经医院诊断,从胰腺、胃、肝、胆,全为站位性病变,老人坚决不住院,要念佛求生西方。在助念中,恶病复发,剧烈疼痛,高烧,呕吐,使老人无力念佛。这是老人没有提起正念的反应。为了提起他的正念,依据印祖“娑婆实实是苦”,“诸佛以八苦为师成无上道,是苦为成佛之本”的教诲,要使老人真正知道一切人、事、物,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和我终后一定要堕三恶道,现在的病苦,家中的儿女孙和所有的亲人,所有的一切顺、逆境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老人真的相信,真的惧怕堕地狱。于是以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每天早晨2点3点起床念佛到6点,再入睡少许,念佛到9点吃早饭,饭后念佛到中午2点,饭后入睡三十分钟或一个小时,下午念佛到晚上10点,至10点半入睡。提起正念后的念佛,天天如此。是我们健康人所不能比的。

    如果他没有敦伦尽分四句德行为基础,他绝对信不真,行不切。绝对不会在逆境恶缘和顺境之中,死死守定一切人、事、物都是我的地狱相和我的临终。绝对做不到印祖教诲的“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应如何信愿念佛求生西方?刘居士为我们示现了修学的榜样。

    我们应该怎样以敦伦尽分四句教诲修执,培植修学净土宗旨真为生死的德行基础呢?

    上面,我们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的两类人,临终时,他们能真听印祖的教诲,真心行执,誓死把邪恶变成自己的真为生死心,以真实的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通过他们的行,我们看到的那种忠厚朴实,刻苦努力,竭尽真诚,死死守定印祖的教诲“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而念佛。在念佛中,又死死守定印祖教诲“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在他们的行执过程中,他们的过失很多。对于过失,他们改过,重在坚固自己的真为生死心;重在知道真实的生死轮回苦;重在把生死轮回苦的苦境,逼着自己拼死与邪恶争抗,猛切念佛,求生西方。我们以这样的人为榜样,不是学他的样子,不是学他们几点钟起床念佛,而是学他们真实的诚和敬的德行。学他们至死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苦为苦境。他们的诚,是对印祖的教诲的诚,依教奉行,是真切的。他们的敬,是对自己的神识的恭敬。竭尽真心,拼死也要使自己的神识了生脱死,往生西方。

    我们从哪来学起,从苦境学起。若能时时刻刻有真实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自己的敦伦尽分四句的德行,就全在苦境中显现了,否则,说得再多,都是虚的,不能真修实得。临终果报,必定是另一种人那样,随恶业而流转。

    我们都是有血性的英烈汉子,怎么能不生西方而甘心堕三恶道呢!

    这是我们对敦伦尽分四句修学的体会。由于我们业障深重,所修与印祖教诲本意相差甚远。恭请诸位大德,老师和同修指教。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