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法语—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修学体会2

四.我们对代序法语真为生死四句的修学体会。

    (一)法语“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欲学佛道以脱凡俗,若不注重于此四句,则如无根之木,期其盛茂,无翼之鸟,冀其高飞也。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博地凡夫欲于现生即了生死,若不依此四句,则成无因而欲得果,未种而思收获,万无得理。果能将此八句,通身荷担,决定可以生入圣贤之域,没登极乐之邦,愿汝勉之。”

    (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此四句是净土法门的宗旨。印祖教诲,要想在今生就要了生脱死,往生西方,如果不依此四句真实修持,必定是没有往生西方的因,就想得到往生西方的果,这和没有耕种,就想收获一样,是万万没有可得之理。不是说念佛法门是万修万人去的法门,只要一句佛号念到底,念到清净心,就可以往生西方净土吗?为什么说不依真为生死四句而修,就不能往生呢?

    印祖的教诲,就是诸佛诸祖所说。信印祖教诲,即是信佛言。佛祖的教诲,是彻证自心,究竟圆满的教诲。印祖明示“永明所谓万修万人去,指信愿具足者言也”。“一句者,信愿行也”。“真念佛人,当念佛时,信愿行三,全体具足”。“若信愿真切,虽未能心中清净,亦得往生。若不注重信愿,唯期待至一心,纵令深得一心,也难了生脱死”。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成立念佛小组共修念佛,以念清净心为目的,坚守一句佛号念到底。由于没有信愿,只是念佛,所以,我们几年的念佛,是属于修自力。纵然临命终时能念到身无病苦,神智清楚,因无真信切愿,不能与弥陀宏愿感应道交。我们组还有的同修,几年来常说,我要信愿念佛,实现活着往生。临命终时,他又是发愿,又是念佛,还在念佛中忏悔业障。由于真为生死之心没有生起,念佛中,依然有我身,我情的牵挂。纵然开导,请他放下万缘一心念佛,他也能随众念佛,但是他的念佛属于修自力,不能与佛感应道交。临终人念佛存在的问题,就是我们小组每一个人共同存在的问题。我们都是一些不知净土法门和不会念佛的人。什么是净土法门呢?就是净土的宗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我们只是持佛名号,不知道什么是真为生死,什么是深信切愿,以为念一句佛号,就是真为生死了。盲修瞎念了几年,若不是临终人在念佛中的种种牵挂和情执提醒了我们,我们还在迷雾之中盲修瞎练。现在回顾我们过去几年来的念佛,因为没有依净土宗旨而修,以致临命终时,所念的佛,因无信愿,不能与佛感应道交的沉痛教训。

    (三)如何修净土宗旨才能真实得到宗旨?

    第一.必须依敦伦尽分四句的修德为基础而修宗旨。

    1.敦伦尽分四句的修德,是指通过实修,使自己做一个贤人,做一个善人。

    2.印祖教诲“所言敦伦尽分者,即力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谓也”。尽分,“必须各尽自己之职分。能尽自己职分,方可不负天地复载,日月照临,父母生育,师长教育之恩”。“必须孝顺父母,亲近有德之人,远离荒唐之辈”。我们在待人接物中,必须知因明果,生死轮回和善恶各有报。同时,一定要在忠厚勤慎,谦恭和顺,心口如一,隐显不二上下功夫。常行反省和忏悔心,要竭尽本分做好自己的事,不愧对天地人物。

    3.闲邪存诚,必须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常生大惭愧,大怖畏心,常行忏悔。改过,如去毒疮,立志如守白玉。“悔之一字,要从心起。心不真悔,说之无益”。

    4.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乃三世诸佛之略戒经,切勿浅视。当以从起心动念处审查”。“但于心中常存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之心,凡起心动念,不许存萌一念之不善,如此则诸戒圆持”。

    5.必须依敦伦尽分四句而修。若只注重其中一句或两句者,则其修德必有缺陷,于临终,难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因为“念佛乃自修其德,德堪往生”。

    第二.我们对净土宗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的修学体会。

    通过学习印光大师文钞,我们知道了净土法门是以信愿行三法为宗要。三法具足,决定往生西方。凡夫往生,只有真信切愿,才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带业往生。印祖教诲,“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味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那么,念佛的行与信愿的关系是什么?怎么通过修真信切愿,才能使一句佛号具足信愿行?我们的体会是:

    念佛,是为了证自己已经所修所得的信,是信什么?是不是真信?是不是真正得到信?依印祖教诲修信,“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以八苦为师成无上道,我们的念佛当依印祖教诲,“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要将生死轮回苦牢牢记在心中,把死字挂在眉毛上。念佛的时候,念念心念,时时处处,一切逆境,一切顺境中的一切人事物,都要念出我的生死轮回苦。念佛时,生死轮回苦的苦境在念佛的心念中越真切,念念畏死,即念念惧怕生死轮回苦的苦境,及死后堕三恶道的大怖苦心就越真切。以真切的大怖苦心而念佛,就能念出真信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这样的念佛,就是通过念佛,来证自己信什么?是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用念佛来证是不是真信呢?即念佛时,必须通过人事物,真切地念出念念之中,一切人事物都是生死轮回苦,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能念出真实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这种苦境是实实在在的,绝不是心念中想的,理解中认识的空虚的境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这样的念佛,就念出了真信。真信了,还要念出真得,即以念佛来证真得。

    什么是用念佛来证真得呢?

    (1)念出真实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娑婆实实是苦。

    (2)以生死轮回苦的苦境,自然而然地,由苦境的逼迫,来成就自己真实的厌弃娑婆苦的厌心和欣求急切往生西方的欣心的生起。

    (3)由此厌苦的切心,即大怖苦的求救心,猛切之极而念佛。因此厌心和欣心,猛切之极而念佛,真信切愿二法,当念具足。这就是用念佛来证真得。得的是什么?是真信切愿二法。

    (4)在真得信愿二法后,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的诚心念佛,即得一句佛号具足信愿行。

    这个念佛的过程,就是首先确立,依印祖教诲的净土宗的信,是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的前提下,再用念佛来正所信,满所愿的具体认识过程和修持过程。这个认识过程和修持过程,完全是依印祖的教诲,一步一个脚印的落实的。绝无自己的知见和臆造。

    2.我们念佛小组在实际修娑婆实实是苦中,以八苦中的生苦和死苦为入手处,实修实见生死轮回苦。通过实修实见,就能真正知道,娑婆实实是苦的实是什么。才能真信,真怕娑婆实实是苦,就是自己的生死轮回苦。如此而修就可以生起真为生死之心。实修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这八苦,要落实到自己的生活实际之中,一切顺境,逆境中的一切人,事,物,没有一样不是生死轮回苦。

    为什么生和死,都是生死轮回苦?生,只是死的转换。而死,也是生的转换。脱畜生道,投人胎,得人身而出生为人。这人的生,是由畜生身转换成人身的。生死的变化,身形的转换,而神识不灭不变。生与死,是因果报应。有生必有死。生了死,死了生,生死,死生轮回不止。所以生,实实在在是轮回苦。死,实实在在是轮回苦。

    人的死,是怎么死的?得人身几十年的寿命,不只是一年减一岁,一年死一次,而是分分秒秒都在减少。不管你是富贵贫贱,健康多病,逆境顺境,智者愚痴,你的寿命都是秒秒在死。这是事实。

    由于愚痴迷惑,认为今生得人生而姓张,姓王,就是张家王家的后代。我生,是父母结合而生,是初生,是新生,不是生死轮回的转换身。认为得人生与失人生和因果报应没有关系,所以,一得人身,就误把假身当真身。为了这个假身,而狂行贪嗔痴慢,造杀盗淫妄的恶业。造恶因必得恶报。由于秒秒都在起心动念,秒秒都在死,所以我秒秒都在造轮回业。虽然我还活着,但我的神识因为所造恶业,而秒秒都种下堕三途恶道的恶根。临命终时,强者先牵,神识必定随恶业而堕恶道。所以生和死,实实在在是轮回苦。

    在真知,真信,真怕生死轮回苦之后,就要在生活实际之中,着实以娑婆实实是苦,而修出离生死轮回苦。着实修,着实在秒秒都在死上。着实在秒秒都造往生净业,不造堕地狱之恶业。

    (1)在秒秒都在死的生死轮回中,重在变恶因缘为净因缘,变恶境为净境。

    在生活中,一切人事物都是我贪嗔痴慢心行的诱因。这些不管以善的顺的逆的恶的形式出现,引发我起心动念,行喜怒哀乐忧悲伤之情,都是不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而妄造轮回业,临终致我堕落三途恶道的恶因缘。现在我真正知道,真信了,我就一定真怕堕三恶道。对待生活中的一切顺逆中的人事物,他们的现前,确确实实是诱发我造恶业,致我堕地狱,是我的地狱相现前,是我的临终要堕三恶道的恶境现前。由此生起大怖苦心而正自己的知见,而谨慎小心因果报应,而时时牢记印祖教诲,“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由此心念,便可逐渐转恶因缘为净因缘。在生活中,以如此心念而接物待人处事和念佛,真为生死之心容易生起。把生死轮回苦落实到具体的人事物上,见生死轮回苦,修生死轮回苦,使真为生死之心在修持中,能看得见,摸得着。是真修假修,自己一清二楚。特别在临终助念中,助念人和临终人是否提起正信?临终人怎样生起和坚固正信?以娑婆实实是苦的具体的人事物而修,真信就容易实得,正信就必定坚固。

    (2)修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必须以真为生死为入手处而修,修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必须落实到具体的人事物中。

    首先,真为生死,是净土宗旨四句中,最重要,最关键之处。若没有真为生死的真,那么,发菩提心和以深信愿,都不真。所以,菩提心,即真为生死。真信,即真为生死。切愿,即真为生死。持佛名号,即真为生死。所以实修实得净土的宗旨,就是实修实得真为生死。

    其次,只有真切的真为生死,才能有娑婆实实在在是生死轮回苦的苦境。由此苦境的逼迫,才能成就真实的厌秽心和欣净之心。印祖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 

    再次,真为生死的修持,必须在具体的人事物中真实地得以体现。在念佛之中,必须字字句句有真为生死。

    所以,从真为生死入手而修,才能实得真信切愿二法。才能在获此二法后,再加以至诚恳切之诚心念佛,就可使信愿行三法圆满具足。

    第三.我们念佛小组在修真为生死的过程中,注重在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1.诚敬的德行,是真修实得真为生死的根本。

    我们对诚和敬,落实到依教奉行中,其诚,首先对印祖的教诲要诚。对教诲的诚,就是要真诚地信。信印祖的教诲,不是印光大师个人的知见所说,而是一切诸佛,诸祖,诸大善知识所共说的。信印祖的教诲,就是信佛言,不是信人言。就是依佛的教诲而修。

    对于印祖教诲的诚信,绝对不可夹杂其他法师和个人的说教,来替代和随意断章取义,妄解印祖教诲的本意。必须原原本本的,字字句句不离净土宗旨而实修。实,就实在一步一个脚印的事修上。通过事修,来验证自己的修,是真诚还是虚假,是真得还是假得。

    所说的敬,主要是指要敬重自己的神识的真实所得。

    我们得人身,在人生的几十年中,没有一刻不在为自己这个身,这个家而操尽心劳。当自己和家人身体有病,会竭尽全力,要治好这个病,为治病而造很多恶业。可从来没有想到过,为了这个假身造业,而不怕致自己的神识受无量劫的轮回苦。我们拼命救自己的假身,为什么不救将堕地狱的真身?我们对佛祖教诲的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救自己的神识离轮回苦而往生净土。可是,我们在念佛求生西方的修持中,依然还以我身,我利,我知见为主,这是对自己神识的不恭敬,是对自己神识的残杀。所以修敬,重在修如何使自己的神识,在一切顺境逆境中的一切人事物中,得正知正见,得纯净业而往生净土。

    如何使诚敬之德,圆满地落实到具体的修持之中?只有依印祖教诲“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三途恶道”而修而念。所以在修持之中,我们必须首先落实诚敬之德。

    2.真知,真信,真正惧怕娑婆实实是苦,是实修实得真为生死的关键之处。修宗旨,得宗旨,最关键的着手处,是真为生死。为什么今生一定要了生脱死往生西方?是因为,若不了生死,那么生死轮回之苦,是尘沙劫又尘沙劫。了生脱死之心的真切,是因为真正知道,真正深信不疑娑婆的生死轮回苦,才会真正惧怕生死轮回苦,由真怕而生起大怖苦心。大怖苦心是萌生真为生死的关键。若没有对自己的生死轮回苦,及死后要堕三途恶道之苦,生起真实的大恐惧心,真为生死之心,绝难生起。纵生起来,也是心念上,意识上的真为生死。在实际修持中,必定是心口不一,隐显是二。在临命终时,纵念佛,纵有多人长时助念,纵能在念佛中发愿往生,但是,这样的人念佛,不能生起正信。因无真信切愿,不能与佛感应道交。临终必定随恶业而流转。所以,我们在修持真为生死心的过程中,要注意:

    (1)修真为生死的第一关,是在生活中,在念佛的修持中,心念所想,眼睛所见,身体所触,及梦中所现,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死轮回苦。若没有生死轮回苦的苦境,纵念佛,也念不出真为生死之心。实实在在的生死轮回苦,就是生活中的一切顺境和逆境中的人事物。第一关的成功,就在于生死轮回苦的苦境,要真实地形成。

    (2)修真为生死的第二关,是由苦境的逼迫,成就自己真实的厌秽之心和欣净之心。证明第二关的成功,是厌秽心的行执,要做到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只有这样的心行,欣净之心,才能现于行。真为生死之心,才能在二心之行执中得到。

     3.不能以我知见代替真为生死心的实得。

    在行执中,我们很偏重理解和言谈。都说我一定要了生脱死,往生西方。特别是临终人,个个都说我有真为生死之心,我一定要往生西方,可是,他们一遇到病苦或亲情现前时,他们深深感受到的,就是病,是情。纵然也在念佛,他们真为生死的真,是病,是情执,不是了生脱死的真心。还有一种人,平时对真为生死的理解很深,也能为人解说,其理解虽与佛祖等同,而自己的行执和他所指导人的行执,全是我知我见。当这样的人在临命终时,对于开导的理全懂,就是做不到。一听就懂,一做就错。所以,纵念佛,也不能生起真为生死之心。

    在我们小组的修学中,曾经用很长的时间,把我知见变成佛祖的心行,通过顺逆境来克服我知见。结果,还是在修持中,以我知见的新说,代替我知见的旧说。可见修真为生死之难和临终人的随业流转,都是信人言,才有坚固的我知见。他们不真信佛言,所以才有如此恶报。我们活着的,要真为了生死,就必须以他们的恶报,来成就我们的无上道。要依教奉行,一步一个脚印地实修实得。

    4.不能用念佛的形式,代替真为生死的修持。

    真为生死的修持,也必须以念佛为主。而真为生死的修持,对于念佛的要求,注重在念佛的心念,即印祖教诲的“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念佛时,要常作将死,将堕地狱想”。“念佛心不归一,由于生死心不切。若作将被水冲火烧,无所救援之想,及将死将堕地狱想,则心自然归一,无须另求妙法”。用念地狱苦,生起大怖苦心。以大怖苦的求救心,念阿弥陀佛圣号,恳切之极。这是真为生死修持中念佛的心念。

    回顾我们这几年的念佛,只注重念佛名号。念了几年的佛,临命终时,虽然可以念到身无病苦,神志清楚,但不是信愿念佛,因为依然还有我的想法,我的牵挂,临命终时,依然随业流转。这教训太惨重了。回想这几年我们身边有些主张一句佛号念到底,念清净心的人,还有在念佛的功夫上,力求功夫成片的人,他们的念佛确实很勤苦,发的愿也很大。可是,到临命终时,尽管他们还能勤苦念佛,但是还是有我的情执,我的念头。因为他们没有真信切愿,所念的佛,不能与佛感应道交,只能随业流转。

    记得在一次助念中,临终人和助念人都用念清楚听清楚的方法而念佛,说这是印光大师教诲的都摄六根,净念相继的摄心念佛法。他们虽然都能这样念,但是,临终人在念佛中的牵挂依然坚固。为什么依印祖的教诲而念,也不能得净念相继呢?这是他们对于印祖关于净土法门念佛的教诲,不能全面理解所造成的。目前,出现的十念法念佛,这确实是印祖所教诲的念佛方法,但不是印祖教诲的全部内容。

    印祖关于净土念佛的教诲很多,归纳起来,共三个方面:

    1.首先明示了念佛的宗旨,念佛必须具备有真信切愿。

    (1)“若论念佛法门,唯以信愿行三法为其宗要。三法具足,决定往生。若无真信切愿,纵有真行,亦不能往生”。

    (2)“信愿全无,但只念佛,仍属自力。以无信愿,故不能与弥陀宏誓,感应道交”。

    2.明示了摄心念佛,必须以至诚恳切的诚心而念,没有此诚心,纵然能依方法而念,也不能摄心。

    (1)“至于念佛,心难归一。当用摄心切念,自能归一。摄心之法,莫先于至诚恳切。心不至诚,欲摄莫由”。

    (2)“若具真信切愿,至诚称念,无一不往生者”。

    (3)欲得摄心归一,第一要为生死心切,第二要至诚恳切,第三要着实从心中念,勿只滑口读过。

    3.明示了摄心念佛的具体方法。

    (1)“念佛时,心中要念得清清楚楚,口中要念得清清楚楚,耳中要听得清清楚楚”。“都摄六根,入手在听。无论大声念,小声念,不开口心中默念,均须字字句句听得清楚。此念佛之秘诀也”。

    (2)“所谓十念计数者,当念佛时,从一句至十句,须念得分明,仍须记得分明……念得清楚,记得清楚,听得清楚,妄念无处着脚”。

    (3)“念佛时不能恳切,不知娑婆苦,极乐乐耳”。“念佛心不归一,由于生死心不切。若作将被水冲火烧,无所救援之想,及将死,将堕地狱之想。则心自归一,无须另求妙法”。

    (4)“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则佛念自纯,净业自成,一切尘境,自不能夺其正念也”。

    在明确了印祖关于念佛的教诲以后,我们选择真为生死的切心而念佛。念娑婆实实是苦,极乐是乐,于一切人事物中。能如此修练念佛,则可以全面落实印祖关于净土法门念佛的教诲。就可以避免用念佛的方法之修,念佛的形式之修,来代替真为生死心之修。

    这是我们小组对于净土宗旨真为生死四句的一点修学体会,其中必定会有很多不符合印祖教诲之修之说,祈请诸位大德,诸位老师,诸位同修指正,使其更加完满。感恩!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小组供养

                                          2011.10.7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