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法语—信愿念佛与临终助念修学体会3

五.我们对代序法语临终一关,要紧之极的修学体会。

    (一)法语:

    临终一关,要紧之极,即平时功夫得力,若遇不知法门之子孙破坏。则便留住此世界,不得往生矣。若知此义,子孙能助念佛号,成就正念,虽平素功夫不甚恰当,亦能往生。是以光于老人,特为致意。切勿谓迂腐,则幸甚幸甚。

    (二)对法语内容的理解:

    1.印祖教诲“病人将终之时,正是凡,圣,人,鬼分判之际,一发千钧,要紧之极。只可以佛号开导彼之神识,断断不可洗澡,换衣,或移寝处”。

    2.要紧之极时,最关键,最为紧要的是,只可以助念佛号,开导临终人的神识,成就临终人的正念。

    3.印祖教诲,“欲生净土,须先认清宗旨”。“纵修净业,不依净土法门之宗旨,则至感应道隔,以现生了脱之法,作未来得度之因”。知净土法门,就是在临终助念中,助念人须先认清净土的宗旨,实修实得净土的宗旨。

    4.虽然临终三大要,是指导临终助念的纲领,由于助念人不知净土法门宗旨,在临终助念中,不能首先生起正信,这些人必定在助念中破坏临终人的正念。因为,“纵修净业,不依净土法门之宗旨,则至感应道隔”。所以,只有真知真修实得净土宗旨的人,才能实得正信,才能以自己所得之正信,帮助临终人生起正信。

    5.临终助念,就是自利利他。所以临终助念人,必须是知道净土宗旨,会念佛的人才能在助念中,依宗旨而信愿念佛,以此成就临终人的正念。如果不知净土宗旨,令生正信不能实现。所以,我们小组要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助念人必须先认清宗旨,使自己先实得正信的问题。。

    (三)我们的修学体会。

    过去几年,我们小组的临终助念中,都说是依印光大师的临终三大要助念的,可是,我们的临终助念不是以当生即生净土为主,而是以后世超度往生为主。不是为活人,而是力争为死人。不是以信愿感佛,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而是全凭超度之力送往生。不是通过临终助念,激励人信愿念佛,求生净土,而是妄造超度往生净土的声势,误导众生不重信愿念佛,而重超度往生净土,致使佛特开的“念佛法门,唯期一切众生现生即生净土”,被我们的超度之势所破坏。究其原因,是我们不知净土法门的宗旨,平时念佛,就分不清禅净界线,口上说唯真信切愿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带业往生,实际上,我们没有真修实得。所以分不清是有信愿念佛,还是无信愿念佛,是修佛力,还是修他力。在助念中,是依净土宗旨而助念,还是背离宗旨而助念,我们都不清楚。由于不知净土法门的宗旨,所以在临终助念中,胡作非为,造了极重的罪业。其主要表现是:

    (1)印祖教诲“须知佛开念佛法门,唯期一切众生现生即生净土”。而我们小组在助念中,特别注重临终人死后的超度,不注重他在活着时,依佛祖教诲,实现今生了生脱死,往生净土。在助念中,我们随着超度之风,大力推行死后的超度往生。由此误导众生以期求死后超度往生,而不求活着时,力行信愿念佛,当生即生净土。

    (2)我们小组把临终助念的现生即生净土,改变为断气后的超度,这是离经叛道。

    佛在地藏经中教诲“世尊,如是阎浮提男子女人。临命终时,神识昏昧,不辨善恶。乃至眼耳,更不见闻”。“冥冥游神,未知罪福。七七日内,如痴如聋”。印祖教诲“光阴短促,人命几何,一气不来,即属后世”。“若不一心念佛,一气不来,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堕三途恶道,长劫受苦,了无出期”。“即造恶业,难逃恶报。一气不来,即堕地狱”。佛和祖师的教诲,明示了一气不来的去处,既造恶业,即堕地狱。我们为什么明知恶业凡夫,若不一心念佛,一气不来,定堕地狱,而不在他们活着时,帮助他们生起正信,使他们能信愿念佛,与佛感应道交,实现活着往生?为什么把助念的重点,不放在活着时的令生正信上?我们本可以抓活着时往生而不抓住,却注重待临死将断气,或等断气后的超度,这是背离印祖早为预办中的教诲,不能使临终人在临终前就生正信往生净土,而注重死后超度。我们的这种作法就是离经叛道。经,是佛祖教诲。道,就是净土的宗旨。我们不依佛祖教诲,临终助念中,自作主张,力推超度,确实是净土宗的大罪人。超度本无罪。只要随缘至诚念佛,使亡灵脱恶道,生善道,这是善行。而我们过去所作,不力行信愿念佛,以成就正念,实现活着往生,而是力推死后的超度,这是因不知净土法门所致。

    (3)现在的临终助念,过分注重和夸大死后超度往生西方之风,为什么越做越大?其影响为什么越来越深?我们念佛小组该怎样依教奉行?

    力推超度,除了不知净土法门外,还有不信因果报应,不怕恶因必遭恶报。过去几年,我们小组,追随超度之风,大力显示超度往生西方的殊胜效果,从根本上动摇了净土宗旨的修学和落实。误导众生不在真信切愿上实修实得,而把往生的希望,寄托在助念人的超度之力上。我们小组的不少同修,即使学了印祖教诲,依然不信唯真信切愿与佛感应道交,只信超度之力令生净土。为了能证明超度往生净土的真实性,有的还应用了红外线测温仪,来测试顶圣的温度。可是他不知红外线测温仪是测试气温在空间的不同纵向和横向间物体的温差,并非是等温。所以对尸体的测定,头顶不但有温度,全身每一个部位都有温度。

    我们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活着时的真修实得真信切愿上呢?听到一位法师在讲到他们殊胜的往生成果时说,到2011年3月,这个道场共往生104人。其中103人是死了以后,在超度中“补课”往生的。听了之后,我们很多老人都要去做“补课”的往生。我们有些同修还要去学这种超度往生净土的方法。我们的同修,为什么不信佛言而信人言?这是我们小组几年来的信愿念佛不能成功的真正原因。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超度之风。但是,我们有能力控制自己的信向。信什么?信印祖的教诲,就是诸佛诸祖的教诲。所以,我们一定以印祖教诲,指导自己的信愿念佛和临终助念。用临终人生起的正信,来证明活着往生是肯定可以实现的。纵然没有这些证据,纵然所有的人都不信,我们是坚信无疑。因为佛言祖语,真实不虚。所以,在这两年,我们依印祖的教诲而修信愿念佛,在修学中,尽力去掉我的想法和我的理解,只有依教奉行。在修真信上,我们放弃过去的种种之信和修信的方法,只依印祖教诲的信和依印祖教诲的修法而修。印祖教诲“诸位即具有信心,当依光所说之净土法门而修”。我们从宗旨真为生死入手,一步一个脚印地修。把印祖的教诲落实到具体的事修上,通过事修来见信,得信,觉得很实在。回顾过去几年中所修的信愿念佛,今天,我们通过修学印祖的教诲,对信愿念佛的理解和应用,和以前比,有很大的差异。到今年九月,相继有6位同修出现临终。他们的临终示现,有四位,临终时不能生起正信,虽经开导,依然不能生起正信。有两位,临终时不能生起正信,经过开导,能生起正信。他们的表现是:

    第一类,临终人无信愿念佛的表现。

    (1)第一位临终人,突发癌症,全身扩散,引发多种疾病齐发,持续不断的高烧,疼痛。病苦死苦的威逼,使他感到活的机会不多。在死苦面前,他不怕死,昼夜念佛求生西方。在病苦和死苦的威逼下念佛,他不敢脱衣睡觉,只怕一躺在床上就起不来。困乏极了,就依床头坐一会儿。朦胧中发现在睡觉,立即起来念佛。由于念佛十分精勤,他在念佛中,即使高烧不断,疾病很重,但他自己没有一点高烧和病痛的感觉。

    如此精勤念佛,他依然在念佛中还有牵挂,还有我的想法。虽然不怕死,发愿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只因有我的牵挂,我的想法,在念佛中,他心念想的和眼睛所看见的,是我的牵挂和我的想法,而不是西方,不是真为生死。他的念佛纵有功夫,仍属于修自力,不是佛力。因无信愿,他的念佛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2)第二位临终人,是医院不予治疗的病人。他是2007年随我们小组念佛,修信愿念佛要活着往生的同修。2011年2月临终期,随助念念佛,非常的精勤。在助念的十多天中,他念佛的劲头很足,发愿多,发愿一定要往生西方。但在念佛中,因牵挂亲人而痛哭。虽然多次向他开导,劝他要真心了生脱死,念佛求生西方。他口上全都接受,就是做不到。在念佛中虽很精勤,就是放不下我的牵挂,放不下我的亲情。

    (3)第三位临终人,平时的修持,对自己的要求都非常严格。诵课,听经,修德,一点不敢违规。在临终助念中,他念佛求生西方的愿望也很强烈,但我的意识,我的主张太强了。纵然要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可他心口不一,只有我的知见。

    (4)第四位临终人,是我们2007年信愿念佛小组的组长,今年5月出现病重,经助念,其病或轻或重,反复不定。但念佛求生西方的心很强烈。由于过去世和今生的恶业感召,恶病反复发作,高烧持续不断,双腿从两脚肿到腰脐下,双腿溃烂流水不止。除了病苦交加,家中的孝子孝女强逼他住院治疗。他多次发愿,我一定要信愿念佛,活着往生西方。我们开导他,一定牢记印祖教诲“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念佛要“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要依印祖教诲,用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求生西方的心,要真切,就象孩子呼唤母亲来救我的心,句句佛号,求阿弥陀佛来救拔我。对待身边出现的人,病苦和一切情执,财,钱,物品等等,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他说:“我就是依印光大师的教诲念佛,我没有一点牵挂,我要把情执舍得干干净净。在念佛中,他确实表现出与病苦作顽强地争抗。从形式上看,他念佛求往生的信心和行执,确实是我们健康人所无法相比的。可是,在念佛中,在内心的深处,依然还埋藏着“我把病治好了再念佛”的心念。依然有身边的孩子是我的怨亲债主,不许他们回来近我的身边。依然还牵挂枕头下面放的钱。

    在病苦和死苦中,虽然形式上有坚决求生西方的决心和愿心,在行执上,虽然也表现出超出常人所不能及的愿心和行执。可是,在真切求生西方的念佛中,他的心念和他的眼光,所想的和所看见的,不是生死轮回苦和今生我死后要随三途恶道。他所看到的和想到的,是我的病,我厌恶的人和我的钱。心念中,真为生死的心,只在口头上,只在形式上,没有真切的真心。

    他的真为了生脱死的心,在形式上,在誓愿上,在念佛上,看不出有一点虚假。可在他的心念上,真为生死的真,就不真了。由于真为生死的心不真,所以,他念佛中的真信,就不真。他发愿往生西方的切愿也不真。信愿全无,只是念佛,仍属修自力。因无信愿,纵然念佛念到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也没有往生西方的理由。没有真信切愿的真因,是绝对不能得往生西方的真果。

    印祖教诲“念佛时,要常作将死,将要堕地狱想。则不恳切亦自恳切,不相应亦自相应。以怖苦心念佛,即是出苦第一妙法。亦是随缘消业第一妙法”。他的临终念佛,为什么会出现心口不一,表里不二呢?

    这位师兄,多年领众念佛求往生。在多年的修学中,不管助念的环境和条件多么艰难,只要是助念,他都要带人去助念。平时,常常关心这位老人该助念啦,那位老人该助念啦,时常把他人的念佛往生的事,牵挂在心上。在地震和雪雨大灾中,终日忙忙碌碌,跑赈灾的食品和衣物,并且要亲自送到深山灾区。在大地震中,他带领大家念佛不断,尽管地动房摇,他念佛的心依然不动。他在弘扬传统文化和给冥界众生皈依这些活动中,他都是竭尽全力去做。在自度度他中,他过分地注重度他,而轻自度。过分地重行,而不分正邪,主次。我们多次以印祖的教诲劝他,须知自己是凡夫,不是菩萨。在生死轮回中,你要象菩萨那样去度脱众生,必须自己是菩萨,才可以如是行菩萨之行。若自己是凡夫,要想担任度化人为己任,不但不能度人,而且不能自度。希望他先自度。即使发大菩提心,也须知此心在先求往生的前提下,才有好处。希望他能放下过分的妄心,在真为生死上实修。最初他不能接受。从去年,他觉醒了,知错了,并多次忏悔。但他的忏悔,重在不二过,没有通过忏悔,生起真为生死之心。

    在依印祖的教诲而修学过程中,他注重理解,很喜欢听理解的说教,不重实修实得。误把理解的,当做自己的实修实得。他一听就懂,但很难做到。当提醒他的过失,他知过快,忏悔快,但很难在实际的修持中,落实印祖教诲的本意,还总认为我就是按印祖教诲修的。

    在过去特别是在最近两年中,我们都非常注重去除我知见,在实际修学中,把我知我见,转为佛祖的心行。如果不信佛言,只信我的知见,临命终时,纵念佛,也难生起正信,也难转逆境恶缘,为顺境净缘。要知道,临终往生时,我知见是障碍往生西方最大的恶魔。

    尽管如此提醒,还是很难被人接受。还是依然只信我的看法。这位师兄苦苦修学,精勤念佛,要实现今生活着往生西方的大愿,就是被我知我见,自以为是所毁坏的。我们小组的同修都亲见其害,感受最深,所以,我们一定以这位师兄的失败和过失为师,来成就自己往生西方的大业。只信佛言,不信人言。我们一定要以这位师兄失败的教训,卧薪尝胆,落实印祖教诲“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来成就自己的净业。以此感恩师兄对我们的示现,以此感恩佛祖的救拔之恩。

    第二类,临终人有正信念佛的表现。

    (1)第一位临终人,87岁,姓罗,大家都恭称他罗老菩萨。四川峨眉山市人。2007念随念佛小组信愿念佛。念佛中一直坚持念清楚,听清楚的念法。2011年元月16日,因病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随病势加重,示现临终反应。经过助念,他能吃能睡了。从2月1日到2月5日吃早饭时,他都是吃了就睡,身不离床,头不离枕。只是贪睡,不认真念佛求往生西方。2月5日早饭后,经过开导,他知道贪睡就是我的地狱相现前。我贪睡,不是在床上睡,是在地狱睡,我贪睡就是要堕地狱。他真信,真怕贪睡是我的地狱相现前,我贪睡,就是要堕地狱。所以他在贪睡面前,生起大怖苦心。由惧怕地狱苦,怕现在死后,一定要堕地狱,于是发心要念佛求生净土。5号,他坚持念佛一个半小时。6号,6个多小时。7号,坚持念佛12个多小时。他不敢睡觉。纵睡,也是看了表后,卡着时间睡。睡觉中,坚持不断念佛,不敢象过去那样睡死觉,一睡就睡够。

    印祖教诲“但将一个死字,贴到额颅上,挂到眉毛上”。老菩萨没有文化,忠厚勤朴,待人真诚。他真信贪睡就是我的地狱相现前。在他的心念中,在他的眼前,所见到自己的贪睡,不是睡觉,而是我的地狱苦。由此生起大怖苦心,这是他生起正信的关键。虽然,他的念佛,与前面的几位师兄念佛,就形式上都在念佛,毫无差别。但是在心念上,差别就太大了。前者看到的,是我的病苦,死苦和亲情;后者把病苦,死苦和亲情看成是我的地狱相,是我临终后,我的生死轮回苦。前者的念佛,是以我的想法而念佛,念念不离我。后者的念佛,是亲见地狱苦而奋力念佛,求生西方。前者,虽念佛,而没有真为生死之心。后者念佛,有强烈地真为生死之心。

    由于老菩萨有强烈地真为生死之心,在念佛的行持之中,有强烈地厌弃贪睡之心。由此厌心的真切,他在念佛的行执中,做到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在助念中,他示现的真为生死之心,把我们这些助念的人,都是一些不知道净土法门和不会念佛的人的心行,全暴露出来了。惭愧之极。不是我们为老菩萨助念,而是老菩萨在为我们助念。

    (2)第二位临终人,刘老居士,新疆芳草湖人。2011年5月,经医院诊断腹部患有大部位占位性病变。老居士拒绝住院,要念佛往生西方。6月5日开始助念,助念期间,恶病复发,剧烈的疼痛,加上高烧,呕吐,使他困乏无力。他虽然坚持念佛,只能随病苦而念。念佛求生西方的心念,因剧痛的折磨和病后的困乏无力,只能躺在床上,他振作不起念佛往生西方的决心和力量。特别是当境界现前的时候,依然还牵挂家中的事和家中的亲人。

    “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若无信愿,纵将佛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在此危急时刻,我们的助念,不是首先解决他念佛的精神问题和通过念佛,给他消业障,使他转危为安的问题,而是首先解决他有真为生死心的问题。若生不起真为生死之心,纵有很好的念佛的功夫,纵有很多人助念,也不能往生西方。

    经过开导,他真信娑婆实实在在是生死轮回苦。真信现在出现的病痛,病苦是生死轮回苦。全身无力,困乏得一点也不想动,只想躺在床上,是生死轮回苦。家中的儿、女、孙,是我的生死轮回苦。所以,身边出现的,心中想的,心理牵挂的,以及梦中所出现的,统统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都是我的生死轮回苦。他真信,他真怕地狱苦。他知道这一生造了很多堕地狱的恶业,临终断气后,一定要堕地狱。堕地狱的苦,使他生起大怖苦心。大怖心的生起,在病苦中念佛的决心就自然真切了。

    9月16日下午7点多,恶病复发。剧烈的疼痛,同时出现高烧不断,呕吐不断。在病痛中,还有阵阵昏迷。恶病,使他精疲力尽,无力支撑身子,也无力念佛。我们向他开导,病苦可以使你无力,病苦甚至可以要你的命。但是身有病,往生西方的心,决不能有病。身上可以无力,往生西方的心,决定不能无力。他一听,立即从床上坐起。从坐在床上念佛,随后下床到念佛堂念佛。从此,或坐念,睡念,或绕佛念,心中始终没有忘记印祖教诲“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通过录像,你们可以看到他是这样的心行,没有虚假。

    由于真为生死的心真实不虚,厌弃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的厌心也真实不虚。例如,家中的亲人常来看望,常叫他回家住几天,叫他回家念佛。他都能死死守住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在一切逆境,顺境中,生死轮回苦的大怖苦心念佛,始终没有忘记。他每天深夜2点或3点,有时1点就起床念佛。念到早晨6点或7点,休息一个小时或半个小时,再念到8点半吃早饭。饭后,念到中午1点半吃午饭。饭后休息1个小时,念到下午7点,从下午8点念到晚上10点或11点睡觉。天天如此。

    我们并不提倡,也不鼓励他这种苦行念佛,我们劝他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休息就休息。可他怕睡,怕休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绝不是看他念佛如何好,绝不是看他病情的轻重和精神的好坏,绝不是看他什么时候死。而是看他在病苦死苦的逆境,恶境中,在病情稳定,精神状况较好的时候,在他喜欢和不喜欢的人事面前,他真为生死的心有没有?有没有丝毫我的病痛和难受?有没有喜欢和厌恶的心行。通过这些,来判断他是否生起正信。

    在助念中,成就刘老居士的正信和断定他是否生起正信,我们的做法是:

    (1)首先确立我们的信愿念佛的信,是信什么?这是最关键的第一步。

    我们以前念佛,认为念佛就是信。念清净心就是信,念一念心性都是佛,就是信。由于对于净土和禅宗的界线不清,所以,平时只管念佛,临终助念,也只管一句佛号念到底。根本不管信什么?不管这一句佛号是有信愿而念,还是无信愿而念。我们小组如此糊糊涂涂地念了几年,待我们的同修出现临终,他们的临终证明,我们的念佛,不是信愿念佛,而是妄念念佛。

    失败,逼着我们修学印光大师文钞。印光大师教诲“诸位既具有信心,当依光所说之净土法门而修。须知此法,乃诸佛,诸祖,诸大善知识之所宏扬者。光不过承诸佛,诸祖,诸大善知识之语意,而传述之”。依印祖所说的净土法门修信,信什么呢?

    印祖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

    (2)确立了信,是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如何帮助刘老居士真信娑婆实实是苦?

    现在,刘老居士感受最深的,看得最清楚的,是什么?

    是恶病缠身。恶病发作时,剧痛难忍,再加不断地高烧,呕吐,使他全身困乏无力。饭不能吃,觉不能睡,话不能说,行坐不能,如同快死的人一样。面对这种恶境,刘老居士的心念想的是什么?他的眼睛看见的是什么?这是最关键的。

    开始,他看见的,就是我的病苦。病苦的感受是什么呢?痛,从来没有过的剧痛。难受难忍,高烧,呕吐,从来没有过的难受难忍。全身无力,身无力动,眼无力睁,话无力说,只有呼吸之力。此时,他所感受到的和所看的,是自己的身体受病魔折磨的苦,痛苦难忍。虽然也念佛,但心念中,不是真为了生脱死,而是身苦和病苦。在亲人现前时,看见的是亲人,心念中牵挂的是亲人。这是刘居士没有生起正信的表现。

    经过开导,真信娑婆实实是苦,是实实在在的生死轮回苦。现在的病苦,难受,无力,亲人及一切人,事,物,一切逆顺境都是我的生死轮回苦,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现前。由于真信,真怕,病苦难受无力和一切人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所以,他在病苦和亲人面前,所见的是地狱苦,由此生起真为了生脱死之心。以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的行执,用事实说明,他做到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他生起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即一切人事物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是真实的。由于有真实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逼迫,他厌弃病苦,难受,无力之心,变成一股巨大的力,就是病苦越重,难受和无力越重,亲人越是关心,他念佛求生西方的力越猛切。这是刘老居士生起正信的事实依据。录像中所看到的他的行执,证实了这是真实的。

    正信难生,而遇境界,就立即消退。为了验证刘居士是不是真信?从9月23日我们逐渐减少助念人员,直到最后只剩下2个人或者3个人.要看他在没有人带领念佛的情况下,看他在各种境界中心的变化。经过3天,5天,10天的验证,他念佛的精勤没有一点改变。在亲人的关心和顺逆境中,他念念不忘地狱苦,不忘自己临终后要堕三恶道。用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他没有忘记。

    通过以上两组人的对比,说明不知净土法门的人,在修学中,对于佛祖的教诲的理解和应用,不能真实的与自己的生活实际紧密联系。对净土法门的宗旨四句中,真为生死的落实,不能通过自己生活中的一切顺境和逆境中人事物,来亲见真为生死,真修真为生死,真得真为生死。而是多以我知见,在理解和认识上下功夫。把理解和认识所得的真为生死,认为是自己实修实得的真为生死。所以,一遇境界现前,一遇临终的病苦死苦等四大分裂现前时,平时的我知见,完全成了我的利益,我的身体和我的痛苦,我的情感。完全由最强的我知见生真为生死心,用我知见发愿,用我知见念佛。命终时,由坚固的我知见,带着我的神识,随业流转。

    而知净土法门的人,在迷惑愚痴中接受开导后,他的真信,不是在理解上,不是在我的认识上,而是在事修上真实地去做,在真实的力行中,把自己的恶习,毛病,以及种种困苦转变成是我的生死轮回苦,是我的地狱相现前,是我的临终现前,他看见了,就真怕,真的生起大怖苦心。在大怖苦中,他的求阿弥陀佛来救拔的心很真切。所以,在他们的眼中,一切人事物,一切境界,通通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印祖的教诲“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很自然地就落实到生活实际中了。所以,他们在临终时,种种境界现前时,种种境界都是他的真为生死。种种境界现前,都不能夺去他的正念。

    通过对比,使我们知道应该如何修净土法门和知净土法门了。

    知净土法门,有了真为生死之心,应该如何念佛呢?首先,我们依据印祖的教诲对过去的念佛做了如下的认识:

    1.有信愿念佛,才是修佛力。

    根据印祖教诲,有信愿念佛,是修佛力,无信愿念佛,是修自力。一句佛号念到底,如果没有信愿,即使念佛的功夫很深“如银墙铁壁相似”,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没有信愿的念清净心,没有信愿的一心念佛,没有信愿的心无妄念念佛等等,都不能与佛感应道交。所以,我们小组从现在起,就注重修有信愿而念佛。

    2.不能以念佛的方法,代替有信愿的念佛。

    印祖关于念佛,有明确的开示。强调,“生真信,发切愿,至诚恳切,念佛名号。勿用观心念法,当用摄心念法”。关于如何生真信,发切愿,至诚恳切,念佛名号?印祖教诲“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如果用算数的公式来示现信愿念佛的过程,就是,先得信愿二法﹢至诚恳切,如子忆母的诚心﹢摄心念佛。

    过去几年我们的信愿念佛为什么没有成功?今天我们小组个别同修还强调锅炉匠,老阿公(婆)都是一句佛号念到底,不都成就净业吗?我们只信佛言。信佛言而念的,必定成功。信人言而念,难成功。前面6位临终人,过去现在,都在一起念佛,都是用摄心念佛而念,为什么临终时同念一句佛号,会有差异呢?是有信愿而念和无信愿而念的差别。

    印祖教诲“不修身而念佛,亦有利益。于决定往生,则百千万中难得一个”。念佛的方法很容易学会,很容易掌握,而真信,很难修,很难得。没有真信,切愿和诚心。纵有摄心而念,可以得无妄心和心清净。但不能得真信。纵念佛的功夫很好,因无信愿,其念佛仍属修自力。

    所以我们小组不少同修现在念佛,依然还在念佛的形式上,在念佛的方法用功,特别是我们小组的负责人还不能以修真信为重,这是很危险的。为了自己能往生净土,应该立即转向有信愿而念佛。

    3.至诚恳切的诚心,怎么得?

    印祖教诲“念佛时,要常作将死,将堕地狱想。则不恳切亦自恳切,不相应,亦自相应。以怖苦心念佛,即是出苦第一妙法。亦是随缘消业第一妙法”。

    4.临终助念中的念佛,是念临终人,还是念自己?

    印祖教诲“然死固有所不免,当与熟悉者说,光死仍照常为自己念佛,不须为光念,何以故,以尚不与自己念,即为光念,也不济事。果真为自己念,不为光念,光反得大利益”。

    这是我们对临终一关,要紧之极这一法语的修学体会。

六.我们对代序法语当令家中眷属,换班日陪令慈念佛的修学体会。

    (一)法语:“当令家中眷属,换班日陪令慈念佛。一则以娱高堂。二则令彼各种善根。三则练习惯,则令慈归西之时,大家均为助念之人。若不令常练习,并不常为说临终之助念,及瞎张罗哭泣之利害,则所有眷属,通是破坏正念者。此是最为要紧。若无人说,难免贻误,则无边利益,以此失之,殊堪痛心”。

    (二)我们对法语内容的理解:

    1.老人临终之前,必须要准备好临终时往生净土的条件,这些准备。从三个方面去做,并且必须要具备这三个条件。

    2.这三个条件是:

    (1)家中的眷属,每一天都要轮流换班,陪念佛往生的老人念佛。不可间断。大家天天在一起念佛,使老人高兴。

    (2)大家在一起念佛的目的,是要让每一个人通过念佛,都同种善根。能使人往生西方的善根是什么呢?就是净土的宗旨。落实到念佛上,念佛人的念佛,必须是信愿行三法,在一句佛号中,完满具足。只有真正具备了真信切愿二法,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的诚心而念佛,才是种善根。

    (3)种了善根,还必须天天在一起念佛,训练习惯。这些练习惯的人,到老人临终归西之时,就是助念之人。明示了临终助念人的条件。

    3.如果日陪念佛的人,都没有种善根,都没有练习惯,都不知道净土宗临终助念应具备的条件,都不知道不依法助念而瞎张罗,搬动临终人,在临终人身边哭泣的危害,如果由这些不知净土法门的人参加助念,纵念佛,也统统都是破坏临终人正念的人。

    4.这是临终助念中最为要紧的。如果不依照所说的去做,临终人往生西方的大事,是不可避免地要被这些人破坏。那么临终人要在今生了生脱死,永断轮回苦,念佛求生西方的大事,就在临终时,遇不知净土法门的人破坏正念而不能往生净土,那太令人痛心了。

    (三)我们的修学体会。

    1.换班日陪念佛,我们由小组有组织地进行。

    慈,指家中接受念佛求往生的老人。我们通称为临终前期的临终人。此种人,有宿世善根,一听念佛往生西方,他就信。他愿意念佛求生西方。但这样的人,我的恶习,我的知见坚固,纵然是我们小组的老修,虽经几年在一起共修,而此种恶习已成习惯,一遇境界,就恶习作主,我的意见第一,我的利益第一。样样我对,样样我好,总是怨天尤人,不省自心。所以在念佛中,我们陪念的人一方面,带领老人(临终人)学会念佛,通过念佛,使他们能把自己的恶习变为真为生死心。带老人要念佛往生,不是看他一天如何念佛精勤,而是看他愿不愿意用佛祖的教诲,把自己的恶习变为真为生死之心。这是日陪念佛的关键。如果老人(临终人)在念佛中能自觉把自己的恶习,看成是地狱苦,恶习必定是他们成佛的良师善导。如果老人样样都是我对他错,受不得一点委屈,不能逆来顺受,纵念佛有功夫,临终也难生正信。

    2.换班日陪老人(临终人)念佛,最怕搞念佛的形式。什么是念佛的形式?来了就念佛,就一句佛号念到底。行住坐卧一句佛号不间断。除了一句佛号外,不得有其他念头。这些话,是负责人常说的。能不能做到?他自己都做不到。所以换班日陪念佛,要注重让每一位念佛人明白念佛往生净土,只有真信切愿,才能与佛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带业往生。若无信愿,只是念佛,所念的佛是修自力,只有信愿而念佛,才是修佛力。无信愿念佛,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换班日陪念佛,最最重要的环节,是带领念佛人学会信愿念佛。绝对不可以用念佛的形式或念佛的方法,来代替信愿念佛。绝对不可以用我的理解,代替信愿念佛的真修实得。一定要在修真信上下死功夫。修真信,得真信,一定要看得见,是实实在在的事修。

    什么是在修真信上下死功夫?

    (1)修真信,必须先确定什么是我念佛的信。

    现在,讲净土的法师很多。关于信的讲法也很多,对于修信的方法和念佛的方法,也是多如天上的云彩。好听,好看,就是高不可得。即使拼命地随云追学,到临终才发现,只得了一点念佛的功夫,而真信切愿二法,是一无所获,一窍不通。

    “生命无常,一气不来,当属后世”。“若不一心念佛,一气不来,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堕三途恶道,长劫受苦,了无出期”。这是印祖的教诲,我们信不信?我有无量无边的恶业,死后定随恶业,堕三恶道,信不信?我现在的念佛不是信愿念佛,而是妄念念佛,信不信?如果真信,真怕我死后定堕三恶道,你就一定寻求能指导自己今生念佛决定往生的善知识,那就是印光大师的文钞。

    净土宗的祖师,是祖祖相承,祖祖相同,唯有应众生根机而不同。印光祖师,是应我们近代人的根机,承愿再来,以文钞契合我们劣根众生的根机,而应机说法,度脱众生了生脱死。在关于临终助念的教诲中,唯有印祖反复强调必须早为预办。在早为预办的修持中,强调了修学的内容是同修净业,同生信心,同常念佛,要练习惯。这样的人方可参加助念。这样的助念方有可靠。在当今乱世,不信因果报应和相互残杀慧命的恶世之中,临终早为预办是临终助念中极为重要的环节。我们只有依印祖早为预办的教诲,实修实得,才能令生正信,往生净土。

    所以,真信,信什么?就是依印祖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以八苦为师而修真信。其修法,就是依印祖教诲,一步一个脚印地修。注重实效,注重真得,不搞空谈,不搞假样子,假形式,学一点,得一点。把真信之修,落到实处。

    真修娑婆实实是苦就是生死轮回苦,要落实到一切顺逆境的一切人事物,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都是我的临终。只有这样修,才能把印祖“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的教诲落实到实处。才能在一切人事物中,真实地看到自己的生死轮回苦,才能真实地看到自己死后要堕三恶道。看见了,就真信真怕。真怕了,就生起大怖苦求救心而念佛求生西方的心就真切了。

    我们小组通过换班日陪念佛,落实修真信,主要由小组具体落实。小组指定专人负责老人或临终人的修持。帮助他们亲见娑婆实实在在是生死轮回苦,而不只是今生的病苦和遭遇苦。通过负责人的帮助,他们能自觉的,发自内心的厌弃生死轮回苦,并在事修中,在念佛的行执中,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厌弃之行,是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是真实不虚的,不是口上说厌娑婆苦,而心中还留恋我的牵挂,我的情执。要在日陪念佛中,培养他们真为生死之心必须真切,容不得丝毫虚假。这是日陪念佛的目的。

    我们在具体落实换班日陪令慈念佛中,遇到的困难很多。

    困难之一,是老人或临终人在把自己的恶习和毛病,转成自己的真为生死心时,多在口头。口上愿心大如天,而在改恶习和治恶习上,多以随顺自己的恶习。样样离不开我,什么都是我对,不管什么事现前,都有我的看法。他们念佛能吃苦耐劳,哪怕昼夜念佛不睡觉都可以坚持,就是不能损伤我的利益,我的尊严。稍有损伤,心里就受不了。如果心中我是第一,修真信,决定不真。念佛的功夫再好,临终时也很难生起正念。

    困难之二,缺乏真实的善导,能善巧方便把迷茫中的老人或临终人带出误区,带出逆境恶缘,并能启迪他们的善根,发自内心的真为生死之心,在逆顺境中生起。

现在不少老人,真心要念佛往生净土,可身边没有能指导他如法修执的人。即使有人,也多是盲修瞎练的人。因为我们都是恶习中的凡夫。

    困难之三,我们小组的负责人,不能真实地先修先得。不能下狠心将我之见转为依教奉行。所以,负责人多以我知见指导人的行执,不能通过事修,帮助小组人从误区中,从迷茫中生起真为生死之心。多以念佛的形式和念佛的方法,来代替真为生死的修持。不能用念佛来证明自己的真信,是信什么,是不是得到真信。这是小组在共修中,同种善根最难之处。虽然我们对小组长采取了或在境界中练,或以方便闭关进行专题修练,虽然我们的组长个人素质都是小组中最好的。但先修先得真为生死之心,不一定是最好的。

    为了防范以上之不足而带来的对修学的影响和临终助念的大障碍,我们注重每一个人的实修实得。实修,通过生活境界中的人事物,落实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因为人的善根福德因缘的差异,求共同一致不可能得到。但是求个人的实修实得,是可以得的。

    在换班日陪老人和临终人念佛中,除了防止用念佛的形式和念佛的方法,代替真为生死的修持外,还要注意在念佛中,帮助他们生起正念。平常有信有愿,临终必定信愿分明。若平时都没有信愿,临命终时,决定难以生起真信切愿。所以,大家在换班,日陪令慈念佛中,必须在生起真为生死心上下死功夫。要把真为生死落到老人的生活细节和言谈举止之中,要通过他们的这些方面,来看他们是否有真为生死之心,其心坚定不坚定。有的人真为生死心生起来了,一遇不顺心的事,一下就消得光光的。看他们的真为生死之心,不是看他念佛怎么用功,不听他发愿多么大,只看他在病苦中,难受中,贪恋中,他的心念是什么?他在当下的行为是真为生死,还是念念为我。

    要使老人真有真为生死心,必须在生活细节上,在自身的毛病恶习上,能习惯地把恶习和毛病,变成自己的地狱相现前。陪他念佛的人,必须先是这样的人。如果日陪的人都做不到,日陪人可能连老人的恶习都发现不了。为什么?老人在他身边出现的恶习,都是他的邪恶,把老人神识中的邪恶引发出来的。是以邪招邪所致。所以,日陪的人,在自己没有生起真为生死前,在日陪中,身边的一切人,事,物,特别是在念佛中,样样都是我的生死轮回苦,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字字句句都是我的生死轮回苦。决定不可有半点疏忽和自以为是,自作主张。

    日陪念佛和临终助念比,日陪念佛时间长,老人和临终人,都不在生死关头,都不会出现临终将近的危险时期,很容易把日陪念佛变成平常的念佛,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心行。要知道在日陪的分分秒秒中,陪念人和老人们的心行,都是业。不是净业,就是堕落业。日陪念佛的目的,一是帮助老人学会如何修净业,不造恶业。在实现了这一步之后,就是教会老人如何把自己的恶习毛病,统统变成自己的真为生死之心。这两个方面,能在日陪念佛中帮助老人或临终人做到,他决定往生西方。做不到,临终时纵念佛,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所以日陪念佛,是抓老人(临终人)分分秒秒的真为生死心的生起。是在生活细节中抓他们点点滴滴的真为生死心的生起。若有疏忽,或把日陪念佛变成平常念佛,难免不造恶业。

    如果能这样地在日陪念佛中,抓好老人(临终人)的真为生死心的生起。老人成就了,而这些老人,必定又是成就你净业的大恩人。因为你的真为生死之心,是这些老人的恶习,在分分秒秒中把你逼出来的。如果离开这些老人的所逼,你要想通过在念佛堂念出真为生死心来,比登天还难。所以日陪,重在一个陪字。不仅仅是陪同和陪伴。而在同体同修净业,同种善根,同生信心上陪,在一切境界中陪。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他的生活细节毛病习气,就是我的生活细节,毛病习气。他能往生西方,我就能往生西方。他要堕恶道,我就要堕恶道。以如此心念来陪念,才能在日陪念佛中,自己不造恶业,并能实修实得净业。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日陪念佛几年,当这位同修临终现前,除了念佛的功夫好,而我的牵挂,我的身,我的病,依然坚固。是因为我们的日陪人,没有帮助这些同修修净业的净因,所以在改变他的恶缘为净缘时,因本人宿世和今生没有种此净因,全是恶因。恶因遇净缘,依然得恶报。临终时,依然随业流转。所以我们在日陪念佛中,要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帮助老人或临终人在生活中生起真为生死之心上。这比带他每天24小时不间断念佛的作用还要大。

    在日陪念佛中,绝不能以自己的知见,自以为是,把理解之得,误作实修之得。不在事修上实修实得,难得善报。所以,在日陪念佛中,一定以事修为主。通过事修,用事实来证明是信什么?是不是修真信?是不是真得真信?完全用事实为实证。绝对不可在认识上和形式上分真假。

    2.令彼同种善根,什么是决定临终往生西方的善根?在临终助念中有何作用?

    (1)善根,蕅益大师教诲“菩提正道为善根,即亲因”。省庵大师教诲“唯生死,为菩提”。印祖教诲“菩提心,自利利他之心”。依据祖师教诲,我们的同种善根指真实所得的真为生死之心。有了真为生死之心,宗旨的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即可真实所得。真实所得,即神识真正受益,即为种善根。

    (2)善根的最大益处,一是在临命终时,强者先牵。若善根强,则神识即随善根而得生西方。二是在临命终时,因恶业重而致临终人迷惑颠倒,正邪不分,将随恶业堕恶道时,若此人过去世或今生种此善根,助念人即可变临终人的恶缘为净缘。临终人的善根遇助念人的净缘时,净缘把临终人的善根引发出来,就立即将恶境转为净境。临终人会立即在恶境中看到自己的地狱相现前,立即会生起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猛切之极,实现往生西方。这转恶境为净境,并实现生西的殊胜果报,全凭神识中的善根起作用。利益之三是,凡念佛人要往生西方,绝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这是佛说的。善根,即真为生死。是净土的宗旨之一,若有真为生死的真切,真信切愿,至诚恳切,念佛名号必定真切。真信切愿,至诚恳切念佛,必定实得。

    (3)修同种善根,就是象前面介绍的刘居士那样,在病苦和死苦中,修正信,得正信的过程,就是同种善根的修学过程。

    同种善根,必须真信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这些生死轮回苦,在一切逆顺境中的一切人,事,物,没有一样不是生死轮回苦。不仅过去无量劫是,现在的分分秒秒是,如果今生不能了生脱死,今生的临终,又复堕三途恶道,复受生死轮回苦中去永劫受生死轮回苦。生死之苦,要真实地依印祖教诲“要贴在额颅上,挂在眉毛上”。“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在实际中念你的生死之苦,“如丧考妣,如救头燃”。有如此的心行真信真修生死轮回苦,才能有真实的生死轮回苦的苦境逼迫。这才实现了种善根的第一步。

    由于有生死轮回苦的苦境的逼迫,厌秽的心和欣净的心,才能真实成就。以苦境的逼迫,而成就真实的厌心和欣心,是实现种善根的第二步。

    厌娑婆苦真切到极处,他就能真信身边的一切顺境逆境中的人事物,都是自己的地狱相现前,都是自己的临终。此心一生,于是就把自己的牵挂,留念,痛苦,难受,恶病,死苦,通通看成自己的地狱相现前,看成是自己的临终。当看到自己将死将堕地狱,就非常地怕。他由惧怕而生起大怖苦心,求阿弥陀佛救自己出地狱苦,往生西方的心,非常地真切。由此产生一股巨大的奋发力和猛切的心,念佛求生西方。这时的念佛,不管什么境界现前,他都没有丝毫动摇。他的行持,是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刘居士就是这样做的。能以这样的心行而修而得,就是种善根的第三步。刘居士能做到,我们小组一定也能做到。

    真为生死心的真切,得成于厌心和欣心之二心的真切,由此二心而念,真信切愿二法,当念圆具。

    同种善根的具足圆满,从确立所信,到修信,得信的过程,完全是按印祖的教诲而修,而得。这个修,练,得的过程,刘居士已经给我们做了榜样。

    同种善根,为什么我们小组6位同修,只有2位同修能修能得,其他4位都同在一个小组,同念一句佛号,同样修印祖的教诲,为什么他们不能得到?

    根本的差别在于有真实的诚敬与无真实的诚敬。有真实的诚敬的人,听了印祖的教诲,就完全依教奉行。在奉行中,做到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他们的行,就是真修,真见,真得。其他的人,听了印祖的教诲,多以我的认识和理解为主。在行持中,夹杂着我的认识,夹杂着其他方法。他们大多一边信佛言,一边信人言,用人言来验证佛言。虽然很辛苦地念佛修持,由于以人言人教而行持,临终时,因无信愿念佛而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所以,种善根,不是一个修持的方法问题,而是取决于是否有真实的诚敬的德行问题。

    其次,我们不成功,是不真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所致。自己明明知道今生造了极重的堕地狱业,已经看清了,今生死后必定堕地狱,可我们不仅不怕,反而还继续在分分秒秒地造轮回恶业。即使佛祖苦口婆心,吐肝,吐胆地相劝真信,依然不信佛祖圣言,而信人言。可见能否种善根,还决定宿世的善根福德因缘而定。即使过去生中没有此善根,现在只要真信佛言,就能具有其种善根的基础,也一样能种善根。

    所以,我们共修中,在临终助念的早为预办中,只要真信佛言,真心要了生脱死,都能在预办期内,同种善根。祈望大家坚定信念,真实地做,都能象刘居士那样做到。

    3.印祖教诲“三则练习惯,则令慈归西之时,大家均为助念之人。若不令常练习,并不常为说临终之助念,及瞎张罗哭泣之利害,则所有眷属,通是破坏正念者。此是最为要紧。若无人说,难免贻误,则无边利益,以此失之,殊堪痛心”。

    (1)印祖教诲“三则练习惯,则令慈西归之时,大家均为助念之人”。明示了助念之人,第一是一起共修净业的人,第二,同种善根之人,第三,在共修中,同修净业,同种善根,同常念佛,这些修练,都能练习惯。这样的人,大家均是助念的人。以印祖确立的助念人的要求,我们相差甚远。

    现在,我们依印祖教诲,在练习惯的修持中,我们注重以下几个方面的训练。

    其一,注重诚敬和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训练。

    诚敬的德行的训练,注重用印祖的教诲,联系自己的生活实际要诚。例如,真信娑婆实实是苦。能用生活实际反映我的生死轮回苦是什么?能一清二楚地看得见,就是诚。如果只是理解和认识,看不见我的生死轮回苦,就不是诚。如罗老菩萨看贪睡是地狱相现前。刘老居士看病苦,难受和儿孙是地狱相现前。其他几位师兄,他们只是在认识上知道是地狱苦,实际看到的,是病,是难受,是亲情。

    看见地狱相现前,就生起大怖苦心,真怕生死轮回苦和死后要堕三恶道,是诚。只是心想地狱可怕,只是心念上有怖苦心,不能真实地看到身边的地狱苦境,以平常心看待生死苦,是不诚

    以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的行持,不要说行人所不能行,至少比平时要精勤得多,是诚。如果还只是在口头上,认识上和泛泛悠悠地行持,还是样样离不开我,是不诚。

    能做到诚,就是对自己神识的敬。对神识的敬,会时时念念都会看到自己的生死轮回苦和死后堕三恶道,能以大怖苦的求救之心念佛,使自己的神识真正种上真为生死的心。如果不注重实修,多在口头上,认识上谈生死苦,看不到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就会自己残害自己的神识。

    在实修真为生死心中,把诚敬,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苦紧密联系在一起训练,这样练习惯所得的真为生死心,就能事事是因果报应;事事是生死轮回苦,是我的临终;事事都要竭尽本分;事事能亲见真为生死心。

    其二,注重把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练习惯。

    所谓练习惯,能把生死苦挂在眉毛上,即睁眼见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生死轮回苦,都是我的地狱相现前。能看习惯了,念头上自然就会把生死轮回苦贴在额颅上,即印在心念上。念念都怕,是自己心念真真地恐惧,真害怕地狱苦,真怕无量劫的轮回苦,真怕今生死后一定要堕地狱,在心念上,念念都怕到极处。

    为什么有的人到临终提不起正念,就是平时没在心念上练习惯。

    说我真怕地狱苦,那是假话。真怕的人,我自身就是地狱苦。假怕的,我是第一。真怕地狱苦的人,念念畏死,在行上看得见。假怕地狱苦的人,舍不掉我的念头,在行上看不见。练念念畏死,就是把我利,我的想法妄想等,转成我的临终,我的地狱相现前,能真实看得见。

    其三,在念佛方面,注重以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要练习惯。

    此种念佛方法,是得真信切愿,至诚恳切而念佛的最好方法。练习前,自己要先得大怖苦心,这样的大怖苦而生的求救心才会真切。在真有大怖苦的求救心后,再加上摄心念佛,就能得真实的大怖苦求救心念佛。用大怖苦的求救心念佛,字字句句,都有真切的期盼心;都有在生与死的挣扎中的呼救心,求阿弥陀佛救拔,求往生西方的心;这样来念佛,所念的心,是真切的求救心,通过念佛的声音,要把真切的求往生西方的心念出来。并能念习惯。

    (2)若不练习惯的危害。

    其一,若不练习惯,从小的方面讲,自己在念佛修持中,佛言和人言,佛的心行和凡夫的心行,正和邪,善和恶,很难分清。自己所念的佛号,是有信愿而念,还是无信愿而念,分不清。处处以我之知为佛祖圣教,临命终时,因无真信切愿,纵念佛,不能往生西方。

    其二,若不练习惯,在临终助念中,自己都无正念,全凭我知见,任意套用助念方法和人言说教,来指导临终助念。对印祖关于临终助念的教诲全然不知,对于佛祖所说净土法门,全然不知,如此指导助念,其害无穷。

    其三,若不练习惯,于自己的修持,念佛往生净土,是自己残杀自己的慧命。若于帮助他人修学念佛,必定会误导众生。若于临终助念,这样的人参加助念,通通都是破坏正念的人。这些害处,都是我们在过去几年中所作的。我们确实是一群残杀他人慧命,又断佛慧命的恶魔,其罪大如须弥。

    (3)练习惯,在临终助念中要注意的。

    其一,临终助念,以敦伦尽分,因果报应为心行准则。助念人的心,必须敦伦,即同体之悲分。他的临终,他的生死轮回苦,真真切切的就是我的生死轮回苦。他要往生西方,就是现在我要往生西方。此心一生,才能做到尽分。才能心存正念,举措得当。过去我们怕以邪招邪,不去为人助念,只顾自己修,靠自己的修来实现往生。这样的人,在临终时,个人知见坚固。给他助念的人,虽是好心相助,但都是破坏正念的人。为什么?没有在实际助念中练习惯。所以,助念,可以暴露自己和小组的问题,可以警醒自己的真为生死心,可以正自己的知见,增加求往生净土的勇气,还有很多是自己在念佛中无法得到的东西。可以通过助念而得到。还有些人,自己怕为人助念,总是找借口不去或只应付了事,到自己临终时,自己必定得这样的果报。这种现报特别快。这是真话,希望我们小组还要做得更好,真正以敦伦尽分,因果报应为心行准则去努力做好练习惯。

    其二,我们小组在临终助念的作法中,一定依净土宗应今世今时的时运和众生根机,而承愿再来的印光祖师的教诲,而实施临终助念,必定是最稳当,最可靠。过去,我们只凭自己的主张搞加减组合法而助念,或依其他方法,不信佛言,而听信人言的说教去做,结果,不能使临终人生起真信切愿,于活着时与佛感应道交。于是,又妄造超度送往生之势,大兴死后超度往生。现在,我们如果明知自己所做,是离经叛道,而不能立即断恶,而依教奉行。还在形式上,在声势上,自欺欺人,这是知恶而造恶,明知是杀人慧命还继续残杀他人慧命。我们不是在助人往生净土,这是在借机复仇杀人,是以念佛的形式搞怨怨相报。我们不是弘扬净土,而是断佛慧命。印祖教诲“现今世乱已极,其根本皆由大家不讲因果。故致成有天地来之第一大乱也。为今之计,无论何人,皆须明因识果。明因果,则转互相残杀,为互相维护。否则父母之大恩,尚欲杀之,况他乎”。所以,临终助念,不是看我们的形式和怎样念佛,而是看我们是救慧命还是残杀慧命。救慧命,只有依印祖所教,对临终人的助念,真实地实施早为预办,临终善为护助和临终助念这三个环节。如果没有这个因缘的临终人,至少,我们小组的助念人,必须都是知道净土法门,会念佛的并且是练习惯的人。我们必须努力实现这个目标。世间医院抢救室和手术室的医生护士尚且都是精通专业而又是技术熟练的人,方可为抢救医师和手术医师。往生净土比这更为严谨。为何助念人不能依印祖教诲,首先具备知净土法门,会念佛而又是练习惯的人呢?如果我们真是这样的人,助念是如法的,否则,难免不造恶业。

    要知道,我们自己总有死的一天。若今天能救人一慧命,自己死时,必定有人来救你的慧命。若今天只凭自己的狂妄心去作临终助念,不重依教奉行。看看今天成千千万上亿亿万被杀的人,他过去就是杀人者。这是因果报应。

    其三,临终助念中,必须以令生正信为根本。绝不是首先为其消业和念佛为主。临终人有了正信,有正信念佛就是消业,就是信愿念佛,就能与佛感应道交。若无正信,依然会随业而堕落,所念的佛,依然属于修自力。纵念佛有功夫,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令生正信,助念人必须先有正信。如果医生都不是医生,如何为病人诊病治病。靠正信得生净土的助念人,没有正信,凭什么送人往生净土?若自己临终时,也是一群无正信的人送往生,你放心吗?所以,我们不能忘记自己的临终。

    其四,在临终助念中,落实练习惯,面对临终人的千变万化,要能随机应对而不失正念,助念人,必须是练习惯的人。其习惯,就象自己的双手熟练把握自行车的方向一样,一切根据前方变化而随应变化。如何在临终助念中能练习惯?依据印祖教诲“故正念存而举措得当,真神定而邪鬼莫侵。否则,以邪招邪,宿怨感至,遇事无主,举措全失,可不哀哉”。助念人只要有正念,临终人不管在临终时怎样千变万化,都能万变不离正念。只要助念人能正念分明,就能自然地帮临终人从迷惑中走出困境。为什么会这么自然呢?前期的同修净业,同种善根起作用。所以助念人只要正念存,不管变化多么复杂,都能举措得当,能转恶逆境为顺善境。如果不练习惯,即使生起的正念,也会在境界中丢失。在临终助念中,必定会出现印祖教诲的“否则,以邪招邪,宿怨感至,遇事无主,举措全失,可不哀哉”。所以助念人,临终人能在早为预办中同修净土,同种善根,练习惯,是念佛往生净土和临终助念成败的关键环节。能练习惯,就是知净土法门,会念佛的人。

    以上是我们修学印祖教诲的体会。由于业障深重,无修无得,所修体会和述说言谈中不如法和错误必定很多,伏请诸位大德,老师和同修指正。感恩!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

                                          2011.10.21

Subscribe to Comments RSS Feed in this post

4 Responses

  1. 一看就是胡说!

  2. 阿弥陀佛!愿莲友发真信,勇猛精进,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末学惭愧合十。

  3. 永远支持博主。

  4. 朋友,是你让我来看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