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终助念中的善为护助和令生正信

在临终助念中的善为护助和令生正信

(第二. 抓好助念人平时令生正信的实修。)

南无阿弥陀佛!

    诸位老师,诸位同修、大德,新年好!

    今天是2012年的腊月三十日。愿我们能在今生回西方极乐之家!

    我们介绍第二个内容,抓好助念人平时令生正信的实修。根据我们小组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抓以下三个方面的实修:

    一)抓平时具有真信切愿的落实。若平时没有信愿,临终绝难令生正信。

    二)抓在顺境逆境中舍离恶习,在舍恶习中令生正信。若恶习不尽舍,正信不真;

    三)抓用念佛来证自己的所信,是真信,不是假信。这是实现一句佛号具足信愿行的关键。

    一. 为什么我们要抓小组这三方面的实修?

    其一. 我们确实是一些不知信,又不务实修的不知净土法门的人。不但自己今生不能往生西方,而且在助念中,即使临终人功夫得力,也会被我们这些不知净土法门人的破坏,使本可往生的人而不能往生西方。

    其二. 我们的念佛,确实不是真信切愿的念佛。凡夫往生,只有真信切愿,才能与佛感应道交。可我们只注重一句佛号念到底的修持,不注重有信愿而念佛。印祖教诲“一句者,信愿行也。非信不足以启愿,非愿不足以导行,非持名妙行,不足以满所愿而证所信。”(法语P23-21如何用念佛来满所愿和证所信,我们是一无所知。

    其三. 在真信的修持中,我们偏重念自性弥陀,念一切众生都是佛,念清净心。重自性的,必须重因果。要看自己的真实所得。㈠ 看自己是否真得清净纯真之心?实践证明,我们未得此心。㈡ 看临终时,是否能以清净心与佛感应道交?实践证明,都有你我他,只能随业受生。㈢ 自性之修,重在文字的知见,不重亲见亲证。纵知见与佛齐,因无信愿,即使深得一心,也不能往生西方。我们是根劣障重的凡夫,应如何修真信呢?应当以印祖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而修信。

    其四. 以印祖教诲而修信,注重事修。在事修中亲见所信,应用念佛来亲证所信。

    二. 在生活中舍离恶习,在舍恶习中使自己生起正信。

    第一.明白佛陀对宇宙观和人生观的教诲,在知生死苦中令生正信。

    佛陀对宇宙观的看法,是成住坏空的相续。对人生观的看法,是生老病死的轮回。一切有情众生和无情众生,万事万物,千变万化,没有一项能超出或脱离这一规律。我们为什么永世永劫不能出离生死轮回呢?因为我们只看到我,只看到这个世界是我唯一依托的世界,只看到我跟父母夫妻儿孙有血缘亲情关系。我们不信宇宙的成住坏空相续和人生的生老病死的轮回;不信宇宙的成住坏空的相续,是火水风三大灾所致;不信人生的生老病死的轮回,是贪嗔痴三毒所致。所以我们不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我们也在过去世,象今生一样勤奋修学念佛求生西方,可是都没有成功,究其原因,是因为“信愿行三资粮未具,贪嗔痴恶习犹存”。如果我们现在能依印祖教诲,以贪嗔痴为师,真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真信贪嗔痴的恶习是堕三途六道的恶根,就能在念佛求生西方的行持中舍离这些恶习,拼命去欣求能往生西方的真信切愿。在念佛中,当舍的恶习舍尽;当欣求的真信切愿取尽。今生往生西方必定成功。

    如何在生活中舍离恶习而使自己生起正信呢?我们最大的恶习是贪着我。始终是以随顺我和满足我而念佛求生西方。如何在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中令生正信呢?21日,骆老居士在梦中见一亡人要拉他走。老人说:“我绝不跟你走,我绝不堕地狱,我一定要往生西方。”亡人还要拉他,老人说,你不走,我就打你,并念佛。亡人离开了。这是不是老人在阴境中令生正信呢?不是。不但没有生起正信,还反映了老人在临终期的念佛有信不真的问题。必须及时找出信不真的问题,帮助他在信不真的问题上生起正信。这是善为护助中最容易疏忽和最难解决的难题,因为我们只看他的念佛,只要念佛就好,不注重这念佛是不是有真信切愿而念佛。老人信不真,其一,在阴境中,亡人拉他,才逼他说“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是亡人硬拉,才逼他念佛。其实,只要一见阴境,不管拉与不拉,阴境就是地狱苦。不以出阴境这个地狱苦而念佛,必定还会被阴境拖入地狱,因为阴境的顺境,他必定会心随境转。其二,阴境中的念佛,反应老人的念佛必定有信不真的问题。如果把阴境中的死人拉他变成活人的儿女来拉他,他会不会说“我不跟你走,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呢?”反应了老人所见的不是生死苦,是以随顺我而念佛,不是信愿念佛。经了解,老人白天瞌睡来了就睡一会,睡醒了就念佛。他念佛,是闭眼心里念,这样在昏睡中念佛就比较多。临终人昏睡念佛,必定难生正信。这是他信不真念佛的事实。上午告诉老人,“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能睁眼出声念,就一定要睁眼出声念。白天不该睡的觉,一定不能随顺我的睡欲,满足我的舒服说睡就睡。如果一随顺我和满足我,就是随顺地狱。”应该怎么念,由老人自己决定。下午,老人就自动离开床,坐在椅子上睁开眼出声念佛。晚上坐在床上也是睁开眼出声念。下午小罗说:“老菩萨,我们往生西方多难!前面有阴间的人拉我们堕地狱,后面有阳间的人推我们堕地狱。”老人说:“我绝不堕地狱!我一定要往生西方!”老人确实看到自己要堕地狱的险恶处境。“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是真信,还是假信呢?这一定要看。第一,看他是不是在念佛中把存在的恶习舍尽;第二.看他是不是以求救之心拼搏念佛。如果是慢慢悠悠地,不慌不忙地念佛,那就不是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的念佛。如果他真看到了我要堕地狱这个危险处境,这种念佛,是拼搏的念佛。所以他说了“我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往生西方”,首先要看他在念佛中舍离恶习,是不是还有丝毫的我在其中;其次,看拼搏念佛,是病苦死苦或种种恶境障碍,越大越凶,念佛求生西方的行持越猛,没有丝毫地心随恶境转。这才是令生正信的念佛。

    实践证明老人在念佛中确实舍离了那些恶习。胸部恶病发作,前胸后背象刀绞似的痛,老人把剧痛看成是自己的生死苦,即使不能行走,说话无力,呼吸困难,全身乏力,老人也在极度的困难中,顽强地与睡欲和病苦拼搏,在拼搏中念佛求生西方。令生正信的念佛,关键是在舍尽恶习中拼搏地念佛。王师兄6月临终期间,昏睡缠身,不能念佛。他把昏睡看成是自己的地狱苦现前,在身病极其严重,行走坐卧都非常艰难的情况下,他扶着墙,扶着床,凳子等物在室内绕佛,拜佛,或扶着桌子站着念佛。病苦越重,障碍越大,他念佛求生西方的行持越猛。7月,一同修恶病复发,他把绝症看成是自己的生死苦和致自己堕地狱的地狱苦。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就不顾一切,争分夺秒在事修上生正信而念佛。同时通过事修,使同修和自己同生正信而念佛。我们小组的同修,经过三年的磨练,才承认在念佛求生西方中,有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存在;才相信这些恶习,是自己的生死苦;才开始在这些恶习中,以恶习为师而令生正信;才开始用念佛来证自己生起的信是真信,不是假信。三年才得一个承认,三年才有一个开始。然而后面的路更加艰难,我们必须振奋精神,实修实得。若有丝毫动摇,将前功尽弃。

    第二. 在舍离亲情中令生正信。

    我们都有往生西方的大愿。可是在事上都有我你他。我的事,我亲人的事,很难和他人的事平等。都说在临终助念中,要以同体大悲心待临终人,可是对自己父母的大小便,没有脏臭的感觉。时间再长也不累。对他人助念,且不要说是临终人的大小便,或时间长,环境艰苦,就是一般情况都很难做到尽心助念。对生活的事,几十年如一日,从不马虎。对了生脱死的事,总以随顺我和满足我来修。例如我们只管念佛,虽念佛很精勤,甚至长期闭门念佛,可是,一遇不如意的,就怨天尤人,心生烦恼。在顺境中,什么都好。稍生逆境,或身病复发,或恶语相待,或家人的轻慢无理,或冷漠无语,或大吵大闹,蛮不讲理等等,念“一切众生都是佛”,“是一不是二”,在这些小小的逆境中,都不是佛了,都是二了。平时这些不顺心如意的事,或说一说,忍一忍就过去了,或用念佛就伏住了。到临终时恶病现前,念佛也忍不住了,伏不住了,于是就被剧痛中断了念佛。有的人病苦能过关,但过不了亲情关,或钱财关。以随顺我和满足我的心理念佛求生西方,其实就是随顺了我的恶习和满足了我的恶习,可是很难发现是错。在坚固的我上,总认为我才是佛,他是愚痴。以这种心念来念佛,既不能自利,也很难利他。如四月给张居士助念,大家念佛的激情很高,除了声音洪亮,还跪着念,磕头念。助念中念佛的场面确实感人,但是这种念佛对张师兄的令生正信,不起任何作用。

    如何在随顺我和满足我的恶习中生起正信呢?从亲情入手,在亲情中生起正信。由于隔因之迷,我们忘记了我和父母等亲情是互为父母,互为夫妻,互为儿孙的怨怨相报的关系。佛和祖师的教诲使我们知道,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我一会做人,一会做天人,一会到地狱、恶鬼、畜生为身,做六道众生的身,我不知做过多少千亿万万次。不仅人是我的父母,一切马牛羊等畜、禽、兽、虫等,凡有血气的动物,都和我有骨肉亲情关系。在无量劫的生死轮回中,因为有我的贪嗔痴的恶习,我才和六道众生结下了生生世世永无终结的怨怨相报的关系。例如父母生我,养我,爱我之心是真切的,我们对父母必须真实地报恩,报答生育之恩和养育之恩。当父母临命终时,我们就以世间的孝,不惜一切要救父母不死,要治好父母的病。当父母离世时,就痛哭悲伤为父母洗身换衣搬动,和丧葬中大举宾宴为孝。世间孝使父母的神识受伤害,而堕恶道。有的虽能以念佛助念父母往生西方,因都是不知净土法门的人,无信愿的念佛,也不能帮助父母了脱生死。父母因堕恶道而与儿女结下怨怨相报,在未世得人生时,前世的父母就以夫妻,或以儿女的亲情为一个家庭。为夫妻的,虽都是念佛的,在一方病危时,偏偏要送医院抢救,或就是要哭,要悲伤。是儿女的,就是要抢救,就是不支持念佛,就是要哭和搬动,就是要送太平间,就是要设宴送葬。现在我们都面临这样的怨怨相报。夫妻间和儿女不信也不念佛的居多。我们还以为是他们的愚痴,其实这就是自己过去世的怨怨相报,在今生今世的重复和继续。都是自己的业力感招,而现的因果报应。这种报应,就是以互为父母,互为夫妻和儿孙的亲情,以亲情相互残杀慧命来进行怨怨相报,若今生不生西方,这怨怨相报会永无终结。

    第三. 以亲情怨怨相报,果报在三途六道。要在怨怨相报中生起正信。

    《楞严经》说“纯情入阿鼻地狱。”有我就有情。我是一切诸苦的恶根,有我就有生死轮回苦。情是贪嗔痴恶习之源,有情就有我爱我恨。爱就贪,恨就起嗔心。因爱和恨,即造贪嗔痴的堕落业。在过去生,在今生,在现在,我们念念所想的,时时所忙的,是不是为了亲情,为了这个家,和家人的生活?不少临终人所牵挂的,使他堕恶道的也是这个家,这个亲情。临终时的家人,也都是用亲情破坏临终人的正信,使他堕入恶道。可是,我们偏偏与亲情难舍难分。说学佛人必须孝养父母,竭尽家庭本分。但我们是在敦伦尽分中,所竭尽的是自己了生脱死的分,而不是亲情上的分。我们都深信娑婆实实是生死苦,极乐实实是乐。今天的父母、夫妻、儿孙亲情,都是自己业力感招,相聚在今天的家中以血缘亲情相连,目的是使我在这个环境中,与这些亲情生起爱恋之贪心或怨恨心而造贪嗔痴的业,以此进行怨怨相报。这种仇恨,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看不到仇人来逼你。我们过去生、今生和现在所做的,都是心甘情愿地在造贪恋亲情的恶业来自残自己的慧命,是自己把自己推向地狱。知道了这些,就可以在敦伦尽分中,见亲情是自己的生死轮回苦,是自己的地狱苦,就可以在尽分中修自己的真为生死之心。在生死苦中,磨练自己绝不堕地狱,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的真心。我们往生西方的真心,必须在生死苦中磨练,是铁棒磨成针的磨;炼是百炼成钢的炼。所以生活中的一切顺逆境,一切人事物,都是来磨我的,来炼我的,来真心帮我断恶习修净业的大恩人。我在这些人的帮助下,能念念都惧怕生死轮回苦,都惧怕死后堕地狱,就证明我在亲情和恶习中生起了正信,是真实的正信。在磨出来的正信中念佛,才是有信愿的念佛。

    三. 令生正信的念佛,重在诚敬的德行。

    往生西方的念佛重在诚敬的修德,而不是方法之修。世间英雄董存瑞,手举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是诚敬的德行之力,不是打仗的方法之功。若念佛的功夫再深,没有真为生死之心,信不真,愿不切,这佛号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

    诚敬,重在对佛祖教诲的诚敬,就是真实的落实到生活之中,真正做到。例如,在公交车上,常见有人手提鸡鱼等肉,即使见了,也不会认为这是我母亲的肉。如果自己的亲人突然死在公交车上,此时绝不是跟看到鸡肉一样的心情。在念佛中,我们为什么对随顺我和满足我而念佛的恶习,不怕也不改呢?尽管我们的知见与佛等同,也念念都念的一切众生都是佛,可是在境界中,还是有我你他。如果真把自己看成是生死轮回身,不是生活之身。对佛祖的教诲,如同亲见佛和祖师,在生活中,见一切顺逆境,一切人事物现前,这就是佛和祖师教诲的真信现前,此时,你必定是董存瑞似的英雄,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了生脱死,往生西方。哪怕是最亲爱的,或最可怕的,或是最艰难的,都是自己的地狱苦现前。为出离地狱的念佛那种诚和敬,字字句句都是大怖苦的求救之心,真切到极处而念。这时的念佛,是修德之念,不是字音之念,也不是方法之念。娑婆实实是苦,不管在何处何时,都是生死之苦,都是求生西方的念佛。不管是出声或心念,在地狱苦中的求救之心的真切,绝不会被境界破坏。

    这只是我们的修学体会,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请老师和同修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惭愧居士合十敬上

                                      二零一二年腊月三十日

 

Tag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