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居士预知时至,重在真信切愿之修

老居士预知时至,重在真信切愿之修

    201354,90岁的骆老居士经过三天的助念,于541440分对助念人说:“我今晚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们不要为我安排了”。于当晚2030分往生。因怕家中女儿障碍,去年冬天说:“等女儿出国后再走”。52日女儿出国,54日老人就走。儿女等眷属就住在老人的旁边,虽然都反对老人提出的“临终时请人助念”,可是,所有要障碍的人,都没有能障碍老人的助念,即使家人于51日和4日来助念场地,也不知道老人在助念之中。老居士的念佛,真正做到了“一切尘境都不能夺其正念”。

    老居士为什么能预知时至而往生?一切尘境为什么不能在临终时破坏她的正念?平时有真信切愿的念佛是关键。

    对老居士的令生正信,实现有真信切愿的念佛,注重于平时的实修。

    具体从三个阶段抓实修。

    第一阶段,抓平时有真信切愿念佛的落实;第二阶段,抓临终前期的实修真信切愿;第三阶段,抓临终期的有真信切愿而念佛的实行。

    第一阶段,抓平时有真信切愿念佛的落实。

    其一. 首先确立信什么。以印光大师的教诲“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来确立我们的所信。然后依据印祖教诲,一步一个脚印,在生活中亲见自己的生死苦。娑婆实实是生死轮回苦,是实实在在的事实,我们能不能亲见生死之苦,就是自己的生活?为了能依教亲见生死苦,重点在生活中落实印祖教诲,“吾人所居世界,具足三苦,八苦,无量诸苦,了无有乐,故名娑婆”。(法语P16-6通过实修,自己能亲见自己的生死苦了,就依据印祖教诲,“至于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犹如杲日当空,纵有浓霜层冰,不久即化”。(P15-4首先解决有真为生死之心的问题。在生活中做到把了生脱死作为第一件大事,就是要把事事以我为第一,变为以了生脱死为第一。不是在认识上舍,而在事修上,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死苦,把厌舍自己的毛病习气作为念佛的第一关。时时都要反省忏悔自己的过失。怎么忏悔?能亲见自己的过失,是使自己造贪嗔痴的恶业,造堕地狱的因。由真怕堕地狱,就在过失中生起真实的厌心和欣净之心。不是说在嘴上,而是落在实修真信切愿上。不是首先看自己如何精勤念佛和发大愿,而是首先看自己在事上如何生真信而实修真信切愿。行上有实修信愿的事实,那么念佛所念的,就不只是佛号的字音,而是实实在在是自己亲见的生死之苦,是自然而发的大怖苦的求救之心而念佛。这样的念佛,才能证自己的所信和满自己的所愿;这样的念佛,才能在一句佛号中,亲见有真信切愿的念佛。

    例如2010年春节,老人出现临终,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入睡,只有活活的被饿死,被病苦折磨死。经过助念,她能吃能睡了,从初一到初五,全是吃了就睡,不再念佛求生西方。初五上午为她做了一个生死轮回的地狱图,让她看自己整天吃了就睡,不是在床上睡,而是在地狱里睡的事实。告诉她,你已经五天贪吃贪睡,不求念佛往生西方,只求吃舒服,睡舒服。贪心,死后必定堕地狱。你现在虽然未断气,所造的业就是堕地狱的业。现在你已经睡在地狱的门口了,怕不怕?该怎么办?老人真信真怕,当时就起身下床念佛,不敢上床。她从不念佛到念三小时,五小时,十八个小时。走路都走不稳,还要绕佛,拜佛,要长坐藤椅上念佛。从此,她时时看着地狱图拼搏念佛求生西方。

    在实修真信切愿二法中,以印祖教诲(法语P21-15P15-5)把真实的厌秽之心和欣净之心的实修作为重点中的重点抓落实。因为厌心和欣心,是成就真信切愿二法的关键,是修真信切愿的关键处。特别是厌心的实修,要实在舍生死之苦,舍到极尽处,才是真信。若未舍到极尽处,还有丝毫地为我,虽念佛有真功夫,但在境界中会因为有我而心随境转,被境界破坏正信。所以在实修真信之中,绝不看她如何念佛和发愿,而是看她舍弃生死苦的事修,是不是舍到极处。至于她的念佛,主要看她念佛是不是能证自己的所信是真信还是假信,不是看她如何精勤地念佛。由于老居士有良好的诚敬的德行作为实修的基础,所以她平时有真信切愿而念佛,就真实不虚。

    第二阶段,抓临终前期的令生正信。

    20121129日,老居士出现临终反应,小组立即启动对老人临终前的善为护助。由三人在老人身边,昼夜陪护念佛,使她的念佛是有真信切愿的念佛。依印祖“彼临终,必须善为护助”的教诲,使平时令生正信的实修,在临终期能得到巩固和加强;使她在临终时能正念分明,实现信愿念佛往生西方。人到临终,过去世和今生业力聚现,纵平时令生正信的修持很好,到临终时,也难守定正信不被业力破坏。有时会正信丢失一空,完全回到恶习的生活之中,坚固不化,死不回头。所以临终前期的善为护助极为艰难和重要。做好前期的善为护助,身边的人必须正念常存。若身边人不能正念常存,只知念佛,不知是不是有真信切愿地念佛,就不能以净土宗旨,护持她正念常存,不能以念佛助她生起正信,这是非常危险的。什么是善为护助?符合净土宗旨,并能依宗旨使对方在生死苦中生起正信,这才是善为护助,否则就是导人造恶。做好终前的善为护助,功夫在平时,关键在她临终前期的毛病习气之中,使她生起正信而念佛。

    第三阶段,抓临终期的令生正信,注重以念佛来证自己的所信,和满自己的所愿。

    临终人进入临终期,因业力感招,又会出现很多恶习反复出现,使已经生起的正信丢失一空,并且变化无常,真信假信交替出现,没有定局。在此复杂多变的临终期,助念人只看她是不是有真信而念佛,只抓有真信地念佛,把令生正信而念佛,作为临终期令生正信的关键环节。由于环节单一,目标准确,不管临终期亡人随业而千变万化,只要守住真信切愿念佛的原则,助念人就能在复杂多变中,使自己和临终人在生死苦中,令生正信而念佛。

    老居士是427日进入临终期,430日下午进入临终期助念。首先发现老人低头弯腰而念佛比较多,在念佛中有明显的求舒服,怕病苦和昏睡这三个问题。虽然念佛很精勤,发愿也坚定,常说“我一定要往生西方,绝不堕地狱”。但是老人的临终念佛不是有真信的念佛。她真实的信,是信舒服,是以随顺我和满足我而念佛。所以老人的念佛,不能证她的信,满她的愿,这样的念佛不是真信切愿的念佛。

    如何帮助老人令生正信,使她有真信切愿的念佛呢?

    1. 使她看清自己低头弯腰念佛,是求舒服而念佛,是在念佛中造堕地狱的业,纵然念佛,终后也要堕地狱的事实。

    2. 老人真信,真怕求舒服而念佛必定堕地狱。我绝不堕地狱,就绝不低头弯腰念佛。她立即振奋精神与舒服,与难受,与病苦和昏睡相争抗。在念佛中,她抬头直腰合十念佛,并且长时间坐在椅子上念,不休息,不上床睡着念。在极度乏力,头都抬不起来的情况下,她自愿绕佛念佛多次。最后发现在梦中心随吃喝而转,贪吃的心可以使她在梦中堕地狱,怕到极处,她当即决定不再吃喝了。在种种艰难困苦面前,老人真信一切境界都是生死轮回苦。为了兑现我绝不堕地狱,就自己逼迫自己,舍尽生死苦,做到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这些有真信切愿念佛的实修,在她临终的录像中能清楚所见。

    3. 令生正信的念佛,不是强行要老人服从助念人的安排,而是在老人自身心中,生起真实的厌心和欣净之心之后,自然而心甘情愿地拼搏念佛求生西方。这种拼搏念佛,重在心念上,念念真怕生死苦,真怕死后堕地狱;在心境中,真实所现的,是自己的生死苦和地狱苦的境相。如此而念,用念佛来证自己的所信和满自己的所愿,就真切了。这是老居士临终实修有真信切愿而念佛的事实。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骆老居士的往生?

    对念佛人的往生,我们都习惯看终后的身体柔软,舍利,头顶温热和预知时至等瑞相。但这些瑞相未必就是真实的往生之因。蕅益大师教诲“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看临终人的往生,就是看活着时的念佛,是如何实修真信切愿二法,然后再加以至诚恳切,如子忆母的念佛。这样实修的事实,绝不只是在临终时,关键是平时有真信切愿而念佛的实修。能看到临终人在平时和临终,以念佛来证自己的所信和满自己的所愿的实修,这就是临终人往生西方最殊胜的瑞相。因为这样的瑞相,是净土法门宗旨,通过临终人的实修,真实示现与佛感应道交的事实。这种示现,是临终人在以身说法。这种说法,能振奋净业学人以临终人为榜样,依教奉行而勤奋实修真信切愿二法,再加以至诚恳切的诚心而念佛。真正能在实修真信切愿二法中,又以念佛来证自己的所信,和满自己的所愿。这种实修,使净业学人能充满必定往生西方的信念。这种信念,就是临终人的榜样之力,在念佛人实修中的体现。

    如此而看,我们过去习惯所见的临终人的瑞相,能不能把念佛人引向依净土的宗旨,勤奋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呢?值得我们深思。我们看一切临终人的目的,就是以此振奋自己的实修真信切愿而念佛。能实现这一目的,才是我们看懂了临终人。看懂了骆老居士的临终,希望能实现这一目的。

    由于我们没有实修真信切愿二法,对老居士的令生正信和临终助念,还有很多地方不知道如何依教奉行,即使依教奉行,也不一定符合教诲的本意。更有甚的,是在我们的念佛中,不能依印祖教诲,念自己的生死苦。总之问题很多,祈请诸位老师,居士大德指教。

 

南无阿弥陀佛

 

                                      念佛小组合十敬上

                                         2013.5.30

 

Subscribe to Comments RSS Feed in this post

2 Responses

  1. 内容挺好的,值得一踩
    j0m0ie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