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法语》警策篇的修学体会之一

关于《法语》警策篇的修学体会之一

                        印光大师法语

    腊月三十日,乃一岁之尽日。倘预先未曾打叠得好,则债主怨家,群相系缚,那容你过。临命终时,乃一生之腊月三十日也。倘信愿行资粮未具,贪瞋痴恶习犹存。则无量劫来怨家债主,统来逼讨,那肯饶你。莫道不知净土法门者,无可奈何,随业受生。即知而不务实修者,亦复如是,被恶业牵向三途六道中,永永轮回去也。欲求出苦之要,唯有念念畏死。及死而堕落三途恶道,则佛念自纯,净业自成。一切尘境,自不能夺其正念矣。◎《复宁波某居士书》

                实修真信切愿念佛,必须警钟长鸣

                      第一篇  ·  警策

    法语的第一篇是警策。警策这个题目是汇集者加的,其目的是提醒修学净业的同修,在末法的今天修学真信切愿而念佛,最容易出差错,使自己不能得真信切愿至诚恳切地念佛,致使临终随业流转而再堕恶道,这是最危险最可怕的,必须时时防犯。这些法语的选录和作用,确实有警策的作用。在实际修学中,通过很多临终人在临终时所现的情景,和我们小组几年来修学的实践证明,凡是背离警策的教诲而修的,都难得真信切愿而念佛。我们确实需要这些法语常常警策自己,同时又要经常地用警策的教诲来鞭挞自己,确保自己能依教奉行而修,不偏离净土的宗旨。

    警策的法语共五条。这些法语不仅在警策篇中是警钟,而且在法语的其他篇章中又多次重复地出现,也是各篇章中的警钟。有人说没有必要重复。其实多次重复出现在各个章节中,就如同人体中的骨骼,肌肉,水液,血脉,从头到脚以致全身,无一处不是这四种重复,分布在全身,组成身体的整体。正因它是最重要的,所以各篇和各章节的法语组合,都不可缺少,才能反复出现,各处重复,起组合整体和警策的作用。

    这五条法语具有哪些警策的作用?

    第一条:

    直须守定宗旨,不随经教及善知识语言所转,捨此别修也。◎《净土指要》

    什么是净土法门?净土的宗旨就是净土法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这四句十六字,是佛和祖师为净土法门确立的宗旨。而净业学人在修学中,是经常毫无知觉地背离宗旨而修,致使净业不能成功。

    其一,真为生死与念佛的混淆,是没有守定宗旨。

    在过去的10年中,我们坚持一句佛号念佛求生西方而修。由于在念佛中没有真为生死的真心,在念佛中依旧眷恋娑婆的财色名食睡,依旧贪嗔痴不断。虽然念佛不断,但这种为我,以满足我和随顺我而念佛,以我的邪知愚见,自以为是而念佛,念到临终时,是正念难生,正邪难分而随业流转堕恶道。因此念佛求生西方,必须依宗旨而念,并且必须守定宗旨,真为生死而念佛,绝不只是念佛。印祖教诲“念佛乃自修其德,德堪往生”。我们必须在念佛中依宗旨所教,用自己的地狱苦来逼迫念佛,在念佛中,绝不敢随顺这些地狱苦而念佛,而是要坚决地舍去这些生死苦而念佛。印祖教诲“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

    在真为生死和念佛这两者之间,都说佛号是万德洪名,只要老实念佛,必定往生西方。但是,万德洪名的佛号,必须与念佛人的所念之佛相应,万德洪名的威神加持和摄受力,才发生作用。念佛人所念的佛号,只有具足真信切愿而念,真信切愿二法才能与佛感应道交。否则,纵念佛的功夫很深,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这是净土的宗旨所决定的,不容改变,必须依之而行。而真为生死的真切之心,又是实修真信切愿的基础。没有真为生死,即使是造恶,是地狱苦,也是善恶不辨。不但分不清善恶,反而把恶当善信。所以真信之真,如果不是真为生死,必定信不真。在临终助念中,不少同修在临终时的愿心很大,又能在极其艰难的病苦和死苦中拼搏念佛,由于真为生死不真切,拼到最后,或因情执心或贪身之心突发而正念全失,前功尽弃。

    真为生死的真切,重在平时的事修中根治自己的恶习。如果只在认识和言说上,或者一曝十寒,而不是经久不断,持之以恒的见生死苦,厌舍生死苦而念佛,只是以念佛的形式来代替真为生死之修,不注重有信愿而念佛,凭念佛的功夫来定其真为生死的真假,这都是偏离宗旨而念。

    宗旨中的真为生死,是修出来的。必须时时在逆顺境中磨练,在磨练中把自己的恶习变为真为生死的正信。而真为生死之修中的念佛,是以念佛来证自己的真信的真切。念佛,只有能证自己的所信和满自己的所愿,这句佛号,才具有真信切愿的念佛。

    其二,真为生死之修,祖师教诲“直须守定宗旨,不随经教及善知识语言所转,舍此别修也”。直须守定宗旨,这是告诫我们依宗旨而修净土法门,是绝不可有丝毫的动摇,即使有佛的经教和善知识的说教,也绝不会因此而随经教和善知识的说教所转,为什么?因为宗旨之修的教诲,都是佛祖和善知识所说的,都不是自己的真实之修,必须是自己亲见亲证,证得宗旨的教诲,才是自己的真实之修和真实所得。所以我们“直须守定宗旨”,重在实修。舍此宗旨而依经教和善知识的言说而修,就别修了。

    依据净土的宗旨来看自己所修的念佛法门,就知道自己离宗旨的教诲相差甚远。所以这第一条法语是警钟,使我们从迷惑颠倒之中,警觉自己是在背离净土的宗旨而念佛,果报在三途恶道。只有依宗旨而修,果报才在西方净土。能时时以宗旨的教诲来鞭策自己回头是岸,依宗旨而修,才是真正的净业学人,才是佛的真弟子。

    第二条法语:

    又汝既皈依佛法念佛,当依佛教而行。佛教你求生西方,你偏不肯求生西方,偏要求来生。你今活了几十年,不知经过多少回刀兵水旱饥馑疾疫等灾。若未遇佛法,不知出离之方。则莫有法子,只好任其死后轮回。今既遇佛法,且复皈依为佛弟子。偏偏不信佛的话,任自己的愚见,胡思乱想,想来生还做人。你要晓得来生做人,比临终往生还难。何以故,人一生中所造罪业,不知多少。别的罪有无且勿论。从小吃肉杀生之罪,实在多的了不得。要发大慈悲心,求生西方。待见佛得道后,度脱此等众生。则仗佛慈力,即可不偿此债。若求来生,则无大道心。纵修行的工夫好,其功德有限。以系凡夫人我心做出来,故莫有大功德。况汝从无量劫来,不知造到多少罪业。宿业若现,三途恶道,定规难逃。想再做人,千难万难。是故说求生西方,比求来生做人尚容易。以仗佛力加被故,宿世恶业容易消。纵未能消尽,以佛力故,不致偿报。佛言世间有二罪人,一是破戒,二是破见。破戒之罪尚轻,破见之罪甚重。何谓破见,即如汝所说,求来生不求往生。乃是邪执谬见。乃是破坏佛法之邪见,及引一切人起邪执谬见。其罪极大极重。以其心与佛相反,复能误一切人故也。我说这些话,汝且莫当造谣言骗汝。我要是骗汝,当有所为。我不为名利势力。平白骗汝一素不相识,只见一面之老太婆,岂不成了痴子呆子了么。因为汝相信我,以我为师。汝子对你说,你不信。教我对你说,要你现生就要了生脱死。永离世间一切苦,常享极乐一切乐。汝要知好歹。我如此与你说,你要不听,还照自己愚痴心相,即为忘恩负义。不要说辜负了佛的度众生恩,并辜负了我这一番不惜精神与汝说这许多话的苦心了。你要发起决定求生西方心。又要教儿女媳妇孙子及亲戚朋友,同皆发决定现生即生西方心。则教人之功德,辅助自己修心之功德。临命终时,即蒙阿弥陀佛亲垂接引你登九品莲台之最上品矣。我若骗你,便是佛骗人。何以故,我乃依佛之意与汝说故。佛岂有骗人之理乎。汝宜尽捨从前之下劣知见心,则定规得生西方矣。◎《复智正居士之母书》

    在法语中,祖师告诫我们“佛说世间有两罪人,一是破戒,二是破见。破戒尚轻,破见之罪甚重”。

    (1)破见之罪甚重之一,如印祖教诲“既皈依佛法念佛,当依佛教而行。佛教你求生西方,你偏不肯求生西方,偏要求来生”。“今既遇佛法,且复皈依为佛弟子。偏偏不信佛的话,任自己的愚见,胡思乱想,想来生还做人”。而来生做人,比临终往生更难。今生若不能往生西方,如祖师教诲,宿业若现,三途恶道,定规难逃。想再做人,千难万难。如果依教念佛求生西方,比求来生做人尚且容易。因为依仗佛力的加被摄受,宿世恶业容易消。纵然未能消尽,因为有佛力的摄受,也不至因恶业而遭恶报。因此两种果报的比较,足见不信佛言,而凭自己邪执愚见而行,这种破见而修,其罪甚重,定堕恶道。轮回之中,永世难出。

    (2)破见之罪甚重之二,依我凡夫的邪执妄见,说求来生不求往生,这是邪执谬见,是破坏佛法的邪见,能引起一切人生起邪执谬见,这种破见的罪极大而且极重。因为这种邪执谬见之心,是违背佛的教诲,能长期地误导众生,把众生引向邪途。

    (3)祖师教诲“佛法至今,衰残实甚。茫茫众生,如盲无导”。“正智不开,正信难生”。以我凡夫邪执谬见,妄解佛法,自以为是而我行我素,这种破见之罪,是自己的恶业感招所致。末法的今天,这种破见甚重的造恶,因有五阴炽盛所趋,已经盛行于世。同时“人根愈钝,邪多正少,明师善友,稀世难逢”。若今生不能依教奉行念佛求生西方,仍旧依我知见而修,如印祖教诲“否则恐后来虽欲修行,无地可修,虽欲求法,无法可求矣。奈何奈何”。

    (4)我不信佛言,而信我的知见,用我的愚蠢心相,继续造堕落业,不只是今生,而是无量劫又无量劫地破见造恶,使自己堕入生死轮回中,永远轮回不止。所以破见之警钟要时时震撼于心,以此振奋自己今生一定舍我知见,依教奉行念佛求生西方的实行。

    (5)破见之罪甚重,是很难在平时发现。只有到临终时恶报现前,并且是宿世恶业难消,必定随其恶业而堕恶道,才知其破见之罪的甚重。佛和祖师,肺腑之言,仰劝我们深信破见之害极其深重,可我们很难信佛祖所教。2007年我们就开始依印祖教诲自念自听的都摄六根而念佛。当时只注重以念佛来都摄妄念之心,念了两年,再依印祖教诲“心不至诚,欲摄莫由”,修至诚的德行而念佛。至诚之德行之修,依印祖教诲,以惧怕生死苦而念佛,其心自然恳切。当时要把自念自听的念佛转到依印祖教诲的怖苦心念佛,这也是依印祖的教诲而念。在当时,是依佛祖教诲还是依我见而念佛?经过半年的时间,大家不依印祖教诲而念,而是依我的知见而念。又经过一年半的时间,九个依印祖教诲念佛的小组,八个小组舍离印祖教诲去念一切众生都是佛,念心净则佛土净,只剩下一个小组10来个人坚持依印祖教诲而念。结果怎么样呢?以临终的果报为证。以清净心感佛往生西方的,若不能证得清净心的,则不能往生西方。在末法的今天,有谁是证得心净则佛土净的人呢?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钝根之人,去修心净则佛土净,这是不契自己根基之修,是破见之害。剩下的10来人,不一定是修印祖教诲就是依教而修。这要看依教实修,是以我知见的实修,还是依祖师教诲的实修。以我知见的实修,是以我理解的认识的信而精勤念佛;依祖师教诲而实修,是以自心所感的真实的心中之信而念佛。两者间的区别是,依我知见修信而念,在境界中,依旧有我你他和我的情感;依祖师教诲修信而念,在境界中,不是心随境转,而是把境界看成是生死之苦,是地狱相现前。在地狱苦的逼迫之下拼搏念佛求生西方。前者纵有精勤念佛,因有破见之恶,不能往生西方。整整三年多,我们还在我知见中而念佛,三年难见分寸之进步,才深知我知见是自己宿世恶业感招所致,坚固难化。其害之深重,是随业堕三途恶道,永世轮回,永无出期。

    但也并非不能化解。只要有真为生死的真切,即可见化。所以真信切愿之修,必须知破见之罪甚重,必须依宗旨而舍尽破见之罪;必须警钟长鸣;必须以此法鞭时时鞭挞自己的破见之罪。

    因自己破见之罪甚重,又是重碟造恶的博地凡夫,初学印祖教诲,不如法的必定很多,祈望诸位老师,同修大德指教。警策篇还剩下三条法语,日后接着再谈.

 

南无阿弥陀佛!

                                  印光大师文钞修学组合十敬上

                                      菩萨戒弟子德道整理

                                       2014.1.31除夕之日

 

Tags: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