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决疑论》白话解之八

【原文】

    以毕生修持功德,感来生人天福报。现生既无正智,来生即随福转,耽著五欲,广造恶业。既造恶业,难逃恶报。一气不来,即堕地狱。以洞然之铁床铜柱,久经长劫,寝卧抱持,以偿彼贪声色,杀生命等,种种恶业。诸佛菩萨,虽垂慈愍,恶业障故,不能得益。昔人谓修行之人,若无正信求生西方,泛修诸善,名为第三世怨者,此之谓也。

 

【译文】

    用一生泛泛的修持功德,感得来生的人天福报。这种人当生既然没有真正的智慧,来生就会随着福报境界而转,耽溺执著于五欲境界,广泛地造下种种恶业。既然造下种种恶业,将来便难逃恶道的果报。等这个人一口气上不来,立即就会堕落到地狱中去。以地狱当中洞然火烧的铁床铜柱,历经久远的时劫,睡卧铁床抱持铜柱,来偿还他生前的贪欲声色、杀生害命等种种的恶业。诸佛菩萨,虽然可怜他也去救拔他,可是因为他被恶业之力所障碍的缘故,不能得到佛菩萨慈悲的利益。古人曾经说修行佛道的人,如果没有真正的信愿,来求生西方净土,而是泛泛悠悠地修习其他的善行,这个称之为第三世怨,就是这个意思啊!

 

【原文】

    盖以今生修行,来生享福,倚福作恶,即获堕落。乐暂得于来生,苦永贻于长劫。纵令地狱业消,又复转生鬼畜。欲复人身,难之难矣。所以佛以手拈土,问阿难曰,我手土多,大地土多。阿难对佛,大地土多。佛言,得人身者,如手中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犹局于偈语,而浅近言之也。

 

【译文】

    这是因为这个人今生修德行善,来生便能享受福报,倚仗着福报的势力又造下种种恶业,第三世就会堕落恶道之中。快乐暂时在来生得到,可是痛苦却遗留于长劫。纵使地狱的业报消尽,又再度转生于鬼道、畜生道。想要再度得到人身,可以说是难上加难啊。所以释迦牟尼佛以手拈抓起地上的泥土,问阿难尊者说:‘我手上的泥土多,还是掉大地的泥土多?’阿难尊者对佛说:‘掉大地的泥土多。’佛陀言:‘能够得到人身者,就如同我手中粘的泥土。失去人身者,就如同掉到大地上的泥土。’所谓的‘万劫与千生,没有一个人可以依托和仰仗。’依然是局限于偈语,而浅近地说法罢了。

 

【原文】

    夫一切法门,专仗自力。净土法门,专仗佛力。一切法门,惑业净尽,方了生死。净土法门,带业往生,即预圣流。永明大师,恐世不知,故特料简,以示将来。可谓迷津宝筏,险道导师。惜举世之人,颟顸读过,不加研穷。其众生同分恶业之所感者欤。

 

【译文】

    一切修行法门,专门仰仗自力修行;而净土法门,则是仰仗阿弥陀佛慈悲愿力的加持摄受。一切的修行法门,要烦恼惑业断尽,才能够了脱生死;而净土法门,只要带业往生极乐净土,一旦往生就能够进入圣人之流。永明大师恐怕世人不知道其中的缘故,所以特别作诗偈料简,以垂示后世之人。可以说《四料简》是迷失渡口的救渡宝筏,是危险道路的明智导师。只可惜世上的人,都是随意地迷糊地读过,不知加以研讨探究其究竟意义。这大概就是众生同分恶业所招感的共同果报吧?

 

【原文】

    彼曰,我昔何罪,早昧真诠。宿有何福,得闻出要。愿厕门墙,执侍巾瓶。

 

【译文】

    他说:“我往昔不知道有什么罪过,很早便迷昧了真实的佛法。也不知道宿世有何福报,今天能够听闻到师父您所开示出离生死的要径。我愿意侧列于师父您的门墙之下,作您的弟子,来奉侍您。”

 

【原文】

    余曰,余有何德,敢当此说。但余之所言,皆宗诸佛诸祖。汝但仰信佛祖,宏扬净土。则无德不报,无罪不灭。昔天亲菩萨,初谤大乘,后以宏大赎愆。汝能追彼芳踪,我愿舍身供养。

 

【译文】

    我说:“我有什么德行,敢承当你这么说。但是我所说的言语,都是根据诸佛菩萨、祖师们的言教而谈。你只要仰信佛陀祖师的言教,努力宏扬净土法门,那么就会没有什么恩德不能回报,没有什么罪业不消除。过去天亲菩萨,最初修行小乘而诽谤大乘佛法,后来,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努力宏扬大乘来救赎自己昔日的罪过。你如果能够追随天亲菩萨的芳踪,我愿意舍弃我的身命而供养你。”

 

【原文】

    上座乃礼佛发愿云,我某甲从于今日,专修净业。唯祈临终,往生上品,见佛闻法,顿证无生。然后不违安养,遍入十方,逆顺隐显,种种方便,宏通此法度脱众生。尽未来际,无有闲歇。虚空有尽,我愿无穷。愿释迦弥陀,常住三宝,愍我愚诚,同垂摄受。

 

【译文】

    这位禅宗上座于是礼佛发愿说:“我弟子某甲,从今以后,专门修习净土法门。唯愿临命终时,上品往生西方极乐,亲见阿弥陀佛,亲自听闻佛法,顿时证得无生法忍。然后不离开西方极乐世界,而普遍进入十方世界,以逆行或顺行、隐密或显明的方式,用种种的方便,宏扬流通净土法门,度脱一切众生。直到永远,不间断不歇息。虚空有其穷尽之时,我的愿力则没有穷尽之期。唯愿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及一切常住三宝,愍念我的愚痴诚心,一同垂慈而摄受我。”

 

【原文】

    余曰,净土事者,是大因缘。净土理者,是秘密藏。汝能信受奉行,即是以佛庄严而自庄严。

 

【译文】

    我说:“净土法门的事相,乃是一个广大的因缘。净土法门的义理,乃是如来秘密之藏。你如今能够信受奉行,就是以佛陀的功德庄严而为自我庄严。”

 

【原文】

    上座唯唯而退。因录其问答,以为不知此法者劝。

 

【译文】

    这位禅宗上座恭敬地退下,因此我记录下这些问答之词,以作为不知道净土法门之人的劝导之文。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